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9、眼熟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49、眼熟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太阳初升,大营练兵,那蓦一时震动天地的声音,即便是沉睡中的石狮子也得被吵醒。

    当然了,更何况不是石狮子,睡眠之中的正常人,亦是在第一时间被吵醒。

    军营中的规矩燕离自是清楚,虽是吵到了他,但一大早的吵嚷练兵,他没有任何的反对,这是好事。

    只不过,睡在他怀里的小人儿却不以为如此,真的是吵到了她,而且她也不打算起来,便将头窝在他的怀中,又用被子把自己盖住,倒是有效的遮挡了些声音。

    睡得太晚,以至于她天亮时有些困倦,再加上床上有个不散热的发热体,更使得她不想起来了。

    以前独自一人时,还真是从未赖过床。

    燕离单手放在脑后当枕头,一手被她挟持在被子里,他垂眸看着胸前的‘大包’,他倒是想看看她能坚持多久。

    如果这不是别人的大帐,如果这不是在营地,如果这是在他自己的房间自己的床上,嗯,他会更满意的。

    他还真是从未见过她如此听话的时候,极其可爱,其实她应该一直保持这样,会让人觉得把星星月亮捧到她面前都不为过。

    但,很显然,她的性子会破坏掉这一切,甜美柔软的外表都挽救不回来,有时甚至恨不得掐死她算了。

    呼喝的声音再次传来,让人想忽视都不行,燕离轻笑,虽是晨起,但他的脸依旧妖异。

    下一刻,他怀里的大包就开始动弹,拱来拱去,像是生了蛆。

    终于,摆脱了被子的束缚,长发散乱的一颗头出现在视线当中。楚璃吻坐起身,一边放开燕离的手臂,“真是太吵了,明明第一天练兵没任何的声音。大概是因为你来了,这群人故意弄这么大的声音,不止为了让你看他们的劲头,还想赶你走。”拂开脸上的发丝,楚璃吻边说边摇头,这就是她的猜测,听起来合情合理。

    “军中练兵项目众多,但都是比拼的形式。大清早的若是输了,整天都会受罚。所以,我想他们不是为了故意吵我,而是担心会受罚。”燕离凤眸含笑的欣赏她狮子狗一样的造型,一边悠悠道,算是好心告知。

    “这你也知道?好吧,你是太子,我不是。”他这个太子还真不是坐吃等死,这些玩意儿居然也都知道,她得对他刮目相看了。

    “今日启程,明卫此时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但我临时做了决定,我打算去一趟多声门,花钱买消息。听说想去多声门买消息,得找熟人领路,不知公主殿下可有门路啊?”他看着她,一边问道,很是真诚。

    抓自己头发的动作卡在那儿,楚璃吻看向他,一边缓缓眯起眼睛,“你说真的?”

    “十二分真。”他姿态悠然,当然是真的。

    “去多声门买消息,价钱可不便宜,比以前贵多了。若是涉及朝堂,军事,那就更贵了。”她揪扯着不太顺的发丝,一边说道。

    坐起身,燕离抬手把她的手拿开,然后代为顺着她乱了的长发,“若是涉及皇室,不知是什么价钱?”这个他就更好奇了。若是有人想打探他的消息,那多声门根本就不用派人去调查,她知道的清清楚楚。

    “天价。”皇室的消息也卖,当然了,那就得看看能不能出得起价钱了。

    “你还真能为了钱把我也卖了。”燕离无言,本以为她能说多少钱也不卖呢。

    抿唇,“话也不能这么说,能出得起我开得价钱没几个。你也别激动,我就算卖你的消息也是卖一些表面的,深层次的我肯定不会卖,我会让自己吃亏么?”她说的头头是道,还很有道理的样子。

    把她乱了的发丝顺开,燕离的手落下来捏住她的下颌,然后把她的脸扭过来让她看着自己,“鬼话。”

    轻笑,楚璃吻拂开他的手,转而捧住他的脸,“我可是守财奴,不会让别人染指你的。”

    瞧着她那小样儿,燕离给予的又是一声冷哼,他不信。

    双手从他的脸滑到他的耳朵上,然后用手指捏他的耳朵,把他的耳朵上下扣在一起,甚觉得有意思。

    抱住她的腰,燕离轻而易举的将她揽到了自己的身上,隔着一层被子,她骑跨在他腿腹间,但也明显感觉到了些什么。

    抿嘴,她捏着他的耳朵,“你在干嘛呢?”

