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4、力保太子爷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074、力保太子爷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天色逐渐转亮,死卫也缓缓聚齐,清点了一下人数,还有一个团队没有回来。

    多数死卫背上负重,他们背着的,是新型兵器,不可谓是大杀器。

    南门附近,禁军也越来越多,看起来,似乎整个盛都的禁军都转移到这里了。

    城外的声音也愈发的响亮,越来越近,就像天上在响着闷雷,马上就要炸到头顶了。

    “老大,看他们,看样子好像要出城迎战了。”小鸡也不由得满面严肃,没想到时隔五十年后,这种事情要再发生一次。

    “不出城才窝囊。据我所知,这城内的禁军不是陈治晟的狗腿子。”所以,他们会出城迎战,肯定也是燕离的命令。

    “除却杀掉的那三个小头领是陈治晟安插进禁军的细作,暗卫没有再查出其他有问题的人。”小鸡点点头,所以眼下这些禁军,大概是真的要死守盛都了。

    “不知道外面有多少人,但想一想,数目也不会少。陈治晟是太尉,在位这么多年,誓死效忠他的军队想必不少。”所以,想要赢,真的很难啊。

    “盛都外的兄弟有三千人,看样子,这三千人要没命了。”他们没挡住,显然就是没命了。一将功成万骨枯,果真如此。

    眸子一动,楚璃吻看向那些禁军,南城门已经缓缓开启了。

    禁军骑于马上,随着城门大开,他们也开始驾马缓缓出城。

    眼看着他们出城,楚璃吻也眯起了眼睛,外面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听得出大军正在靠近。

    就在这时,最后一个死卫队伍回来了,身上背着已经收起来的大杀器。一个人没少,可见任务完成的顺利。

    “老大,人齐了,咱们是不是该撤了?”他们的任务完成,其他的事情也不归他们管。

    楚璃吻微微点头,随后脚下一动,准备离开。

    但,与此同时,城外响起了打杀声,千军万马交战的声音,兵器相撞,再和着马儿的嘶鸣声,听起来激烈无比。

    停下脚步,楚璃吻看了一眼小鸡,“去看看外面有多少人马。”

    小鸡点点头,随即派出一个轻功好手,速速去查看。

    死卫立即离开,速度极快的闪至城门处,然后便不见了影子。

    又有一队禁军赶来,到城门处连停留也没有,便径直的冲出了城门,看来是增援的。

    此时天已经完全亮了,大牌坊后的长街上,有百姓曾出现。可是瞧见了城门口的情况,还有聚集在牌坊下的一群人,就又退了回去,匆忙回家,关上房门。

    大概一刻钟,那死卫回来了,“禀老大,对方是驻天子山以东二十里之外的雷字军,人数起码是禁军的三倍之多。依我看,禁军撑不过半个时辰。”

    “雷字军?”这个楚璃吻没听过。

    “是骑兵,天子山以东原本是皇家猎场,他们就驻守在那里。但是后来先帝不再狩猎,他们也被编入了盛都守军之一,但没有皇令是不得回来的。”小鸡立即解释道。

    “现在也没有皇令,他们还不是一样回来了。禁军抵挡不住,他们就会冲进城中,第一个遭殃的就是东宫。”东宫的人死不足惜,甚至死了更好。可是地宫,也难保会被发现,届时,免不了还是一场大战。

    “老大的意思是?”小鸡看向她,发觉她可能是不想放任不管。

    “走吧,去看看。”深吸一口气,楚璃吻脚下一转,然后直奔城门。

    她决定前去迎战,其他人自是不能退缩,随即跟上。背上负重的死卫边走边将背上的东西卸下来,随后两人一组,快速的将各自背负的兵器组在一起。看起来很轻,可是只有拿着的人才知它有多大的分量。

    两个组在一起,那东西发出嘁哧咔嚓的声响,看起来像是一张被折叠起来的铁网,但是上面无数个呈闭合状态的刀子,发出声音的就是它们。

    走出城门,看见的便是交战的人群。尸体遍地,受伤的战马亦是躺了满地,有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看起来颇为痛苦。

