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1、通房小丫头(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01、通房小丫头(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太阳缓缓的从天边露出脸来,这边,也开始准备出关了。

    连夜排队等候出关的不少,大都是商队。

    不少商队和这日升镖局的镖师都认识,趁着还未出关时,他们在前方说话,听起来很是熟络。

    收回视线,楚璃吻调转身体又倒坐在马车上,看着就在后头的明卫,她笑了一声,“紧张了?”

    明卫看向她,然后摇头,“属下还好。”

    “别那么紧绷绷的,镖师都是江湖人士,大而化之不拘小节,你们这紧绷绷的样子看起来很像从哪个府邸走出来的。在这关口兴许不会如何,到了西朝,别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楚璃吻念叨着,那几个明卫也随之放松下来,不再紧绷绷的。

    “嗯,这就对了。看你们三爷,居然都跟着那镖师去和别人聊天了,好像也认识人家似得。”简直了,楚璃吻十分佩服,尽管他现在心里正在瞧不起那些人呢,可面上做的却是相当足,挑不出毛病来。

    明卫看了看,也不禁认可点头,燕离的功力,他们及不上。

    很快的,队伍便动了,朝着关口而去。

    出关的检查很严格,因为出了关不用多久就会遇上西朝的检查队伍。若是出了问题,很容易引起两国纠纷,毕竟这么多年来,已经纠纷无数次了。

    太阳出来了,这镖队也到了关口,兵士无数,开始对这些马车逐一检查。

    他们不定会抽查哪一辆马车,那时就得把马车上的货物搬下来,然后接受检查。

    这一番,便耗时许久,大概折腾了将近半个时辰,才完事。

    队伍重新出发,朝着关口而去。坐在车尾,楚璃吻看着后面要出关的商队,这些古代人,虽生活在这个时代,却也是很会奋斗。

    出关,要经过一条在深山之中挖出来的隧道,里面黑漆漆的。

    大约一百多米长,出了隧道,又见到了阳光,迎面的风都变得不一样了。

    坐在晃晃悠悠的马车上,瞧着关口越来越远,楚璃吻也不由得长吐口气,终于出来了。

    很快的,又遇到了西朝的检查队伍。这次,镖师拿出了些银两来做贿赂,检查倒是也没那么复杂,只是观察了一下镖队中的所有人,然后便放行了。

    这些西朝人,楚璃吻多多观察了一下,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只不过听口音能听得出来,他们说话更为大声,好像底气特别足似得。

    镖队兜兜转转,最后上了官道,官道平坦,走的更为顺畅无阻了。

    瞧着画龙走蛇一般的远山,楚璃吻心下平静。

    镖队走了一天,待得傍晚之时,前后皆没有城镇,所以很明显,今日要夜宿野外了。

    选定了休息的地方,队伍下了官道,进入了林中。

    山林并不茂盛,而且多处都有篝火烧过的痕迹,明显经常有人在这些地方夜宿。

    在一片偌大的山坳之中停下,镖师和明卫协作,将马儿从马车下牵出来,开始喂食,并让他们休息。

    另外一些人燃起篝火烧饭,各自忙碌,却也井然有序。

    路过他们,楚璃吻走向燕离,他站在树下,正在喝水。明卫头领站在他身边,正在说着什么。

    她走过来,那头领也不再说了,拱了拱手便退下了。

    瞧了一眼,楚璃吻看向燕离,“说什么呢?”神神秘秘。

    “这一路上行人不少,很可能一会儿就会有别的夜宿队伍出现,要小心。”把水壶递给她,燕离一边说道。

    接过来,楚璃吻看了看他,随后喝了几口。

    “这不是废话么,这条道又不是你们家开的,有人路过又夜宿多正常。”尤其这里距离关口很近,很多的队伍都会经过这牢里。

    “作为通房丫头,你这般说话,可是要受罚的。”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她眼下这个样子看起来还真的挺善良的。

