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1、争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071、争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为西朝良王践行的宴会在大宫别院,当晚,不止燕离与西朝良王,还有盛都诸多门阀士族都会到场。

    与其说这是一场践行宴,不如说这是一场鸿门宴,因为所有人都心怀鬼胎。

    在东宫的假妖穴里,碧珠正在为楚璃吻穿衣服。

    鲜红如血一般的长裙,拖曳在地面,滚边绣着无数的宝石,使得这件衣服分量大增。

    穿在了身上,楚璃吻也随即坐在了软榻上,身子一歪,看起来歪歪斜斜的,却又十分恣意。

    碧珠拿着梳子,站在软榻边缘开始为楚璃吻梳头,本来是应该挽起发髻的,可是她不喜欢,说很傻帽。

    所以,这长发只能这般了,不过倒是可以配个眉心坠。

    将如瀑的长发梳的顺滑了,碧珠取出一个缀着红色玛瑙的眉心坠,小心的佩戴在了楚璃吻的头上。

    那玛瑙微凉,落在了额前她自是有感觉,眼睛向上瞧了瞧,倒是没阻止。

    佩戴好了,碧珠微微歪头看了看,然后点点头,“真适合你太子妃,好看。”

    动了动,那贴在额头上的玛瑙也随着动弹,凉凉的,又很滑,不错。

    “你们这些古人的手艺真是绝了,这么精致的东西,也不知是怎么做出来的。”纯手工的玩意儿,做的十分精细。

    楚璃吻古怪的话,碧珠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在半湖的那三年里,她每天都说奇怪的话。

    “太子妃再把这面纱遮上的话,也是好看的。其实若是能不遮着面纱,会更好看。”但是没办法,太子爷有令,太子妃的脸‘坏了’。

    楚璃吻不甚在意,是否遮着脸已经不重要了,她不求在这古代风光,只求赶紧找到古镜,然后离开这个鬼地方。

    这个破身体如此古怪,要真像是金央那个神棍所说,她哪天中招了,说不准儿就真的没命了。

    “这几个月来,陈良娣一直都想进来见见太子妃。太子爷没召人侍寝的时候,都是来了这里过夜,尽管只有奴婢知道他根本没在这儿。太子妃的脸都‘坏了’,还有如此魔力,那陈良娣都要疯了。要是寻着了机会,肯定会下手的。今天就会和陈良娣见面,太子妃你可得沉住气啊。”碧珠担心陈良娣欺人太甚,楚璃吻会动手。

    “我有什么沉不住气的,就怕她沉不住气。”说起这个,楚璃吻倒是隐隐的几分兴奋。这个陈良娣可不是嚣张跋扈的齐良娣,她不是个形于面的人,倒是擅长背地里捅刀子。

    不过,这种人的弱点其实很鲜明,她的弱点显然就是燕离了。燕离长得那么好看,不管他给陈良娣的印象是不是很窝囊胆小,但的确是很吸引人。

    这个外表迷人身材完美的男人是她的丈夫,不把他搞到手,她是死也不会瞑目的。所以,和这个女人斗,太容易了。

    时近下午,玄翼便来通知,要启程前往大宫别院了。

    马车会在寝宫外等候,楚璃吻只需要把自己包装好,走出去就可以了。

    戴上面纱,遮住了她的脸,红色的面纱并不通透,所以想窥探她面纱下的脸也根本行不通。

    再加上长发垂坠,额前的玛瑙眉心坠,更是让人难以窥视。

    一双眼睛露在外,黑白分明。那双眼睛几许神秘,随着流转,更是瑰异。

    碧珠搀扶着她,楚璃吻走路时也不用什么力气,远远一看,还真是弱风扶柳一般。

    走出寝宫,进入眼帘的便是停在台阶下的马车。红色的车身,杏黄色的流苏,连那双马马背上的鞍都闪着金光,奢华的很。

    走下台阶,碧珠扶着她上了马凳,一步步走上车辕,然后便弯身进了马车。

    马车里陈设更是精美,柔软的地毯软垫,茶果点心,无一不精。

    这贵族享受的玩意儿的确是不同,估计若不是今日她跟随着太子爷光明正大的出去,也轮不到她坐上这马车。

    碧珠跪坐在马车门口,稍稍打量了一下马车内部,不由得小声道:“奴婢还是第一次离开东宫,这马车倒是不错,和咱们在南晋的时候,来回乘坐的车驾差不了多少。”

