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6、怪我咯?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066、怪我咯?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我的太子妃,把你刚刚说的话,再重复一次。”看着她,过近的距离,使得他都能数的清楚她的睫毛。

    “别怀疑,我就是在调戏你呢。难道你不知道自己长得有多勾人么?你冲着我笑,真的让我难以把持。我这人呢没什么节操,你也说了,得守规矩不能看别的男人。既然如此,那我唯一的选择就是你了。这种情况下,你还冲着我笑,我即便是铁石心肠,也会想入非非的。”楚璃吻微微眯着眼睛,很认真的告诉他,别冲着她笑,太像勾引她了。

    燕离微微歪头,凤眸含笑,甚至泛着水波。看着她,好似在研究她刚刚说的话。

    眉头一动,楚璃吻将传声筒挪到燕离那儿,“谈到关键了,你听。”

    依旧看着她,燕离的表情无一丝的变化,看起来,他好像根本没听传声筒里的声音似得。

    抬手,楚璃吻以两指将他上扬的唇角按下来,别再笑了,真是勾人。

    燕离听了很久,随后才将传声筒放了下来,他眸色深浓,更像是不见底的深渊。

    “先离开这儿吧,时间不够用了。”他们和外围的人有时间约定,到了时间,他们会来第二次的声东击西。而他们也必须趁此时机快点离开,否则再想寻机会离开就难了。

    “嗯。”楚璃吻没多问,与燕离一前一后跳下飞檐,离开内院。

    顺着潜进来的侧门离开,外面新换了四个守卫,不过,下场和前四个一样,都被楚璃吻轻松的扭断了脖子。

    对于她的力量,燕离是不可思议的,金蟾玉香丸的确是难得的好药,但又不能随便吃,很可能会让习武者经脉迸裂而死。

    而楚璃吻没有内力,吃了那金蟾玉香丸反倒助益了她,之后无论再吃什么药,收益都是双倍的,简直让人惊奇。

    离开了太尉府,燕离并没有走,反而带着楚璃吻在一个大宅外潜伏了下来。

    “你要做什么?”抬手将长发在脑后挽起,因为楚璃吻发觉燕离的脸色不一般,接下来可能会有一场大战。

    “与陈治晟密谈的是西朝良王的幕僚,此次来大卫的正是良王。陈治晟已做好了准备,并且把盛都的布防图交给了那个幕僚。布防图不能被他带出去,我要夺过来。”燕离淡淡的说着,但显然在听到他们交谈的时候就已经打定了主意。

    “原来如此。他们有几个人?”说着,楚璃吻把戴在左手手腕上的铁制手镯拿了下来。

    那手镯很宽,戴在她的手上看起来也有些不相称。不过一直被衣袖遮挡,倒是也看不见。

    把手镯戴在右手上,扭动了一下内侧凸起的碎宝石,那手镯就忽的弹开了。

    弹出来的,是一个铁制的手套,不过,这手套很薄,且只能覆盖住她手掌以及指根的部位。

    利落的戴上,那铁手套的尺寸正正好好,显然是特制的。

    “六个人。”回答,燕离的视线一直固定在楚璃吻的手上。“陶师吴野师兄弟联手,的确做出来个精品。”很适合她。

    “自从戴在我手上后就没见过血,今儿要破处了,应该放个鞭炮庆祝一下。”楚璃吻笑眯眯,看起来清甜无害,实则杀气横生。

    “你的用词可以再荤一点。”燕离几不可微的摇头,他看起来不是很喜欢听。

    “怎么,我戳到你痛处了?干嘛这个表情。难不成,你的破处经历很糟糕?唉,表示同情。”微微点着下颌,楚璃吻认为他天生妖相,应该是与生俱来就是老司机。

    缓缓眯起凤眸,燕离居高临下看着她笑眯眯的小样儿,“我的太子妃很愉快?”

