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5、惑(二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35、惑(二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夜幕降临,还是没有长孙于曳的消息,也不知他是否还在地下通道中,还是已经出去了。

    楚璃吻不由几分焦急,很想再次进入地下通道去寻找他,毕竟只有她能进得去。

    不过燕离却不同意,反正他只有半块玉佩也打不开那宝藏,所以就算他还在下面转悠也构成不了任何的伤害。

    因着看她有些着急,所以他打算去找钟将军,不惜降低自己的身份,去指点他们一下该如何找人。

    瞧着他那故作高姿态的样子,楚璃吻轻嗤一声,“成,你就以这个姿态去,被围攻可别求饶。”

    燕离却不甚在意,在他看来,这里的老顽固脑子很笨。大概是一直都待在这山中,所以导致他们的思想很不开阔,不管做什么都墨守成规。

    “我可是现今大卫的储君,正经的太子爷,你认为我会求饶么?”燕离弹了弹袍子,姿态潇洒。

    楚璃吻抿唇,“你是太子爷不掺假,正经不正经我就不知道了。”

    听她说的话,燕离瞬时笑了,伸手捏了捏她的脸,“整天胡说八道。”

    瞧他那样子,笑着,凤眸也流光溢彩,显然心情不错。

    说真的,她很喜欢看他现在这个模样。

    燕离转身离开,他打算去指点钟将军。

    他离开了,周烈和流荷天京进来了,这三个人一直在外头,眼见着燕离离开,他们才敢进来。

    “我说老大,你这到底在做什么?太子爷去而复返,你就投降了?”天京快步跑过来,很不理解楚璃吻为什么会妥协,毕竟她是最疑心的,从来不会轻易的相信任何人。

    “是啊,老大,你重新和太子爷在一起,这一点都不明智。”周烈也同意,尽管他向来不会说质疑楚璃吻的话。

    然而,流荷的意见却不同,“我倒是觉得太子爷是来认输的,他不会将老大如何。他的目的也很单纯,不是为了这里前朝余脉,就是为了老大而来。今天这一天下来,我觉得老大可以相信太子爷了。”

    天京和周烈看着她,很不赞同。

    流荷耸耸肩,“女人的直觉,所以你们不会懂。”

    天京不由得翻了翻眼皮,直觉什么的他才不信呢。

    看着他们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楚璃吻不由得笑,“都把心放在肚子里吧,我不会跟他回去的。这是我和他的协定,不管是为了我自己,还是为了你们,我势必都不会跟着他回去。再来,你们跟着我,我必然要照顾好你们,这是我的责任。届时,咱们出山,重振多声门。”看向周烈,她一字一句。

    听到她最后一句,周烈不由得一震,多声门是多代掌柜的心血,他亲眼看见多声门被毁,自然心痛的无以复加。

    而楚璃吻如今说愿助他重振多声门,他的心脏都像被重锤了一下。

    “真的?那太好了,我的心放下了。”天京一听也不由得长舒口气,他可是很怕被燕离报复。当时在山里他瞧见了燕离的眼神儿,直至现在还觉得心下难安。

    楚璃吻挑了挑眉,“自然是真的。去休息吧,侍女把热水准备好了,我要沐浴了。”

    周烈和天京离开,流荷留下来,然后扶着楚璃吻从软榻上下来。

    “还疼么?”看着她的腿,上面还缠着纱布。

    “早就不疼了。”这点伤又算什么,她只不过故意在燕离面前装疼罢了。

    流荷轻笑,“不管怎么样,反正我相信老大的选择。而且,你能不跟着太子爷回去,也让我更加觉得自己的想法没有错。”面对燕离的诱惑,楚璃吻还能坚持自己,很难得。毕竟流荷很清楚,女人是最禁不起诱惑的,她就见过很多。

    “这话说的,好像我只英明过这一次似得。”往浴室的方向走,楚璃吻一边轻笑,她一直很英明好不好。

    流荷也不禁笑,“老大的确很英明。”

    走进浴室,侍女已经将一切都准备好了。她们本想服侍,但看流荷在,而楚璃吻又没吩咐她们,所以便退了出去。

    站在浴桶边,看着里面的热水,楚璃吻不由得叹口气,单单是看着这水她都觉得无比舒服。

    “老大,看,这是你的衣服。”旁边一个托盘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几件衣服。从内到外,做工精致。

    “是新的,而且看这尺寸,也是老大你的尺寸。看来,这是新赶制出来的。”流荷分别拿起那些衣服看了看,查看一下是否有问题。

    “这里肯定有多种人才,分工不同。我还想呢,我这公主不如一个侍女。哪想这些人速度更快,连衣服都做出来了。”说着,她放心的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然后扔到一边去。

    把衣服剥光,楚璃吻脚下一动就进了浴桶,流荷站在她身后把她的头发解开,一边道:“老大,你身上多处青紫,疼不疼?”