    一听这话,楚璃吻看向她,“看来,咱们在南晋过得的确不错。”出入乘坐马车都比这个高级,那平日待遇可见一斑。

    “那是自然,太子妃是将军最疼爱的妹妹,谁也不敢怠慢了太子妃。”说起这些,碧珠着实许多话。将军府和东宫,简直就是天上和地下。

    听碧珠说的这些话,楚璃吻也是心中无限感慨,也正是因为顾沉毅的如此宠爱,所以这嫁给燕离就轮到她头上了。

    不然的话,凭借一个将军的妹妹,怎么也是无法嫁给邻国的太子做正妃。

    顾沉毅的名声实在太大了,这个时候,楚璃吻倒是真的对他有丝丝好奇。

    半晌后,车马动了,楚璃吻倚靠着身后的软垫,无比舒适。

    听着外面的动静,果然不过片刻后,就与其他的车马会和了。

    然而也不知怎么回事儿,这马车忽然被什么撞了一下,车厢晃动,车身也被撞得发出巨大的响声。

    碧珠抬手抓住横榻边缘,一边看向楚璃吻,她却还是那个姿势,也没有被突然发生的事情吓到。

    “太子妃,您没事吧?”外面,传来一道陌生的问候,是个女人的声音,很耳熟。

    一听这声音,楚璃吻就知道是谁,陈良娣。

    抬了抬下巴,楚璃吻示意碧珠回话。

    “回陈良娣,太子妃无事。”碧珠声音刻意,听起来就像是受了惊吓似得。

    “那就好。”陈良娣回答,而且还载着笑,听起来很是友好。

    车马还在前行,而且能听得到另一辆马车就在旁边。这东宫虽然大,可是也不是所有地方都能容得下两辆马车并行。

    所以没过多久,楚璃吻明显感觉到马车在加速,而外面的那辆马车也一样。

    微微睁大了眼睛,她看着碧珠,“要外面驾车的慢点儿,什么车不知道么,居然还飙车?”

    碧珠点点头,然后扭身推开车门,跟外面驾车的护卫小声商量。

    这辆车避让开,旁边的那辆车果然跑前头去了。虽楚璃吻完全不在乎,但是碧珠却是有些不忿,身份有差,该跟在后头就得跟在后头,偏偏跑到前头去耀武扬威。

    “别噘着嘴,她愿意在前头就在前头呗!”瞧碧珠那样子,楚璃吻就想笑,这有什么可争的,陈良娣无非就是想证明她凌驾于她之上。

    “可是,太子妃你就不觉得心里憋气么?”反正碧珠觉得要气死了,哪有这么欺负人的。

    “憋气?倒是没有。不过,这口气是必然得出的。总是有机会的,别着急。”昨天燕离还说她今天会受些委屈,嗯,她没感觉到委屈,碧珠已经感觉到了。

    片刻后,马车的速度慢了下来,然后前头便传来了陈良娣的声音,“太子爷。”

    眸子一动,燕离出现了。不知,他会不会被陈良娣拽到马车里去就地正法?

    “去,看看,燕离是不是被陈良娣拽进马车里了。”她不禁笑,倒是很想瞧瞧燕离的囧样。

    碧珠扭过身,把马车的门推开一些,然后往前头瞧。

    看了一会儿,碧珠把头缩回来,随后摇头,“没有,太子爷在最前面的马车里。”

    “真可惜。”她还想看热闹呢。

    碧珠不懂,楚璃吻不是该生气的么?

    车马离开了东宫,也不知走的哪条街,听着人声,这是上了主街了。

    闭目养神,随着马车前行,坠在额头上的玛瑙也总是晃动,擦着她的额头,几分痒痒的。

    终于,马车缓缓停下了,碧珠稍稍看了一眼,随后看向楚璃吻,“太子妃,咱们到了。”

    睁开眼,楚璃吻长长的吸了口气,随后起身,走出马车。

    碧珠在外扶着她,踩着马凳走下来,这时也看到了身处何地。

    这就是大宫别院,果然是宴客之地,如此豪华。大门外的下人跪了一地,还有不少穿着官服的人,眼见燕离,便都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往那边看,燕离和陈良娣站在一起,他们俩还真是一副夫唱妇随的模样。

