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4、擅长体力活?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064、擅长体力活?
(156166http://www.156166.com)    看着坐在对面的人,那华袍挂在身上,胸口微敞,一缕墨色的长发顺着他的肩颈滑下来。而因着这一缕墨发的映衬,他的脸看起来更添妖异。

    尽管,此时此刻,他的凤眸一片阴沉,那总是流动的光都没了。

    楚璃吻缓缓摇头,“道听途说,自己理解,但想来,就是那么回事儿呗。”她在为自己解释,而且没什么诚意。

    燕离会信她的鬼话才怪,“这些不该你琢磨的事情就不要琢磨,即便出身下层,你不刻意表现,没人看得出来。”

    一听他这话,楚璃吻就乐了,出身下层?看来,这货还是觉得她是冒牌货。

    “整天怀疑我是假的,太子爷你真没什么意思。你不是手眼通天么?那就去查好了。我若是假的,古镜我也不要了,我白给你做事如何?我说我姓楚,这是这行里的规矩你不知道么?哪有人会用真名出任务的,那不是找死么。这是代号,我的代号就是,楚老大。”扬起下颌,她一副藐视众生的姿态。

    “老大?”燕离也笑了,她这豆芽菜的模样,居然叫老大。

    “出其不意不懂么?代号就要取的和自己不相像,这样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太子爷你是真的不懂,不懂就要问。”她可以好心的给他解答疑难。

    “听起来,倒是有些歪理。看来,我的太子妃深谙此道,反倒是我小看了你。”听她说的头头是道,听起来甚至比他的死卫还要内行。

    “太子妃,热水准备好了,可以沐浴了。”偏殿门口,碧珠不敢往里走,她很怕燕离,那次大半夜的他突然出现,恍若鬼魅,吓得碧珠半死。

    看过去,楚璃吻点点头,随后看向燕离,“我去沐浴了,这头发已经要臭了。提前预祝太子爷今晚过得愉快,希望明儿见着了太子爷,还能这般光彩焕发。”从软榻上站起来,楚璃吻上下看了他一番,今儿瞅着状态不错,就是不知一夜体力活过去了,他还能不能这般精神。

    一听她这就是讽刺,燕离似笑非笑,那妖异的模样,会让人瞬间产生危机感。若是不赶紧远离他,肯定会被他连骨头都不剩的吞掉。

    离开偏殿,尽管那只脚不适,不过并没有妨碍她走路。

    夜幕降临,楚璃吻也转移到了地宫里,倒是碧珠留在了上面,她留在那儿是为了演戏,为了应付那些眼线,这东宫里的女人们,可是都盼着她这个太子妃赶紧死呢。

    “太子妃,可需要属下吩咐下去,准备宵夜?”玄翼本是例行的检查一番,却没想碰到从密室里出来的楚璃吻,尽管脚上还包扎着纱布,但看起来并没有任何的影响。

    “我只是有点冷,有没有什么可以活动的地方?我活动一下,应该就不会冷了。”身上搭着一个毯子,顺滑的长发披散着,她脸色有些苍白,看起来的确不是很好。

    “需不需要属下将林太医请来?”她这个状态,和以往可是大相径庭。

    “不用了。”林月鸣显然也是没有什么法子,这余毒在她身体里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很难搞。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找到古镜离开这鬼地方,她就不用遭罪了。

    玄翼想了想,随后道:“地宫里有练武场,太子妃想过去试试么?”

    “好啊,走吧。”点点头,只要活动活动,让身体热起来就好了。

    玄翼在前带路,带着楚璃吻朝着地宫的练武场走去。

    “这个时候你怎么在这儿?太子爷临幸陈良娣,你这跟班儿不是得陪同站岗?”看着玄翼,楚璃吻忽然想起燕离现在应该是在陈良娣那儿。估摸着正累死累活呢,他的肾是保不住了。

    玄翼动了动嘴角,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有些事情他不能说。

    没得到他的回应,楚璃吻也没再追问,反正又不关她的事儿。

    玄翼带着楚璃吻在地宫中绕了很久,最后开启了一扇宽大的石门,入眼的,就是练武场。

    很大,两侧兵器架上也挂满了兵器,各种都有。

    “这地下弄得还真齐全,就是没有太阳。”走到兵器架旁,楚璃吻抬手抓住一个狼牙棒,沉重无比,她倒是拿了起来。

    只不过,她的脚不太舒服,拿起来又放下了。

    “太子妃的脚受了伤,较为不适,所以可以试试弩箭。”玄翼伸手一指,前方是试练弩箭的地方。

    看过去,楚璃吻点点头,“好。”

