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5、果然如此(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05、果然如此(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时至后半夜,璃楼终于清净了,每一层楼的客人都已休息了,安静的只有后厨的炉灶还在煮汤的声音。

    蓦地,一些白烟从楼上慢慢的飘下来,没有风吹动它们,它们只是缓缓的落下来,包围了第三层楼,又浸满了第二层楼。

    顺着楼梯,开始攻击第一层楼。

    白烟所过之处,恍若雾气来袭,大概经过一刻钟,整个璃楼都被这白烟笼罩住了。

    两个身影从楼上快速掠过,白烟因着他们的走过而拂动明显,更像一双手,想要抓住路过的人。

    两个人走出璃楼大门,然后便把大门关上了,随后各自站在楼下光线不太明亮的地方,放哨。

    而楼里,那柜台后两个值夜班的小二已经趴伏在柜台上睡着了,他们俩如同死猪,被人卖了都没知觉。

    那后厨,也同样被白烟笼罩,骨汤的香味儿和着白烟的香味儿,使得后厨的气味儿怪怪的。

    几个人陆续的从楼上下来,各自用面巾遮着脸面。虽是已经提前吃了解药,但还是得把脸遮上才行,毕竟谁也没办法保证,不会有人忽然闯进来。

    下了楼,明卫便各自行动,几个人进了后厨,另几个人开始研究柜台。

    把那两个小二搬到地上,明卫开始搜索机关,因为不知道里面是否有防御的东西,所以自是不能胡乱开启。

    而闯进后厨的明卫则拖着一个身材瘦小头发稀少的中年男人出来了,他穿着白色的布衫,还戴着白色的围裙,但是那两只手上却戴着两枚硕大的金戒指,每个戒指上都有一颗宝石,闪耀的很。

    作为一个厨子,能有这么两枚戒指,实在让人大开眼界。

    楚璃吻和燕离各自看了看,然后对视一眼,这个人他们都没见过。

    “捆好了,一会儿带走。”这个人,必须得带走。

    明卫听令,将人用床单一缠,然后用绳子捆上,又套在了麻袋里,几层保险。

    就在这时,那柜台终于挪动了,明卫找到了机关。

    楚璃吻深吸口气,和燕离二人上前,那摆放酒瓶的柜子被推开,后面出现一条向下的通道,不宽,而且黑黝黝的。

    两个明卫打头阵,先行走进了向下的密道。里面是有台阶的,而且两侧的石壁上有壁灯,只不过并没有点燃。

    燕离手持一盏油灯,与楚璃吻一前一后的走了进去。

    台阶蜿蜒向下,而且有转弯,转了三转,才看到了尽头,这下面是一间密室。

    密室不大,里面桌椅齐备,看起来,好像是平时用来开会什么的。

    明卫接过燕离手里的油灯,点燃了这密室里的其他几盏油灯,这里立即亮了起来。

    双臂环胸,楚璃吻看着四周的那些桌椅,这些东西哪个都很古朴,看起来就很值钱。

    再看那桌子上的茶杯茶壶等物品,也各个精致,很是讲究。

    看着这密室里的东西,楚璃吻不免几分失望,原来这就是个平时聚会时的地方,不是存宝的。

    明卫四处查看,想看看四周是否有机关什么的,但是很可惜,显然没有。

    燕离走到主座上的椅子坐下来,双手搭在两侧的扶手上,随后视线投向对面。

    随后,他便笑了。

    眸子一转,楚璃吻自是看到他弯起的凤眸,即便面巾遮脸,也挡不住他那双眼睛泛起的妖异之色,真是要多扎眼有多扎眼。

    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楚璃吻也不由得眯起眼睛,他看到的是他们进来时那通道上方的石壁。石壁上是地图,巨幅的地图,大卫,南晋,西朝,还有大卫边缘一些小国都刻画在其中。

    朱砂的痕迹刻在地图之上星星点点,其中朱砂占据面积最大的是西朝,其次是大卫和南晋。

    大卫的盛都,一些比较大的城池,都有朱砂的痕迹;还有南晋,同样点了不少的朱砂。

    这些红色的朱砂就像瘟疫似得,将所有的国家都侵占了。

    楚璃吻没想到自己会瞧见这样的场面,向前走了两步,她仰头看着,也不由得发出叹息之声,“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他们已打入各国,用来标记的。”

    “显然就是这个意思。”燕离坐在那儿看着,这也是他没想到的,这些前朝的余孽,居然经营的这么大。把西朝都占据了不说,连大卫的盛都都有他们的势力。

    “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原来每个国家都被一点点蚕食着。他们想要复国,现在看起来,已经成功三分之一了。看大卫的盛都,和南晋的都城,红的这么大。”楚璃吻说着,一边摇头,做的真大。这三百多年来,他们是无时无刻不再计划复国。

    这些人,代代相传,就像是一种不可违背的祖训,即便前朝距离这一代人很远很远,可他们显然被洗脑了,一定要完成。

    “这就说明,盛都有很多他们的人。只是不知,他们到底都藏在哪儿。”这一点,让燕离也糊涂了。剿杀前朝余孽,三百年来大卫皇室一直都在做,但凡查到,下场就是死。即便这种情况,他们也依旧敢进入盛都,实在是匪夷所思。