    大概是感受到了楚璃吻的视线,陈良娣扭头看了过来,她的眼睛很亮,正确的说,是骄傲。

    四目相对,陈良娣就笑了,“太子爷,太子妃还在那儿呢,咱们都把她给忘了。”

    闻言,燕离看过来,凤眸流光溢彩,虽此时太阳已经落山了,可是他的眼睛却堪比珠辉,如此耀目。

    随着陈良娣一言,正朝着这边走过来的人也纷纷的看了过来。她这个太子妃可谓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谁也没想到今儿居然现身了。

    那么多双眼睛投注在自己身上,楚璃吻也是不得不感叹这个陈良娣有意思,现下整个盛都都知道她的脸冻坏了,如今戴着面纱遮着脸,被这些人一瞧,她就像那动物园中被关在笼子里的猴子。

    垂下眼帘,她也不和那些人对视,随后脚下一动,直接朝着燕离走了过去。

    陈良娣虽年纪大,但是她个子很高挑,一身紫色的华贵长裙,更是让她看起来气场很足。

    楚璃吻身形娇小,走到近前,她更是被比的像是小鸡一样。

    陈良娣居高临下,看着那走到眼前的人,她笑的端庄,其实更多的是骄傲感。

    绕过她,楚璃吻走到燕离的另一侧,站定。看起来,她就是个羞于见人的小女孩儿。

    燕离斜睨了她一眼,笑容不改,随后便和迎面过来的那些人寒暄。

    他说话时的语气很平和,就像在小皇宫的那次,听起来就有些怂,但又在故作坚定。

    低头看着脚下,楚璃吻不动不语,直至身边的两个人向前走,她这才迈步。碧珠一直跟在她的身侧,不时的还扶她一下,好似很怕她跌倒似得。

    她的步伐比不上燕离和陈良娣,再加上周遭还有那些穿着官服的人,她自然落后了些。

    稍稍抬起眼睛,她便看到了前面那两个人牵在一起的手。

    陈良娣抓着燕离的手,和他十指紧扣,燕离的手指是松开的,所以从她这个视角看,他的手指好像也很长。

    看着看着,楚璃吻就不禁的眯起眼睛,她忽然很想把陈良娣的那只手给扭断,碍眼!

    深吸口气,她收回视线,缓缓地走进了大宫别院。

    大宫别院是皇家别院,寻常的庄园自是不能比,单单是看着,就有一股与众不同的气息迎面而来。

    奴婢们跪了一地,除却这些正在走动的人,其他的人都是跪在地上的。

    这就是阶级,根深蒂固,谁也别想改变。

    垂眸跟着走,四周的人也一直在说话,楚璃吻静静地听着,这些人的身份她差不多也都掌握了。皆是这大卫的门阀士族,有些可能是小家族,比不上曾经的齐郇和现在风头正声的陈治晟,但也是算有名望,最起码到了地方,那绝对是身份贵重了。

