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9、还要结婚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079、还要结婚
(156166http://www.156166.com)    燕离遇刺一事,病中的皇上施以重压,朝上诸多朝臣亦是连连上折子请求皇上命刑司快快调查出行刺者,否则这大卫就要乱了。

    天子脚下,公然行刺,劫持囚犯,简直无法无天。

    这一次,朝上倒是鲜少的声音一致,看起来,还真是君臣同心。

    刑司压力很大,夜以继日不敢耽搁,出动了诸多人调查,五天之后,终于有了结果。

    抓到了行刺的刺客,而且是在小皇宫抓到的。刺客被抓,心惊胆战,很快便承认了罪行,且指出了幕后指使之人。

    刑司行事这般利落,实在让人惊叹,还真不知刑司的执行力这么强。

    这边调查出了结果,齐郇大喊冤枉,随后便要进宫面圣。然而,他还没进宫面圣呢,圣旨就下来了,随之而来的还有大内侍卫,要彻查这小皇宫。

    去年秋天时,小皇宫才刚刚经历过一番彻查,为今,又要迎来第二次,齐郇又怎能听之任之。

    小皇宫守卫护着他,要冲出齐家进宫面圣,大内侍卫自然阻拦,随后便发生了一场不大不小的冲突。齐郇蔑视帝威之事,再一次以极快的速度传遍盛都。

    这外头不可谓腥风血雨,而东宫,则很平静。

    各司其职,与往时的东宫大不相同。自金台死了那么多人之后,这整个东宫都笼罩在一种被什么压制着的气息当中。

    太子爷兴许不可怕,但是眼下管理东宫的太子妃,却是心狠手辣。

    只有绝少数人见过她的真实容貌,没见过的人其实很好奇,那娇小的人,到底长了一副什么模样。能够吸引得了太子爷,又能不眨眼的杀人,见了血也丝毫不为所动。

    这外头对她的评价,楚璃吻是不知道的,但只要想想,就不会有人说什么好话。

    胸口的伤养的差不多了,金央的药,的确是好药。

    这几天来,死卫营又接到了几个黑令,小鸡调派人手接任务,这些事根本无需楚璃吻操心。

    但据天京所说,那几个黑令上的目标,皆是这盛都之中的小门阀,虽说无足轻重,可是显然燕离不想姑息养奸。

    而且,就在这几天的时间里,燕离提携了很多寒门子弟。再加上早已入朝的刘先生等人,仅仅这一段时间内,就有不少的寒门子弟出入原本只有门阀士族才可碰触的朝中大事,如此一来,朝上的确是隐隐有些乱。

    但很显然,燕离是打定了主意,重用寒门之士。

    如此一来,楚璃吻倒是不禁有些担心,重用寒门子弟,必会引起门阀士族的不满。如果燕离不采取一些适当调和的手段,接下来肯定会引发一些不可必要的麻烦。届时,那些门阀士族都联手,他的立场就会变得很难。

    所以,他最好是快些想办法,将一切可能都扼杀在摇篮里。虽说杀人恫吓也算一种,但也未免太过无情。能恐吓的住是好的,起了反效果可就糟了。

    楚璃吻兀自想着这些,但显然那个主角并不忧心,在东宫养伤,随着刑司进入小皇宫调查的时候,他伤势好转的消息也传了出去。

    东宫不再设小朝廷,只有一个小太医院还在,为今只有林月鸣和几个小学徒在。

    但是燕离遇刺受伤,也没用林月鸣,反而是金央每天往这里跑。

    阳光正好,但是这东宫之中不免闷热,楚璃吻这是第一次光明正大的在东宫散步,身后跟着碧珠和秋霓,再远一些跟着的是那四个侍女和两个内侍。

    走到哪儿都前呼后拥的,乍一看,她这阵仗都比得上宫里的娘娘了。

    楚璃吻还真不知,她在东宫行走需要这样,这么多条尾巴跟着,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实在不懂。

