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2、杀手(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42、杀手(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因着楚璃吻的忽然出现,上官扶狄又点燃了几盏烛火,使得大帐里也瞬间亮堂了几分。

    他吩咐了守在外面的亲兵去准备宵夜,然后便走了回来。

    把衣服穿好,他的身体看起来很是宽阔,而且又十分正经的模样,和他刚刚裸着上身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

    楚璃吻绕着这大帐转了一圈,将各处都看了看,上官扶狄也没有阻拦,甚至也不担心会被她看去了什么机密。

    “常年住在这里,回了盛都上官家,是不是都不习惯了。”转悠回来,楚璃吻坐在了床边,除了大帐另一侧有两排椅子之外,这边只有床能坐着。可以说,这大帐非常简单了。

    上官扶狄倒了一杯水,过多的看了一眼杯中的水,也发现这水凉了。

    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床边的那个小人儿,他随后转身走过来,“先润润口吧。”

    接过来,楚璃吻看了看,“你还真是节俭,连茶都没有。”

    上官扶狄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在这里也别挑拣了,这已经算是最好的了。”

    “我可没有挑拣,只是觉得对你这大将军不公平罢了。保家卫国的,连吃的喝的都这么差,大卫应当觉得脸上无光才是。”楚璃吻拿着水杯并没有喝,她那毛病是常年积累下来的,没亲眼见证这东西的安全性,她是不会入口的。

    上官扶狄却是几分莞尔,“上官家一向如此,何时功成身退,在家养老时,才可以享受。”当然了,前提是命大,能活到那个时候。

    看着他,楚璃吻不由得啧啧赞叹,先不说别的,就上官扶狄这一身男人味儿,她还真是从来没见过。

    “怎么不喝?”看她只拿着水杯却不动,上官扶狄问道。

    看向手里的水杯,她缓缓举起来,“我这人吧,有些毛病,可能会让人感觉伤心,但其实并非故意针对谁。所以,上官将军先喝一口吧。”说着,她把水杯又递给了他。

    上官扶狄自是感到莫名其妙,接过她递来的水杯,他又不禁回想上次和她在茶楼喝茶的经过,其实那个时候就看出她有些不一样,因为从始至终,放到她面前的茶她也没动过一口。

    他举杯喝了一口,然后看了看被自己喝过的茶杯,迟疑了下,随后还给了楚璃吻。

    她接过,这次倒是痛快的一饮而尽,她确实是渴了。

    男女本就有别,更何况同饮一杯水。上官扶狄看着她,幽深的眸子闪过几分尴尬。

    楚璃吻倒是不以为意,她向来不觉得这样有错,为了自己的命,做什么事情都不算过分。

    夜宵很快就送来了,容易消化的清粥和小菜,虽说是军营之中的厨子做出来的,但是颜色和气味儿都不错。

    吃饭的小桌放在了床上,楚璃吻盘膝而坐,对面是上官扶狄。

    他把筷子摆放到楚璃吻面前,然后看着她,“吃吧。”

    看着饭菜,楚璃吻笑了笑,“我是真的饿了。只不过,鉴于我刚刚喝水时的毛病,上官将军觉得,应该怎么做?”

    闻言,上官扶狄一诧,视线从她的脸上落到了她面前的那双筷子上,“你要我试吃?”

    “我若是不亲眼看到有人给我试吃一遍的话,我是真的吃不下去。”甚至她会别扭的把吃进去的东西再吐出来,心理的毛病已经演变成了生理问题。

    了然,上官扶狄把筷子拿回来,随后在她的注视下,开始试吃。

    清粥,四个小菜,他全部都吃了一遍,随后看向她,想把筷子还给她,但又忽然发觉这筷子自己用过,动作就卡在了那里。

    楚璃吻却舒了口气,她心里舒服了。抬手把上官扶狄手中的筷子拿过来,她开始用饭,饿死她了。

    这种天气实在不适合她出任务,这身体实在太差,遇到这种冷空气就手脚麻痹,看来,这北方她这辈子都不能去了,否则会死在那儿的。

    看着她,上官扶狄沉稳的脸上缓缓的浮起若有似无的笑意,随后他垂下眸子,也看不清了他眼中的情绪。

    痛快的把所有的饭菜都吃了,楚璃吻放下筷子,又把上官扶狄放在旁边的一杯水喝光,她才长吐口气,“饱了。”

    “你从哪儿过来的?”她若是从盛都而来,怎么可能会只有她一个人。

    “白马城。”她如实说,没有隐瞒的意思。

    “白马城?你怎么会在那儿?”那是边关城池,距离南晋很近。莫不是,她回南晋了?