    眨眨眼,楚璃吻摇头,“虽然我也很想回答很美好很难忘之类的气气你,但是很遗憾,我也没经历过。”他这问题,明显是陷阱。

    “再胡说八道,有你好看。”抬手,燕离点了点她的嘴,警告意味明显。

    楚璃吻不置可否,认为他就是有隐疾。估摸着,是小时候被吓到过。这古代人开苞都太早了,尤其这种有钱人家的,更是小小年纪就玩大人的游戏,害人不浅。

    就在这时,前头的长街上有马车的声音传来,两个人也不再说话,各自集中注意力。

    片刻后,一辆马车从前方的街上经过,这边两个人也立即离开原地。

    马车的速度不快,而且不走人多的长街。兜兜转转,朝着城郊而去。

    盛都是个固若金汤的城池,唯独一处算是有隙可循的,那就是天子山了。

    天子山乃禁地,寻常百姓是不得接近的。而且,天子山东侧是东宫,西侧是小皇宫,中央则是皇宫,那更是鸟儿都飞不过去。

    这马车直奔城西,沿着古旧的街道朝着小皇宫靠近。

    小皇宫虽还是齐阀的府邸,可是风光不同往时,就连在外巡逻的守卫也没有了。

    这就给了一些人便利,他们若是想顺着小皇宫南侧的杨柳林进山的话,轻而易举。

    果然的,马车直奔杨柳林而去,灯火全无,这里也是漆黑一片。天上的星子根本无法提供光亮,反而被这地上的黑幕映衬的更是几分凄然。

    马车进入杨柳林,速度便快了起来。

    这杨柳林中的杨柳都有年头了,树冠超大,树干粗壮。正是因为此,上头这云蔽日,下面却很宽敞。

    以前,这里是小皇宫的地盘,而现在,这里不再属于小皇宫,但仍旧不会有人随意的来这里。

    马儿狂奔,却在经过一棵大树下时忽然惊了。马儿发出嘶鸣声,下一刻两道身影从大树上翻了下来,直接落在了车辕上。

    马儿惊得厉害,开始在原地打转,马车也因此发出巨大的声响。

    驾车的人迎身而上,与此同时,马车里也奔出来三个人来,且刀剑在手。

    翻下马车,楚璃吻双手扣住了一个大汉的脖颈,几乎没有用多少力气,她的双手顺着他脖颈划过来,鲜红的血就喷溅了出来。

    她翻身跳过,也躲开了那喷溅的血,迎向另外一个人。

    纤细的身体恍若跳舞一般躲过了迎面刺来的剑,她低伏着身体游走向那个人,双手成功的抱住了他的腰。

    故技重施,右手顺着他腰间划过,衣衫破开,血也流了出来。

    右手一转,由他的肚腹滑向他的脖子,所过之处皮开肉绽,鲜血直流。

    她动作快,那人亦是后反应过来,自己的肚子都被划开了。急速后退,但是已经来不及了,眼看着一些东西顺着自己的肚子流出来,他也扑通一声躺在了地上。

    随着这人倒下,马车另一面也平静了,那两个人尽数做了燕离的手下鬼。

    看向马车,显然里面还有人。燕离说一共有六个,现在死了四个,马车里面还有俩。

    倒是公平,他们俩一人一个,无需争抢。

    马车里没有动静,外面两个人亦是不发声,杨柳林里陷入了诡异的安静,时间好似都停止流逝了。

    缓缓抬起右手,套在手上的铁手套正在滴血,手心和手背上,各有一个锋利的尖刺,一寸多长。这就是杀人的兵器,比楚璃吻想象的还要好用。

    右手猛地抓住车辕,微微施力,那锋利的尖刺就刺入了车辕当中。缓缓收回手臂,马车被她硬生生的朝自己的方向拖了半米多,而之前躁动不安的马儿也不得不挪动后腿。

    就在这时,两个人影从马车里一前一后的跃了出来,根本来不及看他们的模样,那两个人便分别跳到了马车两侧。

    抽回手,楚璃吻跃出去,拦截住意欲逃离此处的那个人。

    右手擦着他的腹部划过,他似乎早有察觉,躲闪迅速,楚璃吻的手过去,仅仅是划破了他的衣服。

    收回手,楚璃吻再次逼近,同时也看到了那个人,居然用黑巾遮住了脸。

    不过,即便如此,露出来的眼睛倒是明亮无比。只需看他的眼睛,就知他年纪不大。

    他身形极快,躲闪的功力亦是不俗。楚璃吻连连几次险些要碰到了他,但都被他躲过了。

