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9、怎么办(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19、怎么办(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将那老头放在了地上,楚璃吻抬手拍了拍他的脸,她没用多大的力气,不过也打得啪啪响。

    下一刻,那老头缓缓的睁开眼睛,夜幕虽是漆黑,但是他也看清了楚璃吻的脸。看到她脸的瞬间,他的脸色果然一变。

    “别弄那些有的没的,告诉我古镜放在哪儿?不说的话,我就把你扔下去喂狼。虽说这些狼是你们豢养的,但我就不信它们会认识你们。你们若是掉下去,你说它们会不会争抢的吃你们的肉?”楚璃吻及时开口制止他乱说那些有的没的,她这张脸,定然是和某个人很像,康玉卓那时在墨崖山里就看到了。

    “古镜,在崇祖大殿。”那老头果然说了,而且看起来也并非是因为楚璃吻的威胁。

    “你来带路,走吧。”他如此听话,楚璃吻稍稍怀疑了下。不过崇祖大殿在哪儿她也不知道,所以还是他来带路较为好。

    “你确定要找那面古镜?”老头顺着楚璃吻的力道站起来,然后看着她把自己身上的绳子解开,一边问道。他的声音很镇定,又悠长如洪钟,看得出他身体非常好,而且此时此刻的心态也格外的宁静,并不慌乱。

    “不然呢?那面古镜有什么秘密我清楚的很,你也无需说废话来吓唬我。走吧,你只要好好带路,我就会放了你,毕竟你这么大年纪了,我对老人还没有那么丧心病狂。”看着他,他那眼神儿,在她看来很是别扭。

    “其实,你真的应该听一听。”老人的上半身仍旧被捆绑着,只不过下半身自由了,可以让他走路。

    “算了,我不想听。”楚璃吻很坚定,关于那面古镜的秘密和这个身体以及自己灵魂的秘密,其实她有过猜想,不过结果让她毛骨悚然。到了这里之后,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就更深了,所以,她真的不想知道那些细节,离开这里才是最佳的选择。

    她拒绝听,老人也果然没有说,只不过看着她,眼神儿几分复杂。

    燕离一直站在旁边,他们俩的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其中古怪,愈发厚重。

    楚璃吻将绳子拧到老人的身后,然后把他的双手捆绑了好几圈,随后她扯着绳子一端,要那老人在前面带路。

    老人倒是真的很镇定,看了一下四周的人,随后便举步,“崇祖大殿远着呢,那里也很不容易进去,你们要做好准备。”

    “多谢了。”楚璃吻没什么感情的说了句谢谢,然后随着他往前走,一边向燕离使了个眼色。

    燕离自是了然,甩了几个手势,明卫和暗卫便立即了解,分成几队做防护,以免这个老头使什么奸计。

    绕过这座宫殿,然后又走上了铁索桥,老头走在最前,脚步轻飘飘,踩在地上也没有什么声音。

    “古镜的秘密,你到底了解多少?”走着,老人忽然说道。

    楚璃吻眸子微动,随后看向走在她身边的燕离,他也正笑看着她。

    “该了解的都了解了,你无需多说。”她只知道,那古镜能让她回去。

    “你可知,那面古镜是晁氏的圣物,除却晁氏之人,无人能碰。”老人接着说,而且声音自带一股神圣之气。

    “是么?那我倒是要看看,我碰得还是碰不得。”楚璃吻哼了一声,这些人的脑子就是不开化。

    “若是你在镜子里看到了什么,或许也说明,你跟这古镜有缘分。”老人话头一转,却听得楚璃吻心头咯噔一声。

    “缘分这个东西的确是奇妙,看来那古镜的确是非凡,已经到了此地,不见上一见,着实可惜。我也已经迫不及待了,真是想看看,你和古镜之间到底是什么缘分。”燕离抬手摸了摸楚璃吻的头,如同摸小狗一样。

    楚璃吻瞪了他一眼,随后抓紧了绳子,“那古镜是古物我知道,你也无需说的那么神奇,毕竟神奇的东西我见多了。”

