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7、双杀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077、双杀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巳时已到,众人也各自准备好。

    站在窗边,众人视线一致的看向楼下的长街,禁军开道,行人也都躲到了街道边缘。

    看着那些身着铠甲兵器在手的禁军,密密麻麻的,往远处看,都是他们。

    楚璃吻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的禁军,尽管知道这是一场戏,可是,这些禁军却未必知道这是戏。

    她可不想因为这场戏,而让身边这些人白白丢了性命。

    “各自珍重吧。我想,除了燕离和他身边的明卫,没人知道我们是谁。所以,这些禁军一定会尽全力的围追堵截我们。”将黑巾遮在脸上,楚璃吻一边说道。

    身边,小鸡也遮住了脸,手中拿着长剑,一边郑重点头。

    禁军从楼下一列一列的经过,骑着马,煞气凛然。

    视线向后,远远地,出现了囚车。

    无数的囚车,浩浩荡荡,一时之间根本数不清有多少辆。

    囚车里,锁着的是原太尉府的所有人。

    原来,今日是陈家逆贼的行刑日,陈家上下三族在内,将近百多人,都要被宰了。

    这些事情楚璃吻没有过刻意的了解,但是今日见着了,也不由得叹口气,就该这样。

    “老大快看,太子爷。”囚车已抵达了楼下,长街尽头,燕离才出现。他骑于马上,身边是明卫,保卫森严。

    看着燕离,他还是那个样子,而且看起来比往时更冷厉了。尽管如同妖孽一般,可是如今看起来却是十分瘆人,那股子阴冷是从骨子里渗出来的。

    今日天上有阴云,阳光没有那么炽烈,但是即便不用阳光,也抵挡不住燕离的耀眼。

    “老大,后面的防卫是上官将军。”小鸡一眼看到从长街尽头出现的人,就不由得眯起了眼睛。上官扶狄和他的近卫,他们可不好对付。

    看过去,果然,是上官扶狄。

    这场面,燕离居然还让他们去刺杀他,是嫌他们活的太长了么?

    有那么一瞬间,楚璃吻是怀疑的,她怀疑燕离是想让他们去送死。他们知道他太过见不得人的事儿了,所以想杀人灭口。

    这么多的禁军,还有上官扶狄,简直是插翅难飞。

    但是,这个想法也仅仅是一瞬罢了。若燕离这么早就想兔死狗烹,那么接下来他会死的很惨,要知道有许多人都在等着要他的命呢。

    “做好准备。”燕离距离这里越来越近,楚璃吻也握紧了手上的弯刀。

    身边死卫各自做好了准备,盯着楼下,随时待发。

    终于,燕离抵达了楼下的长街上,那紧靠在街边两侧的百姓正在好奇的看着他。风光一时的太尉如今成了阶下囚且马上就要没命了,而这个一直都在众人口中猜测能活到几时的太子却掌控了生杀大权,实在让人唏嘘。

    一手抓住窗棂,楚璃吻微微眯起眼睛,“杀。”

    随着她话音落下,众人同时而动,翻过窗子,直奔楼下。

    他们的忽然出现,瞬时将长街的平静打破。

    “护驾!”

    “护驾!”