    他显然也是注意到了她手上的东西,所以在极力的躲避。

    楚璃吻自是焦急,一击之后她撤回右手,左手出击。

    躲避了两次,他见她只用左手,他也开始还击,手上力量极大。

    两只手相撞,楚璃吻也不禁皱了眉头。他再次出手,她却放弃攻击,任凭他打在自己手上,然后借机抓住了他的手。

    施力,她控制住了他的手,他想抽回,一时却没做到。

    楚璃吻弯起红唇,右手成拳,以手背直击他胸前。

    尖利直奔过来,他立即偏身躲避,同时抓住楚璃吻的左手手臂,施力加压,想让她松开自己的手。

    手臂发疼,楚璃吻也在同时施力,黑巾遮挡下,他发出一声闷哼。

    右手攻击,他不得不松开手,来抵挡她的右手。

    一把抓住她右手手腕,他重复施力,楚璃吻咬唇,随后猛地曲起左腿,膝盖直奔他胯间。

    一见之下,他立即松开她的右手,同时一跃而起,顺着楚璃吻的头顶翻了过去,也根本不顾自己仍旧被控制住的一只手会因此而产生多大的疼痛。

    楚璃吻翩然转身,再次施力,想要把他拽回来。

    却没想到,他本就是要跳过来,然后一把抱住她的身体,重重施力,将楚璃吻都撞得脚下不稳,直接倒在了地上。

    倒地的同时,她抬起右手扣住他后背。大概是因为疼痛,他俯下头,隔着脸上的黑巾一口咬在了楚璃吻的耳朵上。

    这种疼,和交手时的疼完全不一样,楚璃吻放开一直抓着他的手,扣住他肩膀,同时一腿曲起,重重的顶在了他的肚子上。

    他似乎等的就是这个时机,自己的手不再受制,所以也根本不管后背已经被刺破了,立即借着楚璃吻的力量跳起来,转身便逃。

    楚璃吻又怎能就此放过,立即跳起来追上去,杨柳林也格外的黑,不过对她的影响却不是很大。

    可,即便是这样,她在追出去几百米后,就失去了那个人的踪影。

    检查了一下四处的痕迹,不由得骂了一句脏话,有轻功真是了不起,踏雪无痕?一点儿痕迹都没了。

    片刻后,燕离从后面追了上来,随着他靠近,血味儿也飘了过来。

    “跑了。”楚璃吻转身看向他,血味儿更大了。视线落在他手上,显然布防图他已经拿到了。

    “走吧。”燕离没有多言,得赶紧离开这里才是。

    两人迅速离开,眨眼间便不见了影子。

    返回城里,直奔平民区,他们来时的那条路。

    顺着密道,返回地宫,而先前在太尉府外实行调虎离山之计的死卫都回来了。

    回到燕离休息的密室,楚璃吻旋身坐下,这才感觉到疼。

    两条手臂都隐隐作痛,耳朵也疼,被那个逃跑掉的男人咬的。为了逃命,连咬人的招数都使出来的,还真是迫切。

    抬头看向燕离,这厮站在不远处背对着她,正在检查抢夺过来的布防图。

    虽说跑了一个人,但东西抢回来了,这趟任务也算成功了。

    把铁手套上的血迹擦干净,再次扭动机关,它又重回手镯的模样,老老实实的套在她的手腕上,除了有些宽大沉重外,根本看不出它其实是个杀人的凶器。

    挽起衣袖,两条手臂上均有两个紫色的印痕,是手印的形状。

    有内力加持,人的力气也会变得很大。但纵观楚璃吻交手过这么多的武功高手,大概他们的内力都不如今天和她交手的这个。

    虽没看到他长什么模样,可瞧他的眼睛,应该年纪不大。

    再次遇见,仅靠那双眼睛,楚璃吻认为自己也会认出他的。

    “伤了?”燕离走过来,一边解开腰带,将身上的外袍脱了下去。

    看着他宽衣解带的动作,万分熟练似得,楚璃吻也不禁轻嗤,看来是没少干这事儿。

    “小伤。”身子向后倚靠着软榻。

    将染血的外袍扔到一旁,燕离转手又打开抽屉,拿出一个小铁盒,随后走了回来。

    旋身坐在软榻上,他伸手抓住楚璃吻的手腕,拽了过来。

    观察了一下她手臂上的印痕,燕离几不可微的眯起凤眸,“这人的武功明显要强于另外五个。”

