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5、你危险了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065、你危险了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楚璃吻终于见到了周烈,白白胖胖的,瞧见了楚璃吻他就笑的眯起眼睛,那两只眼睛成了两条缝,让他看起来分外的和气。

    “瞧你还有时间笑,显然没受什么委屈。快过来坐吧,不用客气。”楚璃吻靠在软榻上,这地宫里没有阳光,只有琉灯在亮着,映照的所有人的脸都有些不正常的白。

    周烈走过来,在软榻前停下,随后拱手,冲着楚璃吻深深鞠了一躬,“周烈再次谢过太子妃的救命之恩。”

    “行了,我接受你的谢意。不过,还记得之前和你说过的吧,我要的可不是你口头上的谢谢,我还要你帮我的忙。”示意他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楚璃吻有话要说。

    周烈笑眯眯的坐在了椅子上,等着楚璃吻说。

    “二师弟啊,若是让你找一个消失了很久的古物,你多久能找得到?”看着他,楚璃吻说道。

    周烈想了想,“只要存在过,就一定找得到。纵观多声门打探消息的速度,若是很珍奇的古物,找到它起码得花费两年的时间。”

    “得两年。”楚璃吻微微点头,所以燕离那里并非拖延,而是真的挺难找的。

    “太子妃,其实在下一直想问,您为什么要叫我二师弟?”这个,周烈很想知道。

    “嗯?哈,看你亲切呗。”若是告诉他实话,估摸着他得吐血。

    周烈点点头,笑的更是眼睛都消失了,“原来如此,多谢太子妃。”

    “行了,你也别一口一个太子妃了,我说我姓楚,你就还叫我楚姑娘。若是觉得生分,那就叫楚老大,我是老大,你是二师弟,咱们还是很有缘分的。”想继续套问,楚璃吻嘴上自是不停歇。

    “是。楚老大,太子殿下的人昨日找了我,他们知道我的身份,所以与我说,可以助我重振多声门。但是、、、”周烈压低了声音,说着说着就停住了。

    “但是你得为太子爷效力是不是?重振多声门,这个就看你意愿了。但是在小皇宫的时候你说过,你要报仇。借太子爷的势报仇,绝对能让你少走许多路。更何况,他现在已经在做了,尽管会做到什么程度,我不清楚。齐阀可是有几百年了,没那么容易被打垮,而且依我观察太子爷的神色,觉得齐阀这次不会彻底倒下。”楚璃吻的声音也不大,她并非刻意引导周烈,而是让他自己选择。无论他走哪条路,他都能帮自己寻找古镜的消息。

    周烈想了想,随后点头,“楚老大说的没错,借太子爷的势,的确更快。”

    “想好了?”弯起红唇,她能把周烈留住,估计燕离会很满意。

    “无论如何,此仇必报。即便我死无葬身之地,也定要齐阀付出代价。”和气的脸上浮起恨意,周烈不报此仇,他这辈子都不会安宁。

    “别着急,一切都得慢慢来。学学太子爷,做了那么多年的忍者神龟,才有如今的成就。”这偌大的地宫,就是他这么多年卧薪尝胆的成果。

    “太子殿下是何人品我并不在乎,但是有楚老大在,我这心里倒是平静许多。也正好,我还要报答楚老大的救命之恩。对了,楚老大说要找东西,是一件古物,不知到底是什么?”恩是恩,怨是怨,周烈分得清楚。

    “这个日后再说,你先在这里站住脚吧。其实我和你差不多,刚刚准备站脚而已。但想来,咱俩日后也不是在一个部门,不过有事儿你可以随时来找我。我与燕离虽没有多好的交情,倒也与外人不同。”这一点,楚璃吻还是敢说的。不管是他是不是怀疑她,但有南晋的顾沉毅在,她对于他还是有很大的利用价值的。