    他们都在朝中当职,三公九卿中的三公轮不上,九卿总是能轮上的。

    红纱下的唇微微弯起,这些个人,奉承的功力倒是都不差,只不过,听起来总是少了那么几分真心实意。楚璃吻觉得,他们给陈治晟拍马屁的时候,肯定拍的特真诚。

    终于到了别院里的承天台,这是专门用来举行宴会的地方,有着大大的台子以供舞女们跳舞为人们助兴。

    良王早就等候在此了,还有他那些幕僚,眼见着燕离到了承天台,便快步的迎了过来。

    近距离的接触良王,给人的感觉更是不同了,瞧他的脸,倒是有那么几分像长孙于曳。

    他和燕离说话时很是自如,就好像私交甚好的老朋友。和其他的官员亦是应对如流,只不过细看的话,他似乎对几个人较为冷淡。

    他的这些小动作,其实很容易分辨出来,楚璃吻自是没有过多的去观察他,因为她相信,凭借燕离的眼力,还是看得出来的。

    她着重于这场上的其他人,还有良王带来的那些人,其实很容易能在其中找到同类,杀的人多了,身上就有一股洗不掉的味儿。

    各自落座,楚璃吻坐在了燕离的左侧。其实她应该坐在右边的,那才是太子妃的位置,距离燕离很近不说,微微歪头就能和他说悄悄话。

    碧珠跪坐在她身边,给楚璃吻倒了一杯清茶,但显然她不会喝。

    为良王践行,场上的人皆一番说辞,燕离似乎也挺喜欢听的,一直笑容满面。看得出他刻意笑的纯良,可是他那张脸不纯也不良,怎么装腔作势都是妖孽无比。

    这些人互相吹捧完,就飘上来一群舞女来,穿着红纱,光着脚,那纱裙下摆是开着的,随着走动,大白腿也若隐若现。

    舞女的脸上都遮着和裙子一样质地的轻纱,使得她们的脸看起来也有些朦朦胧胧。舞动起来,格外的撩人。

    那些男人的视线自然是被吸引了过去,陈良娣却是微微歪头看着楚璃吻笑,随后轻声道:“太子爷,往后太子妃再出门可得给她换一个遮面的东西。瞧,这些舞女脸上的纱巾居然和太子妃的一样,多叫人笑话啊。若不是太子爷坐在这儿,还以为太子妃也是从下流的教坊出来的呢。”

    这种话,一听就是骂人啊。楚璃吻弯起红唇,扯了一个冷冷的笑。只不过红纱遮面,外人也看不见。

    燕离看过来,凤眸流转,什么都没说,只是执起精致的酒壶,缓缓的将楚璃吻面前的酒杯填满。然后,他就随手放下了酒壶,酒壶的嘴朝着对面某个方向。

    楚璃吻微微垂眸,顺着那壶嘴的方向看过去,是一个微胖的男人。他没有看那些舞动的女子们,反而是在看良王。

    良王的眼睛固定在舞女的身上,一只手却在桌子上,捏着酒杯,轻轻地点着。

    这是什么意思,楚璃吻一眼就看得出,如此下三滥的交流方式,实在不高明。

    她蓦地起身,然后将身子朝燕离挪了挪,便一歪靠在了他身上。

    陈良娣本还十分傲然,哪想楚璃吻十分胆大,她都不由得愣了。

    瞧着那直接靠在燕离身上的人,她脸上的笑似乎也有些绷不住了。看了一眼燕离笑容依旧的脸,她微微挺直肩膀,虽是生气,但似乎也不屑和楚璃吻在如此场合公然争宠。

    知道陈良娣生气了,楚璃吻心下更是开心,如此场合,她自诩燕离正房自然不会做出出格的举动来。但心里必然怄气,怄的要死了。

    把酒壶拿回来,楚璃吻将燕离的酒杯填满,然后也放下了酒壶,壶嘴朝向了别处。

    燕离拿起酒杯,喝酒,视线顺着壶嘴的方向看过去,他笑意加深。

    这两个人,尽管一句话没说,但看在外人眼里却是真的透着那么一股暧昧的味道。陈良娣下颌微绷,一边拿起筷子,夹了些小菜放在了燕离面前的餐盘里。

    “太子爷,酒喝多了伤胃,你吃些菜才是。”说着,她身体微微靠过来,随着放下筷子,手也搭在了燕离的手臂上。

    楚璃吻自然听得到,红纱下,她唇弯的更甚。下一刻,她伸出双臂,然后直接环住了燕离的腰,顺势把陈良娣的手扒拉了下去。

    “爷,我好累呀。”她软绵绵的道。

    她如此说话,燕离也不由得抽了抽唇角,缓缓低头看向就差把腿也攀上来的人,然后抬起手臂将她搂住,“真的累了?若是真的熬不住了,你就先回去吧。好好睡一觉,就不会累了。”

    “我可以先走么?这样他们会不会说爷的坏话?”她仰着脸看他,只露出来的那双眼睛像冒着星星似得。

    看着她的眼睛,燕离眸子微滞。他知道她很会做戏,但是此时此刻,这眼睛里的情意太真实了,让人根本无法怀疑。

    四目相对,楚璃吻刻意的眨了眨眼睛,她知道她应该去做什么,所以,和燕离演这一出戏。

    抬起另外一只手,燕离摸了摸她的头,顺带着又用食指碰了碰她额头上的红玛瑙,“不会有人说我的,你比较重要。身子本来就不好,万不可再生病了。”

    他的手很热,随着抚摸她,她也闻到了属于他的气味儿。淡淡的薄荷味儿,很好闻。

    微微眯起眼睛,楚璃吻更加收紧手臂,“爷,你真好。”

