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8、无眠夜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48、无眠夜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夜幕降临,燕离也终于脱身去见了上官扶狄。楚璃吻没有去,因为夜晚的外面实在太冷了。

    燕离命明卫将此次带来的厚重物品都拿了进来,又把床上原本上官扶狄所用的被褥撤走,这样他心里才舒服了些。

    他的女人,睡在别人的床上已让他很不痛快,居然还铺盖着他人的被褥,这他简直忍不了。

    燕离所用物品样样精致,更别说被褥了。

    楚璃吻洗漱了一番,便躺在了床上,被褥柔软,而且还带着燕离身上的气味儿。

    一切都这般舒心,楚璃吻十分满意。

    拿过一本书来,她靠在床头翻开书看,看了半天发现这书是兵法,看不懂。

    果然啊,上官扶狄的爱好就是这个,也不愧他大将军的身份。

    摇摇头,她直接选择放弃,不再研究。把书又放回了原位,随后她躺下准备小憩一会儿。

    刚闭上眼睛,她便闻到一丝奇怪的味道。睁开眼睛,盯着帐顶,下一刻她猛地坐起身,把床边衣服里的瓷瓶拿了出来。倒出两颗药快速的吃进去,随后解下镯子套在手上,便从床上跳了下来。

    脚下不发声,她缓缓的朝着书架的方向靠近。她就曾从这里潜入了这大帐之中,而且显而易见的,这整个大帐,这儿是最容易钻进来的地方了。

    贴着书架站好,她个子矮,这书架正好把她遮住。

    果然,片刻后,她就听到了一丝动静,弯起红唇,心下却在冷笑。来的人不管是谁,都挺蠢的,难道就没看到那帐篷有缝补过的痕迹么?

    下一刻,她听到了很轻很轻的声音就在书架后,这个人进来了。

    缓缓抬手,她蓄势待发。

    哪知,随后一个矮小的人影从书架后钻了出来,一身黑衣,乍一看像条狗。

    实在没想到冒出来的是这么个玩意儿,楚璃吻一时间都愣了,这是小孩子吗?

    就在她愣神间,那个小玩意儿也发现了她,脸抬起来,就发现了他的特别之处,这不是个小孩儿,而是个侏儒。

    四目相对,侏儒立即出手攻击,他手上拎着一把锋利的短刀。

    迅速躲开,楚璃吻同时飞腿过去,哪知那侏儒动作利落灵巧,轻松躲过。

    见此,楚璃吻不由得冷哼一声,还是个高手。

    两人交手,侏儒虽身形小,可是却占尽了个子小的便宜,使得楚璃吻也不断的后退。

    过了几招,她也算看懂了这侏儒的招数,随即反攻。

    手上一个虚招,脚下却残影一过,一脚正中那侏儒的腹部。

    她力气大,那侏儒身形小,即便有内力护体,但她的力量却不容小觑。

    侏儒踉跄,楚璃吻趁此时机一掌打在了他的后腰上,手心的铁刺刺进他的腰,让他瞬间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瞧你这模样,杀手?你这模样的杀手,倒是稀奇。说吧,谁派你来的?你得知道,你后腰受损,下半身已经废了。要是不说实话,下一步出现窟窿的就是你的喉咙了。”她蹲在地上,边说着,边把右手抬起,那刺进他后腰的铁刺也随之拔了出来。鲜红的血流出来,眨眼间便流到了地面上。

    趴在地上的侏儒的确试探着要动弹,可是却发现他的下半身的确已经没了知觉。

    “给你十个数的时间,交代吧。”看着他,这一身打扮和他手中的短刀,他的确是个杀手。说真的,楚璃吻还是很欣赏的,这样的杀手,最适合出其不意的刺杀了。

    然而,那侏儒却没有发声,大概也是发觉他没有逃出去的可能,嘴里一动,下一刻,他就脑袋一歪躺在了地上。

    “死了?”拨弄了一下他的头,果然死了。

    无言,一句话都没跟她说过,居然就死了。

    就在这时,帐门被从外打开,一角血红色进入帐内,下一刻却停住了,“这是什么气味儿?”

    “毒烟。”楚璃吻回头看过去,一边回答道。

    “毒烟?那你还待在这里,过来。”闻言,燕离的声音就变了。走进来一步,一眼便看到了楚璃吻脚边趴着的侏儒,“那是什么?”

    “杀手。”回答,楚璃吻一边站起身,把这大帐内的各个窗户打开通风。

    一手掩着口鼻,燕离一边走过来,抓住楚璃吻的手,上下看了她一圈,“你的腿、、、”

    “没事儿,破了皮没有流血。他太矮了,我躲闪不及就被划了一下。”楚璃吻看了一眼不甚在意,她只是觉得有些疼而已。

    看向那个已死的侏儒,燕离皱起眉头,“这杀手是来杀上官扶狄的。”

    “没错,这是他的大帐。”楚璃吻点头,正是这样,这侏儒不是来杀她的。

    楚璃吻白天还说,去多声门雇佣杀手刺杀上官扶狄可能不是唯一的,哪想这晚上就来了这么一出。

    上官扶狄也得到了消息,快速的赶了过来。

    走进大帐,便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奇怪的气味儿,再看那趴在地上的尸体,他面色微绷,“你没事吧?”问的自然是楚璃吻。

    “没事。把他拖出去吧,他宁死也不交代是谁派他来的,显然是个有节操的杀手。”而且,她还挺喜欢他这个外形的,十分少见。

    上官扶狄深吸口气,随后命亲卫将尸体弄出去,又快速的把地面清理干净。

    “是冲着我来的,殿下不如更换大帐,住在别处吧。”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再来一次这种事情。