    但这个时候,也没人关心这些战马,看着黑压压的兵马,那护城桥好像都要被压垮了。

    禁军的人数的确是有限,除却迎战的,还有城墙上给予后援的,流箭恍若下雨一般从城墙上飞射下来。

    这场面,看的楚璃吻也不禁心惊,若是任他们闯进了盛都,燕离就真的完了。

    “杀。”淡淡的吐出一个字,楚璃吻随即便冲了出去。

    身后众人随她一同出击,而携带大杀器的死卫则各自分工,两人一组,步伐一致。

    随着他们迎上雷字军,两人随即分开,手中的杀器便被长长的扯开,看起来是一张无限延长的铁网,可是随着两个人分开的距离越来越大,上面闭合的刀子则快速的张开,继而旋转。

    无论人还是马碰上之后均被那旋转的刀子刺中,继而血肉被削飞。

    两个人配合默契,无论是抻拉还是收回杀器都好似提前有过商量,没一人出现失误。

    再看护城桥,楚璃吻已经跃了上去,擒贼先擒王,直奔护城桥上那雷字军的统领。

    雷字军统领的贴身护卫盯上了她,随即出动四人,刀剑闪光,甚至带着寒气。

    迎身而上,楚璃吻徒手抓住冲着她刺过来的长剑,右手劈在他握剑的手上,他的腕骨发出清脆的响声。

    腕骨断了,他才感觉到疼,发出痛呼,同时睁大了眼睛盯着楚璃吻,怎么也没想到她力气这么大。

    飞出一脚,把那个瞪着自己的人踹开,楚璃吻同时翻身而起,右手重力打在一人的肩颈,那人随即跪倒在地。

    一剑从背后刺来,她有所感觉,偏身闪躲。但到底是速度有些慢,剑尖划破了她手臂的衣料,还有皮肉。

    微痛,但她此时却根本不甚在意,身体扭转,双手扣住朝自己刺剑之人的脖子,右手的尖刺刺入皮肉,她同时将他的头拽到近前,抬起膝盖用力的顶在他前额上。

    双目圆瞪,鲜血也瞬间充满了两个眼珠。甩手把他扔出去,楚璃吻转身看向那骑在马上的雷字军统领,他是个极其魁梧的大汉,且正在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弯了弯红唇,楚璃吻一脚踢开朝她刺过来的剑,同时一脚踏在地上的尸体,一手抓住朝她挥拳的护卫的拳头。借力使力,她腾空而起,直奔那雷字军的统领。

    随着她跃过来,一直端坐于马背上的雷字军统领也右手一提,长矛生风,劲力如山。

    一脚踏在战马的头上,止住了自己向前冲的身体,同时收腹,那长矛停在了她的腹前。

    脚底扭转,她同时一手抓住那长矛,同时身体翻过被她压下去的长矛,然后施力,打算将那个彪悍的统领从马上拽下来。

    然而,就在这时,马背上的男人收力,手中的长矛连带着楚璃吻,一并被他拽了过来。

    自己的力气被抗衡,楚璃吻也不由得大惊,眼见着自己被他拉到近前,她踩住马背,同时放开长矛,转而攻击他面门。

    别看身体壮硕,躲避却是极为灵活,上半身向后,同时伸出另外一只手,一把抓住了楚璃吻的手臂。

    “小姑娘,你是谁的人?”抓住了她的手臂,他上下审视了一下她,看起来已过了及笄之年。

    “是你奶奶。”扣住他抓住自己的手,楚璃吻手上用力,他也不禁微微睁大眼睛。他的手一点点的松开,疼痛袭来,他也不由得缓缓松开了手。

    放开长矛,雷字军统领抬起另外一只手直劈她颈项,楚璃吻偏头闪躲,同时抬腿踹在马鞍上,因着反作用力,她拽着一直稳坐马背上的人掉了下去。

    护城桥上二人贴身搏斗,护城桥下战况同样激烈。人数悬殊实在太大,无数的人正趟过护城河,如同蚂蚁一般爬上岸。

    城墙之上箭矢如雨点,但即便如此,战场也距离城门越来越近

    再这样下去,城门就得关上了,而在城外对战的禁军便再无退路。

    就在这时,一批人马快速的从城门内冲出来,他们穿着普通的劲装,没有盔甲覆身,却是煞气凛然,丝毫不惧。

    识人的,只消一眼就能看出这些人是从何处而来,这是金家的家卫。

    随着金家的家卫出现,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又一队人马从城内奔出,亦是服装整齐的家卫,这是上官府的。

