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7、绿帽天上来(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087、绿帽天上来(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快马狂奔,一队人迅速的朝着官道尽头奔去。距离越近,看的也愈发清楚,前方可不止是打起来那么简单。

    上官扶狄带着宫中的队伍,大部分都是内侍和侍女。他们早就被吓得不行了,一行人护着用来迎接康郡王郡主的车驾,一直在往后退。

    而前方,上官扶狄和他的近卫则被数不清的黑衣人团团围住。那些人衣着统一,兵器统一,且训练有素目的明确。将上官扶狄和他的近卫尽量的包围起来,显然是呈瓮中捉鳖之势。

    抵达近前,楚璃吻根本没看那些慌忙逃窜的宫人,驾马穿过他们,随后脚下一动,踩上马鞍,下一刻便跃了出去。

    其他明卫亦是不甘落后,抽出兵器纷纷跃入,眨眼间,便打破了那些黑衣人的包围圈。

    一直被困在里面的人跃出,与外面的人联手,开始围剿这些黑衣人。

    右手抹过黑衣人的脖子,血便喷溅而出,恍若下雨一般。

    身形娇小,挪移其中更是无往不利,力大如山,内力之流之于她似乎也根本无任何的阻碍。

    两手禁锢住一个黑衣人的脖子,手上施力,随着血喷溅出来,颈骨也发出脆响。

    楚璃吻两手一松,那黑衣人便倒在了地上,死的彻底。

    脑后,发出叮的一声,回头,只见一个黑衣人手中的剑被挑开。长剑有内力,他也被那股子内力震得往后退了两步。

    看向那挑开黑衣人兵器的人,是上官扶狄。黑衣人的那把剑是冲着她来的,上官扶狄挑的正好。

    “你怎么来了?”和楚璃吻靠拢,上官扶狄皱眉,他知道燕离派出了一队人也来迎接康郡王的郡主,可没想到居然是她。

    “我怎么就不能来?为了表达太子爷的诚意,派我来接人不是正好。”楚璃吻边说,边飞出一脚,这一脚踹的结实,都听得到那黑衣人的肋骨发出断裂的声响。

    上官扶狄单手持剑,另一手护着她往后退,随着两个人后退,他的近卫也将他们俩隔开,眼前便成了合围之势。不过再做瓮中鳖的不再是上官扶狄和他的近卫,反而是那些黑衣人。

    退到官道边缘,上官扶狄才松开手,将兵器收回,一边紧盯着前方的战局。

    楚璃吻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被喷溅上了不少血迹。

    “这些人是从哪儿来的?尽管知道上官将军仇人很多,这般大张旗鼓的行刺,真是少见。”楚璃吻看了一眼上官扶狄,他脸色可没多好。

    “现在还说不好,西关形势复杂,我驻守在那儿,会使很多人的利益受到影响。也不止大卫,还有西朝,我若死了,西关的防御必然会松懈下来。”尽管上官扶狄不是个会自夸的人,但关于驻守西关,他确信无人能比得过自己。

    闻言,楚璃吻也不禁点了点头,“那你的仇人真是够多的,不和你同行,是个较好的选择。”楚璃吻也承认,要是想保命,离他远点儿比较好。

    上官扶狄看向她,“那为何刚刚还要出手相助?”这不是自相矛盾么。

    “事先没考虑到这件事的危险性。现在我想到了,所以,接下来的路,上官将军依旧打头阵吧。”尽管上官扶狄战斗力很强,可是和他同行危险性极其高。

    听到这言论,上官扶狄不由得弯起薄唇,“好。”

    瞧见他笑,楚璃吻不禁也弯起眼睛,这人长得严肃,可是笑起来,也渗着暖意。尽管身上脸上都被喷溅上了一些血迹,杀意横生,却尽数被他的笑遮掩住了。

    就在这个时间内,上官扶狄的近卫与东宫的明卫联手,呈合围剿杀之势把最后负隅顽抗的黑衣人解决。很显然他们都想捉活口,可是最后几个见大势已去,便自己提剑抹了脖子,动作利落。