    周烈忽然起身,然后直接跪在了楚璃吻面前,“楚老大,周烈承蒙楚老大搭救才能逃出生天。不管日后周烈是否能得善终,但必一心为楚老大效力,以报此大恩。还望楚老大不要嫌弃周烈愚钝,请受周烈一拜。”说着,他便朝着她磕了个头。

    楚璃吻倒是没想到他会这样,但转念一想,大概也是因为不信任燕离吧。他与燕离没有任何的利益纠缠,如今想在燕离麾下做事,也只不过是想报仇而已。

    但是,但凡进入了这地宫,就会多多少少猜出燕离是个怎样的人。他担心自己有一天会被燕离坑了,所以,想来想去不如先向她投诚,毕竟都知道她是从南晋来的,那南晋也算个后盾了。

    这一点,楚璃吻理解,所以,她也接受了。

    “好,既然叫你一声二师弟,那么日后你就做我二师弟吧。我这楚老大呢,也是个代号,你的名字最好也不要用了,我看就叫二师弟也挺好的。”坐直身体,楚璃吻单手将他拽了起来。

    周烈重新坐在椅子上,听了楚璃吻的话,他点点头,“楚老大说的有理。”

    “一切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罢了,没什么特别的道理。这东宫收集消息的系统我不是很了解,看起来倒是很神秘。不过,你做这一行做的久,我想,他们也未必及得上你,不用担心。待得你站稳了脚跟,我再告诉你我要找什么,你得秘密的进行,帮我寻找才是,那东西对我很重要。”看着他,楚璃吻声音压得很低。

    周烈点头,“楚老大的话,二师弟铭记在心。”

    听他那语气,楚璃吻也不禁笑出声,他要是知道这二师弟表示的是什么意思,恐怕就不会一句一个二师弟了。

    周烈和她谈了很久,直至玄翼出现,他才离开。

    这玄翼看起来还真是个管家,不管什么杂事,他都管得着。

    “不是说吴野的女儿流荷也要见我么?她人呢?”反正是闲来无事,她又不能四处走动,就把该见的人都见见吧。正好,她也好奇吴野现在的情况,是不是又重复了之前的待遇,被镣铐锁起来了。

    “太子妃若是想见的话,属下这就把人带来。”看着她,显然精神头不错。

    “嗯。”颌首,白皙的小脸儿在长发的包裹中,异常的精致。

    “对了,厨房已经在熬药了。一会儿侍女会把药送来,那药是金央大人开的方子。”玄翼忽然道。

    眸子一动,楚璃吻点头,“那你把林月鸣找来,我的脚该换药了。”

    “是。”玄翼应声,随后快步离开。

    不消片刻,玄翼便带着一个姑娘过来了,姑娘的眼睛是被遮住的,直到密室的门口,遮在眼睛上的布才摘掉。

    眼睛适应了一下光线,流荷便看见了密室里的楚璃吻,她莞尔一笑,便快步的走了进来。

    “姐姐。”十分熟稔,她冲到了楚璃吻面前便径直的跪在了地上,反倒把楚璃吻吓了一跳。

    “你这是做什么?”今儿可是两个人跪在她面前了。

    “姐姐,妹妹唐突,唤一声姐姐。姐姐当日走的匆忙,妹妹有许多话没来得及说。姐姐,你亲手杀了那个老恶魔,妹妹必须得谢谢你。妹妹一个特别好的姐妹,被那个老恶魔活活折磨死了,妹妹始终在旁边看着,却无能为力。那时妹妹就想,若是能有个人杀了那个老恶魔,妹妹愿意为奴为婢报恩。如今,姐姐就在这儿,妹妹愿意做牛做马报答姐姐的大恩。”说着,流荷便磕头,一个,两个,三个,没有停下的意思。

    “好了好了,你不要再磕头了。我杀了那个老东西完全就是因为看不顺眼,每日清早扰我清梦,我心里烦,所以就把他宰了。我不需要你做牛做马,不过你若是愿意的话,就跟在我身边吧。”把一直磕头的流荷拽起来,楚璃吻对这个小丫头倒是满意的很,尤其是对她爹,更满意。