    “少给我来这套,下回不提前告诉我,小心我坏你的事儿。再说了,通房丫头就一定得穿成这样么?瞧瞧这衣服,瞧瞧这破布条,我不像通房丫头,倒是像烧火丫头。”几分不满,主要这衣服质感太差。

    抬手,燕离捧住她的脸,然后施力让她抬起头来。他低头看着她,边看边笑,“就是土了点儿,其实还可以。”

    “你这胡子也丑的要死,别臭美了。”抬手去抓他的胡子,燕离立即仰头躲避。他长得高,只需仰头就能躲过她的手。

    楚璃吻很是不忿,抬腿开始下盘攻击。

    燕离放开她的脸,用一条手臂夹住她的脖子,“你是通房丫头,得明白自己的身份,不许跟三爷动手动脚。”

    “三你个头。”轻嗤一声,万分不屑。

    燕离却是笑意盎然,夹着她往火堆边走,楚璃吻没办法只得跟着。

    夹着她坐下,燕离才放开手臂,得到自由,楚璃吻就给了他一拳,打在他肋间。

    被打,他咳了两声,歪头看着她,一边皱起眉头,很是不满。

    瞪他一眼,楚璃吻身子一歪靠在他身上,丝毫没有做通房丫头的觉悟。

    任她倚靠着,燕离垂眸看着她,薄唇微弯。

    在他看来,她这个样子,是最乖的。

    所有的人都在忙碌,唯独他们俩倚靠在那儿悠然自得。

    饭菜即将做好,众人也听到了别的动静,一伙人也进了山。

    大概他们也看到了这边的火光,所以靠近了几分。

    众人看过去,隔着稀稀拉拉的树丛,瞧见了一伙人。七八个上下,都是男人,年纪差不多,穿着质量较为不错的劲装,手上还拿着兵器。

    他们站在那儿观察了一会儿,大概是看见了镖车还有镖旗,所以便退开了些,然后原地休息,也燃起了火堆。

    互不干涉,大家自然也都相安无事。这边,忙碌的还在继续忙碌,好似刚刚的插曲根本没有发生。

    靠着燕离,楚璃吻瞧着那边燃起的亮光,微微眯起眼睛。

    燕离身后靠着一棵大树的树干,她有动作,他自然感觉得到。

    “怎么了?”她的表情和动作,看起来有几分危险。

    “你知道,同类最大的优势是什么么?”依旧看着那边,楚璃吻问道。

    “是什么?”笑看着她,燕离似乎知道她想说什么了。

    “那就是能轻易的通过味道,就知道对方是不是同类人。这几个人,有着我熟悉的味儿。”很熟悉。

    “所以,打算如何?”进入初来西朝,她不会就想惹事儿吧。

    “我向来和同类不和,见面如仇敌,看见他们刚刚那眼神儿,我这心里就不痛快。”哼了哼,她条件反射而已。

    “这又是什么心理?按理说,同行见面,应该更为热烈才是。”抬手摸了摸她头上的布条,她可能不满,可是这个样子真的挺可爱的。

    “不对,同行见面分外眼红,向来坑自己的,都是同行。”她深有体会。

    如此论调,燕离想了想倒是同意了,别看人小,还是很有见地的。

    饭菜好了,明卫先把卖相好的送到了燕离和楚璃吻的面前。

