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6、有预谋的刺杀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076、有预谋的刺杀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回了承卫宫,那书案上的折子明显增多,看来在他们俩出去散步这段时间,又送来了许多新货。

    缓步走到椅子上坐下,楚璃吻看了看他那桌子上如小山似得折子,不由得摇头,“看来太子爷今晚还得通宵。你说累死累活的,就为了晚上不睡觉,你们这些人真是脑子有病。”

    在那书案后坐下,燕离扫了一眼面前的折子,随后看向她,“掌控天下,便得有付出才是。更况且,真正喜欢弄权,也会很享受处理这些事情的过程。不信的话,小璃来看看?”

    眸子动了动,楚璃吻的视线从那些折子上扫过,各种颜色,代表的是各种事宜。

    “没兴趣,你自己处理着吧。我去休息了,明儿一早回东宫。对了,我离开皇宫,应该不用再从天子山返回了吧?那条路真的不好走,而且人特别多。”楚璃吻单手撑着头,一副懒散的模样。

    “明儿自会有人送你回去,往后再进宫,也无需从天子山潜进来。”燕离随手拿起一个折子来,手指一动,翻开。

    “这话说的,真是扬眉吐气啊!”站起身,楚璃吻走到他身边,垂眸往他手里的折子上看了看,密密麻麻的字。

    “早就该如此了。你可知,自从大哥被敕封为太子之后,整个盛都的空气都变了。孤作为一个正常情况下根本不会成为太子的皇子静静地看着这一切,有多心惊你根本无法体会。后来,大哥死了,接下来二哥成为了太子。那个时候,情况更加复杂了。所有人都在恭喜他成为了太子,但只有他自己心惊胆战。二哥很小心,很谨慎,但百密一疏,他还是栽在了自己喜欢的女人手上。你可知,这个女人是谁?”燕离看着手中的折子,却在一直和她说话,声音压得低,听起来却是渗着诸多的冷意。

    “谁?”他之前只说他二哥死在了自己喜欢的女人手上,但没说那个女人是谁。

    “就是陈蓓。”燕离将手里的折子合上,然后看向她。

    “是她?心狠手辣看得出来,倒是没想到居然还有弑夫的能耐。”楚璃吻双臂环胸,也难怪燕离对陈蓓如此戒备,但在她面前又表现的很窝囊很怂。

    “二哥还在世时,陈蓓看起来很贤淑,齐舒妤也仍旧乖张,但肯定是比不上这四年来。所以,在二哥去世的时候,我曾怀疑过是齐舒妤下的手。但后来的调查结果却不然,这一切都是陈治晟指使陈蓓做的。”燕离似笑非笑,说起这些来,更像是在嘲笑之前蠢笨的自己。

    “听你说来,你二哥不如你会伪装,否则陈治晟也不会这么做。但也正因为如此,那使得齐良娣才不如嫁给你之后乖张。嗯,这就说得通了,还是你会伪装。”抬手戳了戳他的额头,楚璃吻也靠着他的椅子。

    “你明日回东宫后,差人将陈蓓送到刑司,齐良娣以及其他的那些女人,遣返回本家。但是,金良娣得留下。”那些个女人,自然不能一同处理。

    金良娣,是金央的妹妹。金家可不是对立派,而且金家的家卫还曾出城迎战来着。确实,若是把金良娣遣送回本家,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太子爷都发话了,自然照做。这下子,东宫可就空了。不过也无需担心,接下来会有更多的女人被送进来,而且都是黄花大姑娘,不是二手货。恭喜了,太子爷。”翻了翻眼皮,楚璃吻双臂环胸,说完后,便转身离开。

    回了后殿,燕离却也跟着回来了,他将小几上的药瓶一一打开,然后把里面的药丸拿出来,放在一起,“把这些吃了。这次,不用孤再试吃了吧?”

