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5、潜意识的狂野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075、潜意识的狂野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无声的笑,燕离看着她,蓦地道:“在你房里睡,你不是又跑了?”所以,想归想,她又不配合。

    “废话,你托着疲惫的身体睡在我床上,你觉得我能想出什么香艳的事情来?反倒我得给你当侍女。既然累了就休息吧,以为自己是铁人么?”靠着椅子,楚璃吻淡淡轻嗤,被他指使那么一次就够了,她可不想来第二次。

    “这么关心孤?”微微歪头,燕离随后笑着站起身,随着他站起来,后腰的骨头都在响,发出清脆的声音。

    听着那动静,楚璃吻不禁发出嘲笑,“是关心太子爷,关心太子爷的两个肾。”很早之前她就关心了,想知道他的肾还在不在。

    “三句不离荤,孤的太子妃就是这般别致。走吧,带你去后殿瞧瞧。”说着,燕离走过来一步,然后抓住楚璃吻的手臂打算将她拽起来。

    随着他抓住自己的手臂,楚璃吻不禁皱了皱眉,燕离也感觉到了,随即放开了自己的手。

    “你受伤了。”她的表情,一看就是受伤了。视线落在了她的手上,右手完好,左手却是缠着纱布,他刚刚一直都没看见。

    “若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受伤。我冒险进宫,就是打算为我自己报仇的。”说着,她抬腿,直奔他两腿之间。

    燕离偏身闪过,同时伸手抓住她的手,瞧了瞧上面的纱布,随后伸出另外一只手,两指搭在她脉门间。

    看着他,楚璃吻仍旧气不打一处来,可是细看他发红的眼睛,她到了嘴边的脏话又莫名其妙的咽了下去。

    “内伤,你和关震交手了。”看着她的脸,因为这前殿的灯光,所以不近距离看她的脸,根本瞧不出她发白的脸色。

    “关震?你说那个雷字军的统领吧,就是他,我挨了他一掌。他的功夫很奇怪,那掌风打得我特别疼,就像被辣椒迷眼了似得。和这么多人交过手,只有他的功夫如此奇怪。”忍不住眨了眨眼睛,直至现在她还觉得鼻子疼。

    “关震功夫很高,当年上官扶狄都败在了他手下,你能只挨一掌,实属侥幸。”放开她的手,燕离面色微冷。

    “是么?怪不得。如此一来,我对自己的能力也有了新的界定,多谢太子爷了。”她信自己的身手,但是对上了这个世界的内力,她却是没了底。如今力大无穷,她心里倒是没那么发虚了,今日燕离一说,她才发觉,自己这把子力气已经到了这种高度了。

    “暗自欢喜了?还没给你梯子呢,就爬到天上去了。走,给你找药。”说着,燕离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拽起来,然后举步朝着后殿走去。

    这偌大的承卫宫,前后左右四个殿,偌大无比。

    前殿是平时皇上与重臣商议政事以及处理政务的地方,后殿是休息的地方,两侧偏殿则是书房,密密麻麻的书,包括许多值钱的孤本,在这里都找得到。这是当今皇上的喜好,收藏巨多。

    绕到了后殿,这是休息的地方,大的和东宫的寝宫差不多。

    燕离把楚璃吻拎到宽大的横榻上,随后他便转身去找药。楚璃吻坐在那儿,抬手摆弄了一下手旁小几上的茶杯。上等的瓷,再加上杯身上描金的图案,这一个茶杯就值不少钱。

    果然啊,皇宫里的东西,各个都是精品。

    “我刚刚找你,可是差不多将整个皇宫都走了一遍。看见了不少宫女太监什么的,还有大内侍卫。不过,我还瞧见了一个被大内侍卫严密守卫起来的宫殿,叫承喜宫,那宫殿里住着的是谁呀?”摆弄着那个茶杯,楚璃吻一边问道。因为都是大内侍卫,她撞到那儿的时候还吓了一跳,所以匆匆看了一眼就快速离开了。

    “那是太后娘娘的寝宫,眼下父皇也在那里养病。”燕离回来了,手中拿着数个颜色各异大小不同的瓷瓶。

    “皇上真病了?”看着他,楚璃吻自然是不信,怎么会那么巧。

    在旁边坐下,燕离将手里的东西都放在小几上,一边看向她,“金央也在宫里,不如你问问他?”