    楚璃吻坐在那儿看着燕离,显然在等他试吃。

    燕离几许无语,她现在已经成习惯了,让他试吃毫无愧色。他若是有一天真的因为试吃而中招,也不知她会不会内疚。

    但瞧着她那没良心的眼神儿,燕离就知道了,她会毫不内疚的,而且还会庆幸,幸亏让他先吃了。

    深吸口气,把自己心里的那股气平复下去,燕离动筷,先吃。

    看着他吃下去了,楚璃吻这才放心,专门挑拣他吃过的旁边吃,这样她心里会好受。

    “我吃剩的就那么好吃?”把一大块鸡肉咬了一口,然后递到她嘴边,她没什么迟疑的就吃了下去,显然只顾安全根本不顾卫生问题。

    “好吃。”这还用说么?她吃东西向来不以好吃与否论,都是安全论。

    薄唇弯起,燕离的眸子认真的在她脸上划了一圈,凤眸深处,愉悦良多。

    这边在吃饭,林子里就传来了扰人清净的笑声。那笑声丝毫不收敛,也根本不怕吵着别人。

    听着这动静,楚璃吻的眸子就顿了顿,脸色也变得几分难看。

    “心里的那股气儿压不住了?”瞧她那样子,燕离无声的笑,这火爆脾气,真是势不可挡。

    随手把鸡骨头扔了,楚璃吻拍了拍手,然后站起身,“我过去瞧瞧。”

    “能动手就别吵架,影响不好。”燕离叮嘱,看似好心。

    哼了哼,楚璃吻举步离开,直朝着旁边树林里的那伙人走了过去。

    燕离擦了下手,一边看着走进树林里的人,“跟过去两个。”

    对面的明卫立即领命,快速的跟了上去。

    进入树林,也看清了那七八个人,他们围着火堆,正在喝酒。

    喝着酒,聊着天,说话极其大声,边说边笑。

    楚璃吻走近,他们自是也感觉到了。同时噤声,然后看过来,瞧她一个女子站在那儿,几个人露出各异的笑来。

    “小姑娘,你想做什么?”其中一个人高马大脸也很长的男人站起身,拎着酒壶就朝着楚璃吻走了过来。

    走到近前,更加感受到两个人身高上的差距,这人还真高。

    仰头看着他,楚璃吻在他的脸上扫了一圈,又嗅了嗅,除了酒味儿,身上的这股同行味儿就更重了。

    “你们太吵了,想过来告诉你们,声音小一些,吵着我们了。”看着他,她一字一句道。

    听她说的话,那男人就大声笑了起来,连带着火堆旁的那几个,一并笑的张扬。

    “像你们这样的镖队老子可是第一次见,不缩着头做人,居然还要往上冲。而且,还派一个小姑娘过来,你们镖队的男人都死了么?哈哈哈。”大肆嘲笑,那男人扔了手里的酒壶,然后就朝着楚璃吻的脸伸了过来。

    那只手到了近前,楚璃吻蓦地一手抓住,下一刻,那男人发出一声痛叫,看向自己的手,居然被一个铁刺给刺穿了。

    放开他的手,他手背上赫然一个窟窿,楚璃吻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机会,抬腿直奔他胯下。

