正文 151、注定(二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51、注定(二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在钟将军的房中待了将近两个时辰,楚璃吻和周烈才离开。李护卫想时时刻刻跟着楚璃吻,但钟将军强硬的把他扣下了,担心他会失常。

    临走时,看着李护卫那眼神儿,楚璃吻也稀奇的几分于心不忍,看他那眼神儿,好像她就是他唯一的希望了。

    “老大,这次的事情无意中又和那些人扯在了一起。在我看来,和他们扯上关系随之而来的就是麻烦。西朝皇室,大卫皇室,都不会善罢甘休。”周烈说着,他深深地感到麻烦。

    “但很明显,这些野心派一直都没有停止活动。而且,墨崖山的宝藏,他们也一直在惦记着,这是我绝对不能容忍的。”楚璃吻双臂环胸,随着说话,她脸色也变得不是很好。

    “其实,老大是因为他们伤害到了太子爷而感到愤恨吧。”周烈看着她,笑道。

    “因为燕离?是么,那我倒是不清楚。”周烈这么说,楚璃吻也不由得一愣,随后想了想,但却不觉得自己是因为他。

    虽说他们俩决定试着在一起,试着不背叛,但她应该还没到那种事事都为了他着想的地步。

    周烈却轻笑,在他看来就是这样。

    返回小红楼,卫队还在,明卫也守在外头,看起来他们是打算一直在这儿耗着。

    懒得理会他们,楚璃吻走进小楼,碧珠正在煮茶,而某个人则不在一楼。

    瞧见了楚璃吻,碧珠立即扬起下颌朝她示意,告诉她燕离在楼上。

    转身上楼,踩踏着楼梯走上去,撩开垂坠的红色纱幔,看见的便是躺在她床上,翻看她账本的燕离。

    “我的床如何?”走过来,楚璃吻把靴子脱掉,然后便开始解腰带。

    视线从账本上移开,燕离看向那宽衣解带的小人儿,他不由得弯起红唇,一手搁置在脑后枕着,一边观看她脱衣服。“很舒服,很美。”

    前一句说的是床,后一句说的是什么显而易见。

    轻嗤了一声,楚璃吻把脏衣服扔到一边去,随后走向屏风后。

    偌大的屏风后是衣柜,翻找出干净的衣服,从里到外更换一新,然后又走了出来。

    “这些日子我没少赚钱,这年头,做有风险的买卖赚得多。”走到床边,楚璃吻转身坐下,把他往里推了推,然后斜倚在床上。

    他偌大的一个人,被她轻而易举的推走,燕离已经见怪不怪了。

    捏着手里的账本,燕离笑了一声,“看出来了,你的确赚了不少钱。”

    “当然了,这也得益于太子爷的暗中相助,否则也不会这么顺利。”楚璃吻也承认了他的相助。

    “如此说来,楚老大打算给我一些分红了?”燕离一副诧异的样子,他倒是不知原来她这么大方。

    “想得美。”笑看着他,然后给了他一个实实在在的否定答案。

    就知如此,这才是她,燕离放下账本,然后抚上她的脸,“算了,属于我的分红就留给我的小祖宗买糖吃吧。不过,不能吃的太多,你的牙齿会坏掉的。”

    他有时说的话实在让人觉得顺耳,听的时候心都要化了。

    抓住他的手,楚璃吻一边眯眼看着他,“有件事我得告诉你,是从钟将军那儿听来的。他受伤了,因为在齐川武的营地里,碰见了楚真的人。”

    闻言,燕离便皱起了眉头,“齐川武和楚真勾结在一起了。”

    “看来是的。尽管齐川武不是皇室中人,但他手底下有十万大军呢。正好,齐川武有为家人报仇的打算,他们是一拍即合。”楚璃吻动着手指,他们俩的手指相扣在一起,虽大小不同,但如今看起来很是契合。