    一听金央俩字儿,楚璃吻就扯了扯唇角,“算了,信你。”

    “你还真怕见金央。”从她的表情就看得出,避之不及。

    “我是不想看他那神神叨叨的样子,像个神棍。诶,你解我手上的纱布做什么?”自己的手被他抓过去,楚璃吻立即往回挣。

    抓住她手腕,燕离看向她,面色几分严肃,“凭你的性子,这伤口定然连药都没上。内伤严重,药也不会吃。你可知,你若不吃药的话,这内伤何时能好?”

    “你怎么知道我没吃药?吃了一颗,只是稍稍缓解了一下,基本没什么用。”楚璃吻哼了哼,看着他把自己手上的纱布解开,手心和五个手指都被划开了,因为她当时徒手抓住了一把剑。

    “嘴还挺硬,你得知道,能被你控制住的人,基本上也没什么胆子害你。”查看了一下她手上的伤口,燕离打开一个瓷瓶,里面是药膏。

    “那可未必。”看着那药膏,楚璃吻下意识的往回抽手。

    “别动。这是专门治外伤的药,出自金央之手,药效可不一般。”说着,他用一块折叠好的纱布沾取药膏,一点点的涂在她的手上。

    看着他给自己涂药,楚璃吻几不可微的弯起唇角,“眼下情形如何了?二师弟说,陈治晟已经被关押在刑司了。”

    “明日,陈治晟一党的罪行就会被公布天下。”略小心的将她手指上的伤口涂上药,燕离转手拿来干净的纱布,开始一圈一圈的包扎。

    “如此说来,这就是成功了。只不过,接下来也不容易,从今天你面对着那如山一样的折子就能看得出来,这朝廷很可能会瘫痪。”重要职务的朝臣皆被下狱,朝廷就会出现空缺,可不就乱套了。

    “那你以为,刘先生等人是做什么的?这个时辰,他们已经进宫了。”在她手腕上将纱布打结,燕离看向她,尽管眸子发红,可是却挡不住他的魔魅。

    缓缓点头,“原来如此。”

    “吃了吧。”将另一个瓷瓶里的药倒出来两粒,送到她面前。

    楚璃吻看着,却没动手。

    盯了她片刻,燕离微微摇头,随后拿起一粒放到自己嘴边咬了一口,又拿起另外一个咬了一口,两颗完整的药各缺失了三分之一。

    不禁弯起红唇,楚璃吻拿起那两粒残缺的药放进嘴里,这回她放心了。

    薄唇弯起,燕离又打开另外一个瓷瓶,倒出一粒较大的药丸,自己咬了一口,又递到了她嘴边。

    顺势吃了,楚璃吻也没问这是什么药。

    “为什么会出城迎战?”把小几推到一侧,燕离坐在她身边,身子向后靠在了软垫上。

    她亦身体向后,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当然是这大脑做出的判断了。在衡量大军进城太子爷被围攻之后我可能会遭遇的一系列状况,当然是你安全无虞我得益最多。”

    燕离半眯着眼睛,听她如此说,他始终那个表情,“说的倒是有些道理。不过,你赌对了,好处亦是多到数不清。”

    哼了哼,楚璃吻抬手抚着自己的胸口,一边道:“不过如今太子爷大权在握,的确是比之前看着痛快多了,总是那么怂,我都替你觉得窝囊。”

    “还疼?”看着她的动作,燕离问道。

    “怎么,你想帮我揉揉?”瞧他那眼神儿,楚璃吻挑高了眉毛。

    静默了一霎,随后燕离起身,一边伸手,还真打算帮她揉。

    抬腿,踹到了他手上,燕离顺势又躺了回去,一边看着她笑,“就是嘴上功夫。”

    哼了一声,楚璃吻缓缓地揉着自己的胸口,“昨天在城外碰到了上官扶狄,他是怎么又被你下的套套住的?”

