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7、同眠(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097、同眠(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唇薄而热,而且拥有这个软度和好闻的味道,楚璃吻觉得就算他的嘴唇薄成一张纸,她也无所谓。

    躺在那儿,燕离任她亲吻自己,她上次还说他技术很差,其实在他看来,她的技术也不怎么样。

    蓦一下,她咬的他嘴唇疼。燕离的双手从她的手中挣脱出来,随后环抱住她。下一刻,他翻身而起,抱着她一个翻覆,两个人便来了个颠倒。

    一手顺着她的脸颊一侧抹过,将她乱糟糟的发丝拨开,唇舌施力,成功的闯入她的口中。

    湿热,带着薄荷香,楚璃吻身上的力气顺势泄掉,一边抬手环住他的颈项。

    蓦地,也不知是谁,发出软糯又带着明显欲色的嘤咛声,然后,楚璃吻就笑出了声音。

    抬起头,燕离看着身下的人,凤眸几乎成了黑色的,浓郁的如同有乌云在其中翻滚。

    “突然之间笑什么?”他开口问,声音几分嘶哑,而且带着严重的不满。

    楚璃吻的脸很红,不过眉眼间却都是笑。

    “只是忽然之间的,我发出这种声音来,觉得有些尴尬。尴尬的时候,笑比较好。”而且,燕离这厮下半身有个什么东西在戳她,这种感觉很怪,她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听她的解释,燕离虽是无语,可看着她那样子,他也不由得笑起来,“拿你没办法。”话落,他便从她身上下来了。

    躺在那儿,楚璃吻依旧抿唇笑,“太子爷的技术明显比上次要好得多,你不会在暗地里练过了吧?和谁练得?”

    “孤哪有那么多的时间。”燕离哼了哼,他天资聪颖,还需练习么?只需看一看书,便心领神会融会贯通了。

    “感觉不错,若有时间,咱们俩可以再单独研究研究。”她说的委婉。

    燕离无语,“今日不是正好?”

    “谁说的?我身体不舒服,而且毒素未排干净,你就不怕我传染给你,让你也中毒?再说,身体不适,发挥不出我的真实本领。到时反倒被你看了笑话,我成什么了?”楚璃吻自有道理。

    燕离转过头看她,最后只能叹气一声,“你赢了。”

    哼了哼,楚璃吻侧起身体,看向歪头瞧着她的人。两个人这般躺在同一张床上,距离还这般近,真不是一般的怪异。

    可是,她却莫名的觉得很不错,这般睁眼闭眼的都看到他,长得这么好看,不知有没有看腻歪的时候。

    “我哥何时能去康郡王那儿求亲?”这一来一回,他还得去找棠王,也不知得花费多长时间。

    “不会用很久的,不过,这求亲,应该会以国书的方式来提。”燕离看着她,一边回答道。他声音很低,带着几分哑色。

    “这么隆重?这样一来的话,一切也就名正言顺了。不错,康玉敏看起来也很温柔,和我哥倒是般配。”说起来,楚璃吻还是很看好的。

    “我成全了一段姻缘,这好事做的如何?”他问道,像是在找认同感似得。

    “嗯嗯嗯,十分好,老天会给你添阳寿的。”楚璃吻立即连连眨眼表示他心里想的肯定会成,否则他会一直说。

    燕离弯起薄唇,“如此就好。”

    “行了,别美了,这辈子就做这么一件好事吧?”所以才大吹特吹。

    “儿时和母后住在曲牙山的别院里,那是这么多年来,我所见到的最安静的地方了。人很少,也没有勾心斗角,很安宁。只是,离开那里后,再见到的便是腥风血雨。好事坏事,其实无法界定,立场不同而已。”燕离从不认为,自己做的是坏事。

    “我知道。”她可没有嘲笑他的意思,毕竟,她也一样。

    薄唇微抿,燕离缓缓的抓住她的手,“得你一句认同,真是不容易。”

    撇嘴,楚璃吻任他抓着自己的手,“我的古镜,你抓紧点儿啊。既然前朝的余孽在西朝,实在不行我就亲自去西朝一趟。我倒是要见识见识,这帮人到底什么样儿,把古镜藏在哪儿了。”

    “找到了古镜,你就得告诉我,你要古镜,到底要做什么。”这件事,燕离从始至终也没弄明白。

    “好。”楚璃吻痛快答应,心下却在笑,他怕是永远也听不到她的解释了。

    两个人说着说着,也不知何时便睡着了,夜很静,到处皆是安宁。

    黑夜缓缓的过去,天边泛起鱼肚白,接下来,太阳也露出了脸。

    红阁的二楼,很快的便迎接到了阳光,太阳从窗户照射进来,最后洒在了床上。

    薄被盖在两个人的身上,他们靠的很近,墨黑色的发丝也纠缠在一起,不分你我。

    有人走上楼,最后走到房门外,推开门,那瞬间,床上的楚璃吻也瞬时睁开了眼睛。

    门口,碧珠站在那儿,嘴无意识的张大。瞧着那床上,她想了想,然后咬紧了唇,便又把房门关上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人,楚璃吻有那么一瞬间是愣怔的,他怎么在这儿?