    “太子妃,前面的就是金良娣的寝宫了。这个时节,寝宫里也不免炎热,所以太子爷允了金良娣在盛午燥热之时,前往含凉殿避暑。”秋霓走在楚璃吻的左后侧,随着经过哪儿,她都会介绍一番。

    金良娣三个字儿进入耳朵,楚璃吻便转眼看了过去,那寝宫不大,但是四周花草较多,环境很好。

    “金良娣平日里诵经念佛的,我若是去拜访,会不会打扰了她。”看着那边,楚璃吻淡淡道。

    碧珠看向她,不免担心楚璃吻可能会做出什么不妥的行为来。眼下,这东宫里属于太子爷的女人只有两个,一个是太子妃,另一个就是金良娣了。

    这都说一山不容二虎,碧珠很是担忧,楚璃吻会做出格的事情。那个时候,也不知太子爷会偏向着谁。

    秋霓微微摇头,“不会的,太子妃若是想过去坐坐,奴婢这就先过去通报。”

    “嗯,好,我去坐坐。”她还真没见过金良娣呢。

    秋霓立即举步先行,快步的朝着金良娣的寝宫走了过去。

    “太子妃,你要过去做什么?”看着秋霓离开,碧珠立即压低了声音问道。

    “和燕离的后宫交流交流感情,不行么?”看了碧珠一眼,这小丫头一副害怕她去杀人的样子,真是好笑。

    “太子妃,你得记着,你是太子妃。正室,得有容人的肚量。在南晋的时候,老夫人的做法咱们也都看到了,那才是正室该做的。不然的话,会被人骂的。”碧珠很担心楚璃吻的名声,再这么下去,可就真的无法挽救了。私下里那些下人怎么看楚璃吻这个太子妃,碧珠清楚的很。

    “怎么做?给丈夫挑选年轻漂亮的小妾?”无非就是做这些罢了。

    碧珠看着她,然后点点头,正是如此。

    不禁冲着碧珠翻了个白眼儿,迂腐的女人,跟在她身边四年了还是这样,没救了。

    朝着金良娣的寝宫走,走到了近前,秋霓以及另外两个侍女也走了出来。

    秋霓微微福身,而那两个侍女则直接跪在了地上。双手交叠搁置在地面,额头也压在了手背上,简直五体投地式的跪拜。

    看着她们俩那样子,楚璃吻也不由得几分不适,绕过她们,然后直接走进了寝宫。

    这寝宫的确很清幽,没有多余的碍眼的摆设,一些花草生长的极好,空气中飘着淡淡的檀香味儿。

    果然啊,金良娣平日里做的就是诵经念佛,否则这檀香味儿也不会经久不散。

    寝宫门口,有四个侍女五体投地式的跪在地上,另还有一人身着素色的长裙站在那儿,显然她就是金良娣。

    她是金央的妹妹,楚璃吻自然第一眼就看到了她。她和金央有些相似,眼角眉梢间都带着淡淡的冷漠,好像不关心任何人。

    她的头发挽着,没有任何的装饰。而且,她头发的颜色有些淡,不是纯黑色的。不施粉黛,虽然长得不是艳若桃李,可也很清秀。

    走近,金良娣也走下了台阶,在距离楚璃吻一米的时候停下脚步,然后低头屈膝,“见过太子妃。”

    “免礼吧。”视线从她的头发上掠过,阳光照耀下,她头发像是栗色的。

    站直身体,金良娣侧身,“太子妃请。”

    微微点头,楚璃吻举步走上台阶,进入正殿。

    正殿里,檀香味儿要更重一些,这里的摆设很简单,没有艳丽的颜色,很朴素。

    在椅子上坐下,那边金良娣将侍女送过来的茶杯端在手中,亲自送到了楚璃吻的身边,“太子妃请用茶。”

    楚璃吻看了一眼,随后看向金良娣,“你不用这么客气,我只不过是路过这里,顺便过来看看。想我来到这大卫已经四年了,却是没有见过金良娣。”看着她,这般瞧着,她还真是一副清心寡欲的样子。