    “姐姐,你真的同意妹妹伺候你?太好了,妹妹在此发誓,此生效忠姐姐,绝无二心。”睁大了眼睛,流荷举起手来发誓,生怕楚璃吻不信。

    “不用那么恳切,快坐吧。对了,你爹呢?还有你爹的师兄弟?”看着她,楚璃吻问的第一个当然就是吴野和陶师了。这俩人都是这个时代的工程师,连燕离都想留住的人。

    “我爹和师伯都在这儿,这会儿正在休息呢。被关在小皇宫的地下这么多年,他们俩都傻了。尤其是我爹,整日担心我,他所在的那个地方又没有休息的地方,还被铁链锁着。如今见了床,整个人瘫在上面都起不来了。”说着,流荷的眼圈就红了,他们能熬过来,实在不易。

    听着,楚璃吻也不禁叹气,“虽说这也同样是地下,见不到阳光,但定然比小皇宫要好得多。看来,你爹和师伯已经做了决定,要帮太子爷做事了。”

    “嗯。天卫场,他们俩已经回不去了。如果这个时候忽然出现的话,齐丞相肯定会杀了他们灭口的。”除非齐郇彻底倒了,不然他们出去就是个死。

    反而,待在这里是最安全的。

    “这么说,你也因此决定留在这里了。也好,小皇宫的人又不是不认识你,你贸然的出去露面,也很危险。”他们都藏在这儿,安全无比。

    “我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姐姐。来的时候那位大哥说,姐姐你是太子妃,很意外。”流荷本以为,她是杀手什么的。

    “一个身份罢了,没什么。既然你跟着我,那么想做些什么?若是做侍女,委屈你了,再说这东宫也不缺侍女。”瞧她一副古灵精怪的模样,不适合做侍女。

    “其实,我想过。姐姐若是不嫌弃的话,能不能教我杀人?”流荷睁大了眼睛看着她,略小心的问道。

    挑眉,楚璃吻倒是没想到她居然提出了这种请求。

    “太子妃,药煎好了。”蓦地,侍女出现在门口,手中端着一个托盘。

    走过来,那托盘上的药也进入了视线当中,纯黑的颜色,看起来有些黏黏糊糊的。

    “放这儿吧。”楚璃吻看了一眼,并不打算喝。

    “太子妃,方子上写着呢,这药得趁热喝。”侍女端着托盘,一边道。

    看向她,楚璃吻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弯着红唇,笑看着她。

    她的脸没有任何的杀伤力,太过清甜,恍若蜜糖,会忍不住的让人想捏一捏。可若是对上了她的眼睛,就会发现,那双眼睛里不止有神秘,还有诡异与让人发冷的杀意。

    侍女低下头,将托盘放在了一旁的小几上,然后便退了出去。

    看着那碗药,楚璃吻并不打算喝,这玩意儿,鬼知道里面有些啥。

    流荷坐在旁边看着,眼睛都在发亮,“姐姐,你为什么不喝呀?”

    “话可以乱说,东西不能乱吃。鬼知道,里面会不会加料。”楚璃吻看了她一眼,悠悠道。

    流荷点点头,“姐姐说得对。”

    “真打算跟着我学杀人?慢慢来吧,你若真是这块料,我肯定拉你一把。”小丫头,有潜力。

    流荷连连点头,在她亲眼看见楚璃吻把长莺阁那老东西宰了的时候开始,她就发现,这才是自己要走的路。否则,会一直被欺负,毫无还手之力。

    “太子妃。”就在这时,熟悉的声音传来。

    楚璃吻也弯起红唇,“林太医,你来了。”