    听到上官扶狄四个字,燕离的眸色变了变,“看到了上官扶狄,心情不错?”

    “是啊,并肩作战,心情当然好。”哼了哼,她顺着说道。

    “上官扶狄眼下在太尉府,太子妃想去么?”他语气微冷,听起来他就是心气不顺。

    “算了,昨天看一眼也就满足了。几天没见太子爷,我该欣赏太子爷的脸了。”歪着头,她躺在那儿,肆无忌惮的看着他。

    没表情的看着她,片刻后,他发出一声冷哼,然后就闭上了眼睛,拒绝再看她。

    弯起嘴唇,楚璃吻觉得他十分好笑。看起来又挺蠢的,可是却偏偏好笑的很。

    他看来是真的太累了,不过片刻,就呼吸均匀睡着了。

    楚璃吻看着他,在没看到他之前还想骂他来着,但是眼下,她似乎都把骂人的事儿给忘了。

    这脑子,越来越差了。不是自己的身体,到底是无法彻底的支配。

    所以,她还是赶紧离开的好,免得越来越笨,笨到无可救药时,可怎么办。

    倚靠在那儿,不知何时,她也睡着了。尽管睡着了,但胸口仍旧是发疼,以至于她连呼吸都受到了限制。

    辛苦巴拉的睡了许久,直到听到一些隐隐的说话声时,她才醒过来。

    躺在那儿,听着那其实可以忽略不计的声音,她这才想起自己在哪儿。

    动了动身体,她坐起身,明黄色的薄被因着她的动作从她身上滑了下去。

    垂眸看着那薄被,如此颜色,应该只有皇上才能用。这玩意盖在她身上,那肯定是燕离给盖的,别人也拿不到这东西。

    转头,她这才发觉自己躺着的地方不对。她睡着之前,明明是躺在左侧的。

    而眼下现在这个地方,是之前燕离睡着时躺着的地方。

    深吸口气,她抬手抚了抚自己的胸口,还是隐隐作痛。

    扭头看向被推到另一侧的小几,一个茶杯的盖子被倒置,几粒药放在上面,每个都被咬了一口。

    瞧见那几粒像是被老鼠咬了似得药丸,楚璃吻发出一声轻笑,这个神经病。

    拿起那几粒药,楚璃吻塞进嘴里,喉咙一动便咽了下去。

    转眼看向窗户的方向,阳光看起来并不热烈,想来现在已经接近傍晚了吧。这一觉睡得,睡得她十分不舒服,这内伤原来如此伤人。她不会内力,真是吃了大亏了。

    那若有似无的声音是从前殿传来的,眼下那皇上还在承喜宫养病呢,所以燕离在处理朝上的事情,那么眼下肯定是他在和大臣在商议什么吧。

    从横榻上下来,楚璃吻在这后殿中转了转,到处都是好东西,怪不得都想做皇帝,名正言顺的享用天下最好的东西,别人还得吹捧拍马屁,想想都爽。

    不时的拿起来查看一下,楚璃吻微微撇嘴,不过全部都放回了原处。这些个玩意,她没什么兴趣,若是能换成钱的话,她倒是会稀罕稀罕。

    就在这时,有人进来了,楚璃吻转眼看过去,进来的是燕离,他身后还跟着那个内侍。内侍手上托着托盘,上面摆放着精致的饭菜。

    “饿了吧,用饭吧。待得入夜了,孤带你在宫中转转。”他换了一身红色的华袍,但依旧还是挂在身上,让他看起来有几分妖异的颓废,迷人的很。

    “我昨儿自己差不多就转遍了,也没什么可看的。”走过来,楚璃吻微微仰头看着他,瞧他脸上那笑,显然是心情不错。外面的事情,应该进展的相当顺利。

    她这一觉睡得,大概错过了许多大事。