    护城桥上,已杀出一圈来。地上躺着数十个尸体,一半皆是被弩箭射穿了脖子。

    而两个身影仍旧缠斗一处,娇小的身形连连后退,脚下也有几分不稳。这个男人太难缠了,纵观她交手过的这么多人,眼前这个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他拳头带风,而且那风极其伤人,擦过面门的时候,她眼睛发疼,而且感觉都要流鼻血了。

    一掌过来,她自然闪躲,却是没想到这一掌是虚的,另一掌才是真的。

    那一掌击在她胸口,楚璃吻连连后退几步,一只脚蹬住地上的尸体,她才稳住身体。

    喉咙一丝腥甜涌上来,她喉咙动了动往下压,可是却没有成功,那腥甜涌上来,便顺着嘴角流了出来,原来是血。

    看着她那模样,那雷字军的统领便笑了,“你不是我的对手。”

    “那可未必。”抬手把嘴角的血抹掉,楚璃吻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在骂人。骂的不是别人,而是燕离。

    都是因为这厮,否则她也不会和眼前这货交手。这人实在是个异类,功夫练得极为诡异。

    “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就要没命了,实在可惜。若是跟了我,我必会保你一命。”说着,他向前一步,同时右手握紧,指节发出嘁哧咔嚓的声响。

    哼了一声,楚璃吻脚下一动,“有个妖孽每天都在勾引姑奶奶,姑奶奶岂会要你这蠢猪。”

    “敬酒不吃吃罚酒。”被如此侮辱,他又岂能乐意。冷了脸色,同时一步向前,探手去抓楚璃吻。

    她抬手迎上,两掌相撞,各自用了最大的劲力,两个人都不由得后退一步。

    手臂发疼,却也根本来不及修整,楚璃吻再次跳上前,出右手,手心尖刺擦着他的腰侧而过,划开了他的衣服。

    她的武器的确很有杀伤力,而且较难闪躲,不过,他却并不在意,闪身躲过她一击,同时出手抓住她的手,尖刺刺进他的掌中,他却毫不在意。

    扭住她的手,一边施力把她拽过来,在楚璃吻运力抗争时,他另一手成拳,直奔她腹部。

    偏身闪躲,速度却是落了下风,腹部还是被他的拳头击中。

    微微皱眉,忍着疼痛,她一脚飞出,准准的踢中他胯下。

    吃痛,他也松开了她的手,条件反射的弯腰。

    收回手,楚璃吻同时跳起,右手完全张开,朝着他的后颈拍过去。

    她的手还没落下去,反倒另一只手比她快了一步,重重的击在他的后脊上。

    因着这一击,雷字军统领直接趴在了地上,楚璃吻收回手,一边抬眼看向那先她一步出手的人。

    劲装在身,英挺俊逸,魁伟的身体用衣服也包裹不住。

    看着他,楚璃吻缓缓站直身体,“上官将军。”

    没错,来的人是上官扶狄。

    看着楚璃吻,上官扶狄几不可微的皱起了眉头,“怎么是你?如此凶险的诱敌之事,你不应该做的。”

    “诱敌?”楚璃吻眸子动了动,难不成,这是一计?