    金良娣在下手坐下,随着楚璃吻说话,她也微微点头,一副很恭谦的样子。

    “听说金良娣平时就是诵经念佛,不会闷么?”楚璃吻盯着她,越看越觉得她和金央真的很像。

    “习惯了。这么多年来,一直这样过。而且,我也只会做这些,其他的事情不感兴趣,或是不会做。”金良娣看起真的很淡然。

    “有自己感兴趣的,也是难得。不过这檀香味儿倒是不错,闻起来很清心。”想必日日都燃香,以至于感觉这屋子里的东西都染上了气味儿。

    “我也觉得这味道很好,那么多的香料,哪个也不如檀香好闻。”金良娣点点头,她有自己的喜好,而且很执着。

    “太子爷这段时间在养伤,想必金良娣也没有去看望过。金央大人每天都来,金良娣若是过去的话,能见到金央大人。”她显然对燕离没有意思,可是也不想见见金央么?

    说道这个,金良娣微微垂眸,“大哥他很忙,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与我闲聊。”

    “金央大人生性淡泊,不过听说十二年前在他还年幼的时候被绑架过。前些日子碰见他,还说起这个事情来,我听得出,对他影响很大。”说着金央,楚璃吻自然而然的把话题转到了这件事上头。

    金良娣看着她,显然也几分意外,“大哥与太子妃说过这件事?”

    “嗯,闲聊时说的。”看她那意外的表情,显然金央不会随便和人说这事儿。

    “我倒是记得一些,当时真的很吓人,无端的,大哥就不见了。之后第二天,就收到了绑匪的信,他们索要的是金鼎大还丹。那颗药,是当时父亲给大哥准备的。可是,大哥若是不能安全无虞的回来,要那一颗药又有什么用。思来想去,父亲又去面见了圣上,然后便答应了绑匪的条件。大概过去了半个月,父亲才带着大哥回来。大哥回来之后,的确有些变了。不怎么喜欢说话,但是我却有几次看见他对着墙自言自语。”金良娣回忆着,颇为感慨似得。

    “对着墙自言自语?那应该是受了刺激了吧。”楚璃吻微笑着,看起来只是关心的样子。

    金良娣想了想,“应该是吧。可是,又有些不像。反正自那以后,大哥的性格就变成了这样,少言寡语,不想理的人,不想说的话,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根本不管外人怎么看。”

    “金央大人现在就很好啊,最起码在我看来,他是个很不同的人。”嘴上这么说,楚璃吻心里却在冷哼,金央这人是打小就自私。未必是因为绑架事件吓着了,而是本性如此。

    “大家都这么说,可是又都避着他。因为大哥的外貌,很多人对他是又敬又怕。尊敬于他的医术,又担心他的病会传染。”说起这些,金良娣露出淡淡的笑,可是很明显带着嘲讽的意味。

    “大都目光短浅,又何必在乎他们怎么想。对了,我还记得金央大人说,在被绑架的时候有个小孩子每天和他玩儿。我想他在那半个多月的时间里,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又将话题回到这件事上,楚璃吻很想从金良娣这里打探打探。

    然而,金良娣显然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事儿,眼睛微微睁大,眼角眉梢间的冷漠都淡了许多,“真的么?大哥从未说过。”她看着楚璃吻,似乎很好奇金央为什么会把这些事情说给她。

    “他可能是担心你们听说了会害怕会担心吧。”看着金良娣那表情,楚璃吻就知道在她这儿是一无所获了。

    金良娣微微点头,“或许吧。大哥看起来很淡泊,其实也很关心我。这几年来,每年他都会接我回去住几日,给我检查一下身体,担心我会生病。其实我又不做什么,整天待在这里,又怎么会生病呢。”她看向别处,眸光几分悠远,显然心思不在这里。

