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9、姑且一试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29、姑且一试
(156166http://www.156166.com)    空气是寂静的,因为两个人都不再说话。

    对视着,似乎想看穿对方的内心,毕竟那才是最深处且最真实的东西。

    但是,他们的内心又是最难看穿的,若是他们不想刻意的表现出来,想必谁也看不透。

    燕离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让楚璃吻很是意外,毕竟在她的心里,他可不是这样的人。

    弯着红唇,楚璃吻静默了一会儿,随后笑起来,“跟着你冒险,也不知到底值得不值得。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你若拉着我,就肯定死不了。这里的人,对我这个公主还是蛮认可的。”尽管,她不确定那忠诚是不是百分之百。

    “所以,你会带领这些半截身子入土的余孽再拿着那不如破铜烂铁值钱的玉玺出山复国么?”燕离不懂她到底想怎么做,还是她真的要做女王?

    楚璃吻动了动自己的头,然后朝着他身后的方向抬了抬下颌,“玉玺就在那儿呢,你看看。”

    燕离几不可微的眯起眸子,随后转头看过去,视线搜寻了一圈,最后定在了桌子上。

    桌子上,一堆碎渣儿摆在那儿,根据那质地来看,显然就是她所说的玉玺无疑了。

    只不过,怎么会变成这样儿?

    收回视线,燕离看向她,“这又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还不明显么,这么个不知几百年前的东西什么用处都没有,居然还能号称是和古镜同样珍贵的至宝,简直是笑话。”从软榻上下来,楚璃吻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看向燕离,“别愣着了,我带你上楼去看看,虽说我在这里生活了几年,但是我真的不记得了。偶尔的看见某个东西倒是有些熟悉的感觉,这让我觉得很奇怪。”

    她忽然间的变化,令燕离也几分诧异,愣怔了片刻,他随后笑起来,“公主殿下这是答应我了?”

    “我可没打算跟你逃出去,而且也没必要逃出去。这么跟你说吧,住在这里的是保守派,在外面活动的那些才是野心派。而野心派效忠的另有其人,你若真的想知道,也可以告诉你。只不过,我希望我这次的姑且一试是正确的,若是结果令我失望,你会很惨的。”她的姑且一试,试的就是她和燕离。她可以试着和他互相信任,尽管不知她能坚持多久。而且,她也没有百分之百的信心,所以心下有些忐忑。

    但看在他冒险前来又说那一番话的份儿上,她愿意试试。成功自然好,若是失败,就只能撕破脸皮了。

    燕离满目笑意,听她说的话脸上的笑也染上几分无奈,“何为成功又何为失败?”他今天才认识到,感情这种事,是没办法分出成功或失败的。倒是,好像他先败了,败在了投入更多。所以,有句话说的很对,情深不寿。

    “我也不知道,但我想,若是谁有了背叛之心,那也就是失败了吧。”说起这个,楚璃吻自然也是不甚明白,两个人谈恋爱,最忌讳的也就是背叛了。

    看着她,燕离缓缓点头,“公主殿下言之有理。”

    听他那个语调,明显就是在嘲笑她,楚璃吻哼了哼,随后双臂环胸,“去不去楼上?”

    长腿一动,燕离站起身,“承公主的邀请,走吧。”

    公主?楚璃吻不是很爱听,亡国公主而已,还不如做他的太子妃权力大呢。

    转身往楼梯的方向走,燕离步伐大,两步便走到了她身边,垂眸看了她一眼,他抬起手臂,搭在她肩上,搂住。

    楚璃吻看了一下他的手,然后扭头打量他,“做什么?”

    “累了,公主殿下做一下搀扶都不愿意?”燕离薄唇微弯,看起来心情不错。

    楚璃吻几不可微的抿唇,“随便。”

    “真的?”燕离故作意外的语气,听得楚璃吻轻笑。

    两个人上楼,本来楼梯就不是很宽,两个人同行,更是狭窄。

    走了两步,楚璃吻抬手把他的手臂打下去,“跟在后面。”

    燕离看着先走的人,不由得摇头,随后伸手扯住了她的手,这样倒是也行。

    任他扯着自己,楚璃吻一步步的往楼上走,燕离此时也注意到了墙上的那些画。

    “这都是什么?这么糟糕的东西居然还装裱上了,前朝的人果然没什么情趣。”他说着,语气带着嘲讽。

    听着,楚璃吻停下了脚步,然后转头看向他,面无表情,“这都是我画的。”

    燕离顿了顿,随后点头,“画的不错,很有意境。”