    不过显然这种事情上官扶狄见过多次,看着那些自刎的人,他没任何的意外。

    早已退出去几百米之外的宫人见到这边已结束,这才松了一口气。安抚着因为他们情绪而躁动不安的马儿,随后整队,缓缓地朝着这边移动过来。

    上官扶狄的近卫做事利落,将横在官道上的尸体都收敛起来,然后快速的挪进旁边的山中处理。

    官道上都是血,这些血可无法处理,印在路面上,看起来就像是染料染上去的一样。

    明卫自动的集结一处,那小领队一眼瞧见楚璃吻和上官扶狄站在一处,随即便跑了过来。

    像模像样的向上官扶狄拱了拱手,然后便站在了楚璃吻的身边,看起来一副唯命是从的模样,但目的显而易见,他就是过来当电灯泡的。

    楚璃吻无言,她知道小领队什么意思,无不是提醒她,不要和上官扶狄挨得太近。

    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到了康郡王那儿,还不是抬头不见低头见。

    “这次太子殿下会派你过来接敏郡主,实在是让人想不到。不过,不管怎样,这不是你的身份该做的事情。”而且,从认识她开始,她就总是做一些不符合她身份的事情,实在是匪夷所思。也不知燕离到底想做什么,怎么会让她做这些事儿。

    仰脸看着他,楚璃吻也不由得笑,“说的是啊,我好歹也是太子妃,这国家也认证的。居然沦落到来接侧室的地步,别说你接受不了,我也一样。不过,不管如何,既然接了这任务,就得完成不是。”抖了抖自己的衣服,血迹已经浸入其中,抖不掉了。

    “放心吧,将敏郡主接回盛都,也不是很艰难的任务。只要你、、、你的心态能保持好,一切都会顺利的。”上官扶狄垂眸看着她,调整自己的语气,说道。

    听他说,楚璃吻笑出了声音,“你放心,我不会失去理智,将敏郡主如何的。”这话说的,好像她会因为吃醋而杀人似得。

    上官扶狄也几分窘迫,毕竟大户人家的后院经常发生这种事,从小到大,听过见过无数了。

    “那就好。对了,此次顾大将军来到盛都,或许,他还不知你在为太子殿下做事吧?”若是顾沉毅知道了,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我的事情,无需他件件都清楚知道。再说,我为燕离做这些,也是有原因的。他给我好处,我才会为他做事。上官将军千万别误会,以为我有什么癖好,专门喜欢做费力不讨好的事儿。”看起来,每次上官扶狄都挺同情她似得,她觉得她有必要解释一下。

    看着她,上官扶狄微微颌首,“我那时以为,可能你有什么把柄落在了他人之手。”这个他人,显然说的就是燕离。

    眨眨眼,楚璃吻点头,“也差不多。”那个把柄就是古镜,她完全得依靠燕离来找,她自己是不行的。

    蓦地,站在楚璃吻身边的小领队轻咳了一声,适时的提醒一番她,不应该再跟上官扶狄说下去了。

    扫了他一眼,楚璃吻叹口气,“上官将军,你的近卫回来了,咱们启程吧。不过,还是如之前那般,你们在前,我们在后。”

    看着回来的近卫,上官扶狄点点头,“无需着急,过了今夜,明日再行半天,就能抵达粟城了。”

    “好,我们本来也不急。”楚璃吻颌首答应,然后看了一眼身边的小领队,在他十分迫切的眼神儿中,转身走开。

    小领队立即跟上楚璃吻,不由得松口气,这俩人总算是分开了。

    各自牵着马,明卫退到了后面集结。路过那些宫人时,楚璃吻扫了他们一眼,他们也在看着这些东宫的明卫。对于宫里的人来说,东宫的这些人,各个都带着残暴血腥的字眼儿。

    上官扶狄快速整队,随后便启程出发。天色漆黑,官道上的那些血也尽数看不见了。不过空气中却是飘荡着血腥味儿,怎么也吹不散似得。

    尽管天色黑暗,但楚璃吻依旧看得到前方的队伍,他们行出去很远,这队伍才出发。

    “这些刺客到底是哪儿来的?上官将军也不知道么?”从战斗开始,天京就落在了后头,成了照看马匹的了。他知道自己是什么段数,这种拼死一样的打群架,他不行。

    “反正也不关我们的事儿,打听那么多做什么。”楚璃吻不甚在意,反正目标在前头,就算再来一拨刺客,也波及不到他们。

    天京点点头,“那倒是。”

    小领队也跟着点头,“咱们跟在后头就行了,上官将军智勇双全,就算来多少刺客,他都能对付的了。”

    听那小领队说话,楚璃吻就不禁笑,“明儿就能到粟城了,领队大人,你就别紧张了。”