    看着她,楚璃吻也不由得想起秋霓所说,这金良娣每日诵经念佛是在为已逝的霖太子超度。如今再看她的眼神儿,想来**不离十。

    在金良娣这里坐了许久,楚璃吻也没打探到自己想要的,随后,便离开了。

    离开时邀请金良娣无事时去寝宫坐坐,她只是笑着点头,但明显不会去。

    还真是个痴情的女子,尽管楚璃吻很不懂她到底痴情什么。人死了就死了,化成了飞灰,即便活着的人再折腾,死了的人也不知道。

    所以说,人还是得看开一些才是。

    缓缓的回了寝宫,出乎意料的是,今日居然有人在。

    走进寝宫,楚璃吻便听到从偏殿传来的声音。脚下一顿,她看了一眼候在正殿门外的玄翼。

    玄翼似乎知道楚璃吻会向他询问,他微微低头,“是刘先生和闻人先生。”

    了然,楚璃吻便转身进了偏殿。

    果然,偏殿里,身着官服的刘先生和闻人先生都在。两个人站在软榻前,燕离则靠在软榻上,面色有些不太好。

    本来以为没什么大事儿,可是一瞧燕离那脸色,楚璃吻也不由得杨其眉尾,看来这朝上终于发生什么大事儿了。

    “太子妃。”她走过来,那边刘先生和闻人先生也止住了话题,转身面向她,拱手作揖。

    “二位不必客气。不过,显然二位的到来并没有让太子爷高兴,是出了什么事儿了?”走到软榻边坐下,楚璃吻看了一眼燕离,他的表情好了一些,而且随着她说话,他扫了刘先生和闻人先生一眼,那眼神儿里没什么,可是显然是命令他们俩闭嘴。

    楚璃吻心下不禁发出一声冷哼,看向那二人,他们俩果然只是笑,没有说。

    “看来是什么外人不能知道的秘辛,既然如此,我就先下去了。”说着,她站起身准备离开。他的那些事儿她还真没什么兴趣,只不过顺嘴问一问罢了。

    “臣也要回去了,太子妃请留步。”刘先生和闻人先生俩人拱拱手,随后便退了出去。

    这俩人跑的倒是快,楚璃吻站在那儿,又扭头看了一眼燕离,他正在看着她。

    面色明显好了许多,但在楚璃吻看来,他在刻意的收敛自己的表情。

    “不是什么秘辛,只不过是一些你未必想听的。”燕离看着她,解释了一句。

    楚璃吻不甚在意,耸了耸肩,“我本来也没好奇。”

    瞧她那不在意的样子,燕离的薄唇动了动,随后蓦地道:“大卫皇室与康郡王家族自开国便是姻亲,康郡王的郡主原本是要嫁给大哥,大哥已故,结亲之事便落在了二哥的身上。”

    他说完这句话,就不再说了。

    楚璃吻看着他,明白了。

    “所以,霖太子也去世了,这重任就落在了太子爷你的身上咯?我该表示些什么?把太子妃的位置让出去,还是说声恭喜?”双臂环胸,楚璃吻看着他,脸上载着笑,看起来很是清甜。

    缓缓眨了下眼睛,燕离靠在那儿,胸口微敞。

    “皇室与康郡王结亲,向来不许正位。”很简单,不会抢夺她太子妃的位置。

    “所以,我能放心了?”楚璃吻依旧在笑,一边道。

    “我的太子妃真是大方,这个时候,居然一句埋怨都没有。”她哪怕表现出一点点的不乐意都行。

    “刚刚碧珠还在跟我说,要我大度一些,还得亲自挑选美貌的姑娘给自己的丈夫做小妾。我这会儿表现的不够好么?”埋怨?她倒是想把他阉割了,这样就不用娶媳妇儿了。

    “你的侍女倒是尽职尽责。”燕离面无表情,靠坐在那儿,看不出喜怒来。

    “那不知,康郡王的郡主何时会来?刘先生和闻人先生就是来说这个事儿的?大概是恭喜太子爷来了吧。”看着他,楚璃吻问道。

    “四年了,我还没死,康郡王似乎也放心了。所以,已经给父皇上了折子,六月,就想让郡主前往盛都。”燕离说着,眸子里也一片幽暗。

    “六月?这都四月了,很快。那,我需要做什么准备么?”看着他那眼神儿,显然也不是很高兴。真是奇怪了,和康郡王联姻,应该是好事。

    “只有这句话?”眉峰微蹙,燕离是真的想不出,她怎么会冷情至此,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能欺负她么?”想了想,楚璃吻问道。