    上下看了他一眼,楚璃吻冷哼一声,躺在榻上恍若没听到他说的话。

    她这个态度,燕离也不由得扬高了眉尾。旋身坐在她身边,抓住她的手臂,然后施力把她拽了起来。

    “孤亲自喂药,你还爱理不理。太子妃,你可是有恃宠而骄的嫌疑。快快把这些药吃了,然后再睡,明日,你就不会那么疼了。”说着,他捏着药送到她嘴边。

    楚璃吻睁开眼睛看着他,随着他把药塞进她嘴里,她倒是也没吐出来,只不过依旧冷冷的看着他,那漆黑的眸子里载着若有似无的杀气。

    燕离却是不以为意,将药一颗颗的塞进她嘴里,看着她咽下去,他较为满意的颌首,“养好了身体,才能继续为孤卖命。下次再有会让孤危险的事情,还希望太子妃会第一时间冲上去。”

    “美死你!你这么鸡贼,什么事情是你预算不到的。我呢,还是老老实实做太子爷的走狗,顺便把你的东宫看好了。放心吧,我是不会学齐良娣的,去欺压你的女人。但很难保证别的女人会不会像陈良娣一样,毒杀亲夫。”把他的手打开,她又倏地躺下,躺的笔直。

    瞧她那造型,燕离不由得笑,妖魅迷人,“你说金良娣?孤其实是看着她长大的,她心性纯良,也不喜争斗,就差剃了头发出家为尼了。”

    闭着眼睛,楚璃吻什么表情都没有,待得燕离说完,她便不耐的挥挥手,让他赶紧滚蛋。

    燕离依旧笑,最后抬手拍了拍她的手臂,便起身离开了。

    躺在那儿,没用多久,她便睡着了。大概半夜的时候,她惊醒了一下,感觉有人进入了她所能感知的范围内。

    不过,下一瞬她就感觉到那个人是谁了,随后便也放松了下来。听着那个人在她旁边躺下了,她翻过身背对着,没过一会儿,便又睡着了。

    翌日,果然有人亲自送楚璃吻出宫,不是明卫,而是大内侍卫。

    四个内侍抬着软轿,还有四个大内侍卫给开路,很快的,便离开了承卫宫。

    坐在软轿里,楚璃吻单手扶着头,这一觉睡得她头疼。

    她的头疼,源于燕离那厮。同睡一处,他有动静,她就惊醒,后半夜她几乎没怎么睡。他若是老老实实的,她这警觉系统倒是不会这么敏感。

    真是个难缠的东西,都说阎王好见小鬼儿难缠,燕离这厮把阎王和小鬼儿都占了。

    但是,她又不能真的和他翻脸,否则她的古镜就没着落了。

    软轿抬得好,一掂一掂的,倒是舒服。

    很快的,软轿出宫了,那宫门开启的声音如此沉重,楚璃吻也听得清清楚楚。

    其实说起来,楚璃吻倒是真的不理解这帮人,一辈子被困在这里,尽管整日有人对自己五体投地,可是有什么意思?像个动物似得被圈禁在这里面,而且一辈子都要这么过,单是想想就没意思。

    可是,即便这样,争抢的人还那么多,这喜欢权利的人啊,无法用正常的思维去推理他们。

    软轿一路回了东宫,这还是楚璃吻第一次光明正大的从正门进入东宫呢。

    眼下东宫被暗卫和死卫严守,随着她回来,正门大开,她也顺利的进入了东宫。

    软轿落下,楚璃吻起身走出来,外面,死卫小鸡还有一班暗卫,以及管事姑姑秋霓正站在那儿。

    “太子妃。”小鸡和秋霓各自行礼,那边暗卫亦随之低头拱手,今时今日,她这太子妃才算是坐实了。

    “把东宫的人全部聚集在一起,太子爷的命令下来了。”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她本是甜美的脸上无一丝情绪外泄。

    “是。”小鸡立即领命,那边暗卫也随着小鸡离开,楚璃吻的命令显然无比奏效。

    看了一眼秋霓,楚璃吻举步前行,秋霓则自动的跟在了她身后。

    “秋霓,一会儿将太子爷的后宫全部聚齐,不过,金良娣就不用了。这些个女人,全部遣返回本家。陈良娣,要送到刑司,和陈家人关在一起,等候发落。”边走,楚璃吻边吩咐,身后的秋霓亦听的仔细。

