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3、争抢(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083、争抢(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南晋的棠王,是个很特别的存在。最起码在楚璃吻稍稍了解之后,她才知道,自己是小看了那个看起来恍若武将一般的人了。

    这些事情,自然是周烈告诉她的,他现在掌管暗卫营,可以说是了解一切信息。

    “倒是没看出来,这个棠王的母亲出身贱籍,这一路爬上来,真是不容易。”楚璃吻坐在宽大的椅子上,看着对面墙上密密麻麻的蜈蚣骨,一边叹道。

    周烈与她说这些,她像是第一次知道似得,也让周烈有些诧异。不过,她没有掩饰,这也说明她是信任他的,所以周烈便也不再纠结其中。

    “说起来倒是像戏曲里唱的。据说,棠王的生母也只是得南晋皇帝一次临幸,后来一直都生活在艺馆。大概是十二年前,这南晋皇帝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骨血流落在外。不顾朝上那些老古板的反对,坚决的把棠王接回了宫里。”周烈小声的说着,这些也算是秘辛了。

    “隐藏的够深。皇室这般黑暗,若是在棠王还小的时候就被发现,说不准儿就没命了。”说起来,棠王的生母也是个聪明人。

    “皇室的确是黑暗。就说这大卫皇室,据我所知,当今皇后曾一度被废,当时被禁足于曲牙山。那时,已故的霖太子被太后留在了身边,而只有几岁的太子爷则跟着皇后去了曲牙山的别院。生活了八年,才被重新接回了皇宫。”周烈小声的说着,这种事情,如今燕离做了太子,那就更是秘辛了。这外人无故提起,就得被治罪。

    “还有这事儿?暗卫营还真是万事通,什么都知道。”燕离从来没说过这事儿,楚璃吻还是第一次听说。

    “其实,皇后被废,也不是因为她做了什么,针对的就是她的本家而已。”说来说去,就是权势的博弈。

    “所以,女人和孩子就成了博弈的筹码。”也正因为此,不管是燕离也好,还是别人也好,都在努力争取,要把一切都握在手里。也并非因为爱,而是不得不如此,否则死的就会是自己。

    周烈也是赞同,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即便不公平,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那现在,我哥和棠王看起来走的倒是近,是不是已经达成了某种默契。”单手撑着下颌,楚璃吻说道。

    “或许吧。但,这些事情无法说一就是一,谁知道之后又会发生什么。”这种事情见了太多了,临阵倒戈,背后插刀,常有之事。

    楚璃吻微微颌首,因为顾之问被嫁到大卫之事,她认为顾沉毅心中肯定会有芥蒂。想拉拢他,不会很容易了。

    棠王此次来大卫,也不止是看望大卫皇帝那么简单。主要商谈的还是两国通商之事,而主谈这些事宜的是燕离,所以这两日来他都不在东宫,但顾沉毅也没有来。

    顾沉毅虽是来看望顾之问,但也是保护棠王,时时刻刻跟在他身边。

    他们商谈的事情,楚璃吻没有任何的兴趣,她躲在东宫,只希望外面的人能把她忘记就好了。

    然而,把她忘记可不是难事儿,最起码燕离就没忘记。

    她说红阁好,住在这里每天早起都会很开心,只用了三日,红阁便收拾好了。

    玄翼过来通知,楚璃吻可以移到红阁去住,她都愣了。

    想了许久,她才想起这事儿来,她的确是说过红阁不错。

    “算他记性好。也好,天气热了,这下面也闷得慌。”楚璃吻想了想,就同意了。

    搬到了红阁,其实她什么都没搬,只是挪到了红阁。碧珠自然跟随,而且她明显很开心。

    她一直都在燕离的寝宫,而每天燕离都会回寝宫住,她有些害怕燕离,所以就躲着。

    这回搬到了红阁,碧珠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把燕离寝宫里那些属于楚璃吻的衣服都搬了过来,然后一件一件的摆放在柜子里,做的很是开心。

    将这红阁转了一圈,楚璃吻还是很满意的。以前这里像会客的,但是现在完全变成了休息的地方,多处摆放着精致的软榻,随时随地都能休息。

    懒洋洋本来也是楚璃吻的最爱,这种设计很得她的意。

    瞧着碧珠在那儿忙活,楚璃吻也不由得笑,“看起来真是开心啊!”