    唇角不受控制的抽了抽,“可以。”

    “可以不娶她么?”她歪头,接着问。

    看着她,燕离的唇角缓缓上扬。

    “你是不是等着我说这句话呢?”瞧他那表情,楚璃吻就知道他什么想法了。

    唇角上扬静止。

    “不得抗旨。”他又恢复冷面,淡淡道。

    发出一声嗤笑,“没人逼你抗旨,放心吧,作为太子妃,我肯定宽容大度。若是需要的话,我还可以代太子爷你去迎亲。”这个时代啊,真是没得话说。

    下颌微绷,燕离盯着她,凤眸微眯。

    笑意盎然,“不过,难保我不会在路上一时心气不顺就宰了她。杀人,我最在行了。”

    听她说完,燕离忍不住发出一声嗤笑。笑过之后才发觉自己不应该笑,转过脸去,可侧脸仍旧载满愉悦。

    楚璃吻笑不可抑,这个蠢货,在她面前装相,实则傻帽的可以。

    听见她笑,燕离端正了一下自己的表情,随后看向她。

    明明一张甜美的脸,可是笑起来还真是刺目。

    蓦地伸手,一把扣住她的手腕,施力,楚璃吻没设防,娇小的身体恍若一个物件似得,被燕离轻松的拽到了软榻之上。

    他身体朝一侧前倾,手上一阵快速的动作,便将楚璃吻禁锢在了软榻之上。

    “耍弄孤,很好玩是么?”逼近她的脸,墨色的长发夹着红色的璎珞从他一侧肩头垂坠下来,扫到了楚璃吻的脸颊,带着他独有的味道,又痒痒的。

    看着近在咫尺的人,楚璃吻不受控制的弯起红唇,“孤你大脑袋,好好说话。”还以为在宫里呢,一口一个孤,她当时没反驳那是为了给他面子。

    看她笑,如血的薄唇也缓缓的上扬,“你这个小人儿,脑子里到底都装了些什么?”根本就猜不到她的想法,本以为她会这样,谁知道她会那样,不按套路不按常理,折腾的别人七上八下。

    “装着太子爷啊!以为我会这么说?那真是抱歉了,装着古镜呢。”说完第一句,就瞧见他的笑,随着她改口,他又瞪她。这人,被她耍的喜怒无常,尽管不知他是真的心情随着她走,还是在刻意配合她。

    手滑到她的脖颈,燕离微微收紧手指,楚璃吻也不由得皱起眉头。

    “明明不能信你说的话,却总是被你影响,孤也是愈发糊涂。”所以,他现在也承认,别看她人小,却是技高一筹。

    “本来就傻,怨不得别人。”楚璃吻可不敢和他争抢,论起腹黑来,他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瞧她那略得意的样子,燕离不由得歪头,直奔她脸颊,看那样子,似乎想咬她。

    就在这时,玄翼快步的走到偏殿门口,视线触及软榻上的那两个人,他随后就低了头,却没有退出去,“太子爷,高公公来了。”

