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4、正室接小三儿(二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084、正室接小三儿(二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换上了一身黑色的劲装,这是原本就挂在寝宫里头的,尽管不知是何时置办的,但显然为她量身定制的。

    穿好了衣服,楚璃吻转身看向那一直赖在自己床上的人,走过来,一边顺手把自己的长发捆绑在脑后。

    “看够了?看够了就走吧。不然等到咱们过去了,他都完事儿了。”她换衣服,他就一直坐在那儿看。楚璃吻也不知他怎么那么厚的脸皮,明明有时看起来挺清纯的。所以,看来他还是装的。

    “弄了半天,你是想看你哥招妓。”燕离无言,站起身,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才想起自己也得换衣服才行。

    “只要长得好看的,谁招妓我都想瞧瞧。”用眼睛吃豆腐,她喜欢。

    她这论调,燕离无言以对,“孤也去换衣服,太子妃想不想看?”

    “明知自己得换衣服还不赶紧滚蛋?”真是佩服他,浪费时间。

    燕离不置可否,举步往楼下走,他得回寝宫换衣服。

    楚璃吻也下楼,一身利落,若是远看的话,还是像个男人的。

    东宫掌了灯,到处皆是明亮。楚璃吻没有随着燕离回寝宫,而是慢步在回廊和拱桥上,等着那迟迟才想起更衣的人。

    简直像个大小姐,和他比起来,她好像个汉子似得。

    大概一刻钟后,燕离出现了,他也是一身黑色的劲装,包裹着挺拔的身体,腰间窄瘦,却很是好看。

    瞧着他身上的衣服,楚璃吻不由得撇嘴,“又配合我?和我穿情侣装上瘾了是不是?”平时他们俩都是红色的衣服,好像无时无刻都是一样的。

    “这颜色是太子妃专属?”燕离看着那小人儿,实在嚣张。

    哼了哼,“随你。不过,往后可别再配合我了,我会想歪的。”

    “想歪?难道不是自作多情么?”她用词不太准确。

    “我还用自作多情么?看顺眼了,直接动手。”楚璃吻可不认为自己会自作多情。

    听到她如此不遮掩,燕离无语的笑出声,“你赢了。”

    扬起下颌,楚璃吻分外得意,穿上这身男装她更觉得自己满身攻气。尤其身边还是个妖孽,显得她更爷们儿了。

    两个人离开东宫,然后便直奔藏香楼。藏香楼在哪儿楚璃吻不知道,但燕离一说哪条街,楚璃吻就明白了,路线在脑中生成,接下来便是她带着他前行。

    跟着她走,燕离看起来也很恣意,她的脑子确实是很厉害,尤其是在记路线这方面。

    这盛都有很多地方她都没有走过,可是如今走起来,她就好像来过一样。

    盛都是有宵禁的,所以大部分人想要逛妓院,也得在宵禁之前就过来。到了时辰,妓院的大门就会关上,里面的人出不来,想要进去的人也进不去了。

    其实这种规矩也不错,最起码会让整个城池看起来都很干净,没有任何地方乱糟糟。

    两个人抵达这藏香楼所在的那条街,宵禁的时间也到了。站在街口,瞧着那些挂着大红灯笼的妓馆一个个的关门,唯有灯笼还在亮着。

    楚璃吻知道燕离是故意掐着这个时间过来的,他这张脸,可是不能随意暴露的。

    瞧着整条街几乎在一瞬间都关了门,楚璃吻也额笑出声,“看来这宵禁真的很严格,刚刚还有人在街上,眨眼间成鬼街了。”毛都没有一根了。

    “时机正好,走吧。”燕离抬手抓了抓她束在脑后的头发,随后一步当先。

    跟在他身后,楚璃吻边走边注意四周,一是担心有人会跟踪,二是因为宵禁时辰到了,巡城的禁军很可能会出现。

    藏香楼门脸极其大,可以说是这整条花街里最大的一家。单单是灯笼,楼上就挂了三四串,亮的不得了。

    找到了藏香楼,两个人顺着两栋楼之间的巷子绕到后面去,准备从后面潜进去。

    藏香楼的后身是个很大的院子,应该是下人房还有仓库之类的地方。不过围墙很高,里面灯火也很亮。

    两个人寻到了地方,稍稍听了一下墙里面的声音,然后便接连翻了进去。

    从围墙上跳下来,楚璃吻身体晃了晃,一条手臂圈住了她的后背,稳住了她的身体。

    知道是燕离,楚璃吻也没看他,盯着前方,灯火之中,有人匆匆走过,显然正在忙碌。而最前面的楼里,可是热闹的很,不止灯火通明,乐声,人声,可见正是夜生活开始的时候。

    院子里没人,两个人也迅速离开原地,直奔前楼。

    很顺利的混进了楼里,人声更是吵得人不由得眯起眼睛。东宫总是很安静,一时之间的,楚璃吻也觉得烦躁不已。

    “你不宜露脸,所以现在就去上头吧,最上面那层归你。我把下面搜查一遍,若是找到了我大哥,我先看看他在做什么。”楚璃吻昂首挺胸,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像个逛窑子的男人。气势是有的,只是很可惜个头不够。

