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6、情(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36、情(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软榻比不上东宫中的精致,躺在上面几分硬。不过,眼下楚璃吻也顾不上那些了,她躺在那儿,悬在她身上的是燕离。

    他虽然看起来有些瘦削,但那绝对是表象,他的身体坚硬的就像是大理石,给他一拳估计他也没什么感觉。

    鼻端飘荡着他身上的气味儿,淡淡的薄荷香,很好闻,也让她无端的有些头脑发晕,她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在自己的身上下了什么迷药。

    他压下来,吻上她的唇,他很热,几乎都要灼伤她。

    他的吻很热烈,更让人着迷,就像他妖孽的外表,具有勾魂摄魄的能力。

    楚璃吻闭着眼睛,双臂缠着他的颈项,虽是很想反攻,可是此时她却没什么力气。身体里的那股子力气好像都被抽空了,她现在只能软绵绵的任凭他摆布。

    他的吻游移到她的脖颈,他的手也顺着她的腹部探到她的肋间,不可谓攻城略地,让她也只有举旗投降的份儿。

    鼻端都是她沐浴过后的香气,燕离忍不住咬她,因着疼痛,楚璃吻不由得轻哼,“你是狗啊。”说着话,她的声音也是沙哑的。

    抬起头,燕离的眸子里好似有乌云在翻腾,让他看起来极为慑人。

    楚璃吻也无端的升腾起一些畏惧来,尽管她一向不知畏惧为何物。大概是他的眼睛,也大概是他浓重的呼吸,或许是因为他额角浮凸的青筋,这让她感觉有些惶惶。就如流荷所说,他看起来真的是要把她吃了似得。

    没有回答她,燕离低下头继续亲吻她的脖子,带着轻轻的啃咬,使得楚璃吻也不由得发出违背她本性的嘤咛。

    他的吻止于她的锁骨处,燕离趴伏在她身上,脸则埋在她的颈间,沉重且不满的呼吸着。在这种地方他们俩显然无法更近一步,可正是因为这样,才让他更觉得不爽。

    向来漆黑瑰异的眸子染上了一层水色,使得她的眼睛看起来载着几分迷蒙。她抱着他的肩颈,感受他皮肉的紧绷,此时此刻,他摸起来更像是大石头了。

    “燕离。”感受着他浓重的呼吸,楚璃吻开口,小声道。

    “嗯。”他回应,声音依旧有些嘶哑,可听起来却带着异样的性感。

    “你好重。”要把她压死了。

    闻言,他轻笑,随后翻身从她身上下去,“我还没做什么呢,就觉得我重。待我做了什么,你再抱怨我不迟。”躺在她身边,燕离搂着她,说话时的气息吹到她的耳朵上,痒痒的。

    不禁缩脖子,楚璃吻侧起身面对着他,看着他,尽管他已经停下了,可是他的脸看起来还好像要攻击她似得。

    “哼,谁说我一定会在下面,难道我不能压倒你么?”楚璃吻翻了翻眼睛,她又不是不懂。

    “欢迎。”燕离轻笑,凤眸染光,让看着他眼睛的人也不由得被他所吸引过去。

    “还真不知羞耻,你最起码拒绝一次。”手钻进他的衣服里,她边哼道。

    燕离眯起眼睛,自是不会阻止她的手。尽管她的抚摸更像是在蹂躏他,可他仍旧很享受。

    瞧他那表情,楚璃吻更靠近他。手钻过两层布料,摸上他的胸膛,炙热的烫人。她其实很不理解,为什么他的体温会这么高,和她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他拥着她,手臂施力,让她靠自己更近一些。鼻端飘着的都是她身上的气味儿,这气味儿像是有魔力,让他无端的热血涌动。

    手沿着他的胸口往下,路过他坚硬的腹部,持续往下。

    燕离的眸色在瞬间变了,搂着她,他低头贴在她的额头上,“你认真的?”