    “先别说了,你脸色很差,躲在我身后,咱们回城。”上官扶狄依旧板着脸,不过却是朝她走了一步,然后抓住她的手,把她拽到了身后。

    把她拽到后面,上官扶狄再次出手,狠狠地劈在那个重新站起身准备回击的雷字军统领后颈上。这一掌力运千钧,他直接趴在了地上,口吐鲜血。

    看着他宽阔的后背,楚璃吻咽了咽口水,但是却怎么也逼不下去喉咙里的东西。那股子腥甜再次涌上来,她忍不住一口吐了出来。

    听到了动静,上官扶狄回头看她,不由得皱紧眉头,“你受伤了。”抬手,用衣袖擦掉她嘴上的血。

    “我没事。倒是上官将军你,难不成有千里眼顺风耳,知道盛都有战事?”看着他那严肃的脸,楚璃吻不禁想笑,他是真的看不起女人啊。

    “不,我是奉命回来的。走吧,进城。”抓着她的手,上官扶狄举步便走,跨过地上的尸体,顺着护城桥往下走。

    前方,上官扶狄带回来的亲卫在开道,他们的确杀气更盛,不是盛都的禁军可比的。自然,雷字军也比不了,因为哪一方的仗都没有上官扶狄的大军打得多。

    “老大。”满身都是血,脸也破开一道伤口的天京跑过来和楚璃吻会和,他累的不行,拿着匕首的手都在颤抖。

    “上官将军带着兵马回来了,告诉所有人,收队。”看了看他的状态,还算可以,死不了。

    天京点点头,随即踏着地上的尸体离开。

    战事已进入收尾阶段,禁军以及上官扶狄带回来的近卫,还有金家以及上官家的家卫,四方呈合围之势,将雷字军团团围住。

    死卫则各自汇聚,有人受伤,但幸好没有折损。

    看见他们,楚璃吻便把自己的手从上官扶狄的手中挣了出来,刚要走过去,上官扶狄却回头看向她,“我倒是忘了,你是太子妃。”

    仰脸看着他,楚璃吻耸了耸肩,“可有可无。这里有上官将军,我想我们也不用在此守着了。走吧,回去。”

    “老大,你没事吧?”流荷看了一眼上官扶狄,随后快步的奔到楚璃吻身边。

    “没事儿,小伤。”举步朝着城门的方向走,不用回头她都知道上官扶狄在看她。

    上官扶狄也在怀疑,不过怀疑的是她的身份,他想知道,她到底是不是太子妃。

    果然啊,人都有好奇心,但是她现在没时间满足他的好奇心。

    她现在很想马上见到燕离这厮,同时也暗骂自己蠢,燕离诡计多端,又怎么会用极少的人去城外阻挡雷字军,这就是计策。

    兴许,雷字军会出动,也是他下的套。

    她还担心这雷字军进了城东宫会遭殃,哪想自己是多虑了。

    深吸口气,暗骂燕离鸡贼,但是这胸口就更疼了。

    抬手捂着胸口,楚璃吻动了动喉咙想咽口水,哪知一股腥甜再次涌了上来。她缓缓停下脚步,身边流荷立即看向她,“老大?”

    摆了摆手,连连深呼吸几口,下一刻还是没憋住,身体一抖,一口血便顺着嘴喷了出来。

    “老大?”流荷抓住她的手,那边小鸡快步过来,执起楚璃吻的另外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脉门上

    “我没事,这口血吐出来好多了。”摇摇头,楚璃吻站直身体,尽管胸口还疼,可是真的舒服许多了。

    “老大是内伤,有些严重,得赶紧回去。”小鸡放开手,随后一把将楚璃吻托住,挥手下令,众人迅速撤离。

    盛都街上仍是无人,恍若空城,一行人顺利的返回地宫,但地宫之中无人,空空荡荡,好似这里也成了空的了。

    不过,没人管这些,迅速的返回死卫营,伤员各自被安置,小鸡则把药找来,赶紧给楚璃吻服下。

    靠在软榻上,她胸口疼的厉害,而且衣服上都是血,味道难闻。

    “不用这么慌忙,我没事。眼下上官将军回来了,城中不会再发生意外了。倒是宫中,至今没有一点消息是不是?”暗卫也都在忙碌,周烈不见影子,这情况,让人不得不担心。

    尽管燕离很鸡贼,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快,谁知道会出现什么意外。

    “老大别担心,我这就去暗卫营看看,二爷若是在的话,他会清楚知道宫中情形的。”小鸡看着她,知道她担心,其实所有人都担心。若是燕离真败了,他们可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去吧。”微微点头,楚璃吻很想知道宫中情形。皇宫总共就那么大,被困在里面,不可谓是插翅难逃。