    “那你可知,人站在那面古镜前,照出的人会变成什么模样?”老人却不打算停止,依旧继续问道。

    楚璃吻深吸口气,她真的很想把这老头的嘴缝上。

    “镜子而已,照出的人会变成什么模样?难不成,会根据人心的丑恶而使人的影像产生变化。”燕离倒是来了兴致,他很想知道。

    “你想得太多了。”楚璃吻扫了他一眼,禁止再想象了。

    “公子所言差矣。”老人否认,并非如此。

    “算了,他并不想知道。还要往哪儿走,请你认真带路。”离开铁索桥,又走上了另一座宫殿的地盘,灯火明亮,十分耀眼。这些殿宇,不止修建的十分好,保养的也特别好,油漆依旧很新,没有任何地方有剥落。

    “这边。”老人脚下一转,改变了方向。

    其实越往深处走,每座宫殿的四周便有多条铁索桥,通往不同方向的宫殿。

    走上了一座偏西的铁索桥,吹来的风就有些大了。铁索桥摇晃的厉害,使得走在上面的人也不由得都抓紧了两旁的铁索。

    不过,唯独那老人自己走的十分平稳,如履平地一般,姿态看起来更是飘摇如仙。

    楚璃吻一手抓着捆绑那老人的绳子,另一手被燕离抓着。走到中间时,铁索桥已摇晃的十分剧烈,看起来好像马上就要翻覆过来了。

    不过,那老人倒是依旧平稳,而且随着他走过,摇晃的铁索桥似乎平静了些。

    燕离的视线从他的脚底下移开,然后看向楚璃吻。

    感觉到了他的视线,楚璃吻也转眼看向他,四目相对,对方什么意思也立即明白了。

    这个老人,明显功力高深,如今他醒了过来,凭那绳子其实根本捆绑不住他的。可是如今他却装作听话的样子,必然是有目的的。

    随即,两个人也不由得紧绷了神经。踩踏着摇晃的铁索桥,迈过最后一截石板,终于踩踏上了实地。

    “接下来呢,看来这崇祖大殿真的很远。”抓着绳子,楚璃吻随着老人的方向走,一边问道。

    “自然。古镜是晁氏的至宝,自然要放在安全无虞的地方才行。”老人淡淡然的说道,脚下却是不停。

    至宝?一面镜子是前朝皇室的至宝,难不成,前朝的那些皇帝也用那面镜子穿越过?若真如此,那前朝的皇帝应该都是见多识广,怎么又会灭亡呢?

    转过了这座庞大的宫殿,又踏上了最后一条铁索桥。这条铁索桥和其他的都不一样,因为它很长,且是由下至上,上面很高很高。而尽头的宫殿就在最高的一处山巅上,楚璃吻怀疑,那时她和燕离在险峰丛中看到的应该就是这座山上的宫殿。

    “这就是崇祖大殿?”看着那宫殿上头最亮的灯,楚璃吻问道。

    “没错。”老人回答,且脚下一直很平稳的在朝着前方走。因为这铁索桥太长,坡度又很大,所以摇晃的也很厉害。

    后面,只跟了五六个人,其他的人则留在了尽头,等待他们离开铁索桥后再上去。人若是太多的话,很容易有危险。

    走着,铁索桥明显向上了,几个人向前走,走的明显更费力了。因为这铁索桥摇晃的真的很厉害,冷风从下面灌上来,吹得所有人的袍子都在飞舞。

    楚璃吻和燕离的手抓的很紧,两个人也随着摇晃的铁索桥而身体不稳。不过,再看前面那个老人,他却是极其平稳,走路时看起来仍旧是轻飘飘的,和他相比,自己却好像是废人一般。

    坡度越来越大,脚下的木板也莫名其妙的变得很滑,走在上面颇为费力,一个不好就会滑倒。

    楚璃吻抓紧了燕离的手,她心下几分不安,因为她总觉得这老头要搞什么幺蛾子。

    从地下灌上来的冷风带着呼号的声音,听起来更是极其的凄凉。

    蓦地,也不知是冷风还是什么别的东西从铁索桥下咻的过去,随后,脚下的铁索桥便猛地倾斜。一切出乎意料的快,楚璃吻两手抓紧。

    铁索桥在一瞬间倾斜,两股铁索,好像断了一股,使得整个桥面都立了起来。而上面的人自然滑了下去,后面几个护卫各自抓住了铁索桥,而因为他们和前面的三个人有两步左右的距离,这个时候伸手已经碰不到了。