    两个人黏黏糊糊,陈良娣自然全程听到看到。她面上一片平静,可是那眼睛里却是无限杀气。

    盯着燕离腰间的那双手,若是眼睛里有刀,想必那两只手已经被她剁烂了。

    “回去吧,好好睡一觉,等我。”燕离轻声的说着,放置在她后腰上的手拍了拍,无限温柔。

    “嗯。”依旧软软的回答,楚璃吻垂下眼睛,然后用额头贴在了燕离的肩膀上,看起来就像是小猫在撒娇。

    燕离弯起薄唇,揉着她的长发,手修长,看起来也几乎将她的头都罩住了,如此温柔。

    随后,燕离便吩咐候在身后的玄翼去准备车马,送太子妃回东宫。

    等待期间,楚璃吻一直靠在燕离的身上,死死地搂着他的腰,一副把他全部霸占的模样。

    陈良娣坐在另一侧,挺直了脊背,唇角挂着淡淡的笑。她不时的为燕离添酒,端庄优雅,满满的正室风范。似乎比较起来,那个一直黏在燕离身上的人才是不要脸的侧室,而她则是大气的原配。

    楚璃吻都不用看,就知道陈良娣是什么状态,大概要气炸了。

    虽说气着了她也不会得到什么好处,可她就是不想看她得意。真是爽,心里十分舒坦。

    片刻后,玄翼回来了,告知车马已准备好,楚璃吻可以离开了。

    燕离扶着她起身,他挺拔有力,而她娇小纤细,看起来,她就像是被他拎起来似得。但是却丝毫不显粗暴,反而无比羡煞,尤其是那佯装正室的人。

    看向站起身的楚璃吻,陈良娣笑容挂在脸上,“太子妃好生歇息,毕竟身体最重要。想想几个远房的妹妹们,大都年纪轻轻的便夭折了,叫人好生遗憾。太子妃可得保重身体,否则太子爷会伤心的。”

    这话说的,就是咒她死。

    楚璃吻什么都没说,只是朝着她点了点头,然后仰起头,含情脉脉的看着燕离,不舍告别似得。

    最终,她还是在碧珠的搀扶下离开了,纤细的身影袅袅而行,离开了承天台。

    满天繁星,月亮却也只有一半而已,衬得天色很暗,这地上也只能用灯火来照明。

    大宫别院的灯火不比东宫明亮,精致的马车停在那里,待得楚璃吻走出别院的大门,登上了马凳,随后便缓缓离开了。

    夜过半,在大宫别院享乐的人们才缓缓的离开,大多数都微醺,就连太子爷也一样。

    陈良娣扶着他,从大宫别院里走出来,玄翼在另一侧扶着他。在陈良娣要把他扶上自己的马车时,玄翼则微微施力,直接将燕离带回了另外一辆马车。

    陈良娣站在那儿冷冷的看了玄翼一眼,随后便回了自己的马车。

    静谧的长街,一辆辆豪华的车驾陆续的离开,车轮压着板板整整的青石砖,也发出或大或小的声音来。

    大宫别院附近的长街是禁区,闲杂人等自是不能随意的在此地出没。

    那些车驾也因着回去的方向不同,离开的方向自然也不一样。

    但,也不知因何,一辆马车在转出一条街之后,却缓缓地停了下来。

    驾车的人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却是双目紧闭,全无知觉。

    车驾前后有开路的家卫,随着马车停下,他们也勒停了马,各自看了看,然后便跳下了马背,靠近马车。

    走近了,才发现那驾车的人衣服上都是血,血是从脖子处流下来的,此时此刻还在往下流,如同流水一般。

    见此,家卫大骇,随即抽出兵器跳上马车,一脚踹开马车的门,还未看清里面的状况,一道影子便抵达近前。

    重如大山的重力压在肩上,下一刻脖子一凉,热血喷出,一切都已来不及了。

    那纤细的身影轻松的把人撇下马车,直奔下一个,动作奇快轻灵,就像是被丝线吊着的木偶。

    第二个人被她从车辕上扔下去,她翻身跃下,裙子在半空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

    其余四人立即围过来,刀剑刺出,毫不留情。

    那纤弱的身影却是自如游走,一人裆部被踢中,她随即弯身靠过去,抓住他的手臂,借着他手中的长剑刺向另外几人。

    那长剑被赋予了重力,与其他刀剑相撞,发出略刺耳的声音。

    但,这些刺耳的声音也没持续多久,不过片刻,四个人各自倒地,血流成河。

    楚璃吻跳开,顺势把铁手套的血甩了甩,确认没人留有活口,便转身离开,眨眼间没了影子。

    而原地,只有几具已失去生命气息的尸体。鲜红的血顺着马车的缝隙不断的往下滴,马车里,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趴在车板上,喉咙被豁开一个大口子,眼睛瞪大,死不瞑目。

