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3、吃醋(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13、吃醋(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牵着手,楚璃吻和燕离走在白雾渺渺的密林之中。燕离一直在辨别方向,楚璃吻也跟着他走,其实她搞不懂他是如何分辨方向的。她所知道的辨别方向的法子,在这里面都没有用。

    环顾左右,除了白雾就是白雾,隐隐的能看到茂密的树冠遮盖着这里,树太高太大了。

    “燕离,这些大树都是真的么?”她并不敢去碰,担心会碰到什么。

    “未必。”果然,燕离也是如此认为。

    “真是神奇,这些东西,若有机会,我一定得学学。”这玩意若是到了极致,杀伤力极强。

    “如此好学。”燕离看了她一眼,像是在夸奖。

    哼了哼,“自然。只要是我感兴趣的,多难都会尝试着学习。”关键是这玩意儿太悬了。

    “不管学不学的会,信心和口气倒是都挺大的,祝你成功。”燕离揶揄,听她说起来,好像不管什么都能学会。

    斜睨他一眼,楚璃吻抬腿踹了他一脚,正中他小腿。

    被踢,燕离身体晃了晃,却笑容依旧,耀的人睁不开眼睛。

    看向他,瞧他那德行,楚璃吻也不由得笑出声,“别摆出那一副傻样儿,像痴呆儿似得。”

    “又骂我?这里四下无人,惹恼了我,有你好看。”她说出口的话,都是伤人的。

    “你想如何?这句话我来说更合适,珍贵的太子殿下。”怕死的应该是他,毕竟身份不凡。

    “荒郊野岭,四下无人,孤男孤女,或许、、、”燕离停下脚步,然后站在她面前,一字一句道。

    看着他,听着他的话戛然而止,楚璃吻微微歪头,接着道:“或许可以**,颠鸾倒凤,翻云覆雨?”

    凤眸流光,燕离轻笑,压低声音道:“真的?”

    动了动眉毛,楚璃吻伸出另外一只手抓住他的腰带,用力的把他拽到自己面前,“当然可以是真的。”

    喉结轻动,燕离伸出空着的手抚上她的脸,“尽管我并不喜欢这个地方,但太子妃已给暗示,我自是不能当做没听到,扫了你的兴致。”

    盯着他的眼睛,那里面就好像有乌云似得已遮盖住了一切,好像将她都要被盖住了。

    虽她刚刚只是那么一说,但现在看着他的眼睛,楚璃吻却不由得脸有些热。

    缓缓垂下眼睛,她也知道这个样子显得有点怂,可是她真的无法再和他对视下去了。

    抚在她脸上的手缓缓下滑,落在了她的脖颈上,燕离低头靠近她,呼吸灼热,吹着她的额头。

    闭了闭眼睛,楚璃吻深呼吸,任他的手抚摸她的脖子,他的手真的很热。

    蓦地,旁边的白雾在拂动,下一刻,一个人影忽然出现,就好像是被白雾莫名其妙从别处传送过来的。

    有人出现,那两个人自然是第一时间感觉到了,同时转头看过去,见到了那个人的脸,两个人同时面色一变,下一刻便离开原地,直奔那个人而去。

    他们俩速度极快,长孙于曳想闪躲也来不及了。

    迎身而上,他双手出击,三个人瞬时缠斗在一起。

    燕离与楚璃吻是招招下狠手,长孙于曳也不在话下,六只手,每次的拼刺都是朝着见血去的。

    他们两个人的合作是异常默契的,起码在楚璃吻看来,任何人都不如燕离和她配合的好。

    三个人的身影分散开,下一刻,燕离和楚璃吻同时分开方向,随后又各自闪到长孙于曳的两侧,一人控制住他的一只手,疾步向前,他也被迫疾步向后退。

    后背撞到了一棵大树上,长孙于曳也停止了后退,楚璃吻和燕离对视了一眼,随后便抬起了右手。

    右手上的铁刺已做好了准备,时机正好,此时不杀更待何时?