    领队低头,幸亏黑夜,他脸红别人看不见。

    这一晚,没有休息,大概是因为前队没有休息,所以后面的队伍自然也连夜赶路。

    诚如上官扶狄所说,在翌日的晌午时,粟城出现在了眼前。

    粟城很大,很古老,不似盛都有着帝王的威严之气,这城显得很老旧,看起来也很安宁。

    距离粟城越来越近,也看见了等在城门口的郡王府的人。上官将军已经进城了,由第一拨人引路,而这第二拨人,就是等他们的。

    等在这儿的康郡王府的人,大部分都是家卫,却有一人骑在马上,俨然是个主子。

    瞧着那人,楚璃吻就勾起了唇角,康玉卓。

    显然的,康玉卓也瞧见了她,盯着她瞧了一会儿,他就直起了身子,显然没想到是她。

    扯了扯缰绳,他胯下的马儿随即朝着楚璃吻走了过去。

    “怎么是你?你怎么会来接我姐,太不可思议了。”自从康玉卓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他到现在都觉得匪夷所思。

    “用得着这么惊讶么?眼珠子都飞出来了。我亲自来接敏郡主,不是显得太子爷更有诚意么?怎么,小世子不高兴?”瞧着他那样儿,近些日子养的,简直粉嘟嘟的。

    “你是太子妃呀。”怎么能做这事儿。而且,他姐要嫁给太子爷,她应该生气才对,说不定,还会偷偷的对他姐下黑手。

    “太子妃怎么了?我这个太子妃,还不是为了保护你,在小皇宫潜伏了将近半个月。”多看了一眼他的手,原来被剁掉的小指,如今套上了一个黄金的指套,看起来倒是漂亮精致的很。

    康玉卓还是觉得不对,这事儿就不是她应该做的。

    “到了粟城的门口了,康小世子打不打算请我进去啊?”这城门口都被堵住了,里面的人出不来,后面想进去的人进不去。

    “请,请。”康玉卓回神儿,即便依旧很疑惑,但还是先请楚璃吻进去。

    最后看了他一眼,楚璃吻骑马进城,走出城瓮,便瞧见了这古老的粟城,和外面看到的差不多,处处都是历史的痕迹。

    街上的行人不少,穿着自比不上盛都,可看起来也都很安逸。瞧着这从盛都而来的队伍,他们显出几分好奇来。

    本应向盛都来的人介绍这粟城,可是现在康玉卓真是不知该如何开口。不时的瞧一眼楚璃吻,想从她脸上看出些什么来。

    他在观察自己,楚璃吻又怎能不知道。这小子,不止在观察她,而且隐隐的还有些焦躁不安。

    想起他那时偷偷溜到盛都,去见了顾沉毅,她就知道这小子肯定有猫腻。今日再看他这躁动的样子,显然是有什么秘密。

    鬼知道他和顾沉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按照康郡王那个性子,若说他和他国之人合谋做什么,楚璃吻是不信的。

    所以,康郡王未必认识顾沉毅。那问题就出在康玉卓这小子身上了,头脑如此简单,还想搞什么卖国的勾当?

    终于,到了康郡王府。这康郡王府很大,但是,门面却不是多威严,看起来就有年头了。

    大门口,有一众下人跪伏在地,正在等着迎接。

    等在这儿的只有下人,没有康郡王,也没有任何一个管家。俨然的,这里的主人家都去迎接上官大将军去了。

    下马,康玉卓引着楚璃吻进府,边走边朝着那些下人吼,告诉他们太子妃来了。

    他这嗓门大,所有人都听见了,下人和家卫们脸色各异。楚璃吻扫了他一眼,却什么都没说,她这个太子妃忽然出现,这整个康郡王府的人都得被吓一跳。

    果然,康玉卓没吼上一会儿,前方就有人出来了。还是那个留着胡子但是不显老的康郡王,他明显较为诧异,从出现开始就一番寻找,然后找到了楚璃吻,便直盯着她。

    他身边,还有一个妙龄女子,一张脸很秀气,温婉娴静,但若细看,那眼角眉梢却透着一股散不去的固执和坚韧,她的性格可和外表不一样。

    “小王见过太子妃。太子妃怎么会亲自过来,而且还是这个打扮?”康郡王拱了拱手,然后就提出了自己的疑惑,俨然他是个心里藏不住事儿的人。

    笑笑,楚璃吻也拱了拱手,“康郡王别意外,太子爷很繁忙,若不然的话他会亲自来接敏郡主的。只不过,这盛都事务繁多,皇上身体抱恙,所以太子爷走不开。太子爷想了很久,觉得派我来更能表示他的诚意。还希望康郡王不要埋怨他,他实在走不开。”

    这种理由听起来还是有些无法信服,看着楚璃吻,康郡王最后也只能拱了拱手,然后示意,“太子妃请。”