    弩机大小型都有,各种弩箭也整整齐齐的摆放在架子上,做工精良。

    拿下来一个弩机,做工复杂,和十字弩倒是有些相似之处。

    楚璃吻上下查看了一番,便上了弩箭,然后架起弩机,瞄准对面的靶子。

    随着她手一动,弩箭顺着弩机的箭槽射出去,带着破空之音,准确的穿透了百米之外的靶子。

    玄翼连连点头,“太子妃的手感很好。”他也很诧异,她一看就是练过的,很难想象,她为什么会这些。

    “靶子太近了,能不能调远一点,或者变成移动的?”这样太没挑战了。

    “当然可以。”玄翼转身走到墙边,将一块凸起的石头用力扳了下来。与此同时,对面靶子后面的石壁发出嘁哧咔嚓的声响,然后便看到石壁缓缓的向后退。

    而那些靶子,也开始后退移动,超级高科技。

    楚璃吻也不禁发出唏嘘声,“厉害了。”抬手把裹在身上的毯子扔给玄翼,楚璃吻迅速的把弩箭扣上弩机,然后射击。

    弩箭一支一支的射出,靶子的移动速度也越来越快,地下的机关器械做的十分完美,十分人性化。

    楚璃吻也万分满意,这练武场还真不是闹着玩儿的。

    “真是良心,你们平时都是在这里练武的?”收回弩机,楚璃吻看了看,货真价实,一点不掺假。

    玄翼点头,“没错,虽然大部分时间,他们都不在,但只要回来了,都会来试试身手。”

    “说起来,一直在这儿的好像就是你们这帮人。依据燕离所说,你们武功都不咋地,重要的事情,还得他自己出马。”换了一个弩机,这个较小,便于携带。

    玄翼哽了哽,楚璃吻的话他无法反驳。

    “对了,燕离不是说他接到康玉卓了么?他人呢,还有一个胖子,叫周烈。”这个燕离,他现在是一心把自己从小皇宫的混乱之中摘出来,所以就什么事儿都不干了。自己去和媳妇儿干柴烈火,把她的事儿抛到脑后去。

    “康小世子已经被秘密的送到了金家,那位周公子,在这里。不过这个时辰,他肯定已经休息了。太子妃若是想见的话,那么明日属下来安排。”玄翼微微颌首,确认了那两个人的踪迹。

    “好。”身子向后倚靠在放置弩箭的架子上,然后抬起手臂瞄准远处移动的靶子。

    看着那几乎要损坏掉的靶子,玄翼是真的很惊叹她的力量和准确度。弩机本身就很重,而那弩箭则各个是精钢所制,弩机每次要上五支精钢弩箭,会变得更沉重。即便是男人,托的时间久了仍旧会觉得很沉。

    不消片刻,楚璃吻就觉得身体暖了过来,这果然是让人发热的好项目,比吃药都管用。

    已经后半夜了,楚璃吻却没有什么疲累的迹象,玄翼向后直接坐在了放置弩箭的架子上,倒是好奇楚璃吻哪里来的精力。

    “这个真不错,小巧精致,便于携带。”楚璃吻试射了一番,相中了一个小型的弩机,能直接戴在手臂上。若是穿上较为宽敞的衣服,便能遮挡住了。

    近距离作战,出其不意,便于隐藏。

    “这是天卫场吴野的作品。”玄翼回答道。

    “吴野?说起来我倒是想问问,燕离没有把吴野带回来?对了,还有那个陶师。”依据他当时的态度,他可就是想据为己有的姿态呢。

    玄翼微微摇头,“属下暂时还没接到消息。”