    尽管苏佰鹤已经被她宰了,但谁知道宫中禁卫会不会再出现第二个苏佰鹤,一心为陈治晟效力。若是如此,宫门再关闭起来,里面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进不去啊。

    “老大,你觉得怎么样?”流荷给天京的脸上完了药,便快步走了过来。她一直都在远处以弩机协助,所以也没有与任何人近身搏击,她是完好无损的。

    “我没事。就是这内力啊,果然非同凡响,挨了这一下,居然这么疼。”雷字军统领的功夫真的不容小觑。他和上官扶狄,应该是不相上下。

    “他们勤学苦练,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咱们没有内力必然吃亏。倒是所幸咱们后天有吃药,否则,更不是他们的对手。”她也在吃和楚璃吻一样的药,但是,力气却不似楚璃吻那么大。

    “行了,各自休息吧。对了,你上去看一眼,外头动静这么大,上面说不定已经乱套了。”碧珠还在上面呢,也不知她怎么样了。

    “好,老大你休息吧,我上去看看。”流荷点点头,随后便起身快步离开了。

    倚靠着软榻,胸口隐隐作痛,不是皮肉的疼,而是里面疼,感觉胸腔内的器官都被拍了一巴掌似得,她呼吸的稍稍重一些,就疼的不得了。

    说来说去,她还是得把气撒在燕离身上。可是,出城迎敌却并非燕离的命令,而是她的决定。琢磨到头,反倒也怨不得燕离了。

    倚靠在软榻上休息,将近半个时辰后,小鸡才回来。

    “老大,二爷那里的消息是,太子爷还在宫中,陈太尉也在宫里。宫里目前的情况是未知,宫门紧闭,禁军将皇宫守得严严实实,没人知道里面怎么样了。”说来说去,宫中情形至今不明。

    “太尉府呢?”陈治晟在宫中,太尉府不知如何。

    “听说,上官将军进城之后,就直奔太尉府而去。”小鸡压低了声音,他完全没想到上官扶狄会为燕离所用。这很让人不解,燕离到底是做了什么,才会让上官扶狄卖命。

    “上官扶狄?依我对他的了解,他不像个会与任何人结党勾搭的人,到底为什么这次会听从燕离的呢?哦,我想起来了,有一次燕离与我说,这天下的兵马只有两支军队陈治晟管不着,一个是现在几乎要变成土匪的齐川武,另一个就是上官扶狄了。陈治晟管不了这两支队伍,却不代表他不会耍阴谋诡计,大概他是做了什么激怒上官扶狄的事儿,也兴许是谁下了套,让上官扶狄误以为陈治晟不除不行。不管过程如何,结果总是好的。”楚璃吻认为后者可能性更大,很可能是燕离下的套。上官扶狄不是个小人,所以燕离这种小人路数,他完全看不透。

    小鸡听着,也不由得微微点头,“太尉府有上官将军在,那么也就不必担心了。接下来便是宫里,情况不明。”

    楚璃吻单手抚着自己的胸口,隐隐作痛,而且还很闷,闷的她好像喘气儿都费劲似得。

    就在这时,流荷也回来了,“老大,我上去看了看,之前调派回来的暗卫都在上头,人手不够,他们在充当明卫呢。眼下,他们已将东宫全部封锁了起来,东宫中的守卫看起来也很慌乱。据碧珠说,从昨晚到现在,已经打过两次了。”

    “那些守卫都是眼线,哪个也不是燕离的人。那些女人呢?”都是盛都各个门阀士族出来的,昨晚他们灭了几个士族的门,倒是还有这些女人躲过一劫。

    “陈良娣看起来很焦急,她好像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不断的派侍女出去打探。齐良娣倒是出乎意料的没什么动静,还有几位良娣,昨晚偷偷的去见过陈良娣。”那些女人,娘家都是陈治晟的忠心走狗,所以在东宫,她们也以陈良娣马首是瞻。尤其还在齐良娣独大的时候,她们更是紧紧地抱住陈良娣的大腿。

