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2、怪声(二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092、怪声(二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找到了干燥的木头,好不容易生了火,这昏暗的破庙里终于有了光亮。

    燕离蹲在火堆旁,等待着火势加大,他就把潮湿的木头架上去,待得烘干,就能着火了。这么粗的木头,能着一个晚上。

    坐在高处看着他,那火苗在她的视线当中都是扭动着的,像是做作的女人在扭着水蛇腰。

    “晓寒鸟怎么还没出现?找到了我们,也能尽快离开这里。”离开地下那么久了,她还是这个症状,她觉得得赶紧找大夫看一下较好。这个身体实在不争气,真是白瞎了她彪悍的内心。

    “雨太大了,晓寒鸟不敢出来,否则,会被大雨拍死的。”当初找她的时候,晓寒鸟就淋了雨。

    “还真是弱。好吧,就只能等雨停了再说了。不过,我倒是好奇这个地方是做什么的,只是一个破庙么?可是,为什么会有一条通道,直通地下那个陷阱呢。那个陷阱的出现也很蹊跷,荒山野岭无人居住,是谁弄了那个陷阱在那儿?”一切都是疑点,很奇怪。

    “墨崖山附近是有村子的,不过,距离这里都很远。墨崖山中很是险峻,除了冒险采药的药农,其他人是不会闯进来的。”燕离回答,他蹲在那儿,跳跃的火光使得他的脸也忽明忽暗。

    “我记得你说,前朝的余孽曾在墨崖山附近出没过。你说,这里会不会是他们当年活动过的地方?”从出来看到这里之后,楚璃吻就开始怀疑了。

    “很有可能。”燕离微微颌首,他也是这般认为的。

    “这里都落败了,也就是说,他们离开这里很久了。现在在西朝发现了他们活动的踪迹,很可能是在大卫待不下去了,所以才会转移到西朝去。那么那面古镜,应该也会随着他们移到了西朝。”由此说来,想要找古镜,还得去西朝。

    她又说起古镜,燕离也不由得看过来,“你可能好好交代一下,那面古镜,究竟有什么用?”她每次都不说,或者是顾左右而言他。

    眨了眨眼睛,楚璃吻歪头躺在自己的手臂上,“我的头好重。”

    她又刻意逃避,燕离一眼就看得出来。不过瞧着她那样子,少见的可怜,“待得回到盛都,要金央好好给你看看。日后,再有这种事就不必管他们。”

    听他如此冷血的话,楚璃吻不由得笑。知道他冷血无情,但是也有不冷血的时候。尤其这不冷血用在她的身上,听起来还是很顺耳的。

    “过来吧,烤火。”把潮湿的木头放上去,少许一会儿便燃烧了,燕离站起身,冲着她招了招手,像是召唤小狗似得。

    起身,楚璃吻晃了晃头,然后一步步的走下来。从她走路的步态就看得出来,她没什么力气,腿也显得软绵绵的。

    走到火堆旁,燕离将一块石头踢到旁边,让她坐下。

    烤着火,楚璃吻觉得舒服了许多,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都差不多干了。

    动手,把自己的靴子脱下来,靴子里面还有水。随着她把靴子倒过来,一些水也流了出来。

    无语,楚璃吻翻了翻眼睛,把两只靴子放在火堆旁烤,然后脱掉自己的袜子,脚丫也露了出来。

    脚丫子已经彻底皱了,楚璃吻看了一眼,“再不拿出来,我估计这脚就烂了。”

    “本来就长得矮,脚再没了,你得变成什么样儿?”把另一个石块踢过来,他旋身坐下,然后抬手把楚璃吻的两条腿搬了过来,放在了自己的膝上。

    看向他,楚璃吻不由得瞪眼,“说什么呢?”