    “你那是如同贼一般的走马观花,能看到什么?”燕离似笑非笑,那薄唇恢复了血色,他又恢复了那魔魅的妖孽之色。

    “本来就是偷偷摸摸进来的,我还能大大咧咧的把所有地儿都仔细查看?你什么时候出宫,东宫的情况想必你也已经知道了,那些人都被扣住了,要是想解决就趁早。”解决了之后东宫就不再乌烟瘴气了,他们也就不用躲在地宫之中了。

    “不急,待得处理完宫里的事情,再回去处理东宫不迟。太子妃,你想如何处理东宫的那些人?”抓着她的手腕,把她拎到了横榻边坐下,小几已经被拉到了中央,饭菜也都摆放在了上面。

    坐下,楚璃吻看了看那些饭菜,做的很精致,气味儿也不赖,宫中的厨子还真不是吹得。

    在对面坐下,燕离拿起玉箸,夹了一块软嫩的鱼肉,放在自己嘴边咬了一半,然后送达楚璃吻面前晃了晃,最后放在了她面前的餐盘上。

    他故意的动作显得很幼稚,楚璃吻倒是不介意,反正没人提前试吃她是不会吃的。

    拿起玉箸,夹起鱼肉吃掉,味道果然不错。

    “东宫里的那些人,你的那些女人如何处理我不知道,但是其他人,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正好趁着这个时机,你呢,得提升自己的威望。当然了,这个也不用我提议,你肯定早就知道该怎么做。见血是必然,既然要见血,那就越大越好,让所有人都知道,和你站在对立面,是什么下场。”杀一儆百,要做就做的够狠,不然就不做。

    听着她说,燕离一边慢慢的夹菜,所有的菜他都咬了一口,然后把剩下的另外一半放在了楚璃吻的餐盘里。

    虽说本来被切的完整又好看的菜成了这个模样,看起来很倒胃口,但是楚璃吻显然不介意,这样她吃的更放心。

    “说得好。既然太子妃都有了决定,那么就代孤做了吧。”看向她,燕离淡淡道。

    “让我做,你确定?”楚璃吻倒是不知他这又是什么意思,这个时候他完全没必要再伪装了,反倒是越狠厉越好,震慑四方。

    “朝上的事太多了,东宫,交给太子妃处理,孤很放心。”他盛了一碗汤,自己喝了两口,然后就放在了她面前。

    “好,既然太子爷托付给了我,那我就代办了。不过,若是因为我做的太过了,而引起什么麻烦的话,还希望太子爷不要做兔死狗烹的事儿。”她很怀疑这厮是利用她,让她做那个恶人,他装好人。

    自己又盛了一碗汤,一手捏着那白瓷的汤匙,一边看着她,“让你立威还不开心?至此后,相信这天下都得知道太子妃的威名。”

    楚璃吻自是不信,但瞧他那德行,反倒有些想相信他的话了。

    立威什么的她并不是很在乎,但是,日后他势必会着手于朝上之事,这东宫的确得平静,不能再像之前那般乌烟瘴气的了。

    他若是交给她,那他倒是可以放心,对于震慑他人,她有着足够的经验。

    “答应了?既然答应了,明早你返回东宫,那里就交给太子妃了。”喝汤,燕离姿态优雅,尽管如妖孽一般,可是进食的模样却是十分迷人,单单看着就知他生活的环境很是优越,不比寻常。

    “显然接下来太子爷会非常忙碌,所以,关于古镜的最新进展,你就交给二师弟吧。”负责调查古镜的那些暗卫可都是直接向燕离汇报的,周烈那里根本连碰都碰不着。

    闻言,燕离笑意更深,“放心吧,即便孤再忙,也不会耽误帮你找古镜。”