    “加强防卫,孤就不信还会有人闯进来。这大营若是如此容易出来进去,孤倒是该为西关担忧了。”燕离却明显不甚在意,而且言辞之间颇有施压之感。

    “上官将军去休息吧,当务之急,你才应该经常的更换地方睡觉。”因为这个大帐很显眼,位置也是最好,住在这里不安全。

    上官扶狄还欲说些什么,燕离则直接撵人了,“上官将军回去休息吧,孤也累了。”

    由此,上官扶狄也不再说什么,最后要燕离和楚璃吻小心,他便带着亲卫退下了。

    帐门关上,燕离拎着楚璃吻回到了床边,“我看看你的腿。”要他不担心哪有那么容易,她做的都是刀口上舔血的事儿,说不准儿什么时候就受伤了。

    “真的没事。”说着,楚璃吻一边把裙子撩开,然后又把裤子一点点的挽起来,腿弯上方,的确有一道细小的伤口。

    燕离查看了一下,看清了那伤口,他也才放心,“还是擦一些药吧。”

    “随你。依我看,那小侏儒平时都是和个子高的人交手,第一次遇到我这么矮的。这一刀,应该是想割断我腿弯处的筋,但我太矮了,他这一刀就划到上面来了。”说起来,倒是也庆幸呢。

    “还挺高兴?”扫了她一眼,燕离轻嗤。

    “我积累经验不成么?关键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杀手,我很喜欢。”只可惜死了,不能为她所用。

    “原来,你不止喜欢挺拔俊秀的,还喜欢侏儒。”擦好了药,燕离坐直身体,拿她没有办法。

    “杀人利器,比挺拔俊秀的要好用得多。”双腿一翻,她轻松的躺在了床上,扯过被子盖在身上,抵挡从各个窗子冲进大帐的冷气。

    瞧她像个虫子似得,燕离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气味儿散的差不多了,我把窗子关上。你身上的解毒药还有多少?待回了盛都,我命人再给你送去一些。”她这个体质,的确需要常备这种药。

    “对我这么好?看来,我白天出了那些力,得到回报了。”盯着他颀长的背影,楚璃吻一边轻笑道。

    “所以,公主殿下打算夜晚再来一次么?”走回来,燕离似笑非笑,他不会拒绝的。

    “美得你。”翻了翻眼睛,她的脸却不由得有些红。

    “唉,那真是可惜了。”在床边坐下,燕离看着她躺在被子里的模样,似笑非笑。很明显,他极其喜欢她这个模样,不是平时那狡诈不听话的样子,反而极其的乖巧。

    “你什么时候离开?”瞧着他那眼神儿,楚璃吻不由得眯了眯眼睛,真是勾人。

    “你呢?”显而易见,他若是不看着她离开,他自然不会先走。

    “钟将军已经杀了要杀上官扶狄的人,另一半的佣金没人会付,所以我的刺杀任务也可以宣告终止。如果太子殿下明日走的话,那么我也走。”她的意思明显和他差不多,都想和对方一同离开。

    脱下靴子,燕离转身躺下,随着躺下的瞬间,他忽的侧起身体面朝她,一边抬手捏住了她的脸,“这好像还是第一次我们如此光明正大的躺在一起。”以往倒是也有过同床的经历,却没有今日这般顺理成章,反而都是在做别的事情,然后顺水推舟的就睡了。

    “听起来,太子爷真是期盼良久了。”顺着他的手,她也侧起身体面朝他,四目相对,能看得到对方眼睛的深处。那深处无人能够企及,便是想尽办法触碰,也根本触碰不着。

    “在东宫之时互相猜忌不信任,反倒身处他处,才算看得到对方。看来,这东宫和我们不和。”手从她的脸划过她的耳朵,又划过她的后颈,最后,落在了她的背上。

    手上微微施力,就把她朝着自己的方向收回来,娇小的身体没有故意施力,的确很轻松的就被他揽了过来。

    贴在他怀里,楚璃吻感受到的便是他身上的热气,暖烘烘的,在这冷夜里极为舒适。

    “不是东宫和我们不和,是我们俩本来就不和。其实我们俩能在一起,我也觉得挺神奇的。我原本就想把你泡到手,满足一下我的**也就算了。”哪想到,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这话听起来着实让人的心情一落千丈,明明不大个小人儿,你怎么就那么会气人呢?”捏住她的脸,燕离很想琢磨明白她这脑袋瓜儿到底怎么长的,就算她是在异世长大,也不至于连女人特有的娇羞赧然都带走了吧。

    任他揪自己的脸看自己,楚璃吻一笑,“你听说过萝莉攻么?”

    “那又是什么?”燕离微微皱眉,莫不是又要骂人?不过瞧着她那一脸得意的样儿,估计不是骂人的,反而是夸人的。

    “攻,是受的反义词。而咱们俩呢,看起来都很受。其实不然,你是受,我是攻。”说着,她猛地翻身而起,骑坐在他身上,抓住他的两只手,一副要把他就地正法的姿态。

    她说的是什么燕离不知道,可如今她有了动作,他也就明白了,“那可未必。”话落,他挣出自己的双手,握住她的腰,身体一个翻覆就把她压在了下面。

    “在别人的床上做这些真的好么?而且,刚刚这大帐里还死过人。”被压在那儿,楚璃吻猛然想起这事儿来。

    “已经来不及了,不该做的上午就做完了。”燕离笑的迷人,随后扯过被子,将两个人彻底罩住。

    被子下,两个身影嬉闹纠缠,笑声亦是遮盖不住,俨然根本不在乎这是谁的床,更不在乎这大帐里前一刻死过一个人。

    夜很静,也很漫长,不过这两个人明显不打算休息,嬉笑的声音使得守在外面的明卫也不禁精神起来,这还真是一个无眠夜。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