    不过,下一刻她就想起来了,昨晚他们俩差点擦枪走火。思及此,她的视线就落在了他的唇上,真是又软又热,她喜欢。

    似乎因为一直被看着,燕离也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瞧见的,便是楚璃吻的脸,他弯起薄唇,“早上睁开眼就看到我的脸,是不是很满足?”

    “嗯,满足的要命。”说着,她的手从薄被中拿出来,然后摸了摸他的脸,皮肤十分好。“不过就算满足,也请太子爷日后移步,回自己的寝宫去睡。我还是习惯一个人睡觉,有人和我抢位置,我很不适。”

    任她摸自己,燕离却不给出回答,只是笑。

    他不回答,楚璃吻也没什么招儿,拿开手,随后她便坐了起来。

    长发乱糟糟,包裹着她的小脸儿,让她看起来更是娇小无比。

    燕离也坐起来,微微晃动了一下肩膀,随后他看向楚璃吻,又伸手把她的脸搬了过来。

    看着他,楚璃吻微微睁大眼睛,“做什么?”

    “脸色好了许多,看来,喝的药效果不错。”查看了一番,燕离微微颌首,然后便放开了手。

    “是么?金央这人虽然神神叨叨的,但是医术的确是不错。就是开的药太难喝了,有机会,我得报仇才行。”楚璃吻摸了摸自己的脸,少见的热乎乎,毕竟她的身体一直不好,温度不高。

    “你这才是恩将仇报。”不懂她的想法,燕离也无语,不过,也任由她。

    不置可否,反正她是怎么舒服怎么来。

    下床,燕离整理了一下自己起了褶皱的衣袍,但压了一夜,都是褶皱,根本抖不开。

    “你的睡相太差了,压着了我的衣服。”睡觉之前不脱衣服,但他并不认为是自己的错,错在她。

    无语,楚璃吻冷嗤一声,“所以,我是压断了你隐形的翅膀了?”

    她这话,才是堵得燕离无话可说,“说不过你。今日我还得进宫,你接着休息吧,记得按时吃药。”话落,他最后看了她一眼便离开了。

    抬手朝着他挥了挥,楚璃吻算是恭送他了。

    燕离离开,楚璃吻身子向后,又躺回了床上。

    身体舒展,身上的骨头也发出一些响声,但是很舒服。

    这般抻一抻,也不知还能不能长个儿了。

    很快的,早饭和汤药一并送来了,闻着那味道,楚璃吻的食欲就瞬时下降。

    “我说,你把这汤药一块拿来,就是不想让我吃饭是不是?你这丫头,越来越坏了。”靠在床上,瞧着那碗汤药,她愈发怀疑金央是伺机报复她。

    碧珠也无法,“太子爷临走的时候吩咐奴婢,一定要太子妃按时吃药。眼下这时辰,是得吃药了。”

    “你现在,是把他当成自己的主子了。他说的话,大过天?”楚璃吻微微眯着眼睛,这小丫头的立场开始变了。

    碧珠想了想,然后立即摇头,“不不不,奴婢不是这个意思。那个太子妃,二爷找您呢。”言下之意,她快吃完然后去地宫吧。

    周烈找她?很大的可能是古镜。

    听着这个,楚璃吻果然不再逗她了。吃饭,然后喝药,随后整理了一番,便离开了红阁。

    燕离出去了,因为明卫少了很多,楚璃吻顺着他寝宫的暗道回了地宫。

    这里一如既往,不见光的人都在这里,楚璃吻一路回应着向她问好的人,直奔暗卫营。

    周烈果然还在忙碌,他才是敬业,没有事情,他不会离开这里。

    “老大,你还好么?听说你中毒了。”周烈这里消息最快,楚璃吻中毒的事情,他知道的清楚。

    “好多了,没什么大事儿。找我来,是不是古镜有消息了?”坐在椅子上,楚璃吻身子向后靠在了椅背上,舒坦。

    周烈给她倒了一杯茶,然后在对面坐下,随后道:“倒不是有明确的消息,而是前朝的余孽在西朝的动静很大。看起来,他们经营了酒楼,很多,但很明显,看起来是酒楼,实际上,应该是用来暗中联络的据点儿。”