    无言,知道他什么想法,无不是想窥探她的秘密罢了。

    将餐盘里被他咬过的菜以及被他喝了两口的汤全部吃掉后,楚璃吻便放下了玉箸。太阳已经落了山,这承卫宫也掌了灯。灯火通明,恍若白昼。

    前殿已经无人了,楚璃吻随着燕离从后殿走出来,昨日见到的那书案上还是堆积了许多的折子,但比昨日要少了许多。

    双臂环胸,楚璃吻恍若在散步,见到这种地方,她也表现的稀松平常,并没有任何的诧异。只是在昨晚第一次见到那张龙椅的时候略感惊奇,如她想象中的一样奢侈。

    燕离多看了她几眼,随后便抓住了她的手臂,微微施力,她也跟着身体一转,面向了高处的御案和龙椅。

    看过去,楚璃吻微微眯起眼睛,“你也很喜欢这张椅子吧?确实金光闪闪惹人爱。”

    “孤是让你看那龙椅上的宝石,那是天翁红宝石,至今为止,颜色最纯,品相最佳的红宝石,世上再也找不出第二颗。”燕离指的却是嵌在龙椅上的那颗巨大的红宝石,足足有成年人的拳头那么大。

    “所以,太子爷打算把它抠下来送给我么?”看向他,楚璃吻满脸正色。

    燕离也缓缓低头看向她,然后摇头,“只是让你开开眼界。”

    “切!”翻白眼儿,楚璃吻身子一扭,又不给她,看个鬼呀看。

    轻笑,燕离与她一同慢步走出前殿。

    如同今早来到这里时一样,外面都是明卫,如同雕塑似得一动不动。

    灯火通明,这承卫宫方圆几十米内是没有死角的,处处都明亮无比。

    并肩而行,身后两米开外,跟着那个内侍。他走路时都低着头,夹着腿,毫无存在感。

    “看,这条宫道就是平时朝臣出入之地。朝臣千千万,能面圣的却也仅仅那么少许。由此,弊端无数,而久居在这里的人尽管坐着高高的椅子,却是什么都看不到。”踏出承卫宫的正门,向下看,便是无数汉白玉台阶的宫道,燕离一字一句说道。

    “太子爷心里真的很清楚,待你坐上了那张椅子,想必这些人也糊弄不了你。”看了他一眼,楚璃吻倒是想不出他坐在那个位置上的样子,换上明黄的龙袍,嗯,应该也算人模人样吧。

    “的确是糊弄不了,而且想一想他们那样子,就觉得无比倒胃口。”见得多了,何种奉承和伪装在他眼里都无比低端和恶心。

    “话可别说的那么早,没准儿你会喜欢上呢。纵观历史上的那些有名的人物,前期都挺英明的,可是往往都是晚节不保,不是梦想着长生不死,就是**熏心,连儿媳妇儿都不放过。”尽管她没专门研究过历史,可是也知道一些。

    燕离垂眸看着她,脑子里却在过滤她所说的那些历史人物。但是很可惜,没有找到与之对应的,燕离那一时都怀疑他的书可能都白读了。

    “你说的历史人物,是谁呢?孤读过的书太少,你别编瞎话骗人。”他真是很想知道。

    “太子爷有自知之明,还知道自己读书太少。走吧,我昨晚是从那边过来的,所以也没什么看头了。咱们往这边走,可以吧?”脚下一转,她就先走了出去,她才不会和他讨论那些没答案的问题呢。

    看着她急于避开话题的模样,燕离只是笑,意味深长。

    顺着长长的汉白玉台阶往下走,台阶上一尘不染,干净的如同镜面。

    宫灯明亮,紫衣大内侍卫也各自值守,原本宫内的禁卫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们就像凭空失踪了,也好像根本不曾存在于宫内过。