    楚璃吻笑笑,她相信燕离肯定不会放着这个便宜不占的。

    蓦地,楚璃吻和玄翼同时看向练武场大门的方向,一抹红色的影子出现,燕离。

    瞧见他,楚璃吻多多注意了一下他的脸色,啧啧,比她想象的要好得多嘛!还以为,陈良娣得把他榨干呢。

    玄翼立即从架子上跳下来,几步走至燕离面前,“太子爷。”

    “这个时辰不休息,我的太子妃还真是强壮。”走过来,燕离看了一眼那些已经要被打烂了的移动靶子,然后从她手里夺过弩机,举起发射,精准的穿透了靶子。

    “太子爷也很让人意外啊,居然还留存了一把子力气。”上下看了看他,也没有下盘虚浮萎靡不振,可以啊!

    垂眸看着她,就她那个眼神儿,燕离用脚趾头也知道是什么意思。

    玄翼退到了石门外,这偌大的练武场仅剩他们两个人。

    “还没天亮呢,你怎么就回来了?”从他手里把弩机夺回来,然后上箭。

    “难道现在我去何处,都得提前经过太子妃的同意了?”双手负后,燕离站在那儿,红色的华袍挂在他身上,就是个妖孽。

    “别这么说,我就是关心一下太子爷而已。这地下练武场建的真不错,要是再有些娱乐设施那就更好了。对了,把我二师弟周烈送过来,他之所以没有溜之大吉就是为了见我。”架起弩机瞄准,楚璃吻歪着头,她的长发也散落了下来,显得她的脸更是一巴掌大小。

    “二师弟?”燕离不由得扬眉,一个简单的动作,使他的魔魅指数直线上升。

    眨眨眼,楚璃吻摇头,“因为他很胖,所以这是个代号。他叫周烈,是多声门的新掌柜。只不过倒霉了些,刚刚接手,就被齐郇一窝端了,他也被抓了起来。”

    “多声门是个江湖组织,尽管皆是草莽,可是却经营的有声有色。这个周烈被留在东宫了,明日你就能见到了。”燕离身体向后靠在了架子上,一边看着楚璃吻射击,她动作标准,下盘和手臂力量很足,看的出对这弩箭很是熟练。

    “听太子爷说这种话,我还真是不太心安。你不会是相中二师弟了吧?”转过来看着他,烟视媚行,一副勾引人的模样。

    “据我所知,周烈现在是前后无路,空有一身本领却是无地施展。我可以为他提供施展的空间,就看他是否识相了。”燕离的确是有这个打算。

    一猜他就是想截胡,楚璃吻没什么感情的呵呵了两声,“二师弟很想报仇,太子爷若是能说到做到,我想他会答应的。”

    “但是周烈很想见太子妃,想当面感谢你。太子妃若是有心,倒是可以帮我顺水推舟一番。别瞪眼,有好处,就是不知太子妃想不想要了。”清浅的笑意浸在他眼角眉梢间,使得那双眼眸流光潋潋,怎是一个好看了得。

    “太子爷的好处我不想要,只要尽快的帮我找到古镜,愿为太子爷效犬马之劳。”视线从他脸上挪走,笑的那个样子,勾引她。

    “我的太子妃,那镜子到底有什么不同?”起身,燕离走过来,在她面前停下,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两人的脸不过十几公分。

    仰脸盯着他的眼睛,楚璃吻弯起红唇,“我早就说过了,想见识见识罢了。”

    视线在她的脸上游移,蓦地,燕离抬起右手,捧住了她的脸颊。

    温热顺着皮肤钻进来,楚璃吻也不由得眯起眼睛,他身上的气味儿钻进鼻子里,淡淡的薄荷香,很好闻。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鬼话么?那古镜到底有什么不同,我至今都没有查到。我的太子妃,你若不说实话,很难保我也会好奇,比你更想见识见识呢。”手顺着她的耳朵便游移走,最后抚上了她的头。手指修长白皙,抚摸着她的头发,动作很轻。

    红唇微抿,楚璃吻随手就将那弩机甩了出去,然后一把抱住了他的腰,微微施力,他被强迫的向前一步,两人贴的更紧了。

    “好奇之心人人有之,太子爷随意。你若是能发现其中的秘密,麻烦你也告诉我一声。咱们小人不做暗事,保持和平,互帮互助。这种平衡不要打破,不然很难下台呀!”随着最后一个字儿落下,她一手顺着他后腰滑下来,直接摸在了他的屁股上。

