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3、小人成双(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093、小人成双(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天色大亮,外面的一切也看的更清楚了。这破庙外面都是树和杂草,树干不粗,但树冠茂盛。地上的草齐腰高,密密麻麻,因为大雨,它们都有些歪歪斜斜。

    树冠上不断的在往下滴水,杂草丛下,雨水也成小渠一般,正在流动。

    燕离将这附近彻底查看了一遍,随后才走回破庙。他身上都是雨水,尽管已经不下雨了,可是只要在外面走一趟,就别想干干净净的回来。

    “怎么样,咱们现在这是在哪儿?”站在破墙边,楚璃吻看着他,问道。

    “这是一处山头,前后左右我都查看了一遍,除了这破庙之外,再无其他建筑。”燕离看了看自己的袍子,但已经彻底湿了,没有办法。

    楚璃吻点点头,“看来,这地儿真是诸多蹊跷。这上面是荒山,可是下面却有陷阱,真是凶险。”说着,她的脸色也不是很好,苍白泛青,眼睑下方也是青紫色的。

    看着她的脸,燕离并没有告诉她她的脸色很不好,在他看来,她是真的中毒了。

    “还听得到那声音么?”燕离问道。

    眨眨眼,楚璃吻看向外面,带着水汽的风吹过,那呜呜呜的声音又传来了。不似昨晚那么清晰,但她也听得到。

    点头,“还有。”

    “走吧,去看看。”燕离眸色深沉,他现在愈发担心,她怕是中毒太深。

    “嗯。”若是能找到,她也就安心了,不是自己出了问题。

    一前一后,走出破庙,地上都是水,踩在上面发出声响来。

    穿过杂草丛,进入树丛,上头的雨水不断的往下滴,楚璃吻也不由得翻白眼儿,真讨厌。

    不过,也没有办法,他们才是闯入者。

    循着楚璃吻听到声音的方向走,很快的,茂密的树木渐渐稀少,而且山势也开始向上,显然这是又上了另一座山头。

    往上看,树木稀少,却是有不少的乱石。乱石丛生间,杂草软趴趴的,显然是被昨天的大雨拍打的。

    风载着潮湿的味道划过鼻端,楚璃吻闭了闭眼睛,然后抬手一指,“就在这上头。”她很确定,声音就是从这上面传下来的。

    燕离看着上面,他还是什么都没听到。可是看着楚璃吻笃定的眼神儿,他什么都没说,拉着她的手,“走吧。”

    举步,两个人朝着上面走,乱石丛生,她没多少力气,走的颇为费力。

    燕离一直拽着她,为她分担了很多。

    到了半山,那声音更清晰了,呜呜呜,无一丝遗漏的钻进耳朵,楚璃吻忍不住抖肩,太难听了。

    抓紧她的手,燕离知道她是什么感觉,可是他帮不上一点儿忙,因为他什么都没听到。

    终于,攀着乱石快抵达山顶,两个人也瞧见了一些别的东西,那是一堆石头堆砌起来的石塔。石塔四周都是乱石,显然都是从石塔上面滚下来的,看来再用不了多久,那石塔也要报废了。

    走上来,绕过乱石,两个人也走到了石塔下。

    抬头往上看,这石塔也就三四米高,石头堆砌,最上面,却立着一根铜针,铜针上头是弯的,像个鱼钩。而那弯过来的铜针上,则挂着一个铜铃。

    盯着那个铜铃,随着风吹过,那铜铃晃动,呜呜呜的声音就是它产生的。

    抖了抖肩膀,楚璃吻看向燕离,“就是它。如今已经站在这下面了,你也看得到,还是听不到它发出的声音么?”

    此时此刻,燕离的脸开始变色,那铜铃他看的清楚,风吹过时,铜铃晃动,他也看到了。按理说,铜铃晃动产生撞击,定然会发出声音来。

    可是,这事情就如此蹊跷,他明明看到了,却听不到。

    “不会吧,你还听不到?”楚璃吻挑高了眉毛,看着燕离的脸色,就知他还是没听到。

    燕离低头看向她,然后点头,“还是没听到。”

    无情绪的笑了一声,楚璃吻看了看那铜铃,又看了看燕离,“这么说,不是我出问题了,是你出问题了。你也中毒了?你不是到了那地洞里就吃药了么?”怎么会这样。

    燕离微微摇头,“我没中毒。这东西,必定是有什么蹊跷。”看向那个铜铃,风吹过,它还在晃动,他也能看得到里面的铜坠撞击在铜铃上,可就是听不到声音。

    “太诡异了,我这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在这种地方,这玩意儿是谁弄的?说不定,又是前朝那帮人。可是,他们弄这么个玩意儿是做什么用的?”在这山中弄这么个东西,莫不是烽火台?可是,这烽火台也未免太寒碜了些。

    燕离也显然不知所以,不管是地下的陷阱,还是这上面的石塔,都处处透着诡异。

    看向他,楚璃吻摇摇头,“那时暗卫不是也在这墨崖山中查探了许久么?当时,他们就没发现这玩意儿么?”