    无数声音高喊护驾,但是也不及他们的速度快,从窗子上跃下来,便杀入了燕离的周身。

    燕离的四周皆是明卫,杀入重围,便与他们交手。

    楚璃吻动作迅速,且招式与所有人都大相径庭。手中弯刀劲力非凡,成功的打开挡在她面前的一把长剑,她抓住一匹马的马鞍翻身而上,然后直奔旁边的燕离。

    燕离微微偏身,躲过刺过来的弯刀,同时抬手抓住那持着弯刀的手,朝自己的方向施力。

    楚璃吻顺势跳过去,一脚踩在他胯下的马背上,另一腿则高高抬起,直朝着他的面门劈下去。

    燕离的身体离开马背,楚璃吻的一脚也劈空,但她速度极快,身体一转,便用手肘直击他腹部。

    仍旧向后闪躲,一脚踩在马屁股上,使得那本就异常安宁的马儿也不由得有些躁动。

    两个人从马上下来,稳稳落在地上。楚璃吻手中的弯刀数次险些钉在燕离的脸上,他连连闪躲,也幸亏手快,截住了她手中的刀。

    四周,已经打成了一团。这条街虽然宽,但抵不住那么多的人都在这儿。且外围都是已经围过来的禁军,这儿已经水泄不通了。

    楚璃吻不知这刺杀要做到什么程度,她每次要伤到燕离的时候,她都及时的收住了自己的力气。可是,燕离没有给任何的暗示,显然这场刺杀还要进行下去。

    手上加力,连番攻击,燕离也后退着躲避,蓦地手朝后一抓,从禁军手中夺过来一把长剑。

    长剑和弯刀撞在一起,过大的力气震得两人虎口发麻。他用上了很大的劲力,楚璃吻感觉得到。

    既然如此,那么他的意思也很明显了,随之,楚璃吻不再收力,招招狠厉。

    身体翻转,两个人动作一致,就好像提前排练过一样。

    弯刀重击而下,燕离没有闪躲,反而手中长剑直奔她而来。

    楚璃吻自是看见了,可是也没躲。

    左侧锁骨下,一阵刺痛,楚璃吻几不可微的眯起眼睛,盯着眼前的人,手上再次微微施力,本就扎在他心口的刀再次深入几分。

    盯着她露在外的眼睛,燕离的眸色也变得几分深暗。

    两个人一时凝滞,也就在这时,另一柄长剑过来,由两人手中兵器的中间挑过,由下至上的将两个人分开。

    后退一步,楚璃吻握紧了手中的弯刀,看着忽然出现且挡在燕离面前的人,她不由得吁了一声,上官扶狄。

    挡在燕离身前,上官扶狄一手持剑,看着对面的人,即便她挡着脸,可是他也一眼就看得出这是谁。

    她来杀燕离?上官扶狄也在同时意识到这可能是一场戏,视线落在她已经流血的心口处,眸子微动,他正在快速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

    不过,楚璃吻可没给他思考的时间,脚下一动,开始攻击。

    上官扶狄自是抵挡,用长剑挡住她弯刀的袭击,同时一边后退。

    “这到底怎么回事儿?”两个人接近,上官扶狄压低了声音。

    盯着他的眼睛,楚璃吻却没有回答,另一手成拳,攻击上官扶狄的面门。

    然而,上官扶狄没有躲避,看着她过来的拳头,连眼睛都没眨。

    带着风的拳头在他面前停住,楚璃吻微微挑眉,很不理解他为什么不躲。

    燕离一手捂着流血的心口,一边看着那两个人,面色微冷。

    下一刻,他挥剑而过,将那两个靠的很近的人分开。

    楚璃吻眸子一转看向他,杀气隐现。同时弯刀一收,然后身体一转直奔燕离。

    燕离后退,楚璃吻步步紧逼,手中的弯刀直抵他下颌。

    “可以撤了。”燕离垂眸看着她,一边低声说道。随着他话音落下,他抵挡的手也放了下来,楚璃吻手里的弯刀擦着他的脖子而过,割破了他的皮肤,血也流了出来。

    没有再管他,楚璃吻脚下一转,“撤。”

    话音落下,众人立即集结,两人带着楚璃吻,其他人分前后,快速的遁离原地。踩踏着乱在原地的马背,攀着街边的商铺,极快的离开。

    跃到房顶时,楚璃吻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发生打斗的不只是燕离的附近。前方的囚车处,早已乱作一团,直至现在,禁军还在围着一伙黑衣人进行剿杀。

    多个囚车被劈开,但是里面的人很不幸,并没有被救出来,反而死相各异。

    那伙黑衣人是什么来头楚璃吻不知,但肯定不是燕离指派来演戏的。他们不奔着燕离,反而直奔囚车,目的明显。

    顺着房子跃下来,小鸡带着楚璃吻与众人各自分开,路线是他们早就制定好的,根本无需现场调派。

    两个人转过两条街,便动手将身上的衣服武器等扔掉。楚璃吻里面是白色的裙子,可胸口已经被血染红了。

    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楚璃吻不禁骂了一句脏话,要是知道自己会见血,说什么她也不会穿这个颜色的裙子。