    “伤处如何了?还疼么?”背着药箱过来,林月鸣看了一眼盯着自己看的流荷,随后收回视线,他并不在意。

    “不疼了。”把双腿从软榻上拿下来,楚璃吻扬起下巴示意他看看小几上的汤药。

    无需她多说,林月鸣就知道她的意思。放下药箱,他随后把那药碗拿起来,看了看,又闻了闻,最后舀起一勺放进了嘴里。

    “这方子、、、是谁开的?”林月鸣将嘴里的药咽下去,随后问道。

    “金央。”看他的表情,想来这方子不凡。

    “这药针对你身体里的余毒,可以喝,没问题。”说着,他将药碗送到楚璃吻面前。

    接过来,楚璃吻拿开勺子,然后一口气喝了进去。

    林月鸣面带笑意,随后在她面前蹲下,一手抓住她的小腿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然后解开她脚踝上的丝绢。

    “这是你自己缠的?”解开丝绢,缠的还挺好的。

    “嗯。”楚璃吻看了一眼被林月鸣扔到一边的丝绢,这是燕离缠的。

    “还好,已经消肿了。别动,我给你上药。”说着,林月鸣打开身边的药箱,却拿起一个拳头大的大肚子瓷瓶,递给了楚璃吻,“这是你上次吃的药,我稍稍改良了一下,你可以试试,药效应该更好。”

    接过,楚璃吻打开瓶塞看了看,这就是那些让她力气大增的药丸。按照燕离的说法,她以前吃过的金蟾玉香丸让这种药发挥了更大的效力,或许说是让她吸收的更好了。

    力气增加的速度太快了,她都怀疑,会不会有一天这身体吃不消。

    “谢了。”收起来,林月鸣炼出来的药,她还是有胆子吃的。

    “客气什么。这些日子,你还会出去么?”给她的脚上药,林月鸣一边问道。

    “外面怎么样了?”关键是,小皇宫那里进行的如何了?

    “太医院里有几个人心慌的不得了,听说,齐丞相要下野了。”压低了声音,林月鸣把自己知道的告诉她。

    “仅仅下野这么简单么?”在小皇宫地下发现了那么多的兵器,他这摆明了就是有造反的心。

    林月鸣点点头,“齐将军手上有兵符,麾下可有十万的骑兵。”

    “原来如此。”是因为那个齐川武。

    包扎纱布,林月鸣做的仔细,楚璃吻也没觉得不适。

    昨晚,林月鸣也将药箱收拾好了站起身。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看了一眼一直坐在那儿的流荷,他最后只说明天来换药,便离开了。

    “盯着看了这么久,看出什么来了?”看向流荷,这丫头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也不知在看些什么。

    “我觉得,跟着姐姐,准没错。”流荷抓住楚璃吻的手,更加下定了决心。

    时近新年,从秋季至新年这短短的几个月,盛都发生了巨大的事件,产生的影响波及大卫每个城池。

    盛极一时的丞相齐郇忽然下野,传说中的原因多达数十种,但有几条是每个传说当中都有的,私锻兵器,囚禁康小世子以及太子妃。

    康小世子,大卫的百姓都知道,那是西北康郡王的独子。要说康郡王的来历,可以追溯至开国。康郡王的祖上,第一代康郡王那是开国太祖的八拜之交。且现今被当今圣上尊为太后的也是康郡王的亲姑姑,这康郡王府与皇家的关系匪浅。

    调查小皇宫事件始末的是陈太尉,据说陈太尉不止搜出了锻造的兵器,还找到了一条直通皇宫的密道。

    这等事件不容姑息,居然挖密道挖到了皇宫的地下,贼心昭昭。

    不过,齐郇的长子齐川武拥兵十万,却是没受到丝毫的影响,他依旧还是大将军。

    盛都之中,百姓们每天议论的无不是小皇宫的事情。谈论此次功劳最大的,莫不是康郡王,上官扶狄,还有那一向低调不理朝堂之事的金央。

    这三个人,每个都代表着庞大的门阀势力,再加上主持调查的陈太尉,四个庞大的势力,将盛极一时的齐郇拉下了马。

    除却这四个大势力,民间传说还添上了其他的大家族。但是,添加了那么多子虚乌有的势力,却独独没有任何人将太子爷添加进去。除了他的太子妃被齐郇囚禁,其他的事情就没他任何事儿了。