    “哪儿那么多废话!小鸡,你带着没受伤的人上去,顺便通知一下上头的暗卫,把所有人都抓了。首当其冲的就是东宫小朝廷里的那些个太傅少傅,还有陈良娣和她的走狗,全部抓了。”这个时候还能任他们折腾,反了天了。

    “是。”小鸡领命,随即调派人马,流荷也和小鸡等人一并,快速的离开地宫。

    把身上染血的衣服换了下来,楚璃吻又回到软榻上休息,胸口实在难受,让她连动一动手臂都忍不住被牵扯的发疼。

    受伤的死卫都已各自休息,只有天京还在坚挺着,随时等待着有什么消息传过来。

    东宫,很快的被暗卫和死卫掌控起来,东宫守卫自是反击,不过他们终究只是普通的守卫,差了很多。

    其中几个脑袋掉了之后,剩下的也就安静了。

    小朝廷,小太医院,所有的人都被控制了起来,五花大绑,无论官职高低。

    这些人,没有一个是真心实意为燕离卖命的,无不是谁的眼线,随时都会要了燕离的命。

    诸如前两位太子,他们都是聪明人,对于朝廷,对于大卫,有自己的想法与抱负。但也正是因为此,这些个人意识到这太子不会做傀儡,所以便下了杀心。

    若不是燕离一直伪装,恐怕也早就遭了毒手了。

    夜幕再次降临,宫中还是没有消息传回来,身在东宫,楚璃吻不可能不担心。

    那铜墙铁壁一般的地方,鬼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若燕离就此挂了,这一切就都白费了。

    胸口还是疼,楚璃吻看了一眼小鸡临走时放在小几上的药,他告诉她两个半时辰之后就可以再吃一粒,这药专治内伤。

    可是她现在不想吃,那时吃了小鸡送来的一颗是因为太疼了。但是现在,她还能忍,所以,这药她就不想吃了。

    并非怀疑谁,而是她的不信任是天生如此,骨子里的,想改也改不了。

    “老大,你在这儿。”蓦地,胖胖的身影打开了密室的石门,看到楚璃吻在这里,他便快步的走了进来。

    “二师弟亲自过来,想必是宫里有消息了吧。”看着周烈走进来,楚璃吻微微直起头。

    “没错,宫里传来了消息,被留在宫中的朝臣,都已经各自回府了。”周烈走过来,说道。

    “陈治晟呢?”这个人才是最主要的。

    “陈治晟还在宫中,据消息说,他已经被秘密关进了刑司。周廷尉也已被捉拿,现在刑司交由原来的左监和右监。”周烈说道。

    眸子微动,“既然如此,宫中应该是平静了。但是,燕离呢?”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宫中,一点消息都没有。

    周烈摇摇头,“这就不知道了。”他也没收到消息。

    “我要进宫。”想了想,楚璃吻说道。

    周烈微愣,随后点头,“进入皇宫其实不难,暗卫都有自己的法子潜入皇宫。”

    “那就好,我还是亲眼确认一下燕离还活着比较放心。他若是死了,咱俩得赶紧跑路。”反正皇上的儿子特别多,死了他这个,还可以立另外的为太子。但是,她和周烈就不同了,他们俩和除了燕离之外的皇子皇孙可没有太好的关系。

    周烈不禁笑,“老大真的会跑路?”她第一次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是相信的。但是,今早她却没有如她所说的那般做,反倒以身犯险,那时周烈就知道,她是不会放任燕离遇险不管的。

    “你这问题问的很欠揍,质疑我,对你可没有什么好处,二师弟。”楚璃吻微微眯着眼睛,几分不快。倒真不是因为那所谓的质疑,而是她也发觉自己好像有点喜欢多管闲事了。

    这可不是她,自己为上,才是她的宗旨,其他人,爱怎样怎样。

    周烈却仍旧笑眯眯,看着楚璃吻明显思绪飞走的脸,他笑道:“那这皇宫,老大去还是不去?”