    “不疼。”那肯定是在地下通道时,和长孙于曳乱滚时撞到的。

    “太子爷见了定然心疼。”流荷俯下身子清洗楚璃吻的长发,一边叹道。

    “这你都知道?”楚璃吻轻笑,她知道的还不少。

    “其实看太子爷的眼神儿就看得出来啊,我也不知该如何形容。反正看起来,就好像要把你吃了。”流荷斟酌了一下词语,随后道。

    楚璃吻笑出声,“你说这话我真是没法儿接。”

    流荷抿唇笑,“我可能说的不准确,但是意思绝对表达的很到位。”

    楚璃吻边笑边摇头,这种话听起来实在太奇怪了。他想把她吃了?正常来说,是她想把他吃了才对,诱人的妖孽。

    彻底清洗了一番,膝盖的伤口都泡的发白了,楚璃吻才从浴桶里出来。擦拭干净身体,然后流荷帮忙,把衣服一件一件的穿上。

    果然是她的尺寸,别说,这做衣服的裁缝还真是不一般。

    一件一件穿上,随后拿着手巾擦拭潮湿的长发,转身往外走。

    流荷跟在她身边,本打算接手帮她擦,但从浴室出来后就瞧见了回来的燕离。她想了想,便快步离开了。

    瞧着他倚靠在软榻上,楚璃吻弯起红唇,“不知钟将军可有听太子爷的意见啊?”

    “不是意见,是命令。”看着她走过来,他几不可微的眯起眼睛,凤眸幽深,看起来更有几分慑人。

    坐下,楚璃吻将潮湿的长发拢到一侧,然后缓慢的擦拭,“成,我信你。你个逆贼跑到这里来下命令,勇气可嘉。”

    “非得嘲讽我几句心里才舒服?把腿拿上来,给你重新上药包扎。你在里面泡了这么久,就不怕腿会断掉?”说着,他坐直身体。挺拔的身体充满了压迫感,只是他姿势看起来有些懒散,让他的压迫力变得也没那么强了。

    把双腿挪过去直接放在他腿上,楚璃吻几不可微的歪头,“已经泡的没什么知觉了。”这么多天没洗澡,她都觉得自己臭了。

    燕离看了她一眼,满眼的不赞同。把药膏和纱布拿过来,他动手把她的裙子掀开,然后又将薄薄的裤子卷起来。

    她身上穿的衣服质量上层,虽是紧急做出来的,缝制的却十分好。

    燕离多看了一眼,这些前朝余孽在这里自给自足,这么多年来,已经形成了良好的链条。

    看向她膝盖上的伤口,果然,泡的已经发白了。

    几不可微的摇头,“公主殿下,这两条腿确定是你的?”

    “你怎么知道这是假腿?”楚璃吻刻意的睁大眼睛,用一副很吃惊的语气。

    无言,“看来是真的不疼。”还有心情开玩笑。

    “谁说不疼。但我又不是小孩儿,疼了总不能哭吧。赶紧涂药,否则就烂了。”她看了一眼,倒是有些心疼。这身体细细白白的,很容易留疤。

    动手给她涂药,燕离的动作很轻。一手涂药,一手抓着她的脚踝,他的手很热,肌肤相贴,使得她的脚踝也发热。

    楚璃吻放下手巾,也不再擦头发了,反而不眨眼的盯着他瞧,这般看着他,还真是温柔。

    涂好了药,燕离拿起纱布给她的膝盖缠上,显然他以前从不会做这些事情,但现在却做的十分好。连纱布都缠的像模像样,不会很紧也不会很松。

    “好了,别再折腾你的两条腿了,它们长得还算好看,再折腾下去,可能我也不喜欢了。”把纱布和药膏放在旁边,燕离看向她,说道。

    歪头,潮湿的长发也随着她的动作拂动,透出别样的美艳来。

    瞧着她的姿态,燕离若有似无的吸口气,下一刻他探手抓住她的手臂,一把将她拽了过来。

    配合着他的动作,楚璃吻骑坐在他的腿上,潮湿的长发碰触了他的脸,几分痒痒的。

    双臂搭在他肩上,“我香么?”

    双手搂在她腰间,燕离的凤眸一片幽暗,恍似有乌云在翻滚。

    “诱惑我?”他轻抚着她的腰,哑声问道。

    抿嘴笑,“嗯。”

    “成全你。”话落,他翻身一动,把她压在软榻上。动作过大,撞得软榻发出声响,但那两个人似乎毫不在意。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