    听着他沙哑的声音,楚璃吻的脸上无端发热,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脸发热,也因此觉得有些窘迫。手停下,她随后缓缓抽出来,“虽然我也不用非寻个理想之地,但是在这儿却十分不合适。算了,放过你。”说着,她用手把他的衣服扯上,免得自己再被勾引。

    燕离不免几分失望,缓缓地长舒一口气,他拥紧她,刻意的让她的身体贴在自己的身上。更像是惩罚和示威,非得让她感受到他身体的变化,毕竟都是因为她。

    楚璃吻感觉得到,盯着他,抿唇,“非得顶我这一下,你是想让我夸你么?”

    “或许你可以理解为,我在自己的地盘上做标记。”他哑着嗓子,贴的她很近很近道。

    闻言,楚璃吻轻笑出声,“据我所知,雄性动物在自己的地盘做标记是撒尿。”

    “什么都知道。”燕离轻嗤,随后收紧手臂将她整个人都搂到自己怀中,“人小鬼大。”

    任他搂着自己,楚璃吻闭着眼睛闻着他身上的气味儿,淡淡的薄荷香,真的很好闻。这种味道只有他一个人有,其他人无法复制。即便她眼睛无法视物,用鼻子也能认出他来。

    一夜过去,这一夜来,山中都不平静,内外分成了无数拨在寻找长孙于曳的影子,可是依旧没找到。

    听到钟将军派人送来的口信,楚璃吻了然,随后看了看浴室的方向,燕离一大早的就去洗澡了。他若是知道连他的计划都失败,没有寻到长孙于曳的影子,肯定会生气。

    但其实想想,长孙于曳敢来这里,就必定是有充分的把握。说不定,他早就有逃离的路线,这也是为什么没有抓到他的原因。

    看来,他比想象中要知道的更多。

    但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就是为了这里的宝藏,也不会收手。

    转身上楼,楚璃吻决定休息一下,这一夜没怎么睡,和燕离躺在一起,他过于激动,总是不时的展示一下他‘标记’的方法,让她也根本睡不下去。

    上了楼,本想回到床上躺着,可是又瞧见了书案上的那些东西。步子一转,她走了过去。

    坐在书案后,楚璃吻的视线从桌子上的那些东西上扫过,在这里住了两天,如今再看这些东西,感觉更熟悉了。

    视线一转,她看到了桌子下的一个白瓷的大肚瓶,人腿那么高,里面插着十几个卷起的画轴。

    动手,她拿起其中一个画轴来,解开缠在上面的绳子,然后把那幅画展开。

    本以为还是她的随手乱涂,但哪想,根本不是她预想的那样,这并不是她画的。

    这幅画画的很好,上面,有两个小孩子,皆胖乎乎的,很圆润。一个稍大一些,瞧着那束在头顶的发髻就知是个小男孩儿。而另外一个较小,头发乱糟糟,但又像是营养不良似得,没有多少根。不过圆嘟嘟的长得很是好看,身上穿着裙子,明显是个女孩儿。

    那个大一些的男孩儿单手搂着那个小女孩儿,两个孩子都笑的很开心,好像这世上没有任何事情能让他们忧心。

    其实看到这画的时候楚璃吻就知道了,这两个孩子,定然是她和长孙于曳。

    他们儿时在一起不过两三年前的时光,然后便分开了,从此再也没有相见,甚至不知对方的存在。

    再拿起另外一幅,果然还是他们俩,两个人在草地上嬉戏,一个跪坐着,手里拿着木马;另一个躺在地上,正盯着他手里的木马。那眼神儿看起来几分委屈,似乎她也想玩那木马,但是没有争抢过他。

    看着,楚璃吻也不禁弯起红唇,原来她的幼时是这样的。只不过太短暂了,短暂到她没有一丝一毫的记忆。

    脚步声从门口传来,沐浴过后的燕离只穿着中衣走了进来。他的外袍已经洗了,艳阳高照,相信很快就会干了。

    走进来就看到书案后的楚璃吻,她像是没有感觉到他进来了,双手撑着一幅画,看的很入神。

    几不可微的摇头,燕离走过来,绕过书案,站在了她身边。看向她手里的那幅画,他凤眸微眯,“这是你和长孙于曳。”