    长孙于曳见此,自是挣扎反抗,他决计不能做待宰的羔羊。

    飞腿而起,他朝着燕离踢过去,燕离闪躲,手上的劲儿就松了些。随即,长孙于曳的手从燕离手中挣脱,然后成拳攻击他胸口。

    燕离再次抓住他的手臂,不过他的手还余在外,手指一动,便摸到了燕离的胸前。

    他似乎摸到了什么,随即脸色也一变。

    楚璃吻抬起右手,准备刺他的脖子,却猛地发觉长孙于曳居然用一种难以名状的眼神儿盯着燕离看。

    不由得皱眉,她歪头去看长孙于曳的眼睛,眉头皱的更紧了,这是什么眼神儿?

    暗送秋波?意味深长?含情脉脉?

    看向燕离,他明显也有些不解长孙于曳这是搞什么,知道自己要死了,所以在挣扎?

    不过,要挣扎也不能用这种招数,实在低下。

    “长孙于曳,你干什么呢?忽然发现燕离长得貌美如花,你相中他了?”楚璃吻冷笑一声,然后放开他的手臂,真是,她这手下不去了。

    “不要胡说八道,你也被他的诡计蒙骗了?无不是觉得自己此时已无活命的机会,所以在想法子自救呢。”燕离笑了一声,手上再次施力。

    “你确定?你看他的眼神儿,现在还有呢,情深意重,我都感动了。不然,你们俩搞吧。”看着长孙于曳那眼神儿,楚璃吻一股火升上来,随后转身背对他们,看不下去了,太恶心了。

    燕离回头看了她一眼,他也被她说的恶心了。

    就在这时,长孙于曳忽然抽出自己的手,身体一转,便快速溜走了。白雾涌动,他也眨眼间消失了踪影。

    燕离想去追,但走出一步又停了下来。

    楚璃吻自是听到了声音,回头就只来得及看到长孙于曳逃走的背影,她脚下一动自是想追,不过燕离却一把抓住了她。

    “让他走吧,这种地方,不适合追击。”很容易他们俩就失散了。

    扭头看向他,楚璃吻微微眯起眼睛,“他那么看着你做什么?不会真的发现你貌美如花,就动心了吧。真是没看出来,你说你迷住没见过世面的女人就罢了,这吃过见过的男人也能被你迷住,简直了。你以为你是什么,万人迷么?”

    燕离也皱起眉头,“你这又是做什么?吃醋么?吃一个男人的醋。”听起来都很恶心。

    楚璃吻也很是受不了,“算了算了,别说这个话题了,我前天吃的东西都要吐出来了。”

    “你前天吃的东西都已经变成屎了。”燕离算是好心告知。

    “滚。”瞪了他一眼,楚璃吻十分不满意,心里一股火无处发,又很恶心。

    燕离也瞪了她一眼,随后抬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别管他了,走吧。先他一步离开这里,我猜测,他们也在找你想要的东西。”

    “古镜?那可不行,古镜是我的。”一听,楚璃吻的眼睛立即瞪大,凶相毕露。

    燕离低头看着她,几不可微的摇摇头,“走吧。”

    两个人离开原地,依旧还是燕离辨别方向。不过,楚璃吻仍旧十分不快,想起刚刚长孙于曳那眼神儿,她就像是吃了一只苍蝇一样,从内而外的犯恶心。

    “你说,长孙于曳为什么那样看你?”走了一段,楚璃吻扭头看向他,心里还是不痛快。

    燕离低头看向她,几不可微的叹口气,“我怎么知道。”

    冷哼一声,楚璃吻眯起眼睛,“祸水。”

    “既然这么生气,刚刚为什么不快点下手把他解决了,也免得现在心里不痛快。”她这气虽然生的莫名其妙,不过燕离想了想,这心情却忽然变好了。

    “我也后悔了,刚刚应该直接动手的。”楚璃吻扯了扯嘴角,很是后悔。

    “行了,别气了,总是有机会的。”弯起薄唇,燕离拍了拍她的手臂,继续带着她向前走。

    这个迷踪阵比想象的还要大,两个人走了很久,却还是没有走出去。

    浓雾越来越大,牵着手的两个人几乎都要看不清对方了。楚璃吻死死地握紧他的手,燕离不时的动一动手指,表示自己还存在。

    走着,楚璃吻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人,却猛地发觉身边除了白雾就什么都没有了,看不到燕离的人了。