    小鸡看着她,也几分为难,“老大,你穿我的衣服,咱们赶紧回东宫。”而且,他有很大的疑问,楚璃吻怎么会受伤。

    他们和明卫交手,那些明卫显然知道他们是谁,所以大家过招时看似狠厉,其实没有任何伤害对方的意思。

    但楚璃吻,怎么会受伤?

    将小鸡的衣服穿上,楚璃吻盯着前方,精致的下颌也是紧绷的。

    回想刚刚,燕离刺向自己,他那个眼神儿,明显是没想收手。

    该死的东西,她刚刚就应该下手再狠一点,直接送他上路。

    “老大,你没事吧?”边观察着四周别再碰到忽然冒出来的人,小鸡一边看着楚璃吻的脸色,也不知她伤的如何,但的确流了很多血。

    “没事,皮外伤。”伤情如何,楚璃吻当然有感觉,死不了。

    “刚刚还有另外一拨人,那些人直奔囚车,明显是想救人。”小鸡也看见了。同时也在琢磨,燕离是不是早就知道那一拨人今日会来。既然知道今日有人会出现阻截行刑,却又为什么要安排他们演这一场戏。

    “陈治晟的势力盘根错节,和齐郇不相上下。眼下,陈治晟即将被处斩,能来救他的必定不是一般关系的人。顺藤摸瓜,肯定能找出来。只不过,要咱们来一场刺杀的戏,着实不明白燕离想做什么。”小鸡披在她身上的衣服胸口处也被血染透了。

    小鸡扶着她,转过一条巷子之后,他忽然道:“可是太子爷为什么会刺伤老大?会不会,我们之前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妥?”

    眸子一动,楚璃吻看了他一眼,“各自小心吧。”鬼知道那厮心里在想什么,尽管之前她还在想,以燕离当下的立场,不会那么快的兔死狗烹。可是他刺自己的这一剑,让她不由得开始再次怀疑了。

    小鸡微微绷紧了脸,他十分不希望会发生这样的事儿。他们为主子卖命,主子反过来要杀了他们。尽管他是十分忠诚的人,可是也难保他不会反水,毕竟兔子急了都会咬人。

    顺着暗道回了地宫,楚璃吻要小鸡去等待其他的死卫,自己则只身返回了东宫。

    穿着白色的裙子,那胸前都是血,着实瘆人。

    她一出现,就把碧珠吓了个够呛。

    “太子妃,你受伤了?快把衣服脱了,奴婢看看。”衣服颜色浅,那血印在上面,十分刺目。

    “我没事,燕离回来了么?”从卧室走出来,那站在偏殿门口的两个侍女就瞧见了她。一眼便看到了她身上的血,皆被惊着。

    “奴婢不知。太子妃,不如你先把衣服脱了,让奴婢瞧瞧,到底伤成什么样子,怎么会流这么多的血。”碧珠跟在她身后,连连说道。

    “去,打听打听,太子爷有没有回来。”看向那两个明显有些踌躇不安的侍女,楚璃吻眸子微眯,泛着杀气。

    “是。”两个侍女急急忙忙退出去,这边楚璃吻旋身坐在了软榻上。

    胸前染血,但她看起来似乎不受影响,只是甜美的脸庞没有任何情绪,她也被低气压环绕。

    片刻后,一个侍女快步跑了回来,“禀太子妃,太子爷回来了。听说,太子爷遇刺,受了伤。”随着她话音落下,外面,侍女内侍匆匆的进来,各个手上托着治伤的物品工具,还有冒着热气的热水。

    闻言,楚璃吻没有任何表示,反倒碧珠微微诧异。可是再一看楚璃吻的脸色以及她身上的伤,不由低声道:“太子妃,你身上的伤也是那些刺客造成的?”