    点点头,楚璃吻举步前行。那敏郡主站在一侧,自从楚璃吻承认了自己是太子妃,她便一直盯着她,用一种很难解的眼神儿。

    进入会客厅,上官扶狄和宫中内侍领班已歇了一会儿了。康郡王请楚璃吻坐了上座,然后才坐下。

    各自落座,楚璃吻看向上官扶狄,他也正看着她。

    四目相对,两人各自弯起了唇角,随后又转开了视线。

    康玉卓坐在康玉敏的身边,靠着椅背,视线在楚璃吻和上官扶狄的身上来回转悠。

    康玉敏则依旧在看着楚璃吻,从她的眼睛里,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康郡王对燕离派来自己的太子妃来接自己的女儿很费解,同时又充满了疑问,很怀疑燕离这小子不是什么好意。

    但是一瞧楚璃吻,那小个头,又没武功,穿了一身男装,也看不出她能怎样来。

    会客厅里气氛几分诡异,楚璃吻知道这些人都在想什么,她也不由得弯起红唇。

    “父亲,太子妃千里迢迢从盛都而来,想必累坏了。女儿带太子妃去梳洗休息吧,歇好了,咱们再叙话不迟。”蓦地,康玉敏站起身,说道。

    康郡王点点头,“也好,太子妃先去休息吧。安良,着下人准备好上房,不可怠慢。”

    楚璃吻也没拒绝,站起身,看向那康玉敏,从见到她开始,这个敏郡主就一直在看着她。看起来,好像是有什么话要说。

    向其他人暂时告辞,楚璃吻随着康玉敏离开会客厅。康玉卓盯着他们俩,几分担忧。

    从会客厅走出来,楚璃吻弯着眉眼,身边这个康玉敏,有话要说。

    只不过,很明显她还在酝酿,酝酿如何说出口。

    终于,随着走上长廊,康玉敏终于说话了。

    “太子妃,这一路山高水远,想必累坏了吧。太子殿下怎么会要太子妃千里迢迢而来,就为了接小女,实在是不合规矩。”康玉敏开口,语调温柔。

    看向她,楚璃吻笑笑,“太子爷做事一向不拘一格,这也没什么可奇怪的。倒是敏郡主看起来与我年纪相仿,是我没想到的。”

    “小女今年已双十年华。若不是因为裴太子和霖太子相继、、、,想必小女早就出嫁了。”说起这个,康玉敏也不由得叹气。

    看着她的脸,楚璃吻点点头,这倒是,燕离也是这么说的。

    “那这次康郡王和敏郡主就都不用担心了,太子爷长命的很。”四年了,他没死,反倒盛都死了一票人,想想也知道他的命有多大。

    康玉敏微微低头,随后又道:“太子妃家在南晋,亲兄是威震四方的顾大将军,有其兄必有其妹,太子妃也是巾帼不让须眉。”

    “我?穿这一身就是为了行走方便罢了,否则我一个女人混在男人的队伍中多奇怪。”楚璃吻没有内力,任何感知力强的高手不和她交手,都不会感觉出她有功夫。

    “太子妃已经很勇敢了,想必尽得顾大将军真传,就算不会功夫,但勇气可嘉。”康玉敏看着她,脸上也露出丝丝笑意来。

    她这种话,听起来就有那么几分怪。

    连说了几句话,她提了两次顾沉毅。再联想一下康玉卓那小子私下见顾沉毅的事儿,莫不是,这康玉敏也认识顾沉毅?

    他们姐弟俩,和顾沉毅也不知到底有些什么关系。

    “我哥的确英武不凡,这么多年来,我也只见过上官将军能与我哥相提并论了。”既然她说顾沉毅,那么她就顺着她说。

    康玉敏点点头,“皆是这周边列国有名的人物,自是并驾齐驱。”

    “听敏郡主这么说,莫不是见过我哥?”笑眯眯,她看起来毫无恶意,问道。

    康玉敏看着她,嘴角动了动,最后却摇摇头,“不曾见过。”

    楚璃吻点点头,“那倒是可惜了。我哥绝对是人中龙凤,前些日子来了大卫,我也四年没见到他了,比我印象中的更英伟了。”

    康玉敏垂着眼帘,边走边静静地听楚璃吻说。

    斜睨她一眼,楚璃吻继续道:“这次来也匆匆忙忙,待得有时间,我就回南晋省亲,就能和哥哥多待些日子。为今远离家乡,我没别的担心,只是担心哥哥无人照顾,希望他能早日娶妻。”

    随着她说,康玉敏的眼帘垂的更低了。

    楚璃吻虽是疑惑,但也差不多猜出这康玉敏是怎么回事儿了。她见过顾沉毅,尽管不知她这闺中未出嫁的女子是如何见到他的。但就是因为这见过,所以芳心倾付。

    若是这般,那燕离还真是倒霉,这媳妇儿还没娶呢,这事儿就来了。

    人在家中坐,绿帽天上来!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