    但这般看着他们纠缠在一起的手,就会让楚璃吻不由得想起当初的陈良娣。他们俩在她面前表演十指紧扣,就让她觉得很是不爽。

    看来,那个时候她就对燕离的**产生了占有欲。

    “这么说来,暗卫的调查也就说得通了。齐川武是得到了楚真的协助,不管楚真给了他哪方面的保证,他都上了当。因为他是看不到那一天了,我会尽快解决掉他。”齐川武,早就是燕离的心腹大患。

    “你的暗卫可不如我多声门,钟将军受伤了,楚真又一直惦记着墨崖山的宝藏,这让我很不爽。这样吧,太子爷可以适当的给一些好处,我多声门代为调查,如何?”她提议,而且是个别人都得不到的优惠。

    “那不知,我得给楚老大什么好处了?”燕离似笑非笑,她这个提议他很喜欢。

    “太子爷能给什么?”燕离捏着他的手指,问道。

    “不知楚老大觉得我怎么样?”把自己奉献出来,应该还可以吧。

    “你?”她上下的看了看他,然后笑着点头,“可以,我收了。”

    燕离轻笑,一边抬手罩住她的后脑,将她揽到自己的怀中。

    呼吸灼热,纠缠在一起,楚璃吻的眼睫毛都被他的呼吸吹动了,痒痒的。

    看着她,燕离眸色深浓,呼吸也不由自主的变得急促起来,“我和你在这里纠缠,会不会被打?”他可很清楚,外面那些人正在等着对付他呢。

    “你还会怕这些?”楚璃吻轻哼一声,随着说话,她的唇已经碰到了他的,很热,很软。

    “现在确实不怕了。”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死也甘愿。

    捧住他的脸,楚璃吻闭上眼睛吻上去,胸腔之中都被他的气息所笼罩,让她觉得都被充满了。似乎,她也不再需要其他,只要有他就行了。

    夜幕降临,白马城的温度只降低了一些,燕离也充分感受到了这里和盛都的不同,果然是南方,尽管盛都的冬天也不冷。

    “这小红楼就是仿造东宫花园中的红楼建的,虽没有那个大,花园也不如东宫的好看,可我很满意。”坐在窗边,楚璃吻边喝茶边说道。这茶就是燕离命碧珠带来的,很好喝,带着丝丝甜味儿,她喜欢。

    “可见,你时时刻刻都在想着我。不错,继续保持。”燕离靠在对面,看着灯火通明的山庄,这灯火也亦如东宫,夜晚时也这般明亮。

    瞧他那样子,楚璃吻不由得笑,还真是很容易满足。

    “趁着你下午睡觉的时候,我已经吩咐下去了,开始全面调查齐川武。用不了多时就会有消息传回来,肯定比你的暗卫要快得多。”告诉他,楚璃吻对多声门的速度十分之信任。

    “你这般贬低我辛苦经营的暗卫营,让我情何以堪?”燕离凤眸流光,那双眼睛如此妖孽,让人想忽视都不行。

    “我还想问问你的死卫营怎么样了呢?”她走了,不知死卫营的老大又换成了谁。

    “拒绝透露。”燕离不回答,一边扬起下颌。

    “成,知道你傲娇,我不问了就是。”楚璃吻撇嘴道。

    把两人之间的小几拽走,燕离一把将她拉了过来,她伏在他身上,如此娇小服帖。

    燕离垂眸看着她,凤眸含笑,修长的手由着她的腰际缓缓移动,最后终于顺着她腹部的空隙钻了进去。

    “你是想让我猥亵你的手么?”他的手很热,随着钻进了她的衣服,楚璃吻也变了声,似乎在颤抖。

    “就是不知我有没有这个荣幸了。”微微偏身,燕离的手滑进了她的中衣,指掌触到了她的肌肤,细腻顺滑,就是温度有些低。

    “有,我给你这个机会。”随着他的手触上她的皮肤,她的声音也在瞬间变哑。

    “嘘!”轻声的哄着,他更像是在诱惑她。

    不再言语,呼吸却是愈发急促,伏在他身上,任凭他的手在她的中衣内肆意游走,越来越向上。

    他的手像是带着什么魔力,也或许是他整个人都有魔力,让她根本没有反抗的心思。

    终于,随着他的手指在拨弄,她忍不住嘤咛出声。

    “你这个畜生,在做什么?”蓦地,一声嘶吼在楼下响起,楚璃吻和燕离都不由得一诧。

    还未看向窗外,只见一个黑影顺着开着的窗子便跃了进来,手成爪,直奔燕离的头。

    燕离放开楚璃吻,同时抬手抵挡,也在这时看清了这莫名攻击自己的是谁,居然是那个阉人护卫。

    李护卫满面凶狠,额上的青筋都跳了起来,扣住燕离的手臂,一边连声大喘气,“楚真,你这个畜生,受死吧。”