    “你说呢?”他搂着她的腰微微施力,明显故意的。

    “还打算猥亵我的手?”她可不干,累死她了。

    “兴许是想猥亵你呢?”燕离如是道,声音压得也极低。

    如此不要脸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却带着十万分的诱惑,楚璃吻两颊泛上一股热,尽管她也不想,但她很清楚,这就是害羞。

    原来她也是懂害羞的,只不过以前没遇对人罢了。

    他搂着她,向自己的方向施力,同时,腰上也在施力,隔着一层被,感觉却更明显。

    刚想说些什么,帐外,明卫的声音传来了,“太子爷,队伍已经准备好了,再耽搁下去,就错过时辰了。”

    一听这话,楚璃吻眸子一转,“你不是说忽然起意么?可我听着明卫的话怎么觉得,你是早就想好的。”

    “回答正确。”燕离歪头在她唇上轻啄了下,随后把她从自己的身上放下来,再这么坐下去,可不只是耽误时间那么简单了。

    被放在床上,楚璃吻双臂环胸,看着那下床的人,她几不可微的冷哼了一声,视线却不由自主的朝着他的下半身滑。

    燕离自是看见了,穿上衣服,遮盖了一下,随后看向她,“还看得出来么?”

    “你打算一天都这么激动?”她挑高了眉,当然知道他一会儿就会平静的。

    “难说。”他却微微摇头,这就得看她怎么做了。

    无语,“随你,反正难受的又不是我。”

    “真够狠心的。”就算别的不做,她也可以像昨天那般‘安慰’他一下。

    不再搭理他,楚璃吻也下床穿上衣服,待他们收拾的差不多了,明卫也进来了,快速的收拾东西。

    “你打算怎么和我离开啊?”将厚重的大氅裹上,楚璃吻一边问道。

    “我会前往粟城康郡王府,公主殿下就在粟城外等我便是。”燕离说道,显然早就计划好了。

    “成。”点头,她同意。来西关一趟也不算白来,还能把这个太子爷拐回去,一路受冻也算值了。

    “别着急,预计天黑时,我就能脱身了。”走过来,燕离抬手捧住她的小脸儿,看了看,然后低头在她额上亲了亲。

    “那我就先恭送太子爷了。”他得先撤,然后她再走。

    “跪安。”燕离轻笑,如此迷人。

    哼了哼,楚璃吻抬起双手抱住他的腰,他真是暖和啊,她喜欢。

    明卫收拾完,将所有的物品都归置好,燕离才离开大帐。

    而楚璃吻则没跟着他,他离开后她也得走了,但上官扶狄,估计还得遇到危险,很有必要提醒提醒他,让他小心些。

    半个时辰之后,楚璃吻就从大帐里出来了,把大氅的帽子盖在头上,她看起来就更娇小了。

    燕离的大氅和上官扶狄的差不多长,长的拖了地,随着她走,下摆都被她踩在了脚下。

    上官扶狄送走了燕离,就差不多知道楚璃吻要走了。

    他快速返回来,正好迎上了楚璃吻,“你也要走了。”

    “是啊,那个要刺杀你的人已经死了,我的任务也没有坚持下去的必要了。不过呢,我们多声门如此灵活,却不代表别的地方也这样。你小心些,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又有人来刺杀偷袭你了。你这么重要,可不能早死。”小脸儿被兜帽罩在里面,随着她仰头,那小模样更是让人心下难平,很想捏一捏她的小脸儿。