    可是,她抓着他的手呢,就在她手里。

    低头看,她却发现她连自己下半身都看不见了,都是白雾。

    “燕离?”不禁有些慌,楚璃吻随即喊他。

    “别怕,这是很正常的,我们能出去了。”燕离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尽管看不见他的人,但能确定他还在那儿。

    “怎么会这样?真是太奇怪了,诡异。”而且若不是燕离在这儿,她看到自己下半身不见了,非得被吓的蹦起来。

    “阵法变化万千,即便是研究一辈子,也无法参透其中的玄妙。走吧,走出这段路,就能出去了。你应该庆幸,这迷踪阵只是为了把人困住,而不是杀阵。”燕离的声音传来,一字一句都听得还算清晰,让楚璃吻不由得稳定了心神。

    弯起唇角,楚璃吻抓紧了燕离的手,随着他的力道向前走,不时的改变方向。大概过去了半个时辰,楚璃吻发觉能看到自己的下半身了。转头看向身边,果然,燕离也出现了。

    不由得笑起来,“这是第一次这么盼望你出现。”

    燕离看向她,也不由得弯起薄唇,“看见了我的脸,是不是心里舒坦多了?”

    “看见你的脸,我就想起长孙于曳的眼神儿,完了,兴趣全无了。”刷的扭过头,楚璃吻深吸一口气,晦气,不开心了。

    “醋味儿还挺大,没看出来,我的太子妃占有欲这么强。”一个男人,他又不会喜欢,她居然还在生气,真是让他无端的心情好。

    瞥了他一眼,楚璃吻冷哼一声,“别那么自恋行不行?只是觉得恶心罢了。诶,快看,雾气淡了。”

    “嗯,走出来了。”燕离笑看了她一眼,随后拉着她继续往前走。

    果然,很快的,他们俩就走出了白雾所在的范围内。树木茂盛,但不再如迷踪阵里看到的那般高耸入云,脚边杂草很多,但是看着充满了生命力,这才是真正的草,而不是迷踪阵里的幻觉。

    “那些明卫怎么办?”他们可是都跟着燕离陷在了迷踪阵里头,想必这个时候还在找他呢。

    “暗卫之中有懂五行布阵之人,咱们先回去,然后派暗卫过来救人。”燕离垂眸看着她,一边说道。

    “也好。”点点头,为今也只能这样了,毕竟她可没勇气再进去一回。能否找到暗卫不要紧,没准儿可能再碰到长孙于曳。

    诚如燕离所说,他们得比长孙于曳先出来才行,然后赶紧去找古镜,鬼知道他们到底回来干嘛来了。不过说来倒是也奇怪,他既然是和身边的那班余孽一块进山的,可是怎么还会陷在这里呢?莫不是,那些人也不知进山的捷径?

    一切都透着古怪,但这个时候也无法将它们都想透彻了,须得赶紧离开这里才是。

    两个人往回走,不过走着走着却又迷了路,燕离辨认了好一会儿方向,最后才拉着她改变前行方向。

    终于,险峰出现在眼前,不再是茂密的树丛了。、

    两个人对视一眼,不由得都笑了,“这事儿对外说的时候一定得粉饰一下,否则太丢脸了。”他们俩在这树丛里丢失了好几回方向,太丢人了。

    “是你,不是我。”燕离明确指出,明明是她分不清东南西北。

    轻嗤一声,“是呀,找到了方向,顺利走出这片凶险之地,你还真是了不起哦。”瞪了他一眼,楚璃吻转身攀上大树,打算上险峰。

    瞧她那猴子似得样子,燕离不禁笑,“小心些。”

    不过,楚璃吻好像没听到,很快的上了树,然后又忽然停了下来。躲在树冠里,她朝着下面的燕离喊话,“你燕离的确是厉害,我呢今儿也佩服,给你个礼物,聊表我心意了。来,接着!”

    燕离微微扬眉,随着她话音落下,然后便有个东西被从上面扔了下来,撞得树叶都在响。

    他伸手去接,那玩意落在了手里,上面两个黑乎乎的圆洞正在盯着他,是个骷髅头。

    树上的人瞧见他接住了,立即笑出声音,好蠢。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