    “是么?所以,他逃跑了。不对啊,若是他武功高强,他为什么不保护那个拿布防图的人呢?或者,布防图他拿着也可以啊。”任凭他给自己上药,楚璃吻看着他,这事情明显不对。

    “说的是啊!那个人,可能是什么更重要的人物。”燕离淡淡道。

    “更重要的人?你说去陈太尉那里取布防图的是西朝良王的幕僚,若是比幕僚重要的话,那是什么?”幕僚就相当于智囊库,死了一个,损失也巨大。

    “还得再查。你这耳朵怎么回事儿?”抬眼看向她,燕离便瞥见她的耳朵,耳朵上半部分红了一圈,隐隐见血。

    “还不是那个孙子咬的。为了逃命,什么招数都使出来了,和我倒是有那么几分相像。”这个时代的男人都自大的很,更瞧不起女人。所以有的时候,就会做出一些不必要的牺牲。但今日这人明显不是,他是个不怕丢脸且没什么自尊的人,往往这种人才更可怕,因为他们不会竖立一些条条框框来约束自己。

    “夸赞对方?看来这种事你没少做。”转手给她的耳朵上药,她的耳朵形状好看,而且比她的脸色要好得多,透着淡淡的粉色。

    “那当然,想当年接了一个任务,目标太难搞,我差点死掉。为了活下去,我可是、、、”看着前方,楚璃吻张嘴就回忆过去,说着说着才发现不对劲儿。转眼看向燕离,她也在同时住了嘴。

    燕离看着她似笑非笑,薄唇如血,那笑意让人不禁觉得有点残忍。

    凤眸流光溢彩,似乎正在等待着她说下去。

    “套我的话?不说了,免得你又开始刨根问底。”摇摇头,她不禁叹气,她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回忆都是那个世界的,关于这个世界的,还真没有。所以,谈话就陷入了僵局,真是作孽。

    给她耳朵上完了药,燕离便收回了手,转手将药膏放到别处,“我们之间有协定,你的事情,我可以不过问。倒是有一事我至今不解,便是金央儿时的经历。他是个不会乱说话的人,说儿时遇见的是你,那么便有九成的可能真的是你。当年之事,那些匪徒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金家的金鼎大还丹。可是,我调查了一番,十二年前,你们家并没有谁陷入了急症。南晋皇室,也没有。那么,这颗金鼎大还丹是给谁用的呢?”

    “又说这事儿?我说我不知道,你又不信。我若真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那才是假的。你不是一直要邀请我哥来嘛,你完全可以问他,他年纪比我大,肯定知道的更多。他若不说,你就以我做要挟,他应该能交代,以满足你的求知欲。”看着自己的手臂,楚璃吻很无语。而且说起金央,她就觉得怪怪的,这个人不一般,没准儿会什么通灵的法术?得离他远点儿,别再被他发现了她的秘密,再把她当妖怪一把火烧了。

    “你不说没关系,金央的记忆力非凡,兴许这几个月来,他又想起了些什么。对了,忘记告诉我可人的太子妃,金央大人明日就会过来,为你驱毒。”燕离身子向后,靠在了软榻上。他很放松,再配上那中衣微敞下的锁骨,十足的妖孽。

    “你确定是驱毒,不是驱邪?”楚璃吻打量着他的脸,想看穿他。

    “驱邪?我的太子妃中邪了么?”她的话才是没头没尾。

    “不是驱邪就好。”点了点头,楚璃吻无所谓,驱毒?按照林月鸣的说法,这个金央开的方子是相当好的。而且他是御用的大夫,也就是说,除了皇上和皇后以及太后娘娘之外,其他的人是没权享受他看病的。能得他亲自看病,简直是三生有幸。

    有没有那么神楚璃吻不知道,但林月鸣倒是很向往的模样,看得出他很崇拜金央,在他们医术界,金家是神话般的存在。

    希望这身体里的毒能尽快驱散,不管她什么时候离开这儿,原主人回来后,不会因为身体而受折磨。

    看向燕离,这厮又开始看那张布防图了。斜眉入鬓,单单是看他的眉毛,就长得特勾人,一看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布防图有问题么?”这盛都的布防,他应该也是知道的。