    燕离脸色微变,抚摸她头的手落下来,直奔她喉咙。

    楚璃吻也在同时箍住他的腰,未受伤的脚撑住自己的身体,受伤的腿则屈膝抬起,直朝着他双腿间顶了过去。

    燕离自是感觉得到,放弃禁锢她的喉咙,弯身一把抱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颠倒着抱起来,楚璃吻的膝盖也顶了个空。

    大头朝下,楚璃吻放开他的腰,转而抓住他的腰带。

    一切只不过是一瞬间,两个人的手都极快,随着两件红色的外衣被甩到半空翩然落下,那刚刚交手的两个人也猛地分开各退几步。

    楚璃吻脚下不稳,最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燕离则拂了拂自己的胸前,他被她踹了一脚。

    而楚璃吻是用那只伤脚踹的,疼痛袭来,她真是坚持不住。

    “我去,好疼。”坐在那儿,楚璃吻把伤脚翘起来,她穿着浅口的鞋子,脚踝上的纱布也看的清楚,淡红色的血缓缓的从纱布里溢出来。

    看着她,燕离几不可微的摇摇头,随后举步走了过去。

    俯身蹲下,看了一眼她的脚,“忘了林月鸣怎么跟你说的?不要下地走动。看吧,报应来了。”

    “不说风凉话会死么?不过,你的手怎么样了?”他和她一同受了伤,但是他看起来好像并没有什么事儿。

    燕离亮出左手,上面果然缠了纱布,只不过很简单的缠着,不引人注意罢了。

    “看吧,你不如我伤的重,还和我动手,摆明了占便宜嘛!太子爷刚刚干完体力活,又跑来和我比划,你是嫌自己活的太长久了么?”坐在那儿不动,楚璃吻翘着腿,长发包裹着小脸儿,让她看起来格外的甜美,毫无杀伤力。可是她是否有杀伤力,似乎只有燕离才有权利评判。

    她又说这个,燕离似乎几分无言,连妖异的笑都消失了。

    “今晚,外面有一场大戏,就在陈蓓的寝宫。因为侍寝的消息传了出去,齐婕妤在我还没过去的时候,便找上了陈蓓。待我过去了,看到的便是满地疮痍,陈蓓的寝宫差点被拆了。”坐在了地上,燕离单手将楚璃吻的伤脚抓住,然后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

    看着他的动作,楚璃吻一边点头,“你搞的鬼呗!这些女人,真够倒霉的。第一任丈夫是短命鬼,这第二任丈夫虽貌若天仙,实际上腹黑阴狠。哎呀,疼。”

    燕离松开捏住她伤口的手指,看起来好像是失误。

    “不然呢?我还要和她们传宗接代不成?”说着,他动手把她脚踝上的纱布解开。

    “否则呢?太子爷你有其他的选择么?还是说,你打算把她们都清出去?”这就不太可能了,大卫毕竟是门阀士族支撑的时代,不和那些门阀联姻,他的位置可坐不稳。

    “这么关心?终于意识到自己是太子妃了。”把纱布解了下来,她的伤口也露了出来,果然流血了。

    “还说呢,现在外面还有不少眼线吧?就等着我的死讯呢。倒是齐良娣,小皇宫里出了那么大的事儿,她怎么还嘚瑟呢?”让她很是费解,齐良娣就不着急么?

    “就在傍晚,陈太尉进宫面圣了。小皇宫之事,已全权交由陈太尉以及杜廷尉,所以,齐婕妤疯了。”以往还是在侍寝之后找茬,现在完全不管不顾了。

    “那也是你给她机会,她才会疯的。”楚璃吻撇了撇嘴,反正他就是利用而已。

    垂眸,看着她脚踝上的伤口不再流血了,他才抽出丝绢,然后缠在了她的脚上。

    瞧着他的举动,他的手抓住她的脚,温度很热,让她也无端的觉得很热。

    “这些日子就待在这里养伤吧,待得上头平静了,你再出去。不过,记得我之前的话,为了你的安全,日后即便出门也得把脸遮上。”自从她到了这里,在外面基本上没露过脸,还是继续保持的好。