    “那些禁卫呢?”皇宫虽然大,但让这么多人凭空消失,似乎也并不容易。

    “刑司。”燕离回以简单的两个字。

    “那刑司估计都满了吧!”轻笑,刑司现在是人满为患啊。

    “不如孤带你去看看大卫的刑司,肯定比南晋要大。”往西宫的方向走,燕离一边道。

    又说南晋,楚璃吻撇嘴,跟她说这个等于白说。

    “一股香味儿,是什么花?”转上另一条宫道,楚璃吻就闻到了一股香味儿,很好闻。

    “桃花。这边,走。”燕离抬手搭在她头上,手指施力,她就像个木偶似得被他转动了方向,然后走进了另外一条宫道。

    “桃花?原来桃花是这个味道的,还挺好闻。”楚璃吻拂去头上的那只手,碰到他的皮肤,温热,很舒服。

    “今天才知桃花是何味道?孤的太子妃到底都经历了什么。”垂眸看着身边的人,凤眸幽深。

    “我不知道花的香味儿很奇怪么?你这人才是奇怪,疑神疑鬼,再这样下去,小心神经错乱。”轻嗤一声,楚璃吻也看到了前头的桃花林,桃树宽大,满树都是桃花,尽管此时光线幽暗,可是仍旧能看得到那桃花的繁盛。

    “还真是好看,宫中之物不管是什么都挺精致的,看看这桃花,好像都一样大小。”仰头看着就在自己上空的枝条,那上面都是桃花。

    “这是碧桃,花瓣如此形状也正是它的特点。微雨时,它们更好看。”燕离抬手,便触到了楚璃吻头上的枝条,捏住了一朵桃花,便将它摘了下来,。

    看着他手里的桃花,楚璃吻伸手接过来仔细看了看,真是好看。

    “人面桃花大概说的便是如此。”将花瓣举到燕离脸旁边,这般一对比,燕离的颜值依旧在线。

    “太子妃的夸赞,听着还真是顺耳。”看了一眼她拿着的桃花,燕离可不认为一朵花就能比得过他。

    瞧他那得意的样子,楚璃吻微微撇嘴,“但也有一句话叫做,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说的就是待你年老色衰之时,这桃花依旧还这么艳丽。所以,不要和它们比美,今日能比得过,再过几十年,可就比不过了。”

    “那么,面对太子妃的夸赞,孤该如何表示?”他若是很谦虚的话,她肯定会揶揄他。

    “你不吱声就行了。”很简单的。

    “这道理都成了你的了,反倒孤怎样做都不对了。”燕离抓住她的手,然后移到自己眼前,这个小人儿实在太难伺候了。

    缓缓收紧了手,被捏着的那朵花也逐渐粉碎,燕离笑看着她,这力气还很大,看来伤好了一些。

    花碎了,他还不松手,楚璃吻脚下一动,直奔他胯下。

    她这一招已经不新鲜了,燕离顺利躲过,同时出另外一只手,直取她腰间。

    楚璃吻偏身闪躲,右腿高高抬起,带着劲风直劈向他面门。

    “腿这么短还抬这么高,小心抻着。”松开她,燕离向后躲,同时嘲笑道。

    一听这话,楚璃吻不禁气从心来,连连飞腿,燕离亦是不断后退躲避。

    虽是受了伤,但也不碍她打人,尤其是燕离。

    燕离根本没有运力,而是一直以空招和她交手。两个人挪移到了桃树林当中,地上都是落下来的花瓣,随着他们俩走动,那花瓣也跟着舞动。

    蓦地,楚璃吻一把抓住了燕离的手臂,另一手立即固定住他的对侧肩膀,然后用力的把他按在了桃树的树干上。

    过于用力,他的后背撞在桃树上发出了沉闷的响声,下一刻,无数的桃花瓣簌簌的从上空落下来,恍若桃花雨。

    抓着他不松手,楚璃吻一边抬头,花瓣落在脸上,使得她不禁眯起眼睛。

    靠着桃树,燕离笑看着她,随后缓缓地抬手把还固定在自己手臂上的手抓住,“好看么?”

