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9、搭配(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09、搭配(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墨崖山树木茂盛,而且越往深处走,就越茂盛。这个时候就得时时刻刻注意脚下,因为上次就在山中忽然出现了一个陷阱,所以大家都很小心。

    暗卫一直在前面带路,这属于墨崖山的周边,所以他们走的很是顺畅。

    只不过,楚璃吻的神色一直不明,她不时的环顾四周,似乎是在寻找方向。

    她如此怪异,跟在她身后的流荷和周烈都注意到了,天京神经大条,而且此时还处在进入墨崖山的兴奋当中,自然没注意到楚璃吻的古怪。

    “老大,你怎么了?”周烈一路走来都很小心翼翼,看见楚璃吻的表情,他忍不住,所以问道。

    “只是觉得走的方向可能不对。”楚璃吻回头看了他一眼,随后说道。

    随着她说话,前头开道的暗卫也停下了脚步,她身前的燕离也转过了头,“方向不对?”

    看向他,他凤眸诸多疑惑,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那眼睛极具穿透力。

    和他对视,楚璃吻随后耸了耸肩,“嗯,我的直觉。就是觉得方向可能不对,应该走这边。”说着,她伸手一指,指的是右侧。

    众人随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树木茂盛,杂草齐腰,别说人了,显然连小动物也没有从这里经过。

    “你是如何判定这边的方向才正确的?”燕离来了兴趣,她是如何知道的。

    “直觉这个东西,是无法说明的。你们之前在墨崖山一无所获,也兴许问题就是出在了方向上。听我的,走这边,不对的话,我负责。”说着,楚璃吻脚下一转,直接朝着左侧走,她显然十分信自己。

    她走了,这边一众人面面相觑,随后,流荷和周烈还有天京便跟了上去。

    看着他们四个已经要走出了视线范围内,燕离挥了挥手,其他人便也跟了上去。

    此时,换成了楚璃吻带路,她好像知道路线似得,走的毫不迟疑。

    翻过了几个山头,山势更为险峻复杂,不时的便有深沟出现,下面黑漆漆的,也不知有多深。

    众人万分小心,跟着楚璃吻走,不过她走的一直有惊无险。

    终于,踏过了这片危险之地,前方又恢复平坦,一块空地上,一堆碎石堆积在那儿,碎石上头,一块大石上挂着一个铜铃。随着风吹过,铜铃撞击,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来。

    一行人缓缓的走过来,瞧着那堆碎石,和碎石上头的铜铃,不知所以。

    “这是铃铛?可是,怎么只晃动没声音啊?”流荷歪头看了半晌,不明所以。

    周烈亦面色严肃,这墨崖山里的东西都不能小看,而且明明看见它摇晃却听不到声音,就显得更诡异了。

    “是啊,真奇怪,拿下来看看。”天京看了看周围的人,随后一脚踩上碎石准备爬上去把铜铃摘下来。

    “不要动它,走吧。”楚璃吻制止,她现在觉得,这东西可能是用来引路的。

    别人听不到,但不代表生活在墨崖山里的人听不到。而也正是因为此,她才更肯定这个身体小时候一定在这墨崖山生活过。

    这种奇怪的铜铃发出的奇怪的声音,只有她听得到,在场的所有人没听到一丝,显而易见,是她出了问题。

    不过后来她又想,即便真的是她出了问题,那么这铜铃也应该代表了什么。所以在看到暗卫于山中行走时,她忽然发觉,兴许那铜铃就是用来引路的。

    燕离单手负后,视线扫过所有人的脸,显然这些人都和他一样,听不到这铜铃发出的声音。

    而在现场的所有人当中,只有楚璃吻能听到,实在是太奇怪了。

    看向她,她正在盯着那石头上的铜铃深思,和他们俩上次在墨崖山里见到的铜铃一样,这东西,应该有很多。

    “接下来,该往哪个方向走?我的太子妃。”燕离问道。

    回神儿,楚璃吻看向他,随后又看向那乱石堆上的铜铃,“容我想想。”这石塔已坏,也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走。

    瞧着那铜铃的模样,挂着铜铃的那根带着弯钩的指着天,鬼知道接下来该往哪个方向走。

    “天色不早了,今晚就在这里休息吧。”燕离走向楚璃吻,一边说道。

    明卫和暗卫领命,楚璃吻却猛地瞪过来,满目不赞同。

    燕离却笑,“太子妃不同意?”