    盛都的夜晚是寂静的,到了时辰便有宵禁,普通百姓谁也不会出来。

    羸弱的身影悄无声息绕过数道街,绕回了平民区。进入院子,便没了踪迹。

    返回地宫,楚璃吻边走边把身上的外裙脱下来,虽是娇小,气场却是不容小觑。

    “太子妃,您回来了。”碰见了明卫窦安,他随即走了过来问候。

    随手把染血的衣服扔给他,“处理掉。”

    血味儿扑面,即便不去看都知道手里拿着的是什么。窦安点点头,便拿着血衣快步离开了。

    一路返回死卫营,天京已经睡着了。楚璃吻也没理会他,兀自的洗了洗手,便躺在了软榻上,累死她了。

    一直躲在那马车里等着这些人享受完,他们倒是乐呵,她这个杀手极其憋屈。

    伸展开四肢,果然舒坦了许多。却是不由得想到,燕离这厮去哪儿了。

    她去帮他杀人,他一点都不期待结果如何么?回到这地宫没人等候她不说,就连玄翼的影子都没看到。莫不是,这厮被陈良娣弄到床上去了?

    这人要是在喝多的时候特别容易被搞到手,尤其陈良娣垂涎已久,定然是见缝插针不会放过。

    想一想燕离也是可怜,被一个老女人惦记着。也幸好他是打算抗争的,不然他就只能自宫以保清白了。

    “老四。”蓦地,她扬起嗓子,喊了一声。

    一切静谧,她的声音忽然响起就显得特别响亮。那趴在桌子上睡着的人猛地弹起来,眼睛还未完全睁开,嘴上就接道:“在这儿,老大请吩咐。”

    睁开眼睛,瞧着他那迷迷糊糊的样子,楚璃吻不禁弯起红唇,“去打听打听,燕离此时此刻在哪儿呢?”

    天京愣了一会儿,随后点点头,“是,我这就去。”

    随后,天京便离开了,楚璃吻靠在软榻上,红唇弯弯。

    大约两刻钟后,天京回来了,一路小跑,呼哧带喘,“老大,打听到了,太子爷在上头的寝宫里休息呢。听说是喝多了,玄翼大哥在守着呢,老大不用担心。”

    “这么说,陈良娣这次又没得手?真是笨啊。”笨的要命。可能她是得保持自己的端庄大气吧,所以按捺住心里的骚动不安,等着燕离和她正式的圆房呢。

    一肚子的心机,却没用在燕离的身上,说到底,她想必是喜欢极了吧。

    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但也认证,爱情神马的果然让人智商下降。远离情情爱爱,才能法力无边长生不老。

    “成了,我回去睡觉了。你在这儿守着,所有的消息待明早禀告给我。”话落,楚璃吻起身离开。

    慢步的走回自己的住处,当值的侍女守在门口,而且门也是打开的。

    看着那打开的门,楚璃吻就知道里面有人,看了一眼站在那儿的侍女,“太子爷?”

    侍女点点头,“太子爷刚刚过来,大约一刻钟。”

    无声的笑了笑,楚璃吻随后走进房间,人没在软榻上,反而在床上呢。

    他靠在床上,腿露在外面,几分恣意。

    双臂环胸,楚璃吻一步步的走过来,在床边站定,然后挑眉看着那歪在自己床上的人,“太子爷,这东宫这么大,居然都容不下你了。我这小地儿可容不下你这尊大佛,赶紧挪开,我累了要睡觉。”