    “应该是吧。”回神儿,楚璃吻回头看向他,不由得弯起红唇,“太子爷,你现在看起来好良家啊。”

    “没办法,这里的人又不会为我连夜赶工做新衣服。”他抬手撑在她背后的椅背上,一边倾身,低声道。

    看着他,楚璃吻轻笑,“他们没把你关在半湖小屋里不管不问就已经很客气了。”

    “还在记恨这事儿?”燕离叹口气,抬手摸了摸她的头,手指很长,好像很轻易的就能把她的头罩住。

    “谁记恨你了,只不过想起来时有些心气不顺而已。”她眯着眼睛任他抚摸,她以前很讨厌别人碰她的头,但是现在,却发觉他的抚摸很是不错。

    “那就不要再提了,我也不知该如何回答。毕竟,我不是很擅长道歉。”更况且,他也不认为要就此事道歉。

    “不需要你的道歉。看看这些画,应该是长公主画的。这里还有很多,都是我和长孙于曳。看起来,儿时我们俩的确玩的很好。”说着,楚璃吻又拿出一幅画来展开,里面两个小娃娃拥抱在一起,男孩儿一手抱着她,一手还摸着她的头,看起来很是疼爱她。

    尽管她没有任何的记忆,但想来这些事情是真实发生过的。如此想着,她心下就不禁几分难平。

    她和长孙于曳,真的是兄妹。她不知手足之情是什么感觉,但看着这些话却也不免心头动荡,血脉相承,一母同胞,原来就是这样的。

    “这长公主倒是希望你们能友爱相处,只不过事与愿违,她没有找到一个好丈夫。”若说谁是罪魁祸首,非楚真莫属。

    说起这个,楚璃吻也面色微冷,她不记得一切,但单从一个看客的角度来说,楚真也的确是很卑鄙。

    既然有野心,那么就应该一直遵从自己的野心,不要弄出孩子来。

    生下他们却弃之不管,甚至煞费苦心加以利用,还不如一开始就把他们都掐死。

    “心情真是奇怪,我真不该看这些东西。”把画卷上,楚璃吻深吸口气,然后把它们又都放回了原处。

    燕离身子一转,靠着书案,垂眸看着靠坐在椅子上的小人儿,“心里已经开始失衡了?”

    “说什么呢?谁的重量都不如你,放心吧,你永远是最重的那一端。”楚璃吻像是在做什么保证似得。

    燕离轻笑,“就像你昨晚说的,我重的要压死你了。”

    抿唇,“说这些的时候真是张口就来。”本来她还以为她会是那个说这种话说的最多的人,哪知这人现在根本毫不顾忌,张嘴就来,充分展示了他的不知廉耻和饥渴。

    燕离莞尔,“我若一直正经,你才该担心。”

    撇嘴,楚璃吻叹口气,“长孙于曳看来是抓不到了,既然如此,你也该离开了吧。”

    “你呢?是打算去偷长孙于曳的玉佩,还是去南晋。”尽管他很想把她捆绑着带回去,可是又不能那么做。这个小人儿,太过固执。

    “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待得做成了,我就告诉你。”重振多声门,这是她眼下就要做的。

    他不说,燕离也不逼问,“只要你不在大卫搅合,随便你做什么,祖宗。”末了他加一句,希望她能行善,不要给他没事找事。

    听他叫自己祖宗,楚璃吻就不由得乐出声,“把你的心放在膀胱里,我不会坏你的事儿。”

    “膀胱?”微微扬眉,他认为她这句话肯定是骂人的。

    楚璃吻轻笑,抬手在他的小腹部拍了拍,“这就是膀胱。”

    她的手和点火无异,燕离眯起凤眸看着她,“**熏头。”

    楚璃吻不否认,她就是想占他的便宜。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