    楚璃吻想了想,心里的话倒是没说出来。她现在依旧坚信,但凡与前朝有关的人,后颈应该都有纹刺,查看后颈,就可以了。

    只不过这件事她不能告诉燕离,他若是看到了那些前朝之人后颈的纹刺,也势必会认出那纹刺就是那玉佩。到时,他就会把她和前朝联系上。这是她最不想发生的事儿,毕竟现在古镜还没找到呢。

    “别找了,这里不会再有其他的机关密道。走吧,该知道的都知道了。”燕离站起身,最后看了一眼那巨幅的地图,将每一处都记在脑海当中。待得回了大卫,就处理这些前朝余孽。

    两个明卫会和,随后仍旧是先一步的离开。

    看了一眼走在身边的人,楚璃吻微微扬起下颌,“回了盛都,太子爷就准备要大屠杀了?”

    “宁杀错,不放过。”他回答,语气淡淡,泛着杀气。

    楚璃吻微微垂眸,她就知道会这样。

    从密道入口上来,外面仍旧是白烟弥漫,明卫将柜台恢复原状,又把那两个小二放回原位,随后便扛起那被捆绑结实的厨子,快速离开璃楼。

    已经快要天亮了,众人出了璃楼便各自分散,按照以往的计划,各自撤离。

    楚璃吻与燕离一道,两个人牵着两匹马,慢悠悠的朝着城门的方向走。

    “你应该把那个明卫给我,还是和他在一起走,心里有安全感。”和他在一起走,她总觉得会被盯上。

    斜睨了她一眼,燕离满目冷意,“慎言。”

    撇嘴,“成,我慎言。反正若是出不了城门,三爷要多担待,我会自己逃出去的。”不会管他。

    “我也定然会拉着你死不放手的。”所以,她也别想着独善其身。

    冷哼一声,楚璃吻很是不屑,也只有他会如此损人不利己。

    往城门的方向走,这一大早的,就已经有不少人等着要出城了。车马良多,各种交通工具,这些人哈欠连天,就等着开城门呢。

    人这么多,楚璃吻倒是稍稍放心了,他们俩在其中也算普通。当然了,若是燕离能长得更普通一点就更好了,他实在扎眼。

    终于,开启城门的声音传来,等待着的人也无不发出叹气声,终于等到了。

    片刻后,人群缓缓的前进,楚璃吻和燕离也随着人流走,还能听到前头官兵的呼和声,显然一大早的他们也很不开心。

    两个人终于走到了城门口,然后被两个官兵拦住,要检查。

    可是他们俩除了牵着的马以及马背上有两个包裹外,其余的什么都没有,也不知有什么可检查的。

    其实,这种情况,楚璃吻一眼就看得出他们是想做什么。拿出银两来,看似低调的递给了那拦住他们的官兵,果然,见了钱他们就放行了。

    两个人牵着马顺利出城,此时的光线微亮,但往远处依旧朦朦胧胧。

    上了马,两个人也不管其他人,便径直的顺着官道往东走。

    在太阳从天边冒出来时,明卫也终于陆续的跟了上来。

    因为带着一个被捆绑的人,所以明卫也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一辆载货的马车,上面好几个装满了粮食的麻袋,其中最上面的一个还被割开了一道口子,能看得到里面黄色的粮食。

    而那个人,则被压在了最下面,此时没有别人看,明卫又把那压在最下面的人弄了出来,以免他再被压死了。

    此地不宜久留,即便是审讯那个厨子,也得再距离都城远一些才行。

    快马加鞭,时至下午,已经距离都城很远了。队伍一转,下了官道,进了树林。

    走进去很远,确保树木茂盛把他们遮挡住,队伍才停下来。

    明卫将马匹牵到更深处,两个人又把那麻袋里的人抬出来,那个厨子已经醒了。只不过嘴里被塞着东西,他说不出话来。

    站在那儿,楚璃吻居高临下的瞧着那厨子,他这个样子,还真是看不出他是个厨子来。按传闻来说,厨子应该都是脑袋大脖子粗才是。

    将人重新捆绑了一番,然后放在地上,把他嘴里的东西拿出来,明卫才退下。

    双臂环胸,楚璃吻走过来,她低头看着他,他也在看着她。

    四目相对了片刻,楚璃吻猛地出脚,一脚踢在了他的腰间。

    他随即发出一声痛呼来,她这一脚绝对不轻,若是再加一些力气,他的骨头都得被踢碎。

    “听说你们这些前朝的余孽正准备复国呢,你们拿什么复国啊?想来,你们应该有很多的金银财宝吧?我这人啊,对别的不感兴趣,就是喜欢值钱的东西。你若是能跟我说上一二,没准儿我就放了你。”蹲下,楚璃吻看着他,一边轻声道。听她的语气,就好像在和他聊天。