    “我现在就生活在那儿,做着杀人越货的买卖。凑巧呢,这次接了一个任务,要刺杀的目标就是上官将军,所以我就来了。”多简单又诚实的理由。

    上官扶狄显然不是很理解她的话,“你为什么没在东宫?”

    想了想,楚璃吻单手托腮,看着他缓缓道:“和你说实话也没什么,因为我知道凭借上官将军的人品,是不会乱说的。我呢,不是顾之问。其实我是,前朝公主。”

    看着她,上官扶狄盯着她的眼睛,想看她眼中的真假,也等着她一会儿笑出声来对他说是骗他的。

    不过,等了一会儿,她依旧还在看着他,显然她没有开玩笑,说的是真的。

    “前朝,晁氏。”上官扶狄说道。

    “嗯,就是那个前朝。几个月之前我就去了白马城,没有随着燕离回东宫。做起了我的老本行,杀人。”她说着,不禁想起燕离那妖孽来,这厮现在也不知在忙活些什么呢。要是知道有人想杀上官扶狄,他肯定会生气。

    剑眉缓缓的蹙起,上官扶狄看着她,“你不是太子妃,是晁氏的余脉,太子殿下怎么可能会放过你。”对于前朝的余孽,上官扶狄很清楚会如何对待,格杀勿论。

    “不管怎么说我也为太子爷当牛做马了那么久,他也不能太狠心的翻脸不认人吧。再说,我又没做什么坏事儿,没想复国,也没想扰乱他大卫。他放过我,很正常。”楚璃吻弯着眉眼,因为说起燕离,她笑意很浓。

    上官扶狄还是有几分不太相信,据他所了解的,燕离可不是这么大方的人。

    “这次有人要杀我,不知是谁?”这个时候,上官扶狄才问这个事儿。本来在她最开始说这句话的时候,上官扶狄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燕离。但又实在猜不透,燕离为何要杀他。如今看来,杀他的另有其人。

    “现在还不知道。”她出发的时候,还没调查出来呢。

    “但很明显你不是来杀我的,接下来该当如何?”看着她的小脸儿,清甜的像一颗糖,让她去涉足那些危险的事情,任何人都会觉得不应该。她应该好好的被保护起来,永远都这么笑。

    “谁说我不是来杀你的?只不过暂时没得手而已。为了我多声门的声誉,我接下来自然还要找机会刺杀你。上官将军做好准备,若是真被我得手了,那我的钱就白花了。”她摇头,所说和所做也实在出人意料,她的脑瓜,一般人弄不懂。

    紧抿的薄唇沾染些许笑意,“好吧,我会小心的。”

    “夜深了,我在山里奔波了一天,把我冻得半死。不知上官将军能否找个地方供我休息一下?”她这个杀手倒是胆大妄为,开始讨要起住处了。

    上官扶狄站起身,将床上的桌子撤走,“你在这儿休息吧,这是主帐,没人会闯进来。”他的住处,向来没有命令不敢有任何人进来,较为安全。

    “多谢了。”她也不客气,把靴子脱下来,一边道:“记得把帐篷后那破开的地方缝补上。”

