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3、成仇(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23、成仇(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四周静谧,所有人的都瞧着楚璃吻,她一动不动,连眼睛也不眨的盯着穹顶,好像已经失去了知觉似得。

    天京和流荷站在一边瞧着,本来还担心她会跳起来杀人,但是怎么会这样?

    燕离挑眉,那个表情也极其妖冶,晃得人眼花。

    看着那个小人儿,他想了想,随后缓缓伸手,在她的眼睛上方晃了晃,“太子妃?”

    因为那只手,楚璃吻的眼珠子终于动了动,下一刻,她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自从睁开眼她连呼吸都忘了。

    果然,奇迹没有出现,她还在这里。

    “把你的爪子拿开,不然我就把你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断。不,我要把你全身上下长得像手指的东西都给掰断。”咬牙切齿,楚璃吻缓缓的歪头看向他,眼睛如刀,那里面的杀意可不是假的。

    燕离冷嗤一声,随后也板起了脸,他表情一变,整个人都变得十分阴鸷,“在那之前,我也要把你说过谎的舌头和意图攻击我的手一并剁掉,然后再好好算一算利用我这件事。”

    “我利用你?难不成我这段时间都在为狗卖命么?燕离,你明知我找那古镜找了多久,你倒是痛快,一剑就将我四年来的坚持都给毁了。”说起这个,楚璃吻怒上心头,猛地坐起来,因为太急了,她眼前一片发花,脑子里也嗡嗡响,气死她了。

    瞧着她苍白的脸,燕离也不由得哽了哽,各取所需,这一点他当然在最开始的时候就知道。

    “镜子里出现的你,真的是你么?”想起刚刚那个画面来,镜子里的那个她,虽说很像,可是又不像。

    瞪视着他,楚璃吻的呼吸依旧很急促,看着他那虽然阴鸷却充满求知欲的样子,楚璃吻重重的冷哼一声,真是你要气死她了。她现在全身都疼,肺子都要炸开了,抬手抚了抚自己的额头,随后起身,快速的冲上了汉白玉的阶梯,她要看看还有没有补救的方法。

    众人看着她,从她的背影就看得出她有多生气多失望,让人看着都不由得心生同情。

    到了最高处,又看到那满地的碎片,楚璃吻只觉得头疼欲裂,同时有多希望时间能够倒流,在第一次碰到燕离的时候,就把他坏事的手掰断,也免得今日被他彻底坏了事儿。

    蹲下,看着那些碎片,楚璃吻不由得叹气,彻底没救了,碎成渣滓了。

    抬手,楚璃吻捡起一块碎片来,没想到这镜子这么薄。而且背面也是镜子,和前面差不多,按理说这个落后的时代,是造不出这种镜子的。

    扔掉手里的碎片,它掉在地上,又碎成了几块,如此脆弱不结实,也难怪燕离只是一剑就把它毁得这么彻底。

    抬眼看向那仅存的框架,没了镜子,如今再看它,还真是平平无奇。

    起身走向那框架,楚璃吻抬手摸了摸,还是很普通。可是镜子还在的时候,明明看它每一处都透着诡异的气息,如今镜子没了,一切就都变了。破铜烂铁,没有任何的价值了。

    “如果我没看错你之前的眼神儿,我想,你那时是要告别。我不懂,你要去哪里?镜子里么?”燕离的声音从脑后传来,他也走了上来。如今情绪平静了,他就更想知道这些了。

    冷哼一声,楚璃吻霍的转身,她动作太大,使得站在她身后的燕离条件反射的后退了一步,那一瞬间的表情就像受惊的兔子。

    本来想骂他个狗血喷头,可是看他那表情,楚璃吻所有的脏话都化成了一个白眼儿,气死她了,头更疼了。

    “没错,我就是要回家!但是因为你,我现在回不去了。燕离,我一直都觉得你脑子挺好的,可是现在,我要改变我的看法了。”他的脑子实在太好了,好的她说不出任何贬低的话语来。

