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8、跟我么?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28、跟我么?
(156166http://www.156166.com)    燕离肆无忌惮的离开,原地便打了起来,明卫暗卫誓死捍卫燕离,即便他们也不知他要去做什么,但这个时候必要抵挡那两个人。

    山林漆黑,对于燕离来说却是无可抵挡,他的速度很快,就好像闭着眼睛也能找得到路。

    蓦地,前方出现了一丝声响,燕离却恍若未见。

    那发出声响的人躲在树后,眼见着燕离走过来,天京躲无可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接近。

    路过他,燕离只是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天京随即缩脖子,在他看来,燕离用眼睛几乎就要把他杀了。

    转过身,天京紧紧地靠着树干,瞧着走远的燕离,他若有似无的松口气,还好还好,没动手。

    只不过,他为什么又回来了?而且只有他一个人?

    想着,天京扭头往他们休息的地方瞧了瞧,他没敢靠的太近,所以也看不见。但是这会儿隐隐的能听到打斗声,这是打起来了。

    微微噘嘴,他轻轻地点了点头,随后便举步跟着燕离。

    夜很静,山林里漆黑一片,天京加快了速度,而且也是按照他自认为最快的速度。

    可是,没用多久,就失去了燕离的影子。不止看不见他的身影,连声音都听不到了。

    停下脚步,天京四处的寻找,又听了听动静,可是什么都没听到,显而易见,人跟丢了。

    不由得叹气,燕离到底干嘛去了?难不成,是心下愤恨难平,所以打算回去大开杀戒?若是大开杀戒,他一个人未免有点太少了,怎么也得把军队调来才行。

    如此深夜,墨崖山深处的宫殿群依旧是明亮的,和夜空的星辰相互辉映,似乎也分不清哪里是天上,哪里是地下了。

    夜很静,玉璃宫很明亮,通往玉璃宫的铁索桥尽头,不时的有人走过,很明显是在值守,保证玉璃宫的安全。

    玉璃宫的一楼,新搬来了一张很长很宽的软榻,而此时周烈正躺在软榻上休息。他没有武功,又奔波了这么多天,疲乏的不得了,此时早已睡过去了。

    楼上,流荷睡在了偏室,不似周烈睡得那么熟,不时的她就会睁一下眼睛,依旧不安心。

    隔壁的主卧,灯火通明,床上没有人,倒是书案后坐着一个身影,是楚璃吻。

    她正在看一直摆放在这里的那些东西,有书,有画,还有一些玩具什么的。

    这些东西,其实有的看起来是很眼熟的,尤其拿在手里的时候,感觉更深切。

    看来,她的的确确是这里的人,真是让人意想不到,没到最后谁也不知事情会如何发展。回想起发生的这一切,真是恍若做梦一般。其实细想想,这么复杂的环境和落后的时代,还不如回到那个世界呢。

    只不过,兴许没准儿什么时候就又回来了,毕竟她真的属于这里。

    许多的纸都已经泛黄,而且极其脆弱,若是用力的话,就会碎掉。但是这些纸上有许多长公主的手笔,都是一些夸赞的话,夸赞楚璃吻写得好画得好。

    真是个温柔的人,这一点钟将军倒是说对了,她很温柔。

    只不过,楚璃吻的记忆里没有这份温柔,而且也从来没有感受过什么叫温柔。但说起温柔,她又不由得想起燕离那只妖孽来。尽管他很多疑,对她一直半信半疑,但是某一时他也会露出温柔之色。