    “有问题。更详细,比我得到的多出许多来。”燕离微微摇头,神色不明。

    “他是太尉,掌管天下兵马,他手里的布防图那肯定是真的。不过我倒是奇怪,既然他权利这么大,但齐川武和上官扶狄的兵马并不属于他是吧?”上官扶狄的家是世代武将,但齐川武,应该是后起之秀了。

    “没错。所以,陈治晟打算把他的女儿嫁给上官扶狄。”燕离放下手里的布防图,看向她。

    “还有这事儿?他女儿长得怎么样?诶,其实他们陈家人长什么样我都没见过,包括整天缠着你想和你上床的陈良娣。她们长得漂亮么?”眼睛弯起,楚璃吻不免八卦。

    “没我漂亮。”想了想,燕离道。

    “和你比?你这和欺负人没什么差别,这世上比你长得好看的,我认为,找不到。”楚璃吻呵呵了两声,无语。

    “所以,那就别问我谁比较漂亮,我回答不出。”微微扬起下颌,他下颌的弧线好看至极。

    “你这话说的真欠打。你是长得好看,但你也不是女人啊,上官扶狄要娶的是女人。总不能看着你的脸,连媳妇儿都不娶了。”简直是谬论。

    “你倒是很激动,这么关心上官扶狄要娶的女人漂亮与否,还妄想呢?”几不可微的眯起凤眸,燕离可没忘记她以前说过的话。

    “我若相中了谁,就直接动手了,还用妄想?”轻嗤一声,楚璃吻站起身,打算离开了。

    看着她,燕离不语,流光的凤眸逐渐的染上几分深暗。

    转身离开,楚璃吻一边朝后挥挥手,娇小的身形潇洒的很。

    燕离说金央要来给她驱毒,第二天,果真来了。

    离开地宫,返回东宫的假妖穴,一直守在这里的碧珠见着了她,连连叹着太久不见。

    她一直在这上面,每日出入这里的也都是她,为的便是营造出一种楚璃吻住在这里的假象。

    每天林月鸣那里都有汤药煮好给送过来,很明显的让外面的眼线都知道,太子妃的身体仍旧没好,还在休养当中。

    靠坐在软榻上,长发披散,包裹着微微苍白的小脸儿,她这个模样看起来的确很脆弱。

    碧珠将茶点水果等一并准备好了,而金央也来了。

    这次,他并非空手而来,反而带着一个镏金的药箱。瞧他那药箱如此与众不同,就知他不是一般的大夫。

    他还是上次见到时的模样,银白色的华袍,银白色的锦靴,再配上那如同白雪般的长发,让他看起来恍若从雪里走出来的,淡漠不近人情。

    看着他,碧珠缓缓后退,她那是无意识的动作,可是却让人觉得,她是不敢接近,会害怕被传染。

    金央自是看见了,只不过,他并不在意。淡漠的收回视线,然后坐在了软榻前早就准备好的椅子上。

    楚璃吻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然后看向他打开的药箱,她的眼睛也随之睁大。

    药箱里,一侧是密密麻麻的金针,从小号到大号,一应俱全。

    另一侧,则是粗细各不同的金制指套。

    “金央大人,你今天是要扮演容嬷嬷么?我可不是紫薇。”他要是敢随意动手,楚璃吻保证他会很惨。

    金央看了她一眼,然后将一粒药送到她面前,“吃了。”

    “这是什么?”不接,楚璃吻向来不随便吃东西。

    “怕是毒药会毒死你?”金央看着她,几不可微的摇头,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怀疑他配出来的药。

    “说不准比毒药还阴毒。”类似于驱邪,或者让她胡言乱语的?她不吃。

    金央无言以对,“你没有儿时惹人喜爱了。”

    “这是夸奖么?谢谢。”楚璃吻也无言以对,什么小时候,她可不知道。

    陷入僵局,碧珠站在一边看着,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一抹红色从偏殿门口出现,走进来,燕离看到的就是这幅僵局。根本无需问,依他对那个小人儿的理解,她是不会吃金央拿出来的药的,除非有人试吃。