    “太子妃你都不知道在那个寝宫时奴婢有多胆战心惊。太子妃倒是不觉得太子爷吓人,可是在奴婢看来,他真的很吓人。有好几次奴婢都看到有人跪在他面前颤抖成一团,他却连眼睛都不眨,他好像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有多吓人。”碧珠小声的吐槽,这些事情楚璃吻是不会理解的。

    楚璃吻的确不理解碧珠,但是也不会嘲笑她胆小。想想在这儿的四年来,碧珠哪一天都是心惊胆战的,生怕会再发生初次来到这里而被下毒的事情。

    “对了,奴婢倒是有个疑问,特别是太子妃搬到这红阁,奴婢就更怀疑了。”放下手里的活儿,碧珠走到楚璃吻面前,然后蹲下,睁大了眼睛看着她。

    垂眸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人,楚璃吻不由得弯起红唇,“说吧。”

    “那天奴婢听到一件事,说是太子爷准备迎娶康郡王的郡主。虽然不会抢夺太子妃的位置,可是,这会儿却把太子妃移到这红阁来。所以奴婢想,是不是为了给那个郡主让地方啊?太子妃搬来这里,那个郡主来了,就入住太子爷的寝宫。”这样的话,不是侧面的说明,楚璃吻的地位即将不保嘛。

    楚璃吻看着她,倒是忘记康郡王郡主那一茬儿了。因着顾沉毅来了,她都把这事儿给忘了。

    “康郡王和大卫皇族世代联姻,他们的关系可是牢不可破的。这事儿啊,你就别想了,康郡王的郡主是肯定会嫁给燕离的。”倚靠在那儿,楚璃吻分析了一番,淡淡道,看起来毫不在意,就像在说无关紧要的事儿。

    碧珠微微皱脸,“真的么?”这样说来,这太子妃的地位岌岌可危,毕竟他们是外来的。

    “瞧你那样儿,好像你老公要娶小三儿了似得。赶紧去收拾吧,爱怎样怎样。”楚璃吻轻笑,觉得碧珠担心的太可笑了。

    争抢又如何,她还真不介意。不过,她若是想抢,那么未必都是她的对手。

    碧珠一番整理,二楼恢复了平静,偌大的床铺都是红色的,完全是楚璃吻的最爱。

    这红阁下面有两个侍女两个内侍在候着,尽管楚璃吻不会吩咐他们做什么,但是基本上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们做。而近楚璃吻身的,则只有碧珠一个人。

    泡了个澡,太阳也落山了,裹着红色的睡袍,楚璃吻回到房间,便靠在了床上。真是舒坦,的确比地宫要舒服的多。

    有权有势的人,都会享受。

    那半块玉佩就扔在床上,楚璃吻拿起来,再次研究,还是没想起来她到底在哪儿看到过这个图案。

    玉质温润,摸在手里很舒服。她不会品玉,所以也不知这东西算什么程度。若是一整块的话,她倒是可以估个价。

    这上面的图案很复杂,但是又看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东西。这古代人真是闲得慌,弄这么复杂的东西。要是真想代表身世,写一张纸带在身上,上面清清楚楚的写上这是谁家孩子生辰八字什么的不就结了。

    蓦地,她眸子一动,随后扭头看向房门处。本来半掩的房门被缓缓推开,一个红色的身影走了进来。

    瞧着那走进来的人,楚璃吻不由得皱眉,“太子爷从外面回来就跑到这儿来了?看来折腾了一天并不累。”

    “布置的不错,太子妃看来也很满意,如此孤就放心了。”走近,他也瞧见了楚璃吻的模样。她裹着睡袍,松松垮垮的,白皙到反光的肩膀都露出了一半来。

    “事情谈的怎么样了?棠王和我哥,什么时候离开?”瞧着那旋身坐在床上的人,楚璃吻把腿朝床里面挪了挪。

    “看起来,你倒是很盼着他们走。顾大将军今日还与孤说起让太子妃回南晋省亲之事,太子妃觉得何时合适?”燕离身子向后靠在了床柱上,一边说道。

    说起这个,楚璃吻的眼睛转了转,然后淡淡道:“找到古镜之后吧。”那个时候,谁爱回去谁回去,和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了。

    “也好。”燕离看着她,凤眸染笑,“但是太子妃要找古镜之事,顾大将军好像完全不知情。”

    闻言,楚璃吻眸子刷的一动看向他,“你和他说什么了?”

    燕离笑出声音,“瞧你吓得。”

    “你最好什么都别说,我的事情,我自己做,不想被任何人知道。”说着,楚璃吻坐直身体,身上的睡袍随着她的动作又敞开了几分。

    瞧着她那模样,燕离的眸子几分幽暗,“没人说你的事情。这是什么?”他的视线从她的胸口滑下去,然后就落在了她的手上。

    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玉佩,楚璃吻弯起唇角,“自然是我的东西了。”

    燕离也坐起身,然后伸手把她手里的玉佩夺了过去。

    楚璃吻不乐意,瞧他那德行,她不由得哼了一声,“懂不懂得尊重别人的**,不得同意就拿,那就是抢。”

    “孤本来就是抢。”燕离很恬不知耻的承认,楚璃吻无语的发出一声冷哼,真是没招儿。

    研究了一会儿,燕离抬眼看向她,“另一半呢?”本来一块玉佩分外两块,这就很奇怪,可以衍生出很多种可能。

    “我也不知道。”楚璃吻倒是很想瞎编个话气他,可是他肯定会刨根问底儿的,太了解他了。

    “没收了。”她给不出解释,燕离就直接把玉佩给没收了。

    楚璃吻不由得深吸口气,眼看着他把玉佩塞进自己怀里了,她伸出手,“给我。三个数,不给我的话,你死定了。”

    她这个态度,燕离更不会给了。身体向后又靠在了床柱上,摆明了不会给。

    楚璃吻翻了翻眼睛,随后把袖子一挽,起身开抢。

    她力气很大,燕离自然早有准备。她冲过来时,他就一把抓住了她的两只手,身体朝着床里侧倾倒,楚璃吻也被他带着倒了下去。

    四只手纠缠在一起,燕离压着她,一边轻笑,“这么紧张,到底是哪个野男人送给你的?”