    “是,奴婢遵命。”秋霓回话。

    返回寝宫,碧珠一瞧见楚璃吻回来了,立即快步的奔了过来。

    “太子妃,你去哪儿了?奴婢问了媚儿和四少,可是他们都不说,急死奴婢了。”眼见着楚璃吻没缺胳膊没少腿儿,碧珠这悬着的心算是放下来了。这几天盛都出了大事儿,东宫亦是人心惶惶,在南晋这么多年,碧珠从没经历过这种事情。

    “我没事。给我找来干净的衣服,还有面纱。一会儿,你就还待在这儿吧,待得把这东宫处理完了,你再出去晃悠吧。”任碧珠给她脱衣服,楚璃吻一边说道。

    碧珠想了想,本想问问为什么不让她跟着出去,可是看了看楚璃吻的脸色,她点点头,“是。”

    换上了一身红色的长裙,用红色的纱巾遮住了脸,楚璃吻转身便出了寝宫。

    外面,秋霓已经在等着了,随着楚璃吻出来,她自动的跟在了后头。

    下了台阶,楚璃吻步子一转,便朝着东宫的金台走去。

    临近金台,便瞧见了密密麻麻的人,大部分都跪在金台上,一个个被捆绑的结实。

    暗卫死卫将金台围住,尽管阳光灿烂,可是这里却无比阴冷。

    踩着台阶,一步步走上金台,楚璃吻也瞧见了那些被捆绑住的人。守卫,侍女,小厮,太医,太傅少傅,还有太子爷的女人们。

    真是热闹啊,原来东宫里有这么多人。

    “太子妃。”随着她走过来,那边暗卫小队长和小鸡一同走了过来。

    “人都齐了,咱们也开始吧。趁着这会儿日头正好,再过一会儿可就热的受不了了。”微微点头,楚璃吻走过来,随后转身站定。

    对面,正是陈良娣,她站在那儿,身边围着她的侍女们。

    齐良娣则站在另一侧,别看她此时风光不再,但那乖张之色却浸透眼角眉梢每一处。

    两侧,还有很多的女人,有的低着头很害怕的样子,有的正偷偷的看她,显然不理解这一直藏头缩尾的太子妃,怎么摇身一变就这样了。

    “太子妃,都怎么处置?”小鸡示意了一下,要所有人准备好。

    “女眷全部交给秋霓,其他的,宰了。”楚璃吻的视线从前头的那些女人身上掠过,最主要的就是那些什么太傅少傅,这些个人,一直试图给燕离灌**汤。

    “你凭什么能决定我们的生死?这东宫,做主的可是太子爷。”陈蓓开口,冷冷质问。

    红纱下的唇弯起,楚璃吻眸子一转看向她,“原来陈良娣还知道这东宫做主的是太子爷啊?我还以为,做主的是你呢。”

    “你无需故意说这种话刺激我,无论如何,这是东宫,我也是太子爷的女人。一日夫妻百日恩,又岂容你在这儿撒野。”陈蓓扬高了下颌,字句果决。

    “一日夫妻百日恩?这句话用的真是妙。就是不知,陈良娣说的是和燕离的恩,还是和已逝的霖太子的恩?”脚下一动,楚璃吻缓缓的走向陈蓓。

    脸色微变,陈蓓盯着走过来的人,她身旁一个侍女缓缓的挪到了陈蓓的左前。

    “说不出话了?有些事情,只要做了,就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所以,人要谦虚低调,否则那些报应迟早会找上门。对了,我听说已故的霖太子很喜欢陈良娣啊,不知陈良娣午夜梦回的时候,有没有见过他?”在距离她一米处停下,这般近距离的看着她,她还真是显得很有个性。