    力大如山,她这一脚就能让这男人鸡飞蛋打。人高马大的男人捂着裤裆弯下了腰,后面那些人都跳了过来。

    楚璃吻向后退了一步,正好一个人速度快,第一个奔到了她面前。

    他一把抓住他手臂,手心的铁刺刺进他手臂,立即见血。

    另一手抓住他前襟,用力朝着自己的方向拽,一脚踢出正中他膝盖,他立即跪在了自己面前。

    扯住他后衣领,楚璃吻本想把他扔出去,可是随着后衣领被扯开,她猛然瞥见他后颈上有一个圆形的纹身。圆的,纹路古怪,乍一看还有点眼熟。

    就在她愣怔间,两把长剑到了她面前,松开手身体向后闪,同时另外两把剑从她的身体两侧出现,与那刺向她的两把剑缠斗在了一起。

    不管那两个人,楚璃吻直奔另一个挥着大刀的男人。

    她目的明确,躲过他的大刀,便一掌劈在他肩膀上。力气极其大,她这一下,那个男人也短暂的蒙了一下。

    趁此时机,楚璃吻抓住他肩膀的衣服,然后屈膝顶在他胯下,那男人随即弯了腰。

    他弯腰,她正好查看他的后颈。扯开他的衣领,不顾他的惨叫,她又看到了相同的纹身。

    圆形的,带着奇特的纹路,纹刺在他的后颈。虽光线黑暗,但楚璃吻依旧看得清,瞧那颜色的深浅,可以判断出这纹刺很长时间。

    没用多时,她和两个明卫便将那几个人都解决了,楚璃吻挨个查看了一遍,每个人的后颈都有那种纹刺。

    她最开始看到的时候觉得很熟悉,经过一番查看,她也想起来为什么觉得熟悉了,因为这些纹刺另一半的纹路,和那时顾沉毅给她的那块黑色的玉佩上是一样的。

    那半块玉佩纹路奇特,看一眼就不会忘记。

    现在那半块玉佩在燕离那儿,被他没收了。

    “如何?可能看出这些人是从哪儿来的?”蓦地,燕离的声音传来。他双手负后,几分悠闲的穿过树丛走了过来。

    “没什么特别,就是一些不上道的家伙罢了。你们两个,赶紧把他们收拾收拾一把火烧了,免得一会儿再有人路过,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烦。”楚璃吻迎着他走过去,不想让他看到那些人身上的纹刺。

    两个明卫立即领命,收殓尸体,正好那儿有一堆火,顺手火化了。

    走到燕离面前,楚璃吻拂了拂自己脸上的发丝,搔的她痒痒的。

    看着明卫将那些尸体丢进火堆,燕离皱了皱眉,随后拉着她转身离开。

    “怎么了?”怎么忽然急于逃开的样子。

    “焚烧尸体,气味儿很难闻的。”燕离提醒,随后快步离开。

    看了他一眼,楚璃吻无言,然后朝着他伸出一只手,“把我的玉佩给我。”

    闻言,燕离停下脚步,看向她,“要做什么?”

    眨眨眼,楚璃吻摇头,“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是不是还在你身上。或者,你把它给扔了。”

    “放心吧,还在我这儿。”告知,然后举步就走,根本不往外拿。

    楚璃吻暗暗的骂了句脏话,这个妖孽,真是不好糊弄。

    回到休息的地方,那日升镖局的镖师聚在一堆篝火旁,瞧着那走回来的两个人,几个人面色各异。

    他们盯着的是楚璃吻,谁能想到这么一个娇小又没内力的小姑娘,居然这么能打。

    知道他们在看自己,楚璃吻也懒得理会他们,坐在休息的地方,她盯着跳跃的篝火,脑子里又想起那几个杀手后颈的纹刺。

    他们的纹刺和她手里的玉佩样式相似,如此似乎就可以说,这些人可能是前朝的余孽呢?

    她刚刚是被那些纹刺惊着了,不敢让燕离看到。若是他怀疑她是前朝余孽,估摸着就得对她动手了。

    她不敢冒险,待得找到古镜之后,愿意怎样就怎样了,

    瞧她那出神的样子,燕离微微歪头,认真的琢磨她的脸。

    她真是满腹心事啊,自从开始往西朝走,她就变得愈发古怪。时常的面色凝重,陷入自己的沉思当中,连掩饰都忘记了。

    蓦地,燕离抬手,摸了摸她的头。楚璃吻也回神,看向他,眨了眨眼睛,“三爷有什么指教?”

    “我的通房丫头,三爷要休息了。”放开手,他看着她,笑道。

    “所以呢?”挑眉,不知他要做什么。

    “把腿伸直,供三爷枕着。”他的要求还是很简单的。

    看着他,楚璃吻给了他一个冷哼,抬手把他的一条腿拍直,然后她身体一转,便直接躺在了他的腿上,舒服。

    低头看着那肆无忌惮的小人儿,燕离几不可微的摇头,“如此胆大包天,不知你还能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来。希望到时,不会惊着我。”她心思如此凝重,让他都有些担心了。

    闭着眼睛,楚璃吻没有回答他,他肯定会惊着的,她提前说声抱歉吧,但也仅在心里说。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