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0、在乎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30、在乎
(156166http://www.156166.com)    燕离看着她,花了将近一分钟,才消化了她说的话。

    “你是说,你的亲哥哥已经成功的混入了皇室,如今可能手握大权?而你在最开始的时候曾怀疑过我,怀疑我就是你的哥哥。直至刚才为止,你才确定我不是你的哥哥。你胆子真大,我若真的是你哥哥,你还打算与我不伦?”燕离很是难以想象,这样她都可以不管不顾。

    “不伦就不伦呗,难不成,你还会产生道德上的谴责?你有那玩意儿么?”楚璃吻冷斥一声,他们俩是同一种人,她没有什么道德感,所以他也没有。

    入鬓的眉微扬,燕离几分无言,“你倒是十分了解我。”他的确没有那个东西。

    “如今你不是,那么就可能是南晋的棠王或者是长孙于曳了。当然了,这也并不排除还有其他人的可能,还有待调查。但根据现在各国掌权人的情况,你们仨是最有可能的。”楚璃吻说着,同时也还是在琢磨,到底是棠王还是长孙于曳。

    “为什么这么确定?这里的人清楚的调查过么?”燕离倒是不理解,她为什么这般确定。

    “因为我的那个兄长是在十三年前被偷龙转凤的送进了皇室,而正好十三年前,三国皇室都分别有事情发生。根据周烈所说,那个棠王的生母是艺妓,他在外生活了很多年,十三年前回到了皇室。长孙于曳一直体弱多病,但他也是在十三年前被封为太子才出现在大众的视野当中。而你呢,一直生活在曲牙山,相当于被软禁,十三年前才离开曲牙山。正好,时间线都对上了,现在就得对年龄线了。你不是,年龄不对,因为我的兄长长我一岁。棠王?好像也年长我不少,但具体多少岁我不知道。长孙于曳,看起来和我倒是相差无几。如此看来,是长孙于曳的可能性更大了。”说着,楚璃吻也忽然发现,这三人之中可能最大的就是长孙于曳了。

    “如果他是你的兄长,那么他此次来到墨崖山的目的就值得猜测了。”燕离凤眸微眯,着实没想到有这么多的内情。

    “是啊,而且他身边有那么多的野心派。不过,钟将军倒是说,目前三国内,都有许多的野心派,而且在掌权者的身边,所以我想,你最好查一查自己的身边人。”他们或许隐藏的很深,也一直没做过什么,但肯定是时机没到,所以他们也一直在隐藏着,做透明人。

    “在西朝的璃楼里,不就看到了那地图,他们的手伸的很长。”这一点,燕离自然也想到了。只不过他的身边、、、,思及此,他的眸色也变冷几分。

    “那就是你的事了,好好调查吧。好不容易夺到手中的大权,到头来可别为别人做了嫁衣。”楚璃吻反握住他的手,虽是听起来她的语调像是揶揄,但也是好心提醒。

    “你嘴里的野心派到底是谁?听起来,这头领也不是你那所谓的兄长。”长公主已死,这晁氏的血脉似乎也只剩下她和她的兄长了。但他们俩,一个因为神奇的古镜而进行了奇妙的旅行,另一个则被送进了某国皇室,那么那些野心派的头领,是谁呢?

    “不是别人,正是长公主的丈夫,驸马爷。哦,也就是我的父亲。”楚璃吻倒是没隐瞒,实话实说。

    挑眉,“原来如此。”

    “他们已经在外经营了很久了,这里的人也随着走了大半。剩下的就是保守派了,一心的保护前朝的至宝,也就是那面古镜和玉玺。保护古镜应该是盼望着我会回来,玉玺嘛,那就是做梦了。”说起这些,楚璃吻也觉得好笑,反正她是做不到。说起来,这些人倒是也很神奇。

    “他们的期盼倒是成真了,你回来了。不过,你离开后,这身体一直活着,那个人是谁?”按理说,他也是见过的,只不过没什么印象了。当初顾之问被送到盛都时,他与她也只是见过一面罢了。

    “我怎么知道?”楚璃吻微微摇头,她是没那个机会和曾住在这身体里的另一个人见面了,而且那个人也不知去哪儿了。

    “真的很神奇,这种事情,说书的也编排不出来。”燕离看着她,倒是很想从她身上看出有什么异于常人之处。但,他一向认为自己才是那个最不同的,任何人在他眼里都是泛泛之辈。