    “找到了他就通知我。还有,不要只顾着看热闹。”她很喜欢窥视那些乱糟糟的东西,在小皇宫的时候就见过了。

    “别墨迹了,走你。”说着,她推了他一下,然后就自己离开了。双手负后,走路外八字,看的燕离不禁嗤笑。

    这楼里格外的热闹,又格外的忙碌,走廊里来来回回都是这妓院里打杂的。也有不少喝多了的嫖客在走廊里乱晃,看见女人就摸一把。

    如此一来,楚璃吻倒是也不怎么引人注意。

    挨个房间看一看,几乎每个房间里面都差不多,不堪入目。连楚璃吻这想见识见识的,都觉得恶心无比。都看了一圈,她直奔二楼,想来上面肯定要比这一楼好得多。下面不止乱,而且妓女的质量也很差。

    二楼不似下面那么乱,乐声更多。

    三楼,要比二楼还要清净些,不时的有些过高的笑声从房间里传出来,却也不刺耳。

    燕离听从楚璃吻的,直接上了三楼。脚下无声的走在走廊当中,路过每个房间他都会停留片刻。

    听听里面的声音,然后再继续走。

    这三楼也没有很多的下人,显然在三楼寻欢作乐的人都不喜欢被打扰。

    终于,燕离走到了走廊的尽头,窗子半开,夜风徐徐吹进来。

    他站在窗口,一边静静地听着左侧房间里的动静,如血的薄唇缓缓弯起。

    原来在这儿。

    听着里面的说话声,只是稍稍一听,燕离就知道里面是谁了。很出乎意料,让他完全没想到。顾沉毅,居然和康玉卓在里面。

    康玉卓这小子自去年被齐郇抓住后,就被康郡王带回了家。几天前,他又偷偷的来到了盛都,直接去了上官府。

    这事儿,燕离是知道的,因为上官扶狄和康郡王的关系不错,所以康玉卓住在上官府,上官扶狄也没有透露出去分毫。

    上次,康玉卓也是奔着上官扶狄来的,之后就没了一根小指。这次,他来到盛都居然和顾沉毅私下见面,看来另一只手的小指也不想要了。

    脸上挂着笑,却是隐隐的透出几分残忍来,尽管他自己可能也不知道。

    听着里面两个人的说话声,燕离的眸子也随之微动。幸好今日来了,收获颇丰。

    夜风吹袭,几分凉爽,燕离就站在这三楼走廊的尽头,恍若是专门来吹夜风的。

    许久,走廊处才有了动静,燕离看过去,另一个黑色的小身影出现了。

    上了三楼,楚璃吻稍稍探头就瞧见了靠在走廊尽头的燕离,瞧他那样子,好像心情不错。脚下一转,她朝着他走了过去。

    走近,燕离也弯起了凤眸,微微朝左侧的房间示意,楚璃吻立即就明白了,人在这儿呢。

    害的她在一楼二楼一通找,原来在三楼呢。不过,这三楼的环境果然好,比下面强多了。

    在燕离面前停下,楚璃吻将注意力放在左侧的房间上,果然,顾沉毅在这儿呢。

    只不过,另外一个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她就皱起了眉头,怎么也是个男人?而且,听这声音,好像还有点耳熟。

    “怎么这么久才上来?你是不是又在下面看你不该看的了?”低头看着眼前的人,燕离低声道。

    “就是那么回事儿,有什么该看不该看的。倒是看见了一出意料之外的大戏,原来这妓院里还有男妓。”看了他一眼,她小声回答,一边听着房间里的动静。

    “所以呢?”眉峰微蹙,她果然去看那些倒胃口的东西了。

    看向他,楚璃吻弯了弯红唇,笑几分坏坏的,“所以,我看了一场几乎要让我瞎了狗眼的大戏,海绵体大战括约肌。”

    知道她说的不是什么好话,可是,燕离却不是很明白她用来形容的词表达的是什么。低头看着她,其实很想让她说清楚,但是很明显他若追问,她肯定会嘲笑他。

    不理会他,楚璃吻听着房间里面的动静,缓缓地扬起眉尾,“这另外一个人的声音,怎么听着那么像康玉卓。”

    “就是他。”燕离点头,证明楚璃吻没听错。

    听着那两个人说话,其实说的也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听起来就是闲话家常的。

    “他们俩是怎么认识的?”这就奇怪了,大卫的康郡王小世子,和南晋的大将军,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不知。”这件事,燕离也不知道。

    “真是够奇怪的。不过,听起来他们俩说的也没什么要紧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康玉卓那小子在说,说的是康郡王府的事儿,说他和他姐做了什么好笑的事儿。