    “没有。”燕离很确定。

    “我现在状态不太好,咱们俩不能在这里久留,先离开吧。待我身体好了,再来这里查看。”她现在十分怀疑,这铜铃可能是第二道杀人武器。但凡在地下中了毒却又没死的人,爬上来也得受这铜铃的折磨。说不准,接下来还有第三道第四道。她状态不佳,无法应对。

    “嗯。”燕离微微颌首,最后看了一眼那铜铃,便拉着楚璃吻顺着原路下山。

    天气并没有多好,而且风很大,在这密林之中都能感受得到,可想这风有多大。

    不过,风大倒是也有好处,树冠上的雨水都被吹落了,走在之中,头上不再如同下雨一般了。

    天空还是罩着乌云,但它们在很快游走,可蓝天还是没露出来。

    燕离稍稍辨认了一下方向,便带着她移动,楚璃吻最初还能坚持,但是后来双腿乏力,连迈步都有些困难了。

    她脸色十分不好,眼睑和唇都泛着青色,看起来很糟糕。

    “活着受罪死了不甘,人活着真是累。”她实在走不动了,抓着燕离的手,将全部的力量都坠在了他的身上。

    停下脚步,燕离看着身边的人,随后蹲下,“上来,背你走。”

    “这两天承蒙太子爷照顾,不过我看也是无以为报,你也别盼着我日后会报答啊。”趴在他背上,楚璃吻一边声明,她是不会许愿报答他的。

    无言,燕离站起身,背着她继续向前走,“你没良心又不是一天两天,但你放心,我会想办法剥削你的。”所以,她答应不答应也没什么。

    轻嗤一声,楚璃吻歪头躺在他的肩膀上,又开始盯着他的耳朵看。人长得好,耳朵长得也不错。

    他走的不是很顺,山势崎岖,蓦一时,脚踩下去的旁边便是一个空陷,若是一个不稳,就得掉下去。

    盯着他看,看着看着,楚璃吻的眼睛也缓缓闭上了。头很重,又很晕,她不想睡觉,可是却无法抗拒。

    晃晃悠悠,她蓦一时也清醒,可是眼睛睁不开。

    也不知过去多久,她听到有人在说话,用力的把沉重的眼皮撑开,入眼的光线几分昏暗。

    下一刻,她被燕离从背上放下来,然后抱住。

    “睁开眼看看,是谁来了。”抱着她,燕离一边垂眸看向她,说道。

    看着他的脸,听他的语气,可不如在山上时温柔。

    深吸口气,她缓缓扭头,入眼的先是火堆,火光摇曳,照亮了这一片。

    转移视线看向旁边,一张她没想到的脸进入眼睛,“哥?”

    瞧她还认得自己,顾沉毅不由得松口气,走近,他仔细查看了一下楚璃吻的脸,随后伸手把她从燕离的手上接了下来。

    双脚落地,楚璃吻查看了一下四周,蓦地发现火堆旁有一个人躺在那儿,居然是康玉敏。

    她没死,还被救上来了,那上官扶狄呢?

    “哥,你可看到了上官将军?”若康玉敏是他救上来的,那他必然能见到上官扶狄。

    “放心吧,上官将军没有事,只是吸入了些毒气,和你的症状差不多。”顾沉毅把她扶到火堆旁坐下,一边说道。

    点点头,她随后看向走过来的燕离,不禁感叹这俩人命真大。当初燕离不管他们,他们也没死。

    燕离却不以为意,坐在楚璃吻身边,看也没看康玉敏。

    “都这会儿了,晓寒鸟还没找来么?”看着燕离,他们俩在山中走了一天了。

    “来过了,用不了两刻钟,明卫就会过来。”燕离微微晃动脖颈,背着楚璃吻走了一天,他觉得这肩膀要碎了。

    看着去拿水的顾沉毅,楚璃吻缓缓靠近燕离,“我哥怎么来了?”