    燕离挑眉,那模样极其勾人,“说这些也无用,不如,你还是说说,你所谓的回家是回哪儿?镜子里么?”哪有人会喜欢待在镜子里的,而且能待在镜子里的也不是人,是鬼。

    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楚璃吻转身坐在地上,看着那满地的碎渣儿,她觉得她的心也碎成渣儿了。

    “我就是因为这个镜子才来到这里的,鬼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我因为这个镜子而昏过去了,再睁开眼睛就成了顾之问,在你东宫的半湖小屋,身不能动口不能言。不过这些都无所谓,我想是通过这个镜子来的,那么就肯定还能回去,只要找到这个镜子。可是如今,你看看你干的好事儿,燕离,我想把你祖宗十八代都夸一遍,你太能干了。”说着,她又忍不住咬牙切齿,瞪视着眼前这个人,她真想把他撕成碎片。

    听着她说的话,燕离反倒拧起了眉头,撩起袍摆,他蹲下,一边仔细的盯着她,“你的意思是说,你的意识不是顾之问,但身体是。”似乎,就是这个意思。

    “没错。所以,即便我回家了,你的太子妃还在,兴许以前那个顾之问就回来了。你说,你干嘛要坏我的事儿?”说着说着,她音调又拔高,使得下面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从他们俩开始说话,下面的人就处于震惊状态,怎么也想不通这世上如何会有这般奇怪的事情。

    “所以,你的家在哪儿?”不是镜子里,那是哪里?燕离很迷惑,她所谓的家在哪儿。

    “一个你不知道的地方。”垂下眼睛,其实说起回家,那也不是家。只不过,她更熟悉那里,可是在那里,她也是孤身一人。

    看着她,燕离若有似无的叹口气,“你应该早一点说的。”

    “我若说了,你不会一把火把我烧了?这么荒诞诡异的事情谁会相信。我想,在今日亲眼看到这些之前,你也是不会相信的吧。”好像她说了他就会信似得,要是现在有一个人冒出来说自己也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她也不会信。

    看着她,燕离几不可微的颌首,“那倒是。”

    翻了翻眼睛,楚璃吻看向地上的碎片,“看看你干的好事,居然碎成了这样,就是想把它们粘起来也根本不成啊。”看来,她是真的回不去了。

    “既然你已在这里四年了,应该也已经十分熟悉了。”所以,不回去,应该也是可以的吧。

    “谁喜欢这落后的地方?算了,我跟你也说不明白。燕离,你现在马上从我面前消失,不然我真的想把你的脑袋掰下来当球踢。”看见他就想起这满地的碎片,她的心就一阵抽搐的疼痛。

    闻言,燕离笑出声,“让我消失?然后你打算留在这里,被扔到山下喂狼么?”

    他这么一说,楚璃吻才想起来这是在哪儿,看向那几个老头,他们也在盯着她,每个人的眼神儿都很奇怪。

    收回视线,楚璃吻又看向地上的碎片,忍不住抬手,想把它们都捡起来。这些碎片,还有那个框架都拿走,再研究研究能不能把它恢复。

    “你不要想着离开了,你是我的太子妃,哪儿也别想去。”说着,燕离站起身,然后把她也拽了起来。

    楚璃吻一把甩开他的手,手成拳举在半空,“燕离,你别惹我,离我远点儿。”

    燕离收回手,一边看着她摇头,“成,不碰你。打碎了能让你回家的东西,但是,我的心情却格外的好。待得回了帝都,便大赦天下。”

    瞧他脸上那笑,楚璃吻就不禁咬牙,好贱!