    弯起红唇,楚璃吻不由得扬起下颌,“长见识了?一会儿让你更长见识。”这里的神奇,可不只是一点点,有许多的东西她也十分的感兴趣,甚至觉得无法理解。

    瞧她那样子,眼里也不由得轻笑,站起身,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随后抬手捏住她的脸颊,将她的脸捏成猪头的模样,可是这么一瞧更是可爱无比。

    瞧他那眼神儿,楚璃吻不禁抿唇,他现在的眼神儿,和康玉敏看顾沉毅时的一模一样,好像都在发光。

    嗯,她很满意。

    “跟我走吧,既然这里的人不会阻止你,那么咱们就尽快离开。”松开手,燕离又改为抚摸她的脸,他的手很长,几乎用一只手就能把她的脸罩住。

    看着他,楚璃吻缓缓的摇头,“我不能跟你走。”

    闻言,燕离的手顿了顿,随后放开她的脸,他的双臂撑在了桌案边缘,将她也锁在了自己和桌案之间,“为什么?”既然已经答应了他,那么为何又不跟他走?

    身体微微向后,楚璃吻笑容不改,“单不说我自己,就是为了那三个甘愿当众背叛你的人,我也不能跟你回去。他们站在我身后就是与你为敌,也做好了会死在你手里的准备。我若转眼就跟着你回去,你让他们三个怎么办?他们必定内心惶惶,担心会被你杀了解恨。我从未在乎过谁,但那也是因为从未有人在乎过我。但这次不一样,他们三个人,我得保护。”

    看着她笑容浅浅的模样,燕离不由得失笑,重新抬手摸了摸她的头,“还真是长大了。只不过,还是尽说一些我不爱听的。你若想保护谁,我还是希望你想保护的那个人是我。”听她说保护别人,这心里还真是奇怪。

    “可以啊,但前提是,你也得保护我才行。”这样才公平。

    “一点都不吃亏。”她才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楚璃吻却不置可否,她可不认为自己是不想吃亏,而是为了心理平衡。而且,他不是也一样,正是觉得自己有所付出同时又没得到回报,所以才会冒险的回来找她。

    这般一看,他们俩果然是一样的人,一丝一毫都不带差的。

    也不知像他们俩这么像的人会不会长久,如同照镜子似得,时间久了,估摸着就会腻了。

    但在那之前,得先把他扒光扑倒才是,毕竟他最迷人之处,可是这皮相,世上再难找出第二个来了。

    “如果你不跟我走,接下来要打算做什么?是带着这些残兵败将和那所谓的野心派做斗争么?”不知,她有没有这个想法。

    瞧他那眼神儿,楚璃吻几不可微的撇嘴,“这些人啊,再说吧,他们真的很固执。我呢,是不打算留在这里,毕竟我可不敢保证你前脚离开,后脚大军就会进来。所以,我打算去南晋瞧瞧。”

    “南晋?”随着说,他扬起眉尾,显然不高兴。

    “这身体一直生活在南晋,可是南晋是什么样儿的我都不知道,自然得去看看。如今我在这里出现,估摸着那个驸马爷应该得到消息了。而我的兄长,也不知认出我来没有。当时在迷踪阵里,我可不觉得他认出我来了。所以我想,他可能还不知道自己的妹妹是什么模样。”说起这个,楚璃吻倒是好奇长孙于曳和那位驸马爷的关系了,他们是一直有联系?还是最近才联系上的?他会甘愿的为那驸马爷争夺天下满足他的野心么?

    “当时,他似乎是在我身上摸到了这个,才会面色陡变。”说着,燕离拿出怀里的那半块黑色的玉佩来。

    看向那玉佩,楚璃吻倒是心头一动,“这玩意儿肯定大有来头,我得问问钟将军才行。我只有半块,另外半块可能在长孙于曳那里。”

    “但是,他找到这半块玉佩的时候,它是在我身上的。”燕离手一转,又把那玉佩收起来了。

    “所以呢?你认为长孙于曳会觉得你是他妹妹?这么草率的话,脑子得多简单。若是我,我得先把你的裤子扒下来看看再下结论。”楚璃吻翻了翻眼睛,她可不认为长孙于曳会那么笨。

    燕离无语的笑了一声,然后微微用力的捏住她的脸蛋儿,“尽管知道你向来嘴上没有把门儿的,但是我现在还是要警告你,这种话只许在我面前说。”总是开黄腔,她根本不知男人听了这种话会有多少不干净的想法。

    ------题外话------

    再打两天的药儿子就可以出院了,到时会恢复正常更新的,多谢亲们的理解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