    缓缓转脸看向她,两人距离不过分毫,薄唇微动,他小声说,“当然是我把他请来的。”

    “你?为什么?嫌自己的绿帽子不够实在,非得让人家在你面前演一出,你才死心?”她倒是没想到,他居然会把顾沉毅叫来。

    “顾大将军若不来,敏郡主不是得伤心死。我这也算救人一命,顺带着,没准儿还能成就一桩姻缘呢。我听说,这样能添阳寿。”他看着她,依旧小声道,就好像在讨论什么机密的事情。

    嘴角缓缓撇成嫌弃的弧度,楚璃吻瞪了他一眼,然后坐直身体,“不想说算了。”

    燕离似笑非笑,不再说话。

    顾沉毅把水壶拿来,然后先递给了楚璃吻,“先喝些水,然后再把这药吃了。这地下的瘴气有毒,很不易驱除,得吃一段时间的药才能排干净。”

    接过水壶,楚璃吻看了一眼,然后递给燕离,“太子爷先喝吧。”

    这举动,看似贴心,但只有燕离知道她什么意思,她不放心,所以让他做小白鼠。

    无言,接过,燕离喝了几口,随后把顾沉毅手中的药直接拿了过来,又吃了下去。

    看他如此敢做,楚璃吻也不再怀疑,拿过水壶和药丸,陆续的吃了下去。

    喝了水,她觉得舒服了许多,这肠胃也不再空辘辘的了。

    “敏郡主没事儿吧?”看着躺在旁边的康玉敏,火光之下脸色苍白,身上盖着一件披风,把她包裹在其中,让她看起来特别小。

    “无事,傍晚时醒来了,喝了些水吃了些东西便又睡过去了。”顾沉毅在她旁边坐下,看着康玉敏,边说道。

    瞧着顾沉毅的脸色,楚璃吻不由得抿唇,“哥,你和敏郡主这事儿,怎么没向我提及?不管怎么说,这也不是一件小事儿。”

    顾沉毅收回视线看过来,多看了燕离一眼,随后道:“与她相识那日我便知道,她始终是要嫁给大卫太子的,不管这太子是谁。”他和康玉敏认识的时候,正是霖太子在位时。

    楚璃吻点点头,“那倒是,这不就有一位太子么。是不是,太子殿下?”歪头看向燕离,楚璃吻很想听听他的意见。

    “所以,我将顾大将军请来了。”就是这般简单,在这件事情上,成人之美更有收益。

    撇嘴,楚璃吻不看他,又看了看昏睡的康玉敏,“眼下这要娶的和要嫁的都在这儿,哥,你到底是什么想法?”

    顾沉毅微微垂眸,半晌后,他叹口气,“以我的身份,不能儿戏。”婚姻大事,不是他自己就能说了算的。

    楚璃吻看着他,莫名的心里一阵无奈,还真是有点可怜。

    “燕离,你肯定有法子,否则也不会千里迢迢的跑到这里,又把我哥找来。”看向燕离,这厮鬼主意多得很。

    燕离弯着薄唇,那笑几分残忍和无情,“很简单,只要棠王肯为顾大将军说话,这事儿也就成了。”

    “不行,如此一来,我的立场就会变得很麻烦。”顾沉毅立即否决。

    “难不成顾大将军真的打算为国献身?”燕离却是不信,其实顾沉毅就是担心会惹来麻烦罢了,即便他现在已与棠王站在一处,却不想被人知道。

    顾沉毅一顿,没有接话。

    “南晋皇室不顾你的反对,把我远嫁大卫,其实已经证明了他们的立场。如今,棠王羽翼渐丰,哥哥你趁机做些什么也无碍,反正都会推到棠王的头上去。再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若不反抗,还真当你是软柿子呢。”这卧薪尝胆是好招,但也不能一直用,到时就真的成鳖精了。

    顾沉毅看着她,不由得笑,“现在戾气怎的这般重。”以前她也只是任性而已。

    “我也只是说出事实而已,毕竟这世道就是如此。你看敏郡主,为了你根本不顾逃婚的后果如何,真是义无反顾。她不想嫁到盛都,而这位太子爷也明显不想娶,我又是个看不得别人招摇的人,她若真的嫁到东宫,处境想必不会好。我能一时看你的面子照应她,但肯定不会照应一辈子。”楚璃吻看着顾沉毅,从侧面开始激他。

    顾沉毅看着她,随后笑出声,“真是越来越刁钻了。”