    软榻上,燕离微微撑起身体,卡在她脖子上的手却微微施力,像是惩罚。下一刻,他便起了身。

    楚璃吻也痛快的坐起来,抬手拂了拂自己的脖子,随后看向身边的燕离,“高公公?”宫里面的内侍。

    “父皇身边的。”看了她一眼,燕离靠坐在那儿,姿势慵懒。因着刚刚一番折腾,他本来就敞开的胸口敞的更大了。饶是无限性感,勾得人不禁想把他的衣服彻底扒开来瞧瞧。

    “那我回避一下吧。”瞧他那脸色,显然并不痛快。还真是稀奇,如今已不需再伪装自己,怎么还弄得这般憋屈的样子。

    起身,楚璃吻走向卧室,在坠地的纱幔后停下,双臂环胸,然后听着外面的动静。

    片刻后,一道不算尖细但又算不上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听起来有点别扭。

    微微眯起眼睛,楚璃吻细听那道声音,这个高公公在传皇上的口谕。

    口谕?不知道燕离是怎么接这个口谕的,是跪下接的,还是坐在那儿接的。

    听着那高公公传的口谕,楚璃吻的眉头一点一点皱起来,如果她没听错的话,那个高公公说,南晋信使到了盛都,说是半个月之后,南晋棠王和顾大将军会抵达盛都。一是听说皇上微恙,所以带了厚礼前来看望圣上。二来,顾大将军思念妹妹,特意前来探望。

    顾沉毅来了?楚璃吻的眉头皱的更紧了,用铁红的烙铁也熨不开。往时,她只要想到这个可能,虽是有些担心,可是又想顾沉毅那么忙,驻守南晋的断天关,哪有时间跑到这里来。

    可是,今儿是终于听到了实锤,这顾沉毅要来了。

    这个身体没问题,不掺假,就是他妹妹。可是这灵魂不是啊,一举一动,肯定千差万别。即便她再怎么伪装,也未必会糊弄过去。而且,这顾沉毅疑似恋妹,这分寸她也把握不好,鬼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

    一时间,楚璃吻万分头疼,连那高公公后来又说了什么,她都没听清。

    站在那儿,纱幔几乎将她罩住了,微微垂眸看着地面,她陷入沉思,连眼睛都忘记了眨。

    许久之后,一双血红色的锦靴出现在眼前,楚璃吻的眸子才动了动,抬起头,看到的是燕离没有什么表情的脸。

    “想什么呢?”她站在这儿低着头,像受气似得。

    “太子爷,什么时候去接康郡王的郡主啊?我觉得,为了表示我对太子爷的独占欲,我想还是我替太子爷去接亲比较好。若是这路上看着不顺眼,我就顺道把她解决了。”看着燕离,楚璃吻义正言辞,眼睛不眨的盯着他,以表示自己的‘独占欲’。

    入鬓的眉缓缓扬起,燕离的视线在她的脸上转了几圈,“是么?”

    “什么是么?同意么?要是同意的话,过几日我就出发上路。”挥手,斩钉截铁。

    她这般急切,可是分外古怪。燕离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听到高公公说的话了?顾大将军半个月之后就会抵达盛都。我的太子妃若是这时不在,顾大将军肯定会生气的。明明是太子妃,怎么能做这种事。”

    “说的好像你没指使过我一样。少废话,同意不同意?”她不想待在这儿,避开顾沉毅才是上策。这没见过她的人,她怎么糊弄都行。可是顾沉毅和这个身体的关系太近了,怎么伪装也不会相似的。

    燕离轻笑,在她的视线中,他缓缓的摇头,“顾大将军千里迢迢来到盛都,就是为了见太子妃一面,你若不在,那成什么了。太子妃若是真的不敢见顾大将军,其实也好办。”

    看着他,楚璃吻几分狐疑,“太子爷有什么高见?”他会这么好心。

    闻言,燕离笑意更甚,这次他确定了,楚璃吻是真的不想见顾沉毅,或者说,是不敢见。

    “可以装病,躺在床上,无需走动,就会少露许多破绽。若不想说话,也可以佯装是喉咙有病,一切由你的侍女代为回答就行了。不知太子妃,可还有什么顾虑?”燕离微微歪头看着她,好像真的是在为她着想,很贴心的样子。