    靠在那儿的人缓缓睁开眼睛,凤眸一层水雾,还未完全苏醒。

    瞧他那样子,楚璃吻啧啧两声,随后身子一转便坐在了床边,顺势把碍事的那两条腿推到里面去。

    “你应该去陈良娣的寝宫摆这幅星眼微饧香腮带赤的模样,她肯定会极其欣赏,并且下一刻你就会被剥光的。”歪头看着他,真是好看,估摸着那些千锤百炼了多少年的女人也没有他妖魅。

    看着她,燕离几不可微的长舒了口气,“在上面睡不踏实,还是这下面安生。”

    “怎么,陈良娣一直在寻机会?她今天气坏了吧,估计更着急了,说不定眼下正在想法子宰了我呢。”想起今天的事儿,她就不禁开心。

    “趁机占了我的便宜,是不是特别舒坦?陈蓓虽是经常刻意接近我,却也不如你胆大包天。”稍稍挪动了一下身体,他那个姿势更是妖异。

    “太子爷的便宜不占白不占。瞧你和陈良娣十指相扣恩爱有佳的样子就碍眼,老牛吃嫩草也不是这么个吃法儿。”想起这个来,楚璃吻就哼了一声,一副奸夫淫妇的模样。

    看着她那样子,燕离不由得笑了起来,薄唇如血,却是无比美艳。

    “笑什么笑?夸你是嫩草很开心?你又不是没自己的地儿睡觉,赶紧滚蛋。”说着,楚璃吻一把抓住他的手臂,随后施力,就轻松的把他拽了起来。

    如此娇小,却是把他从床上拎了下去,蚍蜉撼树也未必是妄想。

    把燕离拎了下去,楚璃吻就松手了,身体向后一歪,自己占据了大床。

    然而,那个被拎下去的人却是根本没想站稳,随着她松手,他便直接又倒了下来。

    “哎呀!”

    发出一声欲断气了的痛呼,楚璃吻躺在那儿,抬起双手抓住砸在自己身上的那个人,一把把他掀了下去。

    “故意的吧你?自己有多重不知道么,非得往我身上砸,和我有仇是不是?不就是摸了你几把,用得着这么报复我么?”侧起身体,楚璃吻挪到床里侧,一边瞪视着趴在那儿的人。

    “这地宫,这身体,都属于孤。楚老大,你可以仔细想想,你犯了多少错误。”墨发披在肩上,和他身上血红色的华袍纠缠在一起,无比魔魅。

    “孤你大脑袋呀,好好说话。这是你的地盘,我又没否认。成,你若觉得我的床好,就喜欢在这儿睡,那就睡吧。若是明早儿你忽然发现自己**了,可别怪我,反正我这人没什么节操。”尤其他这么勾人,陈良娣天天想着吃了他,就让她更想先下手为强了。

    笑,燕离闭着眼睛,“新年之后会有大事发生,你尽快将各地的人都调回来,做好准备。”

    看着他闭眼睛笑的样子,楚璃吻也侧身躺好,一边盯着他的脸,“成。希望到时你也不用躲在这地宫之中了,然后,也能尽快的帮我找到古镜。”

    “你到底要用那古镜做什么?”他还是没睁开眼睛,声音也压得很低,听起来好像马上就要睡着了。

    看着他,楚璃吻缓缓的眨了眨眼睛,“我现在不能告诉你,但是待找到了古镜,拿到了我面前,我再告诉你,肯定不会骗你的。”

    “希望如此,谎话张口就来,已经无法全然信你了。”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好像真的睡着了。

    撇了撇嘴,他是否全然信任她,她不是很在乎。只要把古镜找到,拿到她面前,就行了。

    他不再说话,呼吸均匀,显然是睡着了。

    楚璃吻微微撑起头,然后缓缓靠近他,距离近了,他的气味儿也飘到了鼻端。淡淡的薄荷味儿,伴着酒味儿,哼,他的确是喝多了。

    也对,若不是喝多了,怎么会在这儿就睡着了。

    看来今晚,她是别想睡这床了。坐起身,她越过燕离跳下了床。看了一眼他的锦靴,她弯身动手把他的靴子脱了下来。

    随后,把他的腿搬到床上去,扯过被子盖在他身上,她便转移至软榻,今晚这就是她的床了。

    一切恢复宁静,床上的人也缓缓翻了身,侧身面向外,下一刻凤眸睁开。

    琉灯明亮,却好似也不如那双凤眸光辉夺目。看着那睡在软榻上的人,看似全无波动,实则暗流汹涌。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