    没有回答她,楚璃吻坐在那儿,听着外面的声音由远及近。

    从偏殿到正殿的下人,陆陆续续的跪了一地,数个明卫抬着一个血红色的身影快步进入寝宫。

    楚璃吻坐在那儿,眼看着他们把燕离抬进来,她也弯起了唇角,然后缓缓站起身来。

    明卫抬着燕离,将他放在了软榻上。他闭着眼睛,脸色微微发白,看样子,倒是有些严重。

    明卫迅速退下去,那边的侍女和内侍也纷纷的进入偏殿,然后又整齐的跪在地上,将手里托着的东西呈高,举过头顶。

    看着躺在软榻上的人,楚璃吻缓步走过去。他太高了,那软榻显然无法容下他,所以他的腿有一部分还露在外面。

    血红色的华袍更衬得他的脸发白,他胸前,那袍子被鲜血浸染,几乎成了黑色的。显然,他也流了很多的血。

    他的领口处,也有明显的血迹,乍一看伤的很重似得。

    碧珠看着燕离那个样子,也被吓得脸色煞白。看向楚璃吻,碧珠拽了拽她的衣袖,“太子妃,咱们怎么办?”这燕离还是没逃过大卫太子不长命的魔咒,而她和楚璃吻只是外人,他若死了,她们俩可能会被送回南晋。虽说那是再好不过的了,可若细想,回了南晋也同样名不正言不顺,嫁过人了,不比未出阁的小姐了。

    “都退下吧。”站在软榻边,楚璃吻淡淡道。

    碧珠微愣,随后转头看向那些跪在地上的人,他们也在偷偷的对视。

    “没听到么?都退下去。”冷了声音,楚璃吻扫了一眼碧珠,要她赶紧解决。

    碧珠领命,随后走过去,将那跪在地上的人都叫了起来,然后带着他们走出偏殿。

    “人都走了,别装了。”看着躺在软榻上的人,楚璃吻淡淡道。

    下一刻,那软榻上的人果然睁开了眼睛。凤眸流光,隐带几分笑意,不过视线触及楚璃吻胸口的血迹时,面色稍有凝滞。

    “说你机灵,有时却是蠢笨的可以。剑奔着你过去,你就不会躲开么?”他撑着身体坐起来,撕扯到了脖子上的伤口,他不禁微微皱眉,很疼。

    听他说这话,楚璃吻就笑了,“看你当时的眼神儿,我还以为你要杀了我的。所以我还在想,当时我应该再往前走一步,让你的剑直接把我戳穿才是。”

    “看你当时的眼神儿,我还以为你要杀了我?而且,你刺中我之后,可是又补了一下。”想起她当时那个眼神儿,完全就是要杀他,凶狠无比。

    “那是因为你刺中了我,所以我才会补刀。你应该像金良娣似得默念阿弥陀佛,庆幸我后来补那一刀没要了你的命。”说着,楚璃吻右手成爪,眸子也微微眯了起来。

    “我的太子妃,你若躲开的话,那一剑根本刺不到你。”他以为她会躲开的,毕竟她反应很快。

    “我也以为你会躲开。”所以,那大家就自认倒霉好了。

    失了血色的薄唇弯起,燕离的笑几分玩味儿,“上官扶狄也没躲开,你的拳头到了他面前为什么停住了?”所以,面对他的时候就失了准头,在上官扶狄那儿反倒没有。

    “他是没躲开,但是他也没伤我。”上官扶狄认出了她,所以后来他们俩交手,他就没打算伤她。

    燕离看着她,眸色微暗,心头也不知怎么的几分不适。所以,他还是比不过上官扶狄了!