    当楚璃吻听到了外面的各种传说之后,她只是笑,明明此事件就是燕离促成的,没想到最后没他的事儿不说,反倒将上官扶狄还有金央推到了风口浪尖。

    这俩人,可是一向低调,上官扶狄注重边关,而金央则是御用的大夫,这俩人从不会搅合盛都的势力浑水。如今,都被推上去了。

    燕离这一招,真是够损的。连楚璃吻都不得不佩服他,穿针引线的策划了这一切,然后自己拍拍屁股走人,反倒把别人都搭进去了。

    长高了不少的天京跟在楚璃吻身边,这些外面的传说都是他带回来的,他就是个传声筒,楚璃吻专属的传声筒。

    几个月前,楚璃吻正式的加入了燕离的死卫队伍,不过让她失望的是,这个队伍仅剩二十几人,死亡率相当大。

    而她进来后,便将流荷带了进来,之后,玄翼又把天京给送来了。

    楚璃吻对天京很不感冒,不过随着相处的时间多起来,她倒是发现了他的优点,嘴特别的好用。

    不止嘴好用,还特别会见缝插针。

    进入了死卫团队,楚璃吻便声明以后所有人都用代号,不准用其他的名字亦或是职称,这些习惯若是保持着,会害死人的。

    她是楚老大,而已进入暗卫的周烈则身兼死卫团队,因为暗卫和死卫的工作密不可分。周烈是二师弟,流荷便立即自称自己是三妹。

    天京一听这还了得,立即说自己是四弟,插针插得特别准。

    楚璃吻对他们嘲笑不止,太没想象力了,三妹四弟,拜把子呢!

    于是乎,她分别给流荷和天京取了代号,流荷叫媚儿,而稚嫩的天京,则叫四爷。两个人的代号,皆出其不意。

    燕离对此不置可否,不过最后却不得不承认,楚璃吻取代号有一套。若是不了解的人,只听到这些代号,很难会想象出他们是怎样的人。

    死卫大本营,就在这地宫之中,不过重重封锁,很难进去。

    大本营之中的一面墙上,有着和燕离那里一样的接收消息的器械,铁制的器械安装在石墙上,弯弯绕绕的铁槽随着石墙上机关打开,就会滚出颜色各异的任务。任务上,有目标,有地点,还有事成之后的赏金。