    眸子一动,楚璃吻点头,“去,为什么不去?正好我还没见过皇宫什么样儿呢,去瞧瞧。”

    “好,我这就将进入皇宫的路线找出给老大送来。”话落,周烈便转身离开了。

    换上了一身黑色的长裙,她本就娇小瘦削,黑色显瘦,她看起来就更娇弱了。

    不过两刻钟,周烈就回来了,将路线条交给她,并叮嘱小心。宫中禁卫刚刚被替换,正是敏感之时,她若真的被发现了,非得被当成奸细不可。

    楚璃吻不置可否,尽管身上多处疼痛,不过她倒是忍得住。而且一想到要进入宫中,好奇心被勾起来,那疼痛也就不算什么了。

    离开地宫,外面正是半夜之时,夜幕漆黑恍若被泼了浓墨。

    地上灯火也不如以前明亮,家家户户大门紧闭,甚至连狗都不叫唤。

    暗卫进入皇宫的路线其实乍一看并没有多神秘,因为走的是天子山。

    皇宫身后就是天子山主峰,守卫格外的森严。因为在天子山上能够清楚的一窥皇宫全貌,所以从主峰山巅始,便是明哨暗哨无数个。一旦踏入禁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暗处的流箭射穿,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但也正因为危险,才会更显出暗卫打探消息的不易以及他们的能力。

    按照路线,楚璃吻迂回的绕到天子山背后,顺着主峰左侧的险沟,迂回的靠近皇宫。

    山中寂静,连动物的叫声都没有,这般静谧,更是给她的行走增添了难度。

    这险沟是一点点朝上,她攀着险沟边缘的石头,一边注意着这山中的明哨暗哨,走几步便会停下来观察一番,可谓费尽了力气。

    上次燕离带着她皇宫,便是绕过这一片主峰区域,绕了个很大的弯儿。连燕离都想避开,可见这地儿有多危险。

    果不其然,因着她脚下踩着的一块石头松动,发出了丝丝响声,下一刻,一支冷箭穿破茂盛的枝叶直奔她而来。

    楚璃吻微微偏身,同时转头看过去,那冷箭已抵达眼前。伸手,她一把抓住了飞过来的箭,尾端仍在发颤,射箭之人力道不俗。

    抓着剑,楚璃吻想了想,便将这箭朝着下方扔下去。没有用多大的力气,让这箭擦着下方横生的枝叶,发出的声音像是什么小动物。

    箭最终掉落在下面的草地上,楚璃吻也屏住了呼吸,半刻后,没有箭射来,也没有人朝这边靠拢,她才稍稍放心,然后继续挪移。

    终于越过了险沟,楚璃吻也悬在了主峰的正面,陡峭的石壁,石壁上斜斜的生长着无数的树木,有的粗有的细,它们不按正常姿态生长,奇形怪状,单单是看着就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在这儿,也能窥见到皇宫,偌大的皇宫,在这里尽收眼底。而眼下这段路,拼的也是运气了,因为越往下,人越多,都是大内侍卫。

    这里不归宫内禁军管辖,皆是武功高强的大内侍卫,他们轮班值守,且一直处于活动当中,若是运气不好碰上了,就会引发大内侍卫大规模的攻击,一般来说,逃出去的几率很小。

    楚璃吻观察了一会儿,随后便脚下一动,径直的朝着下方的一棵树跳了下去。

    脚尖踩踏到那斜着生长的大树的主干,但是没敢用太多的力气。不过这一脚起到了很好的缓冲力,她伸手抓住一块凸出的石头,然后整个人都吊在了那儿。

    胸口被扯得有点疼,楚璃吻缓慢的呼吸了几次,平缓了胸口的疼痛,随后便松开了手。

    她没有内力,相对于有内力的人来说就安全许多,因为那些大内侍卫对有内力的人感知更明显。如她这种没有内力的人,就算发出响动,在远处稍稍一听,大部分人都会在第一时间认为是山野间的动物,毕竟没有内力的人是不会跑到这个地方来的。地形如此险峻,没有内力没有武功的人吓也被吓死了。