    不过,这边那最前面的老人却是抓着了铁索,同时他另外一只手抓住了楚璃吻的手臂,尽管她还在紧抓着那根绳子,可是那绳子已在铁索桥倾斜的瞬间就碎了。

    楚璃吻一只手被那老人抓着,另外一只手则死死的抓着燕离。三个人呈一条直线,悬在那里,看起来极其危险。

    “你放开他,我便带你进崇祖大殿。”吊在那里,那个老人极其自若,显然他根本不惧。

    “少废话,不然把我拽上去,不然就放手。”楚璃吻用力的抓着燕离,他也在用力的反握着她的手,冷风呼啸,他的袍子也在随风拂动,看起来好像马上就要把他吹走了。

    燕离倒是没想到楚璃吻会这么说,仰头看着她,他不由得笑,“真是感动,以为你会把我甩了呢。”按照她的心性,这种时候会义无反顾的把他甩了的。

    “我也很想,因为你太重了。抓紧我,我的手臂要被你扯断了。”尽管她力气很大,可是这会儿根本提不上来,她悬在这儿,没有任何着力的地点,有心无力。

    燕离收紧了自己的手,可是下面冷风吹,他吊在这里,自己也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楚璃吻放开手中的那截绳子,手腕一扭,便抓住了那老头的手臂。他一直紧抓着她,此时楚璃吻抓住了他,也使得自己能够借力。

    抓紧了那老头,楚璃吻另一只手用力,悬在下面的燕离被她硬生生的拽上来了一段。

    “这个人明明在威胁你,为何还要救他。”那老人眯着眼睛看着楚璃吻,问道。

    “威胁我?你哪知眼睛看到的。少废话,你不就是想知道我是谁么,赶紧把我们拉上去,我就告诉你。”冷风吹得她说话都变调了,同时拽着燕离的手一直在往回收。她担心这老头会突然使坏,再动手把燕离踹下去,还是让他自己抓住铁索比较安全。

    “会如实交代?如果你不是说谎,那老夫便信你一次。”见她如此固执,老人也松了口,只不过他仍旧认为燕离不是个省油的灯,若真让他活了,还会带来无尽的麻烦。

    “哼,希望我一会儿说的话你也会相信。”楚璃吻冷哼一声,结果被冷风呛得她不禁咳嗽。

    “这般诋毁我,是觉得我在下面所以听不到么?”燕离被楚璃吻提上来很多,他伸出另外一只手环住她的腰,同时看向上面的老人。

    “知道你耳朵长,闭嘴吧。”她的腰啊,要被他坠断了。

    “怎么,你要和他一队么?”又向上挪了几分,他的脸也靠近了她的脸,虽是冷风吹拂,吹得发丝也飘摇,可是也挡不住他眼睛里的笑意。

    看向他,楚璃吻轻嗤一声,“和你一队。快,赶紧上去,我坚持不住了。”

    “希望你不会后悔。不过,老夫还是要奉劝一句,谁人敢在崇祖大殿放肆,就别想活着离开这里。”老人给予最后的警告,而且他的警告真的是警告,听起来也知道他并非玩笑,说到做到。

    楚璃吻懒得理会他,已经到了这儿了,管它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她势必要见到古镜,然后赶紧离开这里。

    下一刻,那老人也不知做了什么,已经倾斜的铁索桥又忽然的扭转回来,桥面恢复了正常。

    老人也在同时跳起来,拎着楚璃吻以及抱着她的燕离,三个人站在了桥面上,老人身形很稳,楚璃吻和燕离则踉跄了一下才站好。

    后面的几个明卫也一个借着一个的力量上来了,冷风呼啸,铁索桥摇晃,一切仍旧显得很危险。

    老人看着楚璃吻和燕离两个人,“不要侥幸,真进了崇祖大殿,想要出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楚璃吻眸子微动,她并没有打算出来。可是燕离、、、她一走了之之后,这妖孽该怎么办?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