    “上头是否平静和我没什么关系,只要太子爷别忘了给我找古镜就行。”他包扎好了,楚璃吻也没动,脚依旧搭在他的膝盖上。

    “吴野和陶师都被带回来了,眼下都在地宫里。那个吴野的女儿一直在吵着找你,看样子,也是准备谢谢你。”右手搭在她的脚踝上方,燕离看着她,似笑非笑,他自己似乎也没注意到手还放在那里。

    “最近谢谢我的人还挺多。”楚璃吻不甚在意,这还是第一次一直有人追着她说谢谢。

    “你曾问过,东宫之中除了明卫和暗卫还有什么,还有死卫。死卫在外执行任务,正是太子妃所擅长的。死卫人数多,但是伤亡也是最多的。但是如今见识了太子妃,我倒是觉得他们行事或许是有问题的,否则也不会有如此大的伤亡,尽管任务完成的都很好。”看着她,燕离淡淡的一字一句。

    “所以?”死卫?听起来就充满了杀气,原来是搞暗杀的。

    “如今,死卫人数也降到了最低,不知太子妃可有什么较好的意见提供参考?”在燕离看来,她应该是为顾沉毅搞暗杀的,不知顾沉毅那里是如何管理的。

    “意见?我没什么太好的意见,毕竟我也没见着太子爷的死卫都是什么样子的。但是,若太子爷的死卫都如我一般,死亡率肯定会大幅下降。”在楚璃吻看来,他们太不把命当回事儿了,而且对自己太自信,甚至是盲目自信,瞧那时刺杀上官扶狄的那些杀手就知道了。

    听着她说,燕离也不禁微微眯起凤眸,尽管他是一个无意识的动作,但他自己却不知有多魔魅。

    视线从他的脸上移开,一副勾引她的样子,耽误她的大脑判断。

    “太子爷不信?”看着别处,楚璃吻始终红唇弯弯,让她看起来极其清甜。

    “那面古镜对于太子妃来说到底有多重要?比得过顾沉毅么?”燕离忽然问道。

    看向他,楚璃吻点头,“当然。”

    “暗卫已经在墨崖山山脉附近开始搜索古镜的下落了,但是墨崖山山脉很大,山心也极其危险,想要得到最新消息并不容易。如果,这古镜真的对太子妃很重要,他们也必定会倾尽全力搜查。”燕离的语气有些严肃,当然了,仅限于他的语气罢了,看他的脸还是那般妖异。

    “所以,太子爷想让我做什么?不会是将我安排在死卫的队伍当中吧!”他如此做保证,那么就必定会有所求。

    “太子妃意下如何?”燕离没否认。

    垂眸,楚璃吻的视线落在他依旧放置在自己腿上的手,随后点点头,“只要你尽全力的帮我找古镜,我自然为太子爷效力,这句话我刚刚就说过了。古镜之于我,很重要,重要过生命。”

    看着她的眼睛,燕离蓦地笑了,“如此甚好。”

    楚璃吻也笑,他们俩这算是结盟了么?他是燕离,她是楚璃吻,他们这结盟可以叫做离璃原上草,嗯,有新意。

    “回去休息了,快天亮了。今日金央会过来,要给你看看身体里的余毒。”拿开自己的手,燕离此时也才注意到自己的手一直放在她的小腿上。她小腿白皙,白的不太正常,但是匀称好看。