    “没太子爷你好看。”收回视线,楚璃吻抓住他用力,便将他拽到了自己面前。

    脚下踉跄了下,燕离垂眸看着近在眼前的人,自己如同一个物件似得被她拽着,明明娇小的是她,此时反而彻底颠倒了。

    “四年前会娶你,自然是因为旨意。但现在看来,这倒是所有糊涂旨意当中最好的一个了。”抬手,燕离摸了摸她的脸,最后手落在了她的头上。

    尽管光线幽暗,可是依旧看得清他凤眸中的颜色,如此幽深,就好像要把她吸进去一样。

    楚璃吻没接话,他若是知道自己娶的太子妃在进门的几天后就没命了,不知道还会不会说这是最好的旨意了。

    摸着她的头,燕离不眨眼的看着她,缓缓地低头。

    就在这时,桃花林旁的宫道上传来了声响,楚璃吻眸子一紧,随后看过去,燕离也在同时微微抬头。

    宫道上,一个一身白衣的人走在前,后面跟着四个内侍,各个低头夹着腿,一看就是太监。

    瞧着那白色的身影,楚璃吻就立即转过了身,她不想看见他。

    瞧着面前人的反应,燕离面色微冷,随后,他抓住她的手臂,就朝着那边的宫道走了过去。

    楚璃吻不禁翻白眼儿,这厮就是故意的。

    “金央大人。”燕离淡淡的说了一声,那边宫道上的人就停下了脚步。

    金央脚下一转,面向桃花林,下一刻,燕离与楚璃吻便走了出来。

    “殿下。”金央拱手行礼,直起身体后看见了楚璃吻,他眸子微动,“小璃。”

    楚璃吻点点头,“金央大人。”

    燕离看了一眼身边的楚璃吻,她的确是一脸不耐,而且很明显不想和金央对话,但是这次金央叫她小璃,她没否认。

    “父皇的身体如何了?”看向金央,燕离问道。

    金央微微低头,“圣上已经好多了,五日之后,就能出来走动了。”

    “如此甚好,朝上的事情积压,孤要忙的死过去了。”燕离如此说着,可是明明做的和说的是两回事儿。嘴上说着忙,可眼下却在散步。

    “殿下能者多劳,圣上身体不适,即便能出来走动,也不宜操劳。”金央如是道,听起来很真诚。

    楚璃吻听着,脸却是扭向别处的,若不是燕离一直抓着她,她早就走了。看见金央就觉得有一把火在头上烧,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把她给烧了。

    “金央大人一句话,就把孤困在这宫里出不去了。”燕离似笑非笑,也听不出他话里的喜怒来。

    楚璃吻听着他们俩闲聊愈发觉得没劲,“太子爷,我累了,要回去了。”

    看向她,燕离微微歪头,“走吧。”话落,他冲着金央挥了下手,便与楚璃吻离开了。

    离开,脚步也加快,楚璃吻都能感觉得到金央还在盯着她看,真是个甩不掉的麻烦。

    “这么多人,你唯独视金央如同水火。怎么,你是想起来儿时的事情了,小璃?”看着她在前面走,燕离脸上挂着笑,泛着瑰异的魔魅。

    又走了两步,楚璃吻便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向走过来的人,她微微扬起下颌,“我不确定儿时是否见过他,他所说的那些事情,我没有一点记忆。但是,有一点他说对了,我的乳名,的确叫小璃。”

    垂眸看着她,燕离依旧在笑,“乳名?”

    “太子爷不会连我叫什么乳名都要干预吧?再说,我叫小璃不是更代表和你有缘。你叫燕离,我叫小璃,咱俩可以组个联盟了,离璃原上草。”她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是在骂金央和燕离这两个蠢货。非得纠结这个,为了以后燕离少问她这个事儿,所以她干脆就‘交代’了得了。

    “离璃原上草?”闻言,燕离就笑了。

    瞧他那笑,楚璃吻翻了翻眼睛,她的确是顺嘴胡说。盯着他笑,再想想这句诗,原上、、、草,有点怪怪的。

    看来,她的潜意识,还是很狂野的嘛!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