    陈良娣并非花容月貌,但是可能因为出自太尉府,所以身上带着那么一股英气,这是这里所有的女人都不具备的。

    也难怪,那霖太子小心翼翼苦心经营,却没逃得过温柔乡。

    “顾之问,你一个南晋野蛮人在这里指手画脚,到底是谁给你的勇气?”陈蓓面色阴寒,霖太子,这三个字,显然刺痛了她。

    “当然是梁静茹啊。”楚璃吻轻笑,回答。

    陈蓓微微皱眉,一边瞪视着她,又似乎在琢磨梁静茹是谁。

    瞧她那样子,楚璃吻更是笑出声,真是够了,这个时候还跟她说这些,难道不是该想一想如何让自己死的更体面一些么。

    “你耍我?”看她笑,陈蓓立即明白她在耍自己,不由得怒道。

    那站在陈蓓前面的侍女回头看了陈蓓一眼,下一刻忽的出手,以迅雷之势直取楚璃吻脖颈。

    这个侍女的速度是挺快,但是,也仅限于快罢了。

    楚璃吻抬手,顺利的截住了已经抵到面前的那只手,拧,那侍女随即发出痛叫声。

    往回收,侍女被她拽到了自己面前,她另一条手臂直接勒在了那侍女的脖子上。

    侍女面朝着陈蓓,脸上几分惊恐,陈蓓亦是如此,她绝对没想到楚璃吻居然会武功。

    缓缓地收紧手臂,楚璃吻的视线从陈蓓的脸上缓缓移开,最后落在了齐良娣的脸上。

    “陈良娣倒是抢了你的风头,在刚刚来到这里时,齐良娣可是送了我一份大礼。别紧张,我也没那么记仇,我会送你回家的。”随着话音落下,她手臂施力,那一直被她勒住的侍女脖子发出清脆的断裂声,随后便脑袋一歪,咽气了。

    松开手臂,那侍女软软的倒在了地上,脖子和身体的角度十分奇怪。

    看着自己的侍女没了命,陈蓓的眼睛都瞪大了。

    “秋霓,把这些女人都带走。”转身,楚璃吻走回原处,那边秋霓指挥着暗卫,将所有女人都带走。

    陈蓓直至临走前都在瞪视着楚璃吻,凶狠异常。

    楚璃吻懒得理会她,看向眼前跪了满地的人,缓缓眯起眼睛,“杀。”

    她话音落下,那边暗卫和死卫立即动手。

    随着一些人鲜血喷出,其他的人才意识到这是真的,不是吓唬他们的。

    顿时,金台上乱成一团,求救的,告饶的,呼天抢地。

    楚璃吻却恍若未见,这些人,在投奔其他大树害燕离的时候,大概是真的没想过会有今天。

    一个白色的身影缓缓的走上了金台,看着那如同修罗场似得场面,他也不由得微微偏过头,尽力不往那边看。

    走到了楚璃吻身边,林月鸣停下了脚步,不去看那凄惨的场景,他看着楚璃吻,“要都杀了么?”

    眸子一转,楚璃吻看向他,“这个时候你应该庆幸我是相信你的,否则,你也会在这个队伍当中,等待着像宰鸡一样被抹了脖子。”