    对,给燕离做事,是有赏金的。楚璃吻也是到了这里之后才知道,然后她就对燕离进行了诅咒,诅咒他肾爆炸。

    “老大,黑令。”蓦地,天京从主密室里走出来,随着他出来,身后的石门缓缓的关闭上了。

    倚靠在软榻上,楚璃吻的姿势十分慵懒,乍一看她好像在睡觉。

    掀起眼皮,楚璃吻看了一眼他手里黑色的竹筒,这是暗卫那边传过来的。

    杀人的任务,分为三种,白令,黑令,还有红令。

    白令很简单,但几乎没有。黑令则有些难度,对象一般都是上流社会的。而红令,则是难度最大的,目标是皇帝都有可能。

    “去找小鸡,他会分配的。”小鸡,是原死卫团队的小队长,他原本不叫这个名字,这是自楚璃吻来了之后他才用的代号。和这代号十分不同的是,他是个魁梧大汉。

    “哦。”天京点点头,立即拿着黑令离开了。虽说他没执行过任务,但是他现在基本就是这里的管家,楚璃吻的所有吩咐,都是他传达下去的。

    重归安静,楚璃吻重新闭上了眼睛,长发散在肩颈一侧,盖在她的身上,映衬的她的脸更是白皙,甚至白的过分。

    她已经很久没见过太阳了,自从来到这大本营之后,她基本就没走出去过。

    倒是两个月前险些出去过一次,还没走到上头的假妖穴呢,就又回来了。

    原因是,燕离本进宫参加宫宴,据说是太后娘娘的生辰。他携太子妃进宫为太后娘娘庆生,天经地义。没想到,半途被陈良娣截胡了。

    齐良娣风光不再,尽管还是良娣,但是却被禁足于自己的寝宫之内。然后,陈良娣就崛起了。

    齐丞相下野,陈太尉独大,据说原来的那些丞相派现在被打压的很惨。

    朝堂之上的勾心斗角,是不见血的杀戮,楚璃吻觉得她能远离,很好,她还得谢谢陈良娣呢。

    昏昏欲睡,楚璃吻现在的生活还是很安逸的,比看燕离脸色的时候恣意的多。她不用出任务,给这些死卫上课就行了。除非有红令,否则她是不会出去的。

    石门打开的声音响起,楚璃吻的眼睫动了动,却是没有睁开眼睛。

    脚步声进入耳朵,她就知道是谁了,根本无需用眼睛看。

    红色的挺拔身影抵达软榻边缘,随后,楚璃吻的腿被踢到软榻里侧,然后两条长腿便占据了软榻的边缘。

    “有什么事通过蜈蚣骨就送过来了,太子爷又何必亲自走一趟?从你所在的地方到这儿,得浪费三刻钟的时间。你时间很充裕么?听说陈良娣整天粘着你,一会儿找不到了,你就不怕她翻了天?”缓缓睁开眼睛,楚璃吻看向对面的人,漆黑的眸子里载着淡淡的嘲笑。

    那时一直以为齐良娣是嚣张中的战斗机,哪成想,陈良娣更甚。燕离好不容易关起了豺狼,哪知虎豹就来了,真是够可怜的。

    “高良娣和李氏准备侍寝了,陈蓓很忙。”燕离似笑非笑,看着对面人那懒散的样子,他淡淡道。尽管没有过多的表情,可是他那模样就让人觉得眼花缭乱。

    “作孽。这俩女人的娘家是丞相派吧?又要倒霉了。太子爷的借刀杀人,一向用得好。对了,前些日子连续被你点了三次侍寝的梁氏怎么样了?”这梁氏虽然来自地方,可是她爹却十分不一般,在南方两道关的枢纽任职,是齐川武的忠心追随者。

    “被打得皮开肉绽,没经过我的同意,就被送出东宫了。唉,可怜了,如花似玉的美人儿。”燕离轻叹,好像真的很可惜似得。可是天知道,他根本就不在意任何人的死活。

    楚璃吻也不禁翻白眼儿,“所以,容我猜猜,这陈太尉还能嚣张到几时?”

    燕离的手段玩儿的特别好,别看他利用的是女人,可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这话不是假的。

    “那就得看看,他有没有齐郇聪明了。”齐郇是个很聪明的人,经营了这么多年,可以说是千年的狐狸了。

    “说真的,太子爷,这般利用那些和你同床共枕的女人,你的良心不会痛么?”楚璃吻真的很好奇。

    “我的太子妃,你知道霖太子是怎么死的么?”燕离笑的恍若花开,妖异的不似人类。

    霖太子?是他大哥。裴太子,是他的二哥。据说,他和裴太子是同胞兄弟,而霖太子,则是同父异母。

    微微摇头,这个她还真不知道。说是暴毙,但显然死的不正常。

    “他死在了女人的床上,他很喜欢的一个女人,在床上,毒杀了他。”所以,这世上最危险的地方,就是女人的床。

    楚璃吻微诧,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看着燕离,她缓缓眯起眼睛,“这么说,太子爷的侍寝都是假的?”