    “太子妃,金央大人来了。”偏殿门口,碧珠忽然走进来,看了一眼里面,瞧见燕离已经醒了而且还坐在那儿,碧珠的心里几分复杂,本来刚刚还在想着,若是燕离死了也算是好事儿。

    “请进来吧。太子爷伤势严重,叫所有人都打起精神来。”盯着他那眼神儿,虽是阴沉,但看起来却好像很受伤似得。楚璃吻说完,便转身离开了,直奔卧室。

    碧珠瞧着楚璃吻离开,她应答了一声,然后便快步退出去。

    回到死卫营,她这满身染血的样子把天京吓了一跳。虽听小鸡回来说楚璃吻受了些伤,但没想到流了这么多血。

    “老大,你这伤,是不是得处理一下啊?媚儿应该在,我去把她叫来。”想上手帮楚璃吻,可是动了动自己的手发现自己帮不上忙。

    没有理会他,楚璃吻坐在软榻上,低头看了看胸前的血,已经开始干涸了,显然伤口已经不流血了。

    天京快步离开,楚璃吻抬手摸了摸衣服上的那些血,想不到她的血还挺多的。

    不过片刻,一个明卫过来了,手上拿着一个瓷盒,交代说这是燕离命他拿下来的药,涂抹在伤口上即可,会很快愈合的。

    楚璃吻只是看了看他,并没有过多理会。

    很快的,天京和流荷回来了,一瞧楚璃吻身上的血,流荷也吓了一跳。

    “到底遇到了谁,怎么会伤的这么重?”碰了碰楚璃吻衣服上的血,流荷自从跟着楚璃吻后,从未见过她流这么多血。

    “没事,一点小伤罢了。老四你出去吧,你应该不想看我脱衣服吧?”扫了一眼天京,楚璃吻淡淡道。

    天京回神儿,立即转身走了,顺便把石门也关上了。

    他出去了,楚璃吻也起身,然后一件一件的脱掉身上的衣服。

    身上只剩下裹胸,因着包裹而凸出的某些部位的上方,一个横向的伤口印在那儿,虽然不深,但是很长。

    看着那伤口,流荷也不禁皱紧了眉头,“太险了。”

    “的确很险。”再深那么一寸,估摸着就刺到心脏了。

    “这个是药么?”流荷拿起小几上的瓷盒,拧开,药香味儿扑面而来。

    “是,涂上吧。”看了一眼,这药膏就是之前在宫里时燕离给她涂过的那一种。

    流荷放下瓷盒,然后找来纱布和清酒,给楚璃吻稍稍清洗了一下,便开始涂药。

    “老大,你们到底去执行什么任务了?”他们昨晚就离开了,任务是什么,这里的人都不知道。

    “倒霉的任务。行了,涂一些就可以了。”楚璃吻微微皱眉,药膏涂上,已经没什么感觉了。

    流荷放下药膏,然后用纱布将那伤口缠上。

    “行了,你接着休息吧,我也回去换一身衣服,太脏了。”起身,楚璃吻把染血的衣服裹在身上,便离开了。

    流荷看着她的背影,不由得摇头,觉得她心情不太好。

    整理好了自己,楚璃吻便休息了,待得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

    用了些早餐,便走向死卫营,没想到周烈已经在死卫营等了她很久了。

    “二师弟驾到,可是又有什么大任务?”瞧着他,仍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可是楚璃吻却笑不出来。她现在身体不适,即便有什么大任务,她也接不了。

    周烈摇摇头,然后倒了一杯热茶,“并不是,而是太子爷重伤,正在东宫养伤呢。”

    “这又是什么大事儿,值得你跑过来一趟?”楚璃吻摇了摇头,她就知道燕离得装成重伤。

    “刺杀太子爷这件事,刑司正在调查。而且,过了一夜,就有了些眉目,那些刺客来自小皇宫。”周烈说着,也算是告诉楚璃吻,燕离命他们去行刺自己的目的,过了一夜,这目的就出现了。

    闻言,楚璃吻嗤笑一声,“原来如此。”陈治晟被一网打尽,但是齐郇还活着呢。尽管他已经不是丞相,可是他只要活着,小皇宫仍旧存在,他的那些势力就仍旧存在。

    “处决陈治晟,三族连坐,其实说起来,有许多人都觉得这个处决太过狠厉。毕竟,陈家是开国功勋。据说当日在朝上,宣布这个结果的时候,吓坏了很多人,可却没人敢提出异议。不过,只有上官将军质疑了这个结果,认为三族连坐太过残忍。但我想现在太子爷遇刺,接下来也不会有人再说太子爷残忍了。”周烈喝着茶,一边淡淡的说着。