    “想得美。”盯着她,那人狠狠的说了一句,然后就呸了一口。幸亏楚璃吻躲得快,不然就中招了。

    “必然想得美,所谓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若是连想都不敢想,又怎么能升官发财?不过,既然你不肯说,那我就只能用我的方法了,希望你不要后悔,因为后悔也无用。”说着,她猛地单手就把他拎了起来,走向旁边的大树,手臂一甩便将他扔了出去。

    这人本就瘦小,被她一扔,轻松的扔出去撞在了树干上,树冠也因此大肆招摇,树叶哗哗作响。

    撞在树干上,又落在地上,那人发出沉重的闷哼声,随后嘴里就吐出一口血来。

    “原来这树还有一个歪脖,来,你们俩把他吊起来。”楚璃吻抬头看了看,发现这树的歪脖不错,由此选定。

    两个明卫过来,一人拿过绳子把他的双手捆住,另一个跳上树,两个人配合默契,很快的将这个人吊在了树上。

    站在下面看着,楚璃吻倒是镇定,看起来她并不着急。

    燕离缓缓的走过来,瞧着被吊在那儿的人,他几不可微的摇头,“你打算一直这么折磨他?不如早早问出来。”

    “我正在审问啊,这就是我审问的方式。瞧他,这个时候还嘴硬呢,还真是忠诚。只不过,忠诚在我眼里就是狗屁,这世上根本没有忠诚这两个字儿。”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看向她,眼里几不可微的摇头,她永远都是这个论调,所以无论做什么似乎都打动不了她。

    “别那么看着我。”他那种眼神儿,就好像他付出了多少而得不到回应很受伤似得。可是他应该问问自己,若是他自己遇到这种选择题,会怎样选择呢?会为自己,还是为别人。

    收回视线,燕离看了看吊在那儿双臂都要脱臼了的人,随后叹道:“三爷我去歇歇,你接着审问吧。”

    “请便。”看也不看他,楚璃吻打算一会儿瞧瞧这人的后颈。只不过燕离一直在看着她,她也没办法动手,这人眼睛才贼呢。

    夜色暗下来,那个被吊着的人看起来已经要坚持不住了,不断的发出哼声,听起来像是要死了似得。

    楚璃吻爬上树,她本就娇小,身体很轻,爬上树也很轻松,且大树都没怎么晃动。

    爬上了那根歪脖的树枝上,楚璃吻直接坐下,双腿荡了荡,然后低头看向就在自己脚边的人。

    抬腿,轻轻地踢了他一脚,他随即发出要死了一样的声音,楚璃吻不禁轻笑,“这就不行了?以为你还能坚持的。按理说,你应该有点武功的,可是怎么这么菜?”俯下身,楚璃吻伸手扯了扯他稀疏的头发。

    “你别浪费心机,无论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不会说的。”他满脸都是冷汗,已疼痛难忍。

    “别说的那么早,谁知道呢?毕竟你还能坚持一晚上,你会求我的。”说着,楚璃吻放开他稀疏的头发,然后开始扯他后颈的衣服,果然,在他的后颈上,有一块圆形的纹刺。

    他是前朝的人,而且看起来知道的也不少,但未必是高层的人,毕竟他一直都待在璃楼里,而且还真是个厨子会做菜。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知不知道那面古镜在哪儿。如果那面古镜很重要,那么必将和其他同样珍贵的东西放在一起,诸如周烈曾说过的,前朝有宝藏。

    “其实你大可不必这么一心向死,你也没必要死。我想要知道的很简单,就是有一面古镜,我想知道它在哪儿。你放心,我不会抢夺这面古镜,我只想见识见识,就是这么简单。”她俯着身体,整个人,只有屁股落在那树枝上,看起来悬的很。

    “古镜?”那人一诧,然后抬起眼睛看向她。他长得不是很好看,看着她的那眼神儿也颇为瘆人。

    “你知道。”楚璃吻轻笑,果然啊。

    “知道。”那人果然承认了,而且还在一直看着她。光线昏暗,他盯着她,眼神儿深刻。

    “那么,那面古镜到底在哪儿?”看着他的眼神儿,楚璃吻不为所动。

    “我可以告诉你,但是,我得知道,你是谁。”他接着说,声音也压得很低。

    “好奇心还挺重。告诉你也可以,不过,你先说。”她微微挑眉,满脸皆是笑。

    “古镜,在墨崖山。”他说了,而且看起来不像说谎。

    楚璃吻心头一动,果然,真的在墨崖山。

    她那时就怀疑金央就曾被关在墨崖山,而在墨崖山又出现了那么多可疑的东西,所以,那里一定就是前朝那帮人曾待过的地方。而这个身体,也与他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你若说的是真的,那么我也告诉你我是谁。你听好了,我是、、、”她说着,一边靠近他的耳朵,说了最后三个字。

    随着她说出来,他就愣了,看着楚璃吻,他的眼睛也流露出一种果然如此的情绪。

    不过,他也情绪也只是暂时停留,随后楚璃吻便出手,轻松的扭断了他的脖子。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