    “这样?也算有大突破了。他们如果是谋划复国,而如今又在西朝活动,是否,是想夺西朝?”毕竟大卫太大了,过去这么多年,想倾覆大卫,可不容易。

    而西朝就不是了,本来就是小国,又独立不久,想要翻覆,相对来说更容易些。

    “兴许吧,除此之外,也想不到别的可能了。”周烈点点头,他也认为如此。

    “他们都在西朝活动,反倒不再靠近大卫了。这样一来,只能去西朝会会他们了。不然,就抓一个头领,肯定能逼问出些什么来。”楚璃吻很着急。

    “可是这样一来,也容易打草惊蛇。”周烈反倒很谨慎。

    “不行,我等不了了,必须得尽快找到古镜。”四年了,她忍了够久了。这四年来,她心心念念的就是古镜。现在给燕离当牛做马,而他又开始怀疑她,她不能再待下去了。不然到时古镜没找到,反而可能被永久的困在这里。

    周烈不知她为何如此焦急,但是从她的表情上就看得出来,她没有说谎。

    “好,我会让他们尽快找到一两个头领,调查好他们的身份。到时,给老大准确的消息。”调查好了对象,楚璃吻直接去抓就可以了。

    “拜托你了。”楚璃吻深吸口气,一切就都看周烈的了。燕离这厮,现在只顾着琢磨明白她要古镜的目的呢。

    “老大做什么这般客气?说起来,其实我也很好奇,这前朝的古镜,到底有什么价值?”说起来,也只是一件古物罢了,但总是有价值,并非无价。

    “对于你们来说可能只是一个摆设,但对我来说,很重要。这辈子,我一定得见到。”对燕离不敢说这话,但是对周烈,她还是能说得出来的。

    闻言,周烈点点头,“定不复老大所望。”

    前朝的人都在西朝活动,其实也有些难度,毕竟混入西朝,也不容易。

    而且,她若真去西朝,还得把燕离糊弄住才行,否则他会想方设法的阻拦。

    这个妖孽,总是疑神疑鬼,若真想法子,还真得让他很信服才信。

    离开盛都将近半个月,楚璃吻回了死卫营,这里的运转一切正常,有天京这个刚刚上手的小领导,和小鸡也算合作愉快。两个人在近期接了几个任务,均完成的很好。

    而且,有一个黑令是媚儿自己单独完成的,完成的相当漂亮。

    都有进步,这让楚璃吻很是欣慰,没给她丢脸。

    毕竟这死卫营所有的人都是武功高强,无论现在还存在的,还是以前出任务发生意外死掉的,无不武功不凡。

    而自从楚璃吻接手了死卫营,她没内力不说,还带进来两个根本没学过什么功夫的人,这一度让死卫营里的其他人议论。

    不过,现在显而易见,她的调教是有效果的,且没有内力的人,更出其不意,有些任务甚至只有他们才能完成。

    在地宫里晃悠了一天,楚璃吻才返回东宫。顺着寝宫的暗道上来,还没走出卧室,便听见了外面的动静,她也自动的留在了卧室里,没出去。

    听着动静,是刘先生的声音。刘先生现在可是官拜御史大夫,出身寒门,从出现开始便一路直升,可是引得很多人不满。

    不过,刘先生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而且,他身边也有不少的谋士,遇到过多次刺杀和朝堂上的故意为难,可他都一一化解。

    他是燕离的忠心追随者,此时此刻,他们在说的也是朝堂上的事情。

    敏郡主之事,在朝上也算引起了轩然大波,毕竟抗旨逃婚,这可是几百年来头一遭。

    在刘先生看来,即便现在康郡王诸多想法,又不得不忍气吞声的状态很危险。可是,却也算不上什么大事。因为,康小世子对燕离很是感谢。

    康小世子可是未来的康郡王,拉拢他,很有必要。

    且,康玉卓心思单纯,比之康郡王,要更容易对付。

    听着刘先生的分析,楚璃吻也赞同,康玉卓对她还有燕离,是很感谢的。他在墨崖山发现了那些秘密之事,也只是偷偷告诉了她并没有外传,可见很有良心。

    接着听,便听到刘先生说起娶亲之事。各门阀将家中未婚女子嫁给太子爷,这是古来便有的规矩,从未破过。如今东宫仅剩两个主子,所以也有不少门阀正在蠢蠢欲动。

    可是,这东宫之中的太子妃,现在对外却是个魔头一般的存在,因为杀人不眨眼。

    刘先生还是建议燕离行嫁娶之事,毕竟更为得益。

    听着,楚璃吻就不由得哼了一声,她知道刘先生是完全站在利益的角度,不曾考虑过其他。

    可是,她很不喜欢。正如外界传言,这东宫,她还插得上手。

    若是真想挤破头嫁进来的话,那就得看看命大不大了。

    刘先生的提议仅限于此,楚璃吻接下来也没听到燕离的回答,所以也不知他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这个人,连康玉敏都不想娶,又怎么可能轻易的娶其他门阀家中的女子。他是个不想被束缚的人,因为那会让他有被威胁的感觉。

    那时东宫女子无数,他过的什么样的日子想必还历历在目。

    希望他能坚守住,否则,他若娶了,可保证不了她们的安危。

    在她回到那个世界之前,若是谁在她面前犯冲,可别怪她心狠手辣。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