    瞧着走过来的人,她冷哼一声,“你明知我能听到这玩意儿鬼叫还要在这儿夜宿,存心的吧你。”损人不利己。

    “反正别人也不知道,而你又没打算说。”燕离压低了声音,他就是故意的。

    “我当然不能说,否则他们会以为我见鬼了。你要是当着他们的面儿表示信我的说法,他们也会以为你疯了。反正我认为这玩意儿就是指路的,可是这个石塔已经塌了,接下来往哪儿走我还没确定。我告诉你,再拆我的台,小心你的下半身。”手成刀,她比划了下,严厉警告。

    燕离几不可微的摇头,“看来,你还很清楚,这脑子没有坏。听信这谁也听不到的铜铃声,而且据你说这铜铃声还特难听,他们谁也不会相信,还会怀疑跟着你进山是不是有其他目的?兴许,你没准儿打算把他们都杀了,做什么祭祀呢,都很有可能。”

    “电视剧看多了吧你,还祭祀?神经病。”楚璃吻忍俊不禁,瞧他那一本正经的样子,极其无言。

    “电视剧又是什么?”她说的话才莫名其妙,更像神经病。

    “乱说的,忘记。不过,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我没头绪,你瞧瞧吧,看看这玩意有没有指路的功能。”研究了半晌,楚璃吻摇了摇头,搞不明白了。

    “这石塔乱了,确实看不出什么来。但是之前,我们见过完整的石塔,你还记得么?”扫了一眼那些还在忙碌的人,他压低了声音,说道。

    “嗯,记得。”点了点头,她自然记得。

    “虽然那个石塔也有破损,但是上层确实是完整的。石块摆放的很有规律,应该是按照某种算法垒砌而成。由此,就可以反推,兴许可以得出接下来的方向在哪儿。”燕离说道,并且很认真严肃。

    看着他,楚璃吻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然,“原来还可以算出来?你来吧,我听着。”她真是要对这个妖孽刮目相看了,一堆乱石头而已,居然还有算法儿。

    “很奇怪么?你这小脑袋里,原来并没有装这些东西。”燕离反倒是不懂了,她应该学过才对。

    “夸了你一句你就了不得了,赶紧算。”楚璃吻嗤了一声,不过倒还是很期待,这玩意要怎么算出来。

    “走吧,去那边,我先回忆一下上次见到的那个石塔。”燕离抬手,将手臂搭在她的肩膀上,好像是借助她的力量来搬运自己。

    楚璃吻倒是也没把他打开,随着他走向已经燃起的火堆。

    他们俩在一起,旁人不会刻意接近,都十分识相。

    坐在火堆旁,燕离拿着一根从树上折下来的树枝,开始在地上写写画画。

    楚璃吻看了看,但看了好一会儿,她也没看明白他画的是什么玩意儿。不过古代的确是有一些比较神奇的东西,这一点她在以前也听说过。

    譬如一些阵法之类的,就很难懂,她搞不明白是怎么弄出来的。

    火堆噼里啪啦的在响,明卫在做饭,暗卫则在勘察四周,流荷和天京还有周烈坐在另一个火堆旁,不时的往楚璃吻和燕离这边看一眼,然后小声的议论。

    几个人说了一会儿,最后天京站起身,然后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

    靠近,他多看了一眼燕离,瞧他没注意自己,然后才放心的走到楚璃吻身边。

    “老大,接下来的路线确定了么?”蹲下,他小声问道。

    看了看燕离,楚璃吻摇头,“再等等吧,太子爷正计算呢。”