    燕离垂眸看着她,如血的薄唇挂着妖异的笑,“前些日子你不是说要代孤去接康郡王的郡主来盛都么?眼下,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说着,燕离抬手挑了挑她的下颌。

    他忽然说起这个,楚璃吻立即瞪他,“让你的太子妃去接你的小三儿?太子爷的心真大,你就不怕我在路上把她弄死。”这厮大概是又想起什么损招儿了,所以才让她去接。

    “当初可是太子妃要承下这事儿的。好吧,太子妃反悔了,那这事儿就交给别人吧。正好上官将军与康郡王交好,这事儿交给他孤很放心。”燕离居高临下看着她,一边淡淡道。

    “上官扶狄?他要是去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一听,楚璃吻就动了心思。

    燕离的脸色已可见的速度变冷,抬手捏住她脸颊的肉,“再说一遍。”

    “放开。”打他的手,却没打开,自己的脸都被他捏的变形了。

    俩人一时说话声音拔高,那房间里的说话声戛然而止。燕离眉头一动,另一手揽住她的腰,随后身体向后,直接顺着身后的窗子翻了出去。

    房门打开,一身青色华服的康玉卓探出头看了看,走廊里空无一人。

    看了一眼大开的窗子,康玉卓摇摇头,然后便收回脑袋,并将房门重新关上。

    楼下,两个人躺在地上,各自皱脸。

    燕离这厮,一副自信的样子拽着她从三楼的窗子栽下来。哪知还敌不过她一脚,只是踢了他一脚,他就失了准头,导致落地时两个人都没站稳,摔了个正着。

    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脸,被他捏的发疼。心里不顺,趁着旁边燕离要起身时,她又踹了他一脚。

    燕离看了她一眼,很是无奈。站起身,弹了弹衣服上的灰尘,随后把坐在地上还在揉脸的小人儿捞了起来。

    “待棠王和顾大将军走了,你便启程。上官将军与康郡王有交情,势必会尽全力保护郡主,你需注意才是。”说着,燕离边用手拍了拍她后背上的灰尘。

    眼看着他的手就要拍打到屁股上了,楚璃吻把他推开,“你真让我去宰了那个郡主?疯了吧,你能得康郡王这个后盾,可是省了很多事儿。”他到底怎么想的,又想利用她。

    “太子妃对孤一片真心,给你机会又说做的不对,那么孤到底该如何表现才是?”燕离边说边摇头,一副很受伤的样子。

    冷哼一声,楚璃吻才不信他的鬼话,“赶紧走,别再碰见这里的人。我这个样子逛窑子正常,你堂堂太子爷逛窑子,说出去笑掉人大牙。”

    “孤若被发现,第一个被嘲笑的就是你。”燕离提醒,她是他的太子妃。

    想了想,楚璃吻承认,他说的对。

    两个人顺着来时的路溜出去,已是宵禁,街上什么都没有。不时的,能听到隔着几条街外的马蹄声,那是禁军在巡街。

    依旧还是楚璃吻带路,两个人在街巷中快走,很快的,便找到了回地宫的一个密道门口。

    回到地宫,楚璃吻才算放松下来,看了一眼跟在她身后的燕离,“你真的让我代你去接康郡王的郡主?你可别后悔,我没准儿就做出什么事儿来,到时可能会坏了你的好事儿。”

    “让你去便是告诉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孤绝对不干预。即便你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也有孤做你的后盾,为你善后。”燕离笑的晃人眼花,在楚璃吻看来,他的笑很邪恶。

    “鬼知道你又想玩儿什么把戏。不过,有上官将军,不管你想玩儿什么,我都不想追究了。”拍拍他的胸口,楚璃吻满脸欣慰之色。

    提起这茬儿,燕离就发出一声冷哼,抓住她乱摸的手,“孤可能随时会离开盛都,管好自己的手脚,被孤抓了现行,有你好看。”

    翻了翻眼皮,她才不信他的鬼话。眼下这盛都可是离了他不行,他若不在,没准儿会发生什么事儿。所以,他是不会离开的。

    就是同意让她去接康郡王的郡主,这很让人费解。他又说上官扶狄和康郡王的关系非比寻常,会誓死保护郡主,难不成是让她去盯着上官扶狄和康郡王有没有猫腻?这种事情,他调查一番就能查出来了,根本无需她去盯着。

    所以,说来说去,楚璃吻还是觉得这厮目的更深,只是,她现在还猜不到。

    顺着地宫回了东宫,楚璃吻自然回红阁,今儿是第一天,她势必得好好睡一觉。

    走着,燕离还跟着她,楚璃吻回头送给他一脚,他顺势躲开,满目皆是笑。

    “别跟着我,赶紧回你的妖穴睡觉去。”指了指他,并且用眼神儿严厉警告,不听话就等她给他好看。

    燕离似笑非笑,瞧她那提防自己的样儿,好笑的很。

    明明总是她摆出一副饿虎扑食的样子,该提防的是他才对。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