    “上官扶狄这个人,真是艺高人胆大,什么都敢说。”不过,这也证明了他的确是个耿直又无私的人,面对这种人,真是让她隐隐觉得羞愧。

    “是啊,眼下这盛都,敢出言质疑顶撞太子爷的,恐怕也只有上官将军一个人了。”周烈亦是很佩服,尽管陈治晟罪不可恕,可是上官扶狄仍旧能以公正心对待,着实不易,这个时候,所有人无不是想着怎样恭维燕离,投其所好。

    “但他这个样子倒是也安全。燕离可是见惯了各种把戏,那些人是否心口如一,他一眼就看得出来。反倒上官扶狄这般耿直,燕离根本不会对他起杀心。”楚璃吻微微摇头,她还是很了解燕离的。

    周烈微微点头,“老大说的是。”

    “燕离情形如何了?他只不过两处伤,均是小伤,想必此时正在上头睡觉呢吧。”想一想那厮,想必正得意呢。虽然受了点伤,可是结果却是好的,终于把齐郇拽进来了。

    “上头被严密保护,什么情形,我也不知道。”周烈摇摇头,暗卫只调查外面的事儿,燕离的事儿,还真不知道。

    “我出去走走,顺便听听外面的风声。”起身,楚璃吻便离开了死卫营。

    顺着密道走出地宫,今日外面细雨绵绵,不见阳光。

    倒是没想到今天下雨,楚璃吻看了看天空,细雨落在脸上,舒服的很。

    走出巷子,上了主街,街上人不多。沿着街边的酒楼走过,果然听到里面的人在说昨天发生的事儿。添油加醋,说的那些刺客好像是从天而降一般。而燕离被伤的很重,听他们说的,好像马上就要死了。

    这大卫,连续死了两个太子,这第三个,显然也要小命不保了。

    听着他们说那些话,楚璃吻不禁想笑,这些古人,真够可爱的。

    沿着街走,尽管细雨绵绵,可是这一会儿的功夫,她的衣服已经潮湿了。

    路过一家茶楼,走了两步,她便脚下一顿,下一刻,一把伞落在了她的头上,遮住了不断落下来的细雨。

    抬头,头上是一把黑色的伞,如此无趣的颜色,持着这把伞的,肯定也是个无趣的人。

    转身,果然。

    “上官将军。”持伞的人是上官扶狄,他穿着和伞一样颜色的长袍,墨发整齐的束在发顶,一丝不苟。

    “你没养着,怎么跑出来了?”看着她,脸色不佳。

    “出来转转,听听这盛都的人都在怎么说。果然和我想的差不多,十分离奇,我都要信以为真了。”微微歪头,她潮湿的长发也随着拂动,但是她想,这头发现在肯定和海带一样。

    从衣服里拿出一张被折叠整齐的灰色的手绢递给她,“擦一擦吧。”

    看了一眼,楚璃吻接过来,随意的擦了擦脸上的雨水,“上官将军怎么出来了?”

    “刑司已找到证据,昨日的刺客是从齐家出来的。我想找一找,能证明不是齐家所为的证据。”上官扶狄如实道。

    听他说这话,楚璃吻不禁笑出声,“很简单啊,你把我抓到刑司就行了。”

    上官扶狄垂眸看着她,半晌后摇摇头,“我不能抓你。”

    “为什么?上官将军不是一向公私分明么?我昨日与你交手,你清清楚楚。今日刺客就在眼前,你抓了我就行了。”笑看着他,楚璃吻还真不知道,他也有徇私的时候,这可不像上官扶狄啊。

    “只凭我一面之言,又怎么能证明昨日与我交手的刺客是你?”只凭他自说自话可不行。

    “那就没办法了。你想证明昨日的刺杀与齐家无关,那就得把真正的刺客抓住,而刺客就在你眼前。你不想抓我,又无法证明齐家是清白的,很明显,你陷入两难了。”摊手,她也帮不了他了。