    无语,翻了翻眼皮,楚璃吻拽着他往楼上走。燕离则挨个的看些糟乱的涂鸦,越看越糟,现在随便揪出来个小孩儿,画的都比这个好。

    上了最后一阶楼梯,便一眼看到了偏室里的流荷。她此时此刻正坐在床上,用略惊恐的眼神儿盯着楚璃吻和燕离。

    两个人牵着手,也看到了流荷,楚璃吻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倒是燕离面色略冷,毕竟他记得很清楚,除了楚璃吻在内的三个人,可是都选择背叛他,站在了楚璃吻的身后。

    “这边。”扯着燕离,楚璃吻走进了卧室,此时外面天色已亮,阳光顺着窗子照射进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格外的舒服。

    环视了一圈,燕离几不可微的点头,手上施力把她拽过来,然后抬手搭在她肩上,搂住。

    “你儿时一直住在这里。”虽华丽又安宁,但看起来更像牢笼。

    “仅仅几年而已。对了,金央曾说见过我,其实他见到的就是我,只不过我不记得了。他当时就被关在这里,我也总去找他玩儿。”任他搂着自己,鼻端飘拂的都是他身上的味道。他身上的薄荷味儿,比较好闻。

    “那金鼎大还丹呢?到底谁吃了?”这一点,燕离也好奇。

    “长公主。嗯,就是我母亲。不过她吃了也没什么作用,还是死了。”母亲这两个字儿对于楚璃吻来说是极其陌生的,她印象中根本就没有这个人,如今说起来还真不是一般的奇怪。

    “那金央要失望了。”燕离几不可微的笑了一声,随后看到了书案上摆放的一堆东西,他勒着楚璃吻的脖子,身子一转走了过去。

    被他挟持着走,楚璃吻脚下踉跄,不过却意外的心情不错。同时她又想起了康玉敏来,那时认为她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智商下降。如今倒是也依稀明白了些,就拿燕离这勒她脖子的举动来说,按照往时她肯定认为他是欲行不轨。但现在居然觉得挺好玩儿,可不就是脑袋坏掉了么。

    “这都是你的玩具?”燕离放开她,然后坐在了椅子上,椅子很窄,他坐在上面几分可笑。

    “是啊。如今触摸,倒是有那么几分熟悉感。”靠在桌案上,楚璃吻双臂环胸,这些东西都曾经过她的手,但物是人非,她是真的不记得了。若是她没有经历这场意外的话,也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兴许也是野心勃勃,想要复国吧。

    那就太可笑了,就凭大卫现今的实力,想要被翻覆那是不可能的。

    特别是眼前这个人,若想复国,就得和他为敌。如今看着他,还是扑倒他更具有挑战性,比复国什么的有意思多了。

    燕离分别摆弄了一下桌子上的那些东西,如血的薄唇挂着淡淡的笑,他很难想象年幼的楚璃吻是什么样子的,还会玩儿这些东西,单是想想也很可爱。

    抬眼看向她,燕离不由得笑了,“用这种眼神儿看着我,很容易让我误会的。”

    “你打算误会什么?”歪头,她也不禁弯起眉眼来,这妖孽长得真好看。

    “看你一副要吃了我的眼神儿,让我很有危机感,忍不住的想再穿几件衣服。”说着,他抬起双臂搂住自己。

    翻了翻眼皮,楚璃吻无语,“别做那种动作,很难看。对了,我问你,你到底几岁?说实话,不是官方的那种说法。”

    她忽然问这个,燕离反倒一诧,“这么认真,你不会想要反悔吧?”

    “问你正经的呢,你几岁?”楚璃吻几分不耐。

    “我与金央一同长大,幼年时便相识。他被抓到这里时,你与他一同玩耍,你认为我多少岁?”燕离抓住她的手,轻轻的揉捏,一边说道。

    “金央说过,他被绑架的时候是十二岁。你和他同年?那太好了,你不是。”如此一来,大卫应该可以排除了,当然了,说不定还有可能是他的其他兄弟,可以再调查。但不管怎么说,不是他,很不错。

    “什么我不是?”燕离没听懂。

    “我还有个哥哥,但很小的时候就被带出去了,相信他也不知我长什么模样,我更不知他什么模样。但是听说,他被送进了某国的皇室,偷龙转凤成了皇室中人。这个人,很有可能是你。所以我在想,那个诅咒险些成真。”不由轻叹,有情人终成兄妹,这个诅咒最凶残了。

    ------题外话------

    听风九点才到家,还没吃饭,一会儿审核编辑就要下班啦,先更这些吧。这几天更新不定时,字数也很少,追文的亲们也没有抱怨,多谢理解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