    林月鸣哽了哽,随后点头,“其实我早就想过,这东宫迟早会发生这样的事。这一天终于来了,倒是也踏实了。”最起码往后,不用再那般小心翼翼了。

    “若是他们不死,死的就是太子爷了。那个时候,大卫可就死了三个太子了。”单是想想这种可能,就觉得瘆人。

    林月鸣若有似无的叹口气,“的确如此。”但是,听着那刀子割破脖子和那些人的惨叫,再加上空中飘着的血腥味儿,他真觉得喘不过气。

    “太子妃,这些人处理完了怎么处置?”小鸡走过来,身上带着一股血腥气。

    “这些都是企图颠覆大卫的逆贼走狗,自然不能死了就算了。小皇宫旁边的杨柳林是个不错的地方,把这些尸体挂在那里,三天。”楚璃吻想了想,决定道。

    “是。”小鸡领命,随后命人立即收尸。

    林月鸣看了一眼满地的尸体,还有正在缓缓往外蔓延的鲜血,不由得深吸口气。暗卫和死卫在里面走,每一步都踩在了血上。

    “为什么要这么做?”看向楚璃吻,林月鸣显然很不理解。

    “很简单,杀鸡儆猴,敲山震虎。”纱巾遮面,她只有眼睛露出来,但是那眼睛已经完成了月牙。

    林月鸣自然不解,可是看着楚璃吻的眼睛,虽然她在笑,可是明显杀气横生。

    尸体被陆续的带走,暗卫和死卫做这些相当专业,手法娴熟,一看便知没少做这种事。

    随着尸体被带走,原东宫大管事带着一批新人快速的奔了过来。手提水桶,脚下生风。

    上了金台,那大管事先奔到楚璃吻面前,自己请过安之后,又叫那些跪在地上的小厮们看清楚了,这是太子妃。

    看着那些跪自己的人,楚璃吻弯起红唇,希望这些新人能活的长久吧。不然,这东宫总是换人,别人不说,单单是这些管事就累坏了。

    清洗金台,这些人手脚麻利,楚璃吻转身离开,林月鸣快步跟在她身后。

    整个太医院,只有林月鸣一个人活着,剩下的人,太医,学徒,没一个幸免。

    回到寝宫,碧珠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死了那么多人,但也算他们罪有应得吧。没跟对人,是自己选择上的错误,为此付出代价,也喊不得冤。

    解开脸上的纱巾,楚璃吻也终于放松了身体,靠在软榻上,旁边林月鸣也准备好,给她切脉。

    “这两日来提心吊胆,也知道你们都去搏命了,但幸好结果是好的,否则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抓住她的手,林月鸣两指搭在她的脉门间,一边轻声说道。

    “你林太医身世干净,就算这次太子爷输了,也不会牵连到你的身上。”斜睨着他,楚璃吻似在嘲笑他多忧多虑。

    “我确实出自寒门,可也是有血有肉的人。殿下出了事,接下来受牵连的就会是你。纵观这整个东宫,唯独你是外来人。就算有南晋顾大将军,这里的人不会要了你的命,可也别想完整的回去。”林月鸣说着,心下也是后怕连连,这两天东宫被封锁,他一直都在太医院里,可是焦心无比,度日如年。

    说完,却没得到楚璃吻的回答,林月鸣抬头看向她,却见她正在盯着别处,眼睛一眨不眨,显然陷入了自己的思绪根本没听到他说的话。

    不由得叹口气,林月鸣放开她的手,“你受了内伤,但已经好了许多,想必这两日吃药了。我会再开个补身的方子,你的身体有些凉,这种天气还这么凉,不是好事。”

    “林月鸣,大卫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你说顾大将军、、、也就是我哥,会不会听到风声?”缓缓转回视线,楚璃吻看向林月鸣问道。

    想了想,他点头,“肯定会知道的。”虽然他不了解这些,但他也算在盛都许久了,见识过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事儿,所以他认为每个国家都会在其他国家安插眼线。兴许也不为别的,就为知道最新近况。

    微微皱眉,这顾沉毅要是知道了,也不知会不会跑到盛都来。他来了不要紧,这身体原装不是假的,所以她也不会心虚。

    可是,想起燕离和金央这俩人,她这心里就开始犯嘀咕。若是金央所说的话不假的话,那么当年把他掳走换取金鼎大还丹的应该就是南晋顾家人。

    燕离信金央,届时,可别再出什么篓子,那她的古镜就泡汤了。

    思来想去,这当下她要做的还是争取燕离的信任,不能再让这厮像防着鬼一样的防着她。

    “你想什么呢?我刚刚说的话你可听见了?”瞧她那明显心都飞走了的样子,林月鸣不由得叹口气,问道。

    “嗯?听到了。你不是说让我吃药么?吃吧,也免得我总觉得手脚凉。”回神儿,楚璃吻看了他一眼,虽自己心思飞走了,却不见得没听到他说了些什么。

    林月鸣似乎也是无可奈何,“那我回去煎药,你歇着吧。”