    “那也不行,总是会有不同之处,熟悉的人、、、”小声的说着,她说了两句之后才发觉不对劲儿,就立即住了嘴。

    燕离笑看着她,一副看穿一切的模样。

    “别那么看着我,我只是不想被我哥知道,我做了太子爷的走狗,他会心疼的。”扬起下颌,她说道。

    “原来如此。不管别人信不信,孤还真信了。”燕离微微颌首,显然说的反话。

    “一边去,我下去休息了。”抬手把他推开,那腹部硬邦邦的,楚璃吻收手时还有点舍不得,应该再抓抓才是。

    燕离身体晃了晃,看着她急于逃走的样子,满目笑意。

    她是真是假他不管,反正顾沉毅这次来,不要捣乱就好。不然,他肯定会给他好果子吃。

    回了地宫,楚璃吻便径直的回了住处。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楚璃吻召来了侍女,要她上去把碧珠找来。

    不过两刻钟,碧珠便来了,脚步匆匆,还以为楚璃吻有什么急事儿找她。

    “太子妃,怎么了?”走进来,碧珠气喘不止,显然是一路跑下来的。

    “坐下歇歇,没什么着急的事儿,就是和你聊聊以前的事儿。”拍拍身边的软榻让她过来坐,楚璃吻看起来很淡然。

    碧珠坐下,一边抬手在自己的脸旁边扇了扇,“以前的事儿?太子妃怎么有兴趣说以前的事儿了?”在半湖的那三年来,碧珠说起这些来,楚璃吻便会立即转移话题。她说自己记不清了,有时又会说不想提,反正各种理由。

    “闲来无事,说说吧。主要是我哥,最近总是想起他。你说,他现在会做什么?”看起来真的在闲聊,楚璃吻自然的将话题转到了顾沉毅的身上。

    碧珠想了想,然后就笑了,“大将军肯定在断天关啊。身着铠甲,正在巡视。”

    瞧碧珠那样子,一副小花痴的模样。

    “整天都做这些,他还真是累啊。还是在家比较清闲,但是他总得不到休息。”看着碧珠的脸,楚璃吻一边轻声叹道。

    碧珠点点头,“说的是呀。每次大将军回家,总是他最轻松的时候。和太子妃下棋,或是看太子妃弹琴,或者两个人在花园中散步,那个时候大将军总是很放松。”

    下棋?弹琴?楚璃吻想了想,下棋她倒是会,不过得分什么棋。可是弹琴她不会啊,不知道乱拨能不能糊弄过去。

    “太子妃真的思念大将军了吧?这世上,对太子妃最好的就是大将军了。”看着楚璃吻的样子,碧珠也不由得微微噘嘴,她也想南晋了。

    眨了眨眼睛,楚璃吻轻咳一声,“四年了,我都忘了我哥长什么样子了,时间真是一把刀啊。”

    “太子妃曾说,大将军不管在哪儿都是鹤立鸡群,就算几十年不见了,也能一眼认出来。”碧珠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

    她这么说,楚璃吻的心里倒是有数了,看来这顾沉毅长得不错。

    “四年过去了,我这个头也没什么长进,想来,他见到会很吃惊的。”楚璃吻微微摇头,这身体本就是小骨架,看起来也不会长得多高。

    “那倒是。咱们大将军府的少主子们,哪个都无比挺拔。包括小少爷,那时才**岁,就和太子妃差不多高了。还有老爷,和几位夫人,各个都是人中龙凤。”说起来,碧珠一副十分自豪的样子,好像那般出类拔萃的是她。

    听碧珠那意思,整个顾家的人都很出挑,无论年长的还是小孩子。只有她,这个身体,是个半残。

    这种情况,只有两种解释,一是基因突变,二是谁的头顶染了绿。

    再结合一下顾沉毅的表现,楚璃吻有了大致的猜测,这个身体,八成不是亲生的。

    瞧碧珠那引以为豪的小眼神儿,楚璃吻不由得摇头,这顾家还真是乱。但很显然,这单纯的小丫头不清楚。

    如此一来,顾沉毅若是和这个身体有私情的话,也就说得通了。他们不是德国骨科,而本来就不是血亲。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