    “看起来,太子爷倒是信任他。”撑着地面站起身,楚璃吻不知燕离这种心性怎么会信任金央。

    “我们一同长大。”燕离垂眸看着她,淡淡道。

    眉头动了动,楚璃吻微微颌首,倒是没想到他们是发小的关系。

    不过,即便是发小,燕离对金央也有所保留,因为给楚璃吻瞧病并非在地宫,而是在燕离的那个假妖穴。

    坐在软榻上,楚璃吻看着与燕离一同进来的人,她实实在在没想到,昨日瞧见一片白不是自己被冻得眼睛不好,而是因为,这金央居然是一头白发。

    他看起来,和燕离年纪差不多,身形瘦削,好像一阵风就能吹跑似得。一张脸青隽却冷漠,眼角眉梢间皆是冷意,让人无法靠近。

    他穿着一身银白色的华袍,脚上踏着的也是银白色的锦靴,再配上他那一头白色的头发,他整个人就像是从雪里走出来的。

    楚璃吻也算见多识广了,可是这样的人她却真的没见过。在那个世界尚且好说,因为可以染发。可这个地方显然没有这种技术,尤其这雪白的头发,白雪一样。

    直至金央坐在了她面前,楚璃吻才回神儿,视线多多的在他头发上落了几秒,他这头发是真的,发根都是白色的。

    看他的脸,他的眉毛倒是正常的,虽不是纯黑,可也不是白色的。

    他这是,白化病么?楚璃吻不是医生,一时倒也判断不出来。

    她在看金央,金央也终于将视线放在了她的脸上,四目相对,金央的眉峰却是微微皱了起来。

    燕离旋身坐在了软榻上,视线在那两个人的脸上游走,蓦地笑道:“金央大人现在都是这般诊病的么?只看患者的脸,无需切脉了?”

    金央收回视线,看了一眼燕离,却又看向了楚璃吻,“我见过你。”

    “啊?”楚璃吻一愣,随后也笑,“是啊,昨天。”但可惜的是,她昨天没见着他。

    “不,很久之前。”金央微微摇头,束起的白色长发随着他的动作而轻拂,恍若拂尘。

    “很久之前?我没印象了。”笑话,她又怎么可能知道很久之前的事情,那应当是顾之问了。

    “金央大人。”燕离还在笑,只不过,凤眸却是染上几分阴沉。

    “我说的是真的,别的兴许有出入,但是这眼睛、、、不会错。”金央看着燕离,他说的很认真,并且也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想什么说什么。

    “在哪儿?”燕离也看着他,相识二十多年,对对方都有一定的了解。

    “在我被抓做人质的时候。”金央继续道,他想起来了。

    楚璃吻看着他们俩,后颈的汗毛莫名的竖了起来。这个金央,莫不是要给她安排一个绑匪的身份?

    燕离的视线调转,放在了楚璃吻的身上,上下的看了她一通,“十二年前,她大概只有五岁。”

    闻言,楚璃吻心头一松,五岁?那和她就没什么关系了。就算有关系,那也是顾沉毅,是南晋。

    金央微微颌首,“过去的太久了,本以为都要忘了,不想今日却又见到了故人。”

    “金央大人,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我是真的不认识你,没有一丝一毫的印象。在我眼里,今日我才见过你罢了。我插不上一句话,你就把我定成了故人,未免太过主观。”一句,让她十分不适,她可不想做故人。

    “太子妃不用害怕,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我也并不再想追查。就是好奇当时咱们身处何地,为何后来找也找不到,实在匪夷所思。”金央的眼角眉梢间依旧浸着淡漠,他是那种鲜少有东西会引起他关心的人。不过,他是有好奇的,唯一的好奇就是这个了。

    燕离盯着楚璃吻,她的确是一副不知所以的模样,而且因为金央所说,她看起来头都大了似得,只想尽力撇开。

    “你说的什么我一概不知。”楚璃吻摇头,面上一片无辜之相。心下却是脏话不断,想要这个金央赶紧闭嘴。

    看着她的眼睛,金央片刻后点头,但是又道:“希望太子妃哪日想起来了,能够为我解惑。”

    控制住翻白眼的冲动,楚璃吻无声的骂了句脏话,要问就去地下问顾之问吧。

    “太子妃,请。”态度一转,他朝着楚璃吻伸出了手。

    这个时候还不忘看病?楚璃吻也是极其无言,扫了一眼似笑非笑的燕离,她将手抬起,放在了金央的手上。

    切脉,金央的姿态看起来很随意,若不是燕离说他是御用的医生,楚璃吻还真没看出来。

    “寒鱼的余毒,随着太子妃的身体暖起来,它们也销声匿迹了,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这就是寒鱼之毒的狡猾性,若是长久的任它们留存体内,会对日后造成很大的影响。昨晚我也做了些研究,且开了一副方子,太子妃先喝着。”放开手,金央略严谨的一字一句道。