    “嗯。”点点头,楚璃吻已经不是很在乎了,想着自己的古镜,愈发期盼那个顾沉毅千万别来,甚至最好也不要和燕离联系。

    这顾家绑了金央,那那颗金鼎大还丹是给谁吃了?燕离说,他调查过十二年前,顾家没有任何一个人病入膏肓,那这事儿也是奇了怪了。

    可不管如何,楚璃吻都十分不想因为十二年前顾家的那档子事儿而耽误了她,否则,她说不定会当先宰了他们。

    东宫的下人全部换了,小厮侍女,各司其职。傍晚之时,明卫回来接手了东宫的值守,而且还来了一行内侍。

    明卫训练有素,内侍则各就各位,他们十分清楚自己该在什么位置,该做什么。

    寝宫外也站了两个内侍四个侍女,里里外外,显然无论有什么事儿都有他们做,弄得碧珠也成了多余的似得。

    宫灯明亮,碧珠跪坐在软榻下,给楚璃吻捏着腿。

    侍女就守在偏殿门口,静默无声,若是不看她们的话,好像根本感觉不到她们的存在。

    蓦地,一个人走了进来,走路时亦是脚下无声,是秋霓。

    “太子妃,各女眷都已被遣送回了本家,陈良娣则直接送到了刑司。金良娣眼下正在寝宫诵经,没有任何异常。”秋霓禀报,不疾不徐。

    “金良娣在诵经?她经常诵经么?”这倒是楚璃吻没想到的,她也算和金良娣打过一回交道,可是她长什么样儿都没见着。

    “金良娣平日做的最多的就是诵经念佛,没有事情的话,她是不会出门的。”秋霓回答道。

    “这诵经念佛总得有个由头,知道她在为谁诵经念佛么?”这个金央的妹妹,实在是奇怪。

    秋霓想了想,随后压低了声音,“依奴婢的猜测,金良娣应该是为霖太子诵经超度。”

    “霖太子?”楚璃吻倒是没想到,金良娣原来还惦念着霖太子呢。

    “这四年来,金良娣从未间断过诵经念佛,除此之外,她还会抄写经书。”秋霓静静地说着,言辞之间也有几分敬佩在其中。

    楚璃吻自是不了解这金良娣的想法,人死了就死了,变成了一把灰,活人再做什么,他们都不知道。诵经念佛?有那时间,还不如多睡几个美容觉,让自己多活几年。

    “大概,金良娣的心里还是放不下霖太子吧。”碧珠坐在旁边,小声道。

    看向她,楚璃吻仍旧是不理解,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可放不下的。这些个俗人的世界,真是想不通。

    “行了,各自休息吧。”什么情情爱爱的,她理解不了,所以也不打算理解。

    秋霓低头,随后便退了出去,她是这东宫中的老资历,而且很明显是燕离的心腹。

    她是个很识时务的人,但又表现的不是很明显,不会让人觉得讨厌。

    眼看着秋霓出去,楚璃吻也起身缓步的走回卧室。那侍女仍旧守在偏殿门口处,唯一贴身跟着楚璃吻的,只有碧珠。

    进入卧室,碧珠不由得松口气,“这寝宫里一直都是奴婢一个人,如今多了这么多人,弄得奴婢都以为是用来监视的呢。”

    “无需紧张,今儿刚刚死了一批人,借他们个胆子,也不敢生事。你呢,也算老资历了,完全可以指使差遣他们。就是那两个内侍,你也无需怕。宫里出来的又怎么样,无非就是奴才罢了。”走到卧室的那幅画前,楚璃吻边说,便扭开了机关。

    下一刻,进入地宫的入口出现,楚璃吻拍了拍碧珠的肩膀,便走了进去。

    地宫灯火通明,随着她走下来,也瞧见了正在忙碌的明卫。自从决斗在即,这些明卫就都出现了,当时说有三千多人在城外与雷字军交战。但后来楚璃吻知道了这是燕离设的套,她就认定那些明卫都活着,没有死。