    其实在楚璃吻看来,那个时候的燕离才是最迷人的,让人升腾起扑倒他的**,一发不可收拾。

    但是,很明显的是,她也没那个机会了。没机会扑倒那只妖孽,更没机会看他如何温柔了。

    如此想来,她的命还真是不怎么样,尽管经历了许多神奇之事,但其实又很糟糕。

    无意识的长叹一口气,楚璃吻放下手里的东西,然后起身,缓缓的走向那张床,准备休息。

    天色已经转亮了,透过窗子就看得出来,天空呈现几分亮色,而且好像距离很近,只要伸出手就能碰得到。真是个好地方,住在这里的人,能够时时刻刻野心勃勃也是不容易。

    看了一会儿天空,楚璃吻哼了哼,随后便坐在了床上,睡觉。

    然而,她刚想躺下,便听到楼下有动静。几不可微的眯起眼睛,听着那动静上了楼,走路扑腾扑腾的,是那不会武功的侍女。

    果然,出现在二楼的是侍女,到了门口,发现楚璃吻正在看着她,反倒把她吓了一跳。

    盯着那侍女被惊着了的样子,楚璃吻弯起红唇,“有事说。”

    “是。公主,钟将军派人过来,说是那个逆贼又回来了,要见公主。”侍女愣了愣,然后才回神儿,想起了自己上来的目的。

    闻言,楚璃吻眉头一动,逆贼?在钟将军嘴里,逆贼就是当今燕氏,所以是燕离。

    抿唇,楚璃吻站起身,“他人呢?”

    “已经被抓住了。”侍女回答道。

    “把人送过来吧。”又回来了,看来是真的不甘心啊。

    “是。”侍女领命,随后便快步下了楼。

    站起身,楚璃吻稍稍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虽然还是那一身,但看起来还算干净。

    切,还是公主呢,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还不如侍女。

    下楼,楼下,周烈已经被侍女吵醒了。坐在软榻上,看着走下来的楚璃吻,他也站起了身,“老大,是太子爷又回来了么?”

    “嗯。”走过来,楚璃吻身子一歪坐在了软榻上,看起来懒洋洋的。

    “为什么?”周烈不解,燕离可不是这种会以身犯险的人。

    “谁知道呢。”楚璃吻耸耸肩,但看她心情似乎很不错。

    大约过去了一刻钟,玉璃宫门口,有人出现了。

    看过去,楚璃吻就无端的弯起了红唇,这妖孽被五花大绑的送来了,活像一坨粽子。

    燕离的确是被五花大绑,捆绑的特别的结实,尽管他没有反抗,而且是正大光明的出现,但还是被捆绑成了这个模样。

    面色阴沉,他看着那倚靠在软榻上冲着自己笑的小人儿,脸色更加难看。

    后面,是钟将军和卫队,他们可谓声势浩荡,好像如临大敌似得。

    “钟将军也无需这么谨慎,他都冒险来了,就说明是真的有事要说。让他过来吧,钟将军可以休息了。”缓缓摇头,楚璃吻看起来心情很好。

    钟将军却不放心,又多看了燕离几眼,然后吩咐几个人在外面守着,他才离开。

    燕离回头看了一眼,若有似无的冷哼一声,随后他便走了过来,即便被捆绑着,但双腿还是自由的。

    看着他,楚璃吻难忍笑意,他这模样看起来真是太可笑了。

    走到楚璃吻旁边,他略费劲的转身坐下,因为上半身被严严实实的捆绑着,他控制不了上半身,随着坐下便直愣愣的靠在了软榻的靠背上,发出砰地一声。

    瞧他那蠢样,楚璃吻终于笑出了声音来,“太子殿下,你是来表演的么?”

    “周烈,给我解开。”燕离瞪视了她一眼,随后命令一直站在旁边的周烈。

    被点名,周烈看了一眼楚璃吻,显然没她的命令他不会动手。

    “给太子殿下解开吧,否则一会儿被气的自爆的。被绳子勒住,爆炸之后会很难看的。”楚璃吻冷嘲热讽,燕离狠狠地瞪视了她一眼。

    周烈得令,然后走过来,把燕离身上缠的紧紧地绳子解开。

    终于放松了,燕离直起身体,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袍子,随后身体一歪靠在了软榻的扶手上,看向楚璃吻。