    “多谢你了。不过,这种事以后你就不要再做了。听你说,你手下也有很多人,你完全可以不用亲自出手。”她十分不适合做这些。

    “当然,能得我亲自出马的没有几个。如你上官将军,就得我亲自出手才行。”毕竟,交情在那儿呢。

    听她这样说,上官扶狄不由得弯起紧抿的薄唇,“谢谢。”

    “别客气。”楚璃吻点点头,接受他的谢意了。

    “你从哪儿离开?”看着她,上官扶狄低声问道。

    “从哪儿来的就从哪儿走。”她自然不能像燕离那般光明正大的顺着大路离开。

    “好。多穿一些,别再冻着了。而且你离开时,也不用躲着山中的巡兵,他们会放行的。”上官扶狄交代道,声音虽是很低也没有什么情绪,可听起来却莫名的带着几分温柔。

    “嗯。”点点头,楚璃吻看了一眼太阳,“我走了,咱们后会有期。记得啊,小心点儿,艺高人胆大不可取。”

    上官扶狄颌首,“走,我送你。”

    两个人调转方向,朝着楚璃吻来时的后山走,很快的,走出了大帐所在的地界,到了山边。

    “回去吧,我撤了。”拢紧身上的大氅,楚璃吻朝着他扬了扬下颌,然后便转身上了山。

    上官扶狄站在山下看着她,身形宽阔坚毅。直至看着她的身影消失不见,他才若有似无的叹口气,然后转身离开。

    顺着山中走,楚璃吻走的顺畅,碰见了巡逻的队伍她也没有躲避,果然那些队伍也给她放行,就好像没看见她似得。

    不用躲躲藏藏,速度自然加快,晌午过后,她就出了山,然后上了官道。

    官道平坦,走的更为顺利,尽管温度有些低,但她裹着厚重的大氅,再加上一刻不停的走,手脚倒是没有冰凉到麻木。

    下午,她便到了粟城附近,远远地,便瞧见粟城的城池,古老的城墙绵延出去很远,这是一座有故事的城。

    在粟城连接官道的地方,楚璃吻停下了脚步,靠在路边的树干上,她静静地等着。

    她把大氅裹得严实,兜帽彻底落下来,将她的脸都遮挡住了一半。

    若是谁看见了她,也根本看不见她的脸,只能看得到她露出来的嘴和下巴。

    她静静地等待,没过去多久,官道上果然有人经过。

    是一个队伍,很长,大约十几匹马,而且后面还奔着一辆双马的马车。

    他们越来越近,楚璃吻自然也听得到,只不过她靠在那里一动不动,也没打算去瞧新鲜。

    终于,他们到了近前,楚璃吻微微抬起下颌,虽不至于露出她的脸来,但是她望出去的视线却瞧见了那过来的队伍。

    马儿各个矫健,皮毛顺滑发亮。骑在马背上的人穿着普通,但这明显是掩耳盗铃,那么结实的身体,那么好的马,即便穿成乞丐也知道是在伪装。

    她穿的显眼,只要过来了就一眼能看得到她。那些马上的人自然看到了她,而且显然对站在这里的她几分警惕。

    一匹匹马儿从眼前经过,楚璃吻也看到了那辆马车。马车外表朴素,但是看那车轮,十分厚重结实,俨然故意做成这样用来糊弄人的。

    不知这是什么队伍,但是看他们来时的方向,更像是西关。

    若从关口而来,那么就应该是从西朝来的,西朝?

    想起这俩字儿来,楚璃吻将下巴抬得更高了,也看清了那马车。

    马车的窗子开着,虽只是从眼前而过,但是她也看见了在窗口一闪而过的侧脸。

    是个男人,侧脸刚毅,还有很短的胡须。

    马车速度不慢,很快的便从眼前走过了,最后一个瞬间,那马车里的人抬起了头。两双眼睛,短暂的发生了对视。

    眉尾挑起,楚璃吻心头一动,有点眼熟啊。

    仔细的想了想,那双眼睛和那张脸都不对,她肯定没见过。她觉得熟的,其实是他的发式,被简单的捆绑在脑后,这是前朝的发式啊。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