    “你认真考虑一下,不管是为了敏郡主,还是为了你自己。”她也不强求,反正这康玉敏若是无法嫁给顾沉毅,她是不会活下去的,肯定寻短见。

    顾沉毅微微点头,他的确在考虑。

    就在这时,一些声音从密林之中传来,四周顾沉毅的亲卫同时朝着一个方向看过去,片刻后,一行人出现了。

    是明卫,他们终于找过来了。

    见到燕离和楚璃吻,一行人也放松下来。他们快速的汇聚过来,后面,出现的则是上官扶狄的亲卫。

    楚璃吻看过去,果然瞧见了上官扶狄,他清醒着,只不过脸色很不好,且脚步虚浮,可见毒还没有排出体外,尽管他内力深厚。

    看着他们走过来,楚璃吻微微偏头凑近燕离,小声道:“看到他们都这么惨,我心里平衡了。”

    燕离也朝着她歪头,“我也是。”

    上官扶狄走近,看见了燕离和楚璃吻,他面色稍缓,“殿下和太子妃无事,万幸。”

    没想到他会说这种话,而且眼神真诚,明显就是这样想的。

    燕离面色不改,在地下陷阱之中抢了上官扶狄的药,他丝毫无愧色,完全天经地义的模样。

    楚璃吻不由得鼓了鼓嘴,“放心吧,小人都活的比较长久。”

    燕离扫了她一眼,很不喜欢她说的话。

    上官扶狄反倒笑了,在亲卫的扶持下,他坐在火堆的对面,随后看向顾沉毅,“多谢顾将军搭救之恩。”

    “在下还要感谢上官将军拼死护住敏儿,否则以当时那塌陷的程度,敏儿可能就没命了。”顾沉毅却摇摇头。

    听他们俩说的话,很显然顾沉毅早上官扶狄的近卫挖进了那地下陷阱,动作果然快,可见他是真的很担心康玉敏。

    “是我办事不利。”上官扶狄叹口气,他将一切责任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即便康玉敏是自己逃走的。

    “上官将军,你就别再自责了,否则,我可要羞愧而死了。”听上官扶狄说话,楚璃吻那少见的羞愧感一直在往上涌。尽管她也想试试当君子是什么感觉,可是很遗憾,她做不了君子。

    燕离斜睨了她一眼,随后道:“明日回盛都,届时,我会带着敏郡主进宫面圣。上官将军,顾大将军,你们二位就无需如此谦虚的揽责了。”

    楚璃吻眨了眨眼睛,然后看向他,“你确定带着敏郡主进宫面圣就可以了?”这事儿,怕是不会那么容易解决。

    “当然,还希望顾大将军不会退缩。不然的话,敏郡主就只能沦落东宫,然后被我这嫉妒心极重的太子妃折磨死。”燕离也算好心告知,楚璃吻又不是省油的灯,难免会做出什么来。

    翻了翻眼睛,楚璃吻倒是没反驳。

    顾沉毅看着楚璃吻的样子,不由得笑,“太子殿下放心吧,不管如何,总是不能让问儿难过。”

    “你要娶媳妇儿,可别把我拽进去,明明是你自己的私心。”楚璃吻哼了哼,娶媳妇儿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

    顾沉毅笑着摇头,还真是说不过她了。

    “对了,康玉卓呢?”看着眼前这些人,楚璃吻忽然发现,康玉卓怎么不见了。

    她此言一出,几个人同时一诧,互相对视了几眼,各自微微摇头。

    “你们几个,快去找。”燕离微微皱眉,随后吩咐明卫赶紧去找。

    上官扶狄亦吩咐自己的亲卫协助寻找,墨崖山太大了,找个人如同大海捞针。

    “真行,居然把他给忘了。这小子,把他找回来我非得揍他一顿不可,害得我中毒。”这个小子,胆小如鼠,一个人在山里,估摸着吓坏了。

    “能找到他再说吧。”燕离看了她一眼,一天一夜了,谁知道康玉卓怎么样了。

    “若是真找不到,那么最好别告诉敏郡主,她会崩溃的。”看向还昏睡着的敏郡主,太弱了。

    顾沉毅叹口气,抬手提了提盖在康玉敏身上的披风,他心里的确有康玉敏,尽管表现出来的不多。

    看着他的举动,楚璃吻转头看向燕离,压低了声音叹道:“太子爷真是做了件好事儿,我觉得,老天要是睁只眼闭只眼的话,能给你添点阳寿。”

    她这种话,真是难听的很,也只有她能说出这种让人好气又好笑的话来。

    燕离显然无可奈何,抬手用力的戳在她脑门儿上,“你还是闭嘴吧。”

    笑,楚璃吻身子一歪靠在他身上,“一会儿那边的烤鸡好了你试吃完叫醒我,对了,我比较爱吃鸡腿儿,多给我留点儿。”

    眼看着靠在自己身上的小人儿,燕离倒是没动,还真把他当成试吃的了,使唤他的时候毫无愧色。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