    两个人各占软榻一侧,姿势十分相似。

    楚璃吻也看着他,四目相对,她能清楚的看到他眼睛里的怒意,以及、、、那么一点点受伤。是受伤么?楚璃吻不确定。

    “你又跑回来,而且还是独自一人,想来是有话要说。说吧,我听着。”微微歪头,她轻声道。

    燕离沉默了片刻,随后开口道:“周烈,出去。”

    周烈动了动眼睛,然后看向楚璃吻。

    楚璃吻几不可微的点头,周烈脚下一动,便离开了。

    “眼下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你说吧。是想杀了我这个前朝余孽,还是想劝我归降?”她笑着问道。

    燕离依旧阴沉着脸,看起来恍似要杀人一般。

    “我的确有杀了你的心,但不是因为你的身份,而是为了我自己。我认真回想了一下这几个月来发生的事情,愈发觉得你对我极其不公平。你是什么人,而我又是什么人,我付出了这么多,却得到这个结果,凭什么?”燕离一字一句,就像在和仇人对薄公堂,言辞狠厉,也让听着的人觉得耳膜都在爆响。

    楚璃吻缓缓的眨眼,稍稍捋顺他说的话,但还是不太确定。

    “所以,你冒险回来,就是想得到回报?那你可能要失望了,在我这儿还真得不到什么回报。倒是能得到许多羞辱,你要么?”楚璃吻倚靠着,一边单手托腮,笑看着他,这话听起来也很是无情了。

    “能够做到如此无情无义,也只有你了。”燕离笑了一声,似在嘲笑自己。

    “说的好像你有情有义似得。即便你现在在我这儿得到了回报接下来呢?难道不是立马杀了我这个前朝余孽?提起裤子不认人的并非我,你也一样。”所以,他也别摆出一副受害者的模样来。

    “前朝余孽的确该杀,可是我又忽然想起,你可是我名正言顺迎娶的太子妃。而你又忘记了自己的身份,甚至这里的人,我现在倒是要问问,前朝的亡国公主,和我的太子妃,哪个让你的记忆更深刻。”燕离其实也不信,凭她那个性子,会甘愿的做亡国公主,毕竟她可是连太子妃这个名号都不怎么喜爱,更何况是那随时会遭屠杀的亡国公主。

    “这话说的,做你的太子妃有传国玉玺么?”楚璃吻翻了翻眼睛,嗤笑。

    闻言,燕离也笑了,笑的讽刺,“你前朝的玉玺还不如破铜烂铁值钱。”

    “说什么呢?好歹那也是玉玺,曾经我家坐拥天下用的就是它。”楚璃吻嘴上虽是冷嗤,但也不由得笑,他这语调和她还真是像。不得不说,他们俩有诸多相似之处,这样一来,是兄妹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不过,他好像年长她很多吧。

    “那你不如把那玉玺拿出山去转一圈,看看有谁认得?”燕离继续嘲讽,她怎么会忽然间这么天真了,不是她的性格。

    “别说,我还真指望着能一呼百应呢,然后推翻了你们燕氏王朝。我呢,就坐在那龙椅上当个女王什么的,再把你掳来做面首。”楚璃吻翻着眼皮,语气也是前所未有的刻薄。

    燕离顿了顿,“尽管脑子不清楚,但眼光还是不差。”

    听他变相的夸自己,楚璃吻极其无语。本来还怀疑他是不是她兄长呢,但他这样子,即便是兄长也无所谓了。

    看她不语,燕离凤眸微闪,“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若跟我,我便带你离开这里,竭尽所能。”

    倒是没想到他会说这样的话,楚璃吻也不由得一愣,半晌后她微微摇头,“即便长了翅膀也离不开这里的,你会死的很惨。”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他也微微摇头,流光的凤眸一派坚定,破釜沉舟。

    手托腮,楚璃吻看着他,漆黑的眸子瑰异流转,“你认真的?”

    他颌首,没有一丝的迟疑,自然是认真的。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