    眼下,他们负责了东宫的值守,而地下还有这么多人,人数多的超过了她的想象,可以组成一支军队了。

    他们正在整理地宫,显然看起来,日后无需都藏在这底下了,不过,这里还是最重要的基地。

    看见了她,每个人都低头问安,尽管楚璃吻没见过这些明卫,但是很显然他们认识她。

    “老大,你回来了。这两天有几个红令下来,所以人手都分派出去了,眼下仅有十几个人还在待命。不知道太子爷可有什么吩咐,二爷说,宫中其实并不平静,许多人都在隐藏着,都在等着伺机而动呢。”瞧见楚璃吻回来,天京快步的跑了过来。

    “这是必然的,一场大浩劫过去,接下来便是无数的汹涌暗波。想要成功,可不容易。除非,那皇宫里能像东宫似得,把所有人都杀了。”但显然办不到。燕离把皇宫中的禁卫都关押了起来,就已经很难了。

    天京点点头,“那接下来怎么办啊?”

    “怎么办?暗卫那边传来什么任务,我们就怎么做。死卫该做什么你比我清楚,咱们只听命令,不做越矩的事儿。”楚璃吻看了他一眼,她根本没打算多管闲事。

    天京连连点头,可是瞧着楚璃吻的脸色,不禁又笑道:“那这两天老大去宫里做什么呀?二爷说,老大是去保护太子爷去了。”

    “我保护他?”冷哼一声,之前差点害死她,她可不会再自作多情的去多做事了。

    天京笑出声,瞧着楚璃吻瞪自己,他立即把笑收回去,但还是憋不住。

    在他看来,眼下的情况十分好。这东宫那么多的女人都被送走了,眼下楚璃吻独大,再加上还掌握着死卫,与暗卫那边关系亦是十分好。这情形,简直好的不能再好了。

    “笑什么呢?你去照照镜子,瞧瞧自己的样子,笑的像个二百斤的傻子。”瞧他那笑,楚璃吻就差不多知道他琢磨什么呢。燕离是把东宫交给她了,但是,谁知道他到底什么意思。今天的事儿传出去之后,估摸着整个盛都都得传,这燕离的太子妃如何如何心狠手辣了。而他燕离心狠手辣的事儿,很可能就被盖过去了。

    被骂,天京也不甚在意,笑的开心。

    就在这时,隔壁的蜈蚣骨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天京立即跑了过去,片刻后又跑了回来。

    “老大,又一个红令。”说着,天京把红令拆开,然后直接递给了楚璃吻。

    接过来,楚璃吻垂眸看过去,却不由得皱起眉头。

    “怎么了老大?”瞧着楚璃吻的表情,可不怎么好。

    看向他,楚璃吻缓缓的把手里的红令转过来给天京看,他微微弯腰,看清了上面的字之后,他发出一声惊呼来,“我没看错吧,刺杀太子爷?”

    抿唇,楚璃吻将红令放在一边,随后站起身,“把小鸡给我叫来。”

    天京立即转身离开。

    刺杀燕离,上面地点时辰都十分准确,盛都第一主街,时辰是明日巳时一刻。

    这个红令,应该是燕离自己下达的,否则,暗卫那里是不会传来这种任务的。

    刺杀他?想一想,楚璃吻不禁弯起红唇,这个任务好,她喜欢。

    队伍集结,一共十二人,各自全副武装,尽管各自打扮不同,可是他们聚在一起,看起来还是很扎眼。

    于夜里,他们便包下了第一主街旁一家酒楼的包间,点了一桌子的菜,点了许多的酒,可是没人吃。

    天色缓缓亮了,街上也活起来了,店铺开门,热热闹闹。

    前几天如同死城一样的情况已经过去了,而且,就像从来没发生过一样。

    “老大,时辰快到了。”靠在一张椅子上,两条腿搭在对面的椅子上,楚璃吻闭着眼睛,正在小憩。

    “嗯,准备吧。”没睁眼,楚璃吻淡淡道,一边将旁边放在桌子上的弯刀拿了起来。今儿,她用这个。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