    “还不是你搞得破坏。”似乎很无语,上官扶狄微微摇头,最后看了她一眼,然后把小桌子整个搬走了。

    上官扶狄离开了主帐,离开后还顺便把帐门关严实了。躺在床上,楚璃吻揉搓着自己的指尖。恢复了这么久,她的指尖仍旧是冰凉的,随着揉搓,还有些麻麻的感觉。

    寒冷果真会要了她的命,而且自离开盛都后,就不曾再吃过金央的驱毒汤药。如此看来,金央的药还是有作用的。

    一夜过去,楚璃吻睡了个自然醒,没人来打扰,而且大帐四周也没有任何人走动发出声音,大营居然也可以这么安静。

    起床,把靴子穿上,又穿上一层厚衣服,楚璃吻才走出大帐。

    守在外面的是上官扶狄的近卫,随着她走出来,那两个近卫有几分好奇的多看了她两眼,然后便垂下眼眸避开了视线。

    站在帐门口,楚璃吻往外看,大帐林立,密密麻麻的。温度很冷,随着她呼吸,都有白雾在飘。

    四周的山是枯黄的,待得下雪,估摸着就得一片雪白了。

    “上官将军呢?”那俩人也不说话,楚璃吻开口问道。

    “将军有交代,姑娘醒了就在帐中歇着,早饭一会儿就会送过来。”亲卫重复着上官扶狄的话。

    “太冷了,好吧。”楚璃吻点点头,转身又回了大帐,实在太冷了,她要被冻僵了。

    果然,没过多久,洗漱的东西和饭菜就被送进来了。

    水很热,随着送进来时还冒着热气。饭菜简单,和昨晚的差不多,显然这大营里也做不出太精致的饭菜来。

    洗漱好,楚璃吻坐在桌边,不动筷子,反倒盯着那不远处的沙盘,沙盘很大,看起来做的很是精细。

    沙盘后,还挂着一张军用地图,密密麻麻,一切都标示的很清楚。

    她这边发呆,帐门被从外打开,宽阔挺拔的身影从外面走进来,是上官扶狄。

    随着他走进来,他一边动手拆掉了身上的盔甲,前后两片,撞在一起发出沉闷的声音。

    看着他手里的盔甲,楚璃吻的眸子动了动,那玩意应该挺沉的。这古代虽然落后,但做出来的东西掺假不会很多,货真价实。

    “一大早的你做什么去了?”看着他把盔甲放在椅子上,楚璃吻问道。

    “练兵。”他回答,然后走过来坐在了对面。看了一眼面前的饭菜,他漆黑的眸子浮起淡淡的笑意,“宁可它们变凉,但却不动筷。若是一直没人给你试吃,你就打算饿死是不是?”

    “我也很饿,但是我实在是吃不下去。”这是心理层面的问题,给自己做心理建设都没有用。

    上官扶狄微微摇头,她这个毛病还真是别具一格。但也充分说明了她是在何种情况下长大的,必定是危机四伏。

    拿起筷子,上官扶狄代为试吃,对于他来说,还真是一种新鲜的体验。

    看着他把全部的饭菜都吃了一遍,她的心里也舒服了,拿过筷子,开始吃饭。

    “你什么时候离开?”看着她,上官扶狄低声问道。

    “杀了那个雇佣杀手要你命的人,我就离开。”她回答道。

    “杀了那个人?你不是做杀手买卖么,无人雇佣,你们怎么能去杀人?”上官扶狄似乎知道她都做了什么。

    “我要杀那个人啊!我出钱在多声门买消息,找到那个要杀你的人。然后再出钱雇佣杀手把他杀了。只要他们的速度比我快,那么我就可以撤了。”这就是顺序,正常的不影响多声门声誉的顺序。

    幽深的眸子定在她脸上,上官扶狄缓缓扬起紧抿的薄唇,“谢谢。”

    “你谢的太早了!”放下筷子,她笑的无害。哪知下一刻匕首飞出,直奔上官扶狄面门。

    上官扶狄镇定自若,微微偏首,那把匕首就顺着他的脸颊旁边飞了过去,然后准准的插在了他身后的沙盘上。

    偷袭没成功,楚璃吻摊了摊手,“今天又失败了,只能等明天了。”

    几分无奈,但看着她那理所当然的模样,又让他忍俊不禁。他经常遭遇刺杀,但这样的杀手还是第一次见到。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