    一听这话,楚璃吻立即明白了,这李护卫又糊涂了。

    扣住他的臂膀,然后用力的将他拽过来,“李护卫,他不是楚真。”

    李护卫气愤难当,手仍旧呈攻击的姿态。燕离亦满面不爽,撩开衣袖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上面一个紫色的手印儿,可见这李护卫有多大的力量。

    “公主,他欺负你,他是楚真,他是楚真那个畜生。”李护卫摇头,他的眼睛看起来也有些浑浊,不再如白天看到他时那么清澈。

    “他不是楚真,楚真已经被我甩了,他是我新找的男人。”安抚他,楚璃吻一边朝着燕离使眼色,要他开口说句话。

    燕离无语至极,“楚真如今已经过了中年,你看我有那么大的年纪么?”

    李护卫不听燕离说什么,但很明显,他是听楚璃吻的,用浑浊的眼睛盯了燕离一会儿,然后点头,“公主,那楚真呢?”

    “鬼知道他去哪儿了,兴许已经死了。你冷静点儿李护卫,若是可以,回去吃药。你放心吧,我不会再见楚真了。”看着他,楚璃吻少有的几分怜悯。他对长公主是真的很忠心,以至于现在因为一点事情就使得他好不容易清醒的头脑受到刺激又糊涂了。

    燕离看着他们俩,觉得眼前的场景很是诡异,坐回原位,他发出一声挫败的长叹。

    “公主,楚真他是个畜生,你不能相信他。”李护卫看着楚璃吻,一字一句,甚至脸上的神情都有些呆滞和扭曲。

    楚璃吻点头,“我知道,我很清楚他的为人。走,我送你下去。”说着,她拖拽着李护卫的手臂,往门外走。

    “楚真这个畜生,我看到他和尹君等人在商议怎么把宝藏的钥匙从你那儿骗出来,我都看到了。公主,你得相信奴才。”跟随着楚璃吻走,李护卫一边念叨着,他的声音有些木然,一听就知道他精神状态是不正常的。

    楚璃吻连连点头,表示相信他所说。

    燕离瞧着那俩人离开,不由得摇头,他原本美好的一晚。

    楚璃吻把李护卫送到楼下,然后看着他被卫队带走,这才长舒口气。

    整理了一下自己微乱的衣服,楚璃吻转身回到楼上,撩开坠地的纱幔,一眼便看到了满脸生无可恋的燕离,她不由得笑出声,“人生处处是惊喜啊。”

    “这是惊吓,不是惊喜。还有,我受伤了,给我上药。”把自己的手臂展示出来,他可是很给她面子没有提为自己手臂报仇的事儿。

    “成,祖宗你躺着,我伺候你。”忍不住笑,楚璃吻转身翻找药膏,一边叹道:“疼么?这回知道那时在墨崖山我被他攻击了之后的疼痛吧。其实在我看来,这些人之中,李护卫的武功是最高的。只不过他太不稳定,很容易就会犯糊涂。”譬如刚刚,他大概是听到了她发出的声音,然后就失控了。

    “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你的丈夫。行使作为丈夫的权利都不行,还被打成这个样子。你跟我回东宫,就不会发生这些扫兴的事情了。”他提议道,肯定能很顺利的进行下一步。

    “为了这点儿事还用得着千里迢迢的回东宫?”无言,拿着药膏走过来,楚璃吻抓住他的手,看了一眼之后就乐了,“你刚刚用的就是这只手吧。看来,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