    看着她,上官扶狄若有似无的叹口气,“看来,我是真找不到证据为齐家证明清白了。”

    “真是奇了怪了,你明明也和齐郇势不两立,为何现在还想为他证明清白?”这她真是搞不懂。

    “我认为,打击敌人,也要正大光明。用阴暗的手段,我不赞成。”上官扶狄很明确自己的立场,尽管是恶人,也要用光明正大的手段。

    听着他说,楚璃吻愈发想笑,“那齐郇和陈治晟打击你的时候,用的可是光明正大的手段?大将军,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我知道。但即便如此,我也仍旧不赞成。”上官扶狄想了想,说道。

    无言,这个人立场什么的,楚璃吻觉得很难改变。特别是上官扶狄这种意志坚定的,更是难以改变。

    “那你就走到死胡同了。”真的没办法了,她也帮不了他。

    上官扶狄微微摇头,“雨越来越大了,你回东宫,还是去这茶楼坐一坐?”

    “东宫也没我什么事儿,还是坐一坐吧。上官将军走到死胡同,显然也无事可做,一同喝杯茶吧。”说着,她举步走向茶楼,上官扶狄收了伞,也一并走了进去。

    茶楼里人不少,一楼坐了几桌,边喝茶边说着昨天的事儿,好像他们亲眼得见。

    二楼,是一个个雅间,有的也有人,小二进进出出的,为他们煮茶。

    进入一个雅间,两人临窗而坐,打开窗子,便看得到外面的刷刷细雨,好看的很。

    小二很快的把煮茶工具送上来,小小的火苗燃烧着,散发着暖气。

    楚璃吻把手凑上去,感受着火苗散发出来的暖意。

    “你真的是太子妃?”看着她,上官扶狄终于问出了一直都在疑惑的问题。她若是太子妃,又怎么会为燕离杀人,做杀手。

    “你看,这么直接问多好,拐弯抹角的,不适合你。”楚璃吻看着那已经开始泛出香气的茶,笑道。

    “所以,你是太子妃。”她没有否认,显然就是承认了。

    “嗯。”点点头,楚璃吻也没打算骗他。

    微微垂眸,上官扶狄道:“我曾见过顾大将军几次,他英勇善战,武功极高,他的妹妹武功高强,的确也在情理之中,是我短浅了。”

    他这么说,楚璃吻也没反驳,最起码这样听起来,她有武功这事儿才没那么荒诞。

    “只是我没想到,你会成为太子殿下的杀手。”这让上官扶狄觉得很不可思议。

    微微扬眉,楚璃吻似笑非笑,“人人都有难言之隐,恕我不能如实相告。”

    听她这么说,上官扶狄没有追问,只是点点头,然后动手给楚璃吻倒了一杯茶。

    “虽然你可能会因为一些原因做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我还是得劝你,你不适合去涉险。若是可以,尽快回南晋也是一种选择。我想,顾大将军肯定有办法的。”当初燕离会娶南晋顾沉毅的妹妹做太子妃,自然也是有原因的,上官扶狄知道一些。

    “这个日后再说吧。不过上官将军,容我提醒你,你瞧不起女人这个毛病,真的应该改一改。真刀真枪的话,我未必不是你的对手。”他太瞧不起女人了。

    看着她如此认真的模样,上官扶狄反倒露出些许笑意来,“不是瞧不起你,而是,不适合你。”如此娇小,她就应该被保护在闺阁里。

    “唉,听上官将军这么说,真是惭愧。但没办法,就像你不得不做将军保家卫国,我也不得不做杀手为自己创造活下去的机会。”所以,这天下根本就没有适合,人人都一样。

    看着她,上官扶狄什么都没说,看起来,她在东宫过得也不是很好,一直在寻找生存下去的机会。

    楚璃吻不知他所想,只是感叹这个人真简单,简单真好,她也不想那么复杂。但很可惜,这生存的环境不允许啊。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