    走过来,燕离旋身坐在了软榻上,同时一手向后,把搁置在自己后腰的两条腿推到里面去。

    楚璃吻自然不乐意,曲起膝盖顶了一下他后腰,力气过大,燕离的身体都晃动了一下。

    看了她一眼,凤眸含警告,要她收敛点。

    楚璃吻不置可否,再次看向金央和他手里的那颗药,她不吃。

    燕离伸手接过来,先闻了闻,然后咬了一口。药丸本就不大,他咬掉了三分之一左右。

    看着他咽下去,楚璃吻抿了抿唇,还得再等一会儿。

    金央则看着燕离不解,他为什么要吃?

    “我的太子妃人小鬼大,对于来路不明的东西,没有人试吃,她是不会吃的。希望金央大人的药不会毒死我,否则,你会被抓起来的。”把剩下的药递给楚璃吻,燕离淡淡道,始终面上带笑。

    接过来,楚璃吻也没吃,只是看着燕离,自是要观察观察他接下来的情形。

    “自然不会毒死殿下,但殿下体内无毒,接下来可能会腹泻。”金央神色冷淡,语气亦然。

    燕离叹口气,然后看向楚璃吻,“所以,我为什么要为你试吃呢?”

    “怪我咯?”摊手,楚璃吻也不知他这是什么毛病,习惯成自然?

    时间一点点过去,燕离靠在对面,什么问题都没有,楚璃吻倒是放了心。把手里的药放进嘴里,然后咽了下去。

    看着她把药咽下去,金央也动了,取出药箱里的金针。大大小小的型号,他一一取出。

    瞧着那些金针,楚璃吻不禁向后退了退,“你真要用针戳我?”

    “驱毒。”金央纠正。

    无言以对,楚璃吻看向燕离,这厮正在盯着她,且一副心情不错的模样。

    看着金央手里的那些金针,楚璃吻忽然发觉自己十根手指的指尖都开始微微发凉,就好像它们都浸在了冰水之中。

    皱眉,楚璃吻看了一眼金央,“我指尖发冷。”

    “那就说明可以开始了。”金央微微颌首,随后抓住了她的一只手。

    把她手指的指尖都捏住,他另一手取了五根金针,大小型号不同。

    看着他的动作,楚璃吻就知道他要做什么了,果然容嬷嬷附体。

    用最细的金针扎在了她的小指上,针尖于靠近指甲的地方扎进去,楚璃吻不由得暗暗骂了一句脏话,真疼。

    不过,金央的动作也很快,金针扎进去便抽了出来,然后换另一个型号的金针,扎她的无名指。

    五根手指的指尖都被扎了个遍,每个针孔上都冒出了血珠,血呈黑色。

    楚璃吻也看见了,倒是没想到自己的血会是黑色的。

    拿出五个型号不同的指套,快速的套在楚璃吻的手指上。那指套就像是量身定做的,正正好好。而且随着套上去,自己的手指就像是被吸住了一样,她甚至都感觉自己的血顺着那针孔在汩汩的往外流。

    执起她另外一只手,重复之前所做的,然后被套上指套。

    楚璃吻抬着两双手,恍若受刑一般,不过她的怀疑已经没有那么多了。

    另外三个人都看着她,其中一道视线带着趣味,好像在观看动物园里的猴子。

    楚璃吻刷的扭头看向燕离,果然,笑看自己的就是他。

    金央抓住她的手,开始检查每一个指套。

    随着他拿下来,果然看见了更多的血,仍旧是黑色的,她的指头都成了黑的。

    拿下中指的指套,血却没有那么多。金央微微皱眉,又将指套戴上,随后查看食指。

    食指和中指的情况相同,血都不多。

    检查另外一只,和之前如出一辙,中指食指的血很少,像是被什么堵住了,所以不往外流。

    “你受过伤?”把指套重新套上,金央问道。

    楚璃吻看向他,然后摇头。

    “手臂上有两处,你可以看看。”燕离开口,代为回答。

    闻言,楚璃吻才恍然,“确实。不过,在我看来,那也不算什么伤。”