    断断续续,一步三停,终于,楚璃吻抵达天子山脚下。山脚下是流动的山泉水,水渠被开凿成弯弯曲曲的形状,好似将这山脚下都包围了一般。

    楚璃吻借着山边的树干,起码距离地下的水渠两米高跳了过去,这水渠有陷阱,不得靠近。

    飞跃过去,然后落地,不免发出一些声响,山上立即传来响动,楚璃吻不敢多做停留,立即离开此地。

    进入宫殿群,楚璃吻蹲在一座宫殿的台阶旁,稍稍停留了片刻,见没人追上来,她才敢再次行动。

    稍稍观测了一下,她脚下一转,便消失了踪影。

    承卫宫,这是皇上平时办公的地方。此时灯火通明,宫门外一个内侍低头候着,而再往下,则是数十个护卫。

    细看之下,他们不是宫中禁卫,也不是紫衣的大内侍卫,而是东宫的明卫。

    他们将这里团团守住,显然一只苍蝇也飞不出去。

    已接近天明,天边隐隐的泛起一丝亮色,明卫不动如山,一个个看起来恍若雕像似得。

    蓦地,坚守一夜的明卫有了响动,他们同时看向一个方向,因为有一个人,正肆无忌惮的接近这里。

    随着那个人走近,他们也将放置在兵器上的手撤了回来,“太子妃。”

    路过这里时,楚璃吻就瞧见了他们,他们在这儿,显然燕离就在这儿。她险些把整个皇宫都搜一遍,这会儿天都亮了,终于找到了。

    “太子爷呢?”如同漫步似得走过来,楚璃吻挨个的看了看,都是明卫,没有宫中人。

    “回太子妃,太子爷在前殿处理政务。”明卫回答,倒是恭敬。

    “一直都在这儿?”微微挑眉,楚璃吻倒是没想到,原来燕离在这儿做本是皇上该做的事情。

    明卫点头,“一直都在。”

    撇嘴,楚璃吻举步往灯火通明且开了半扇门的前殿走,明卫也没有阻拦。

    踏着台阶上去,随着她踏上最后一个台阶,那一直候在门口的内侍则忽然走了过来,他微微看了看楚璃吻,随后低下头,“请容奴才去通禀。”

    楚璃吻双臂环胸,然后点头,“去吧。”

    内侍转身踏过高高的门槛进入前殿,不消片刻就出来了,“太子妃请。”看来,这回他确认了她的身份,是真的太子妃。

    无言,楚璃吻也不搭理他,举步走了过去。

    跨过门槛,明亮刺眼的光线便使得楚璃吻不由得眯起眼睛,待得适应了这刺眼的光线,她也瞧见了这富丽堂皇处处都透着有钱二字的前殿。

    对面,高高的台阶上,明黄的御案,明黄的龙椅,一看就无比值钱。

    楚璃吻也不由得发出轻轻地嘘声,真有钱。

    “你是来看孤,还是来看龙椅的?”蓦地,熟悉又带着疲惫的声音从左侧传来,楚璃吻随即扭头看过去,和高处那御案差不多的一张书案上堆积着如小山一般的折子,颜色各异。那些折子后头,就是姿势懒散的燕离,一身红色的华袍挂在他身上,过于敞开,感觉他只要一动弹,那袍子就能掉下来。

    走过来,楚璃吻看了看那些折子,最后将视线固定在燕离的身上,“原来你在做事,我还以为你已经挂了呢。”在书案边停下,楚璃吻抬手扒拉扒拉那些折子,都是些什么啊。争权夺利,忙活了大半天,就是为了处理这些玩意儿然后大半夜不睡觉,脑子有坑。

    “听说你带着死卫完成任务后,出城门迎战雷字军了。”倚靠着那宽大的红木椅子,燕离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薄唇不再如血一般,反而有些发白。

    “脑袋进水了呗!”身子一转,她就坐在了下方的椅子上,显然这椅子是为有身份的人准备的,但是那些有身份的人,现在都不存在了。

    笑意加深,燕离看着她,半晌后忽然道:“熬了这么久,都没觉得累。怎么看见了你,孤就忽然发觉无比困倦,想睡觉。”

    瞧他那模样,楚璃吻扯出一个不明的笑,“太子爷的意思是,想睡我?”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