    抬手,燕离本想拍拍她的脑袋,可是手伸到了一半,看她那表情,他又收回去了。笑容一直挂在脸上,勾引人的笑,妖异迷人。

    转身顺着台阶走下去,从他的背影就看得出,他心情相当好。但是又很明显的,他刻意展示自己的好心情,就是为了气她。

    站在那儿,楚璃吻狠狠地瞪视了他一眼,然后低头又看向地上的碎片,她还是不甘心。

    “老四,媚儿,你们俩上来。”不止这些碎片,还有那个框架,都得拿走。

    天京和流荷两人快步的跑上来,周烈也一步一步的上来。

    “老大。”天京看着楚璃吻,她的脸色真的很差,看来真的被气坏了。不过没有动手,倒是让他放心不少,没动手就好,不然这场面没法儿收拾了。

    “你们俩,找个东西把这些碎片都包起来我要带走。”看着这些碎片她就头疼,心也碎了。

    流荷点点头,“嗯,我们这就收起来。老大你也别伤心了,说不定还会有别的法子。”说着,流荷一边抓着她的手轻晃,眼下在这里他们吃亏,燕离身边有那么多的人,要是真的打起来,那些人自然听燕离的命令。

    楚璃吻闭了闭眼睛,其实她根本管不了那么许多,真想把燕离的脑袋揪下来。可是,就算把他拆了也于事无补,看着地上的碎片,她力气全无,什么都做不了了。

    天京把自己的外袍脱下来铺在地上,然后和流荷捡地上的碎片,小心翼翼的放在上面。不过,这些镜片真的很脆弱,蓦一下没有轻放,那碎片就又碎成了几片。

    两个人不由得更加小心,又不时的看一眼楚璃吻的脸色,她的脸色越来越差。

    周烈缓慢的走上来,在楚璃吻面前停下,稍稍看了一下下面,然后转过身靠近她,压低了声音道:“老大,其实你或许可以问一问那几位老者,他们兴许知道更多。关于这古镜的来历,出自何人之手,还有这镜子的材质,等等。当然了,其实我也并不希望老大离开这儿。”最后一句,周烈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看着他,楚璃吻若有似无的叹口气,“对于我来说,这里始终是陌生之地。”

    “但是,我们并非陌生人。老大在这里,也不孤单。”周烈说着,其实更想让她想开些。地上的碎片很明显无法再粘回去了,所以也就不要再心存幻想了。

    楚璃吻叹了口气,“即便如此,我也想杀了那个妖孽,为我自己出这口恶气。”

    周烈回头看了一眼,随后小声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老大,把这些先放下吧。顺利的离开这里,才更重要。”进来这里是占了便宜,因为有长孙于曳,可是出去,就没那么容易了。

    “大不了我就倒戈,正好这厮和这里的人是仇家。”咬牙切齿,想起这厮干的好事儿她就牙痒痒。四年了,她甘愿为燕离当牛做马出生入死的,就是为了这古镜。可事到如今,古镜成了渣滓,她也想把一直奴役她的妖孽也碎成渣儿。

    看着她,周烈知道她在说气话,“不管如何,离开这里才是要紧的事儿。”

    抬手抚了抚自己的头,楚璃吻看了一眼那几个老头,随后叹口气,“我去会会他们。”得问出来这古镜到底是什么来头,按理说,这种镜子,这个世界是造不出来的。

    举步,楚璃吻走下台阶,下面,吩咐完明卫的燕离转过身来看向她,凤眸流光溢彩,如血的薄唇亦是弯起来的,可见心情不错。

    从台阶上下来,楚璃吻朝着那五个老头走过去,没走出几步,一股妖气靠近,她抿紧嘴唇哼了哼,“离我远点儿。”

    燕离却置若罔闻,走近楚璃吻,他单手负后,“真的打算就此倒戈?”

    冷哼一声,“反正我家也回不去了,我也没必要再为太子爷你卖命了。而且我这个人一向有仇必报,太子爷觉得,我把你的大卫翻覆过去报今日之仇如何?我也让你有家难回。”

    “太子妃野心不小,打算登基为帝么?”燕离轻笑,不免带着几分揶揄。既然他已知这里是前朝余孽的藏身之地,那么就必会将此地毁了了事。相信军队,眼下已经开拔进山了。

    “未尝不可。到时,我便要你们姓燕的做奴隶。”也让他尝尝当牛做马的滋味儿,妖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