    金央站起来,然后倾身靠近她,一边动手将她的衣袖挽了起来。

    手臂上的淤青露出来,金央微微颌首,显然他找到了血瘀不出的原因。

    抓住她的手腕,他抬起另外一只手用力的打在她淤青的地方。

    被打的人反倒愣住了,低头看着自己被打红的手臂,“这是驱毒?”要是这么简单,她也能去当大夫了。

    “忍着。”抓起她另外一只手臂,重复拍打。

    楚璃吻很是不满,看了一眼燕离,他却一副看戏的模样。

    “你到底是不是大夫?还是拿我当小白鼠做实验呢?”他重复的拍打她的两条手臂,她都被打的麻木了。

    “你儿时可不是这样的,不止娇小可人,还曾说,我的头发很漂亮。”放开她的手臂,金央站直身体,几缕白色的长发散在他肩侧,和他的衣服融为一体。

    看着他,楚璃吻动了动嘴角,“是挺漂亮的。”这一点她认同,但他也是不是有点过于自恋了。

    旁边,燕离则眸色微变。

    金央看向她,一向紧抿的唇角也有了些松动,“你缠着我玩过家家,还说要嫁给我,记得么?”

    缓缓眨眼,楚璃吻摇头,“不记得了,你也不要再说了,我一丝丝都不记得了。”神经病,又开始套她话?

    看她那避之不及的样子,金央果然不再说了,重新检查她中指和食指的指套,血果然出来了,同样是黑色的。

    少时,金央动手把她手上的指套都拿了下来,每个指套里面都是黑色的血,且没有凝固的意思。

    把那些指套装在同一个罐子里,看样子是要集中处理。

    拿出干净的纱布,把她的手指清理干净,随后又挨个的包扎了起来,“今晚就可以摘下来了,但是最好不要彭水。”

    点点头,楚璃吻觉得自己的手指开始恢复温度了,不似刚刚冷冰冰的,手指头像被浸在冰水当中。

    将药箱整理好,金央站起身,最后看了楚璃吻一眼,便将视线转向了燕离,“告辞。”

    燕离微微颌首,“送金央大人。”

    一直站在一旁的碧珠愣了下,随后才意识到燕离是在命令她,立即举步跟上金央,送他离开。

    看着自己被包裹严实的十根手指头,楚璃吻微微撇嘴,然后看向燕离。

    他正在盯着她,以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

    “做什么这么看着我?”他自己都说世上没人长得比他好看,所以他看她定然不是因为她的脸。

    “西朝的使者马上就要到了,我需要你们的眼睛,所以到时,你要混入邀月阁,正好见一见东宫中的谋士。”燕离淡淡道。

    “谋士?我倒是听二师弟说过一些,这东宫有一伙人很神秘,连他都不知道那些人是谁,做什么的。每次回来,他们都只是去见你,然后就没踪影了。”燕离手底下有很多人,明卫,暗卫,死卫,穿山甲人,还有谋士。而且似乎,最神秘的就是这帮谋士了,从没露过面。

    “到时见了你就不会迷惑了。”燕离没多说,这些人的存在,对抗的就是东宫的小朝廷。

    东宫小朝廷,太傅,少傅,以及诸多官员。完全模仿朝上,目的就是辅佐太子。但显然,现在这小朝廷没有任何的用处不说,且都是眼线奸细。

    “多谢太子爷了,居然还能让我见识这些神秘人。看起来,我若是不为太子爷卖命,接下来就得被当成叛徒处决了。”知道的越多,陷得就越深。

    不过,倒是有一种别样的趣味儿,总比像傻子似得不知何时会有人朝自己伸手要好得多。

    “说得对,知道这么多秘辛,自然不能置身事外。古镜,定然会帮你找到,别着急。”他凤眸含笑,仅仅是靠在那儿,就显得异常勾人。

    楚璃吻缓缓点头,“我现在对你说过的话信任度超过六成,所以在和我说话的时候,你可以不用笑。”

    “你定力不强,我即便不笑你也能生出歹心来。”燕离如是道。

    楚璃吻呵呵了两声,然后点头,“你如此有理,我竟无言以对。”

    “怪我咯?”学她,燕离微微歪头,妖异中透着莫名的傲娇。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