    闻言,天京不由得再次往燕离那边看,似乎是想学一学他是怎么计算的。

    “看你也看不懂,别想着剽窃了。去打听打听晚饭什么时候好,饿扁了。”楚璃吻看了天京一眼,这小子对什么都好奇,但什么都是半桶水不满。

    天京笑笑,但还是往燕离那边看,不过楚璃吻说对了,他看不懂。

    “好,我这就去过去问问。”话落,他起身快步跑开。

    几不可微的叹口气,楚璃吻再次歪头往燕离那儿看,那地上的土都已经被翻松了,他是画完了就涂平,然后再接着画。

    “文化真高,这些字我居然都不认识。”盯着瞧,楚璃吻不由得叹气摇头,这写的都是什么玩意儿。

    “天罡地煞的排列数不胜数,根据石塔上的石块数量来排列取算,并不容易。这些东西不好学,儿时在曲牙山无聊,所以每日都会研究这些东西。”燕离看了她一眼,倒是没嘲笑她,因为她真的不懂。

    看着他那眼神儿,楚璃吻不由得弯起红唇,“听起来确实挺复杂的,有机会的话,我倒是可以研究研究。这些东西就算不精通,懂一些皮毛也是可以的,最起码不会丢人现眼。”歪头靠在他手臂上,楚璃吻一边叹道。

    听她的说法,燕离不禁笑,转头看了她一眼,“有时间我可以教你,只是了解皮毛的话,很容易。再说,你的脑袋瓜儿也不算笨。”

    “这句话,听着像夸奖。”楚璃吻挑了挑眉,现在就单纯的认为他是夸赞好了。

    “没错,是夸奖。”燕离承认,随后也收了手,停止在地上写写画画。

    盯着地上的那些都叠在一起的字,楚璃吻不知他写的是什么东西,“算完了?应该走哪个方向?”

    “往天上看。”扔掉手里的树枝,燕离拍了拍手,一边道。

    闻言,楚璃吻往天上看,这一片是个空地,没有那么多的树冠遮挡,所以能看得到夜空。

    今日夜空无云,所以天上的星子也格外的明亮,一颗一颗的,好像离得特别近,伸手就能够得到。

    楚璃吻微微眯起眼看着,“所以呢?”看天空能看出什么来。

    “顺着星星走。我认为,往墨崖山的深处走,应该赶在夜晚时。”这就是他得出的结论。

    缓缓看向他,楚璃吻摊手,“怎么走?”天上这么多星星。

    “我可以告诉你走哪个方向,但是不会告诉你如何寻找确定方向。”燕离也看向她,笑的迷人。

    哼了一声,楚璃吻知道他什么意思了,不就是怕她自己跑了么。

    “成,鸡贼的太子爷,你赢了。那今晚怎么办?就这么白白浪费了?”星空如此好,每一颗星星都十分清楚,不赶路简直浪费。

    “先用饭吧,吃饱了才有力气赶路。”燕离笑容满面,那凤眸流光,堪比天上的星子。

    哼了一声,楚璃吻暗暗的叹口气,这个燕离,真是、、、鸡贼中的战斗机。

    不过,正是因为如此,她才更相信他的说法,跟着铜铃的声音走,再根据天上的星星来调整方向,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如果进入了墨崖山深处,不知会是什么样子,现在想想,真是期待。

    饭菜很快做好,出门在外一切从简,但即便如此条件,也是有肉,毕竟大多人无肉不欢。

    吃着燕离给她的,她吃的没什么情绪,更可以说是生无可恋,因为她根本就没有什么机会品尝食物的美味。

    不过,她这也算自作自受了吧,总是让他试吃,他习惯了,不计较了,就开始恶心她。

    他咬了一口的食物送给她,她一口一口的吃着,远处的几个人也一直在往这边看,他们俩看起来真是太奇怪了。

    不是古怪,而是一种莫名其妙的粘腻感,让看着的人感到十分的不适。

    天京觉得自己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真是受不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