    不语,燕离没回答她,只是凤眸流光,晃得人眼花不已。

    笑,楚璃吻坐起身,顺手拂了一下长发,“听说西朝有使者来了,太子爷要设宴为其接风,想必来的,是西朝的大人物。按理说,我这个太子妃应该陪同的,但显然这次还是会被截胡。先祝太子爷不会酒醉,不然就得被陈良娣占便宜了。”单是想想陈良娣若得手了,她就觉得好笑。

    “很高兴?”瞧她那样子,燕离也不由得弯起薄唇。不甚明亮的光线中,他薄唇如血,却是性感异常。

    “没有啊!不过太子爷你要看得开才行,说不准儿陈良娣是太饥渴了呢,不会在床上杀了你的。再说,你完全可以闭着眼睛来,或者在心里默念金刚经也成啊。总之,一阵颤抖之后,一切都会变得索然无味,你不要想得太多了,这样压力会很大的。”说着,楚璃吻笑出了声音。

    “肆意嘲笑我,你就没想过后果?古镜、、、”燕离倒是也不生气,只是淡淡道。

    一听古镜俩字儿,楚璃吻就皱起了,“你有最新消息?”不能够啊,周烈现在掌握第一手新消息,但凡有古镜的消息,他会第一时间告诉她的。

    “不用考虑你的二师弟为何没有通知你,调查古镜的暗卫,直接将消息通报给我,他接触不到。”她在想什么,燕离一眼就看得出。别的尚且迷惑,但事关古镜,她就会瞬间变脸,连隐藏情绪似乎都不会了。

    闻言,楚璃吻不禁暗暗哼了一声,倒是鸡贼。

    “说吧,什么最新消息?”心下着急,若是知道古镜在哪儿,她会当即就过去,眼前这什么什么太子,她也干脆不理。

    “前朝余孽的确在墨崖山山脉附近出现过,和古镜出现的时间大致相同。由此可推断,他们一直都随身带着那面古镜。看来,这面古镜的确很重要。现在,可以改变搜查的方向,找到前朝的余孽,就能找到古镜。”燕离说着,流光的凤眸也一直注视着她的脸。

    “找前朝的余孽,应该更不容易吧。”他一口一个余孽,想来那些人都藏得严严实实呢。

    “只要还在这世上,就肯定找得到。”燕离倒是有信心,这些人一向自诩皇族,就算再低调,又能低调到哪里去呢?

    蓦地,密室的另一个石门缓缓打开,随后玄翼快步的走了进来。

    “爷,太子妃。爷,这是刚刚传来的消息。”玄翼快步走过来,将手中朱红色的纸条送到燕离的手上。

    那纸条的材质很不同,借着这密室里较暗的光线,泛着星星点点的光。

    展开,燕离的眸色也变得几分阴冷,虽他还似笑非笑的模样,可这样看起来更瘆人。

    看着他,楚璃吻不知是什么糟糕的消息,让他瞬间变脸。

    “调出几个行动快的好手,今晚随我走一趟。”燕离将手中的纸条捏紧,随后道。

    楚璃吻看了一眼玄翼,随后点头,“好。”玄翼没答应,那显然是在跟她说。

    “你跟着我,随行保护。”看向她,燕离命令道。

    “好。”他武功不错,根本不需要她保护。不过,反正闲着也是无事,正好她也看看他到底要干什么。

    是夜,一行人顺着盛都东街平民区内一个矮趴趴的房子里走了出来。这是地宫的出口之一,方便通行,且不容易引起他人的注意。

    随行的人行动迅速,先两个身影一步快速离开,眨眼间便没了踪影。

    而另外两个身影,一高一矮,则慢悠悠的,恍若散步。

    穿着红裙,长发散落在脊背上,楚璃吻步履悠然,白白的脸在不甚明亮的黑夜里,仍是显眼。

    旁边,是身形挺拔的燕离,他穿着黑色的华袍,脚踏云履,墨色的长发束在发顶,完整的露出他整张脸来。

    和他走在一起,楚璃吻唯一占据的也就是‘白’这一项了,除此之外毫无优势。

    他才像是暗夜里的妖精,能够轻易的夺走他人的魂魄。

    “依你的说法,西朝先来人潜进了盛都,去了陈太尉那儿。看来,这厮不仅嚣张,而且很有野心啊。不过也是,大卫几百年了,他们也一直都对你们燕家俯首称臣,想必早就腻了。”双臂环胸,楚璃吻一副理解的姿态。