    看过来,燕离弯起薄唇,“夸你呢。”

    冷哼一声,楚璃吻歪头看自己的脚,真的很惨。在山里被雨淋得通身湿透,身上没一处干燥的地方。然后又在那地底下折腾了很久,眼下头发里还有泥土,她都感觉得到。

    看着放在自己膝上的脚,被泡的皱皱的,看起来很是可怜。

    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腿,让她的脚能更靠近火。

    瞧着他那举动,楚璃吻动了动唇角,“我饿了。”

    看向她,燕离摇头,“我也饿。”

    无言,“那就饿着吧。而且,我的头好重。在下面的时候,我都想拿把刀把它砍下来。”

    “现在觉得如何?”火光下,她的脸色仍旧很不好,唇色泛青。

    “能撑住。”微微点头,楚璃吻把双臂放在腿上,然后把头搁置在双臂上,打算睡觉。

    “若是坚持不住,可以去外面接一些雨水喝。”燕离出主意道。

    “雨水?算了,能坚持。被雨水泡了这么久,我现在也不怎么喜欢水。”脚舒服了许多,楚璃吻抬头看了看,没那么皱了。

    听她嘟囔抱怨,燕离不由得笑,火光中,他那张脸看起来就像从原野里忽然跑出来的花妖,撩人的很。

    抬手搭在她脚踝上,燕离动了动手指,“睡一会儿吧。”

    趴在手臂上,楚璃吻没有再说话,通身无力,大脑昏沉,眼前发花,她这种症状,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幸亏那时在地下她没有一个激动把自己的头给削下去。

    瞧着她那模样,燕离若有似无的眯起凤眸,收回视线,看向她放在自己膝上的脚,已经不再皱皱的了,用火烘烤果然好使。

    抬手把她脚上的脏东西拍掉,脚很小,他一只手几乎就能握得住。

    他这般动作,她也毫无反应,这么一小会儿的功夫,居然就睡着了。

    大雨在持续,看不到天空,也无法判断现在是什么时辰。

    只是夜色深浓,外面大雨滂沱,似乎还掺杂着一些呜咽之声,就像半夜鬼叫。

    楚璃吻是被那怪异的声音吵醒的,睁开眼睛,入眼的便是跳跃的火光,依旧着的很旺盛。视线穿过火堆往外看,就是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

    那些声音就是从外面的黑暗之处传来的,呜呜呜,像哭,又像笑。

    听着,楚璃吻的鸡皮疙瘩不禁都冒了出来,倒不是害怕,而是这声音实在听得耳朵痒痒。

    看向燕离,他手肘搁置在她的脚旁边,手则撑着自己的下颌,闭着眼睛,显然已经睡着了,而且睡得还挺沉,这么大的动静,他都没听到。

    皱紧眉头,楚璃吻看着外面的黑夜,那声音一阵一阵的,好像发出这声音的玩意儿也在喘气儿休息。

    看了一眼自己的靴子,一直放在火堆旁边烘烤,眼下已经干了。动了动自己的脚,打算从燕离的膝盖上拿开,不料她一动,燕离便睁开了眼睛。

    刷的看向她,燕离的身体有一瞬间的紧绷,“怎么了?”

    看着他,楚璃吻把双脚收回来,然后穿上靴子,“看来你是真的累了,外面这么大的声音,都没吵醒你。”

    闻言,燕离看了一眼黑乎乎的外面,“大雨不停,听着听着也就习惯了。”所以,他也迷迷糊糊之中也睡着了。

    “我说的不是雨声。听,就是这个声音。”又来了,呜呜呜的,这会儿听起来更像哭了。

    缓缓扬眉,燕离看着她,一边听着外头的动静,半晌后道:“除了雨声,什么都没有。”

    “嗯?你认真的?这么大的声音你没听到,呜呜呜的,像鬼叫,像女人哭,又像在笑。”这声音很大,不可能听不到。

    随着她说,燕离也不由得眯起了眼睛,仔细的听了听,可是,除了雨声,他还是什么都没听到。

    看着他的表情,楚璃吻后颈的汗毛缓缓地竖了起来,“你认真的?真的没听到?”