    楚璃吻倒是没有过多的情绪,身体里有毒,并不算什么太大的事情。毕竟她刚刚进入这个身体的时候,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呢。

    金央将他提前写好的方子拿了出来,放在了软榻旁的小几上,随后站起身,“告辞,过几日我会再过来。”

    楚璃吻动了动唇角,瞧他那样子,倒是很想告诉他别再来了。

    燕离起身,看了一眼故作平静的楚璃吻,便与金央朝着偏殿门口走了过去。

    看着那离开的两个人,楚璃吻无声的出了口气,估摸着燕离一会儿回来就得审问她。可问题是她什么都不知道,这个白毛怪,灾星。

    哪想,已走到门口的人忽然停住了脚步,金央转过头看向楚璃吻,“我想起来了,你的名字,你说你叫小璃。”

    看着他,楚璃吻的脑子轰的一声,小璃?

    在那个世界,仅仅几个和她相熟的人才会叫她这个名字,一般的人,是不会这般叫她的,而且她也不会同意。

    这个身体是顾之问啊,她可以叫小之,小问,和小璃连牵强的关系都搭不上。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还是这个金央,有什么透视眼之类的特殊技能?

    一股冷意将自己包围,楚璃吻轻轻地吁了口气,回神儿,眼前已经没了金央的影子,倒是软榻另一侧,燕离已经坐在那儿有一会儿了。

    看向他,楚璃吻微微扬起下颌。

    “十二年前,金央的父亲还在世,他是不可多得的神医,炼出的药更是千金难求。当时,他曾炼出过一味金鼎大还丹,据说可以起死回生。这颗药,皇上还没见到呢,就被江湖上的人得知了。许多人想求药,可是金大人都不曾答应。于是没过多久,金央就被绑架了。绑匪要求金大人以金鼎大还丹赎人,否则,就杀了金央。金大人爱子心切,面见了皇上得到同意之后,便带着这颗金鼎大还丹去救人了。后来,金大人成功的赎回了金央,那些绑匪也全身而退,躲过了朝廷的追查。而金央,被绑架去了一个月,他却不知自己那一个多月到底在哪儿。金央是个很聪明的人,过目不忘,他说自己不知身在何处又怎么可信?金大人问不出来,便以为他是刻意隐瞒,所以就求我问一问,毕竟我和他还有些私交。很奇怪的是,金央是真不知自己在何处,只是说在山中,青山绿水,亭台楼宇,美不胜收,还有一个玩伴和他玩。他过的一点也不像人质,反而是去游玩的。”燕离淡淡的说着,凤眸含笑,且视线一直固定在楚璃吻的脸上。

    “我真不知他是谁,他所说的,我也没有任何的印象。我想,他是认错人了。”原来事情是这样的,但是,她确实不知。

    “小璃?”燕离笑意更甚,妖气迎面。

    楚璃吻的脸色变了变,尽管她也想控制自己,可是,这根本控制不住。那个金央,太邪门了。

    “金央话很少,尤其是绑架事件发生之后,他的话更是少的可怜。今日他说了很多话,而且,他不会说假话。”所以,燕离是信金央的。

    “随便你,要是掌握了我不是顾之问的证据,你可以随时拿出来。只要证据确凿,我就认罪。”倚靠着,楚璃吻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她没那么多的精力想瞎话骗他,因为金央,她的心到现在都不平静。

    “你是不是顾之问对于我来说,都算不上什么大问题。不要想的太多了,我的太子妃。”他笑着,不禁晃得人眼花。

    “有什么话你就直说,无需用这种笑来勾引我。”简直晃得人眼睛都花了。

    燕离笑着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了楚璃吻一会儿,随后道:“你二师弟已经准备好要见你了。还有吴野的女儿,也正在等你,我的太子妃,有的你忙了。”

    楚璃吻上下审视了他一番,随后点点头,“不用想着套我的秘密,咱们俩还保持着之前的和平,你给我找古镜,我为你效力。了解的越多,对咱们的联盟没有任何的帮助可言。太子爷应该相信自己,你长了一双还算不错的眼睛,眼神儿尚可。”

    燕离只是笑,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可单单是他的笑,就无端的让人心里没底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