    “有野心,就得付出代价。”不管是什么理由,但凡敢想敢做,就得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微微点头,燕离这种话倒是说得对。

    两个人在盛都的街上行走,即便是夜晚,但街上也仍旧有不少人。燕离自是担心暴露,所以专挑人少的街道前行。

    果然,在穿过了几条街之后,肃静了下来。

    街道整洁,且高墙林立,灯火时明时暗,蓦地远远地瞧见一些府邸门前还有守卫。

    燕离是格外熟悉路线,带着楚璃吻兜兜转转,很轻松的就到了太尉府的附近。

    太尉府不同于寻常府邸,门外有守卫,且,很多。

    远远地停下,不消片刻,太尉府那边就传来了骚动。

    提前来到这里的那一行人起到了作用,将府外大部分的守卫都吸引了过去。

    楚璃吻和燕离也在同时出动,燕离速度放慢,楚璃吻一马当先,直奔那侧门门口的四个守卫。

    身形纤细娇小,可手上的力道却是如同大山,黑夜里响起清脆的骨头断裂的声音。待得燕离过来,四个守卫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脖子都呈奇怪的角度连接在脖子上。

    “进去。”话不多说,楚璃吻歪头示意燕离进去,这四个死鬼她来处理。

    燕离闪身进入侧门,楚璃吻则一手提着两个,也退进了侧门内。

    太尉府很大,虽不似小皇宫占据了大好的位置,可是也并非普通大宅。

    花园楼阁,假山奇石,数不胜数。不过燕离很是熟悉地形,带着她在府内穿梭,避过了诸多小厮侍女和家卫。

    终于,内院出现在眼前,守卫森严,简直是五步一哨十步一岗。

    “这里也没别人能用了,我来引开他们,你趁机进去。”看了他一眼,楚璃吻道。其实就算她不说,他也会这么安排的。深知此,所以她也没必要等着他开口,浪费时间。

    “小心些。”看了她一眼,燕离的凤眸在黑夜里格外深沉。

    “总算说了句人话。”翻了翻眼睛,她转身离开,眨眼间不见了影子。

    燕离欲言又止,这小人儿就是有扫兴的本领,气死人不偿命。

    果然,一些异动引起了内院外围守卫的注意,下一刻,大半的守卫出动,紧追那个忽然冒出来的可疑人影。

    燕离趁机离开原地,残影闪过,他便顺利潜入了内院当中。

    书房门窗紧闭,灯火明亮,依稀的能看到人影绰绰。

    无论是守卫还是侍女小厮都距离这书房很远,没有命令,不得靠近。

    平静的好像时间都不流动了,外面的吵闹,根本影响不到这书房周围。

    蓦地,一个纤细的身影顺着书房左侧的廊柱翻上去,长裙在空中划了一个优美的弧度,然后她便落在了飞檐一角。

    飞檐上面积有限,她上来后,一只手就拉住了她,径直的将她拽到了里面。

    近在咫尺的人盘膝坐在那儿,一手撑着手臂粗细的银质传声筒,一端紧贴在墙壁上,另一侧则在他的耳朵上。而他另外一只手则拽着她的衣袖,一心二用,却很是自如。

    “听得清楚么?”那传声筒楚璃吻自然没用过,不过据说这是陶师制作的,也不知好用到什么程度。

    “来听听。”燕离一笑,然后用力将她扯了过来。传声筒一转,便贴到了她的耳朵上。

    听着传声筒里传来的声音,楚璃吻一边看着近在咫尺的脸,蓦地也笑了,“太子爷,别离我这么近,我要把持不住,你就危险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