    燕离看着她,深吸口气,“没骗你,我是认真的,我真的什么都没听到。”

    站起身,楚璃吻看向外面,黑乎乎的,大雨滂沱,什么都看不到。

    “难道,是我中毒所以产生幻听了?”她的头还有些重,身体也没什么力气,但比刚刚好了一点儿。就在她说话的时候,她还能听到那声音,这么大的声音燕离听不到,那么就只能证明他们俩之间有谁出问题了。

    她中了毒,那么明显出问题的是她。

    燕离也站起身,看了一眼她忧虑的脸,随后抓住的她的手腕,“走,听听你听到的声音是从哪儿传来的。”说着,他拉着她朝着破庙的门口走去。

    这破庙多处漏雨,随着俩人走过,一些雨水滴落在身上,凉飕飕的。

    走到破墙的边缘,一些雨丝被风吹进来,此时外面不止下雨,而且还在刮风。

    燕离仔细的听,可是除了雨声还有风声外,什么都没有。

    “还有么?”看向身边的人,燕离问道。

    点头,“有,是从那边传来的。”说着,楚璃吻伸手一指,指的是破庙外,繁茂树林的深处,这声音是从山里传来的。

    燕离深吸口气,“现在雨太大了,待得天亮了,雨小一些,看看这声音是否还在。若是还在,我们便去看看,但若什么都找不到的话,你也不要心急,可能真的是因为你中毒了。待回了盛都,要金央好好给你看看。”他很镇定,似乎任何事情都他都能给出合理的解释。

    “若是能找到那声音发出的地方,可是现在你却听不到,会不会是你的耳朵出了什么问题?”看向他,楚璃吻认为,眼下他们俩,肯定有一人出问题了。

    不是她,那就是他。

    燕离眸子微动,“我没有出问题。”所以,只能是她出问题了。

    翻了翻眼睛,楚璃吻重新看向外面,随着风吹过,那雨丝落在脸上,凉丝丝的。

    “这墨崖山真是古怪,我一向不信鬼神之说,现在听着这声音,我都觉得我是不是撞鬼了。不过,咱俩相比,明明你更阴柔,撞鬼也该是你撞才对。”猛地看向他,楚璃吻十分不忿。

    抬手在她额头上重戳一下,“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推出去见鬼?”

    脑袋晃了晃,楚璃吻打了他的手一下,心里才舒坦,“反正我听着这声音是瘆的慌,而且只有我自己听到。若真是因为中毒而产生幻听,日后每天都听到这声音,我也得被吓死。”又来了,雨丝打在脸上,凉丝丝,那声音入耳,她汗毛倒竖,整个人都不好了。

    “又听到了?”看着她的反应,很明显又听到了。

    “嗯,就像在我耳边叫唤似得,我的耳膜啊。”忍不住抖了抖肩膀,风越大,那声音就听得愈发清楚,好像马上就会随风飘来一样。

    “无事,待得天亮我们就去查看。”抓紧她的手,燕离也不由得皱紧眉头,若说真的是因为她中毒,那么情况未免越来越严重了。

    点点头,楚璃吻轻轻地吁口气,她胆子一向大,可是现在,她听着那声音也不由得全身不舒服起来,心下也几分惴惴,鬼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两个人就站在那儿,静默无声,那鬼叫似得声音楚璃吻还听得到,可燕离仍旧是一点儿也没听到。

    雨势渐渐小了,不过,依旧还在刮风,看样子,是这风把天上的乌云刮走了,否则这雨也不会停。

    外面的天色缓缓变亮,根据这天色,也差不多知道此时是什么时辰。

    自己的靴子干燥舒适,若是走出这破庙,必定又会变得湿乎乎。可是,天都亮了,那声音还在,楚璃吻不禁也想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叫唤。

    算了,湿就湿了吧,总比被那声音骚扰强。也正好认证,到底是她出了问题,还是燕离出了问题。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