    “滚蛋,一直都在我身上。放开我,重死了。”两只手被他抓住,她挣不开,然后抬腿,准备故技重施攻击他下盘。

    她这招燕离很是熟悉,所以自然不会让她得手。腿曲起,然后压住她的腿,两个人扭做一团。

    睡袍本就松松垮垮,随着两个人一番争斗,已然滑下来大半。

    白皙的皮肤带着她自有的香气,熏的人都不禁开始头晕脑胀。

    “太子爷,有要事禀报。”蓦地,玄翼的声音从楼下传上来,听得清楚。

    还在较劲的两个人一顿,楚璃吻看向他,刚想训斥他赶紧滚下去,哪知身上的人就一把抓住了旁边的被子,刷的将楚璃吻盖住了,从头到脚严严实实。

    盖住了她,燕离顺便拿出一条手臂一条腿压在被子上面,将她彻彻底底的压住。

    “上来。”完成,他说道。

    下一刻,玄翼便快速的上来了。在房门口时停顿了一下,随后低着头走了进来。

    被子下,楚璃吻躺在那儿只想骂这厮神经病。挣扎着想要把被子推开,但是上头他还在压着,像石头似得。

    外面,玄翼在和燕离说话,她能听到一些,但是不感兴趣,依旧还在挣扎扭动中。

    燕离压着楚璃吻,一边听着玄翼的汇报,他微微皱眉。

    “下去吧。”听完了,他心里也有了数。

    玄翼立即退下,顺便临走时将房门也关上了。

    床上,燕离挪开自己的手脚,那下面的人也终于把被子掀开了。

    “有事儿就赶紧滚蛋,我要睡觉了。把玉佩给我,强盗。”脑袋露出来,她终于长舒口气,折腾的头发乱糟糟,包裹在她的脸上,很是可怜。

    “告诉孤这玉佩是谁给你的,就还给你。”拿着那半块玉佩,燕离还是不死心。

    楚璃吻很是无言,不眨眼的盯了他一会儿,“给你了,赶紧滚。”她还不要了呢。

    “不说?那就更可疑了。这玉佩孤是一定要没收的,到时查出是什么人给你的,有你好看。”燕离把玉佩重新收起来,真的没收了。

    “随你。”把被子又拿开一些,热死她了。

    随着被子掀开,她的身体也露了出来,那睡袍早就敞开了。

    里面,她只穿了一件裹胸,包裹着那相对于这身体来说还算饱满的地方。

    燕离的视线很自然的被吸引了过去,楚璃吻自然也察觉到了。

    抬手把他的脸推过去,“看什么看,又不是没见过。”说着,她坐起身把睡袍重新拢好。

    再次把脸转过来,燕离凤眸浓暗,视线在她的身上缓缓挪移,“还真没见过,但摸过。”

    “滚。”再次把他的脸推到一边,顺便送给他一个字儿。

    燕离很是顽强,再次把脸转过来,“有好事,太子妃不想参与?”

    把衣服拢好了,楚璃吻顺了顺自己乱糟糟的头发,“什么事儿?”他能有好事儿,楚璃吻不信。

    “我的大舅哥,顾大将军。”燕离笑看着她,又像是在试探。

    顾沉毅?

    楚璃吻微微挑眉,“他的事儿?说说。”

    “他偷偷离开了大宫别院,去了藏香楼。”燕离一字一句道。

    眨了眨眼睛,楚璃吻看着他,“藏香楼是什么地方?”

    “是盛都有名的妓馆。”不由得摇头,然后为她解惑。

    “啊?他去妓院了?看来,还是你们大卫招待不周。那偌大的大宫别院,连个陪床的侍女都不给,还得让他偷偷跑去妓院找乐子。”楚璃吻翻了翻眼睛,斥责道。

    “太子妃倒打一耙的机会抓的倒是准。作为客人,他偷偷离开已可以定性为行为不轨。”不管他去哪里,偷偷离开就是不对。

    转了转眼睛,楚璃吻不置可否,鬼知道顾沉毅做什么去了。

    “太子妃可陪孤走这一趟?”事情如此蹊跷,燕离显然要亲自走这一趟。

    楚璃吻倒是不好奇顾沉毅去做什么,但是一想这时代的妓院,她倒是想见识见识。

    “走吧。”点头,她起身从床上跳下来,决定走这一趟。

    瞧她那样子,燕离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不安于室的小人儿,真得想个法子教训教训她。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