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 正文 012、谁给谁侍寝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 正文 012、谁给谁侍寝
(156166http://www.156166.com)    ( )    <p>“这是谁放在这儿的?快去外面看看,到底谁进来过。”略严厉的女声充满了警惕。<p>下一刻,匆匆跑出去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显然是侍女出去找人了。<p>“把这封信送出去,需要确认一下这上面的印鉴是真是假。”片刻后,那严厉的女声再次响起,显然她不确定这封信是真是假,需要调查。<p>“是。”侍女回应,显然都很谨慎。<p>“良娣别担忧,这东宫之中最不得人心的便是齐良娣,想看她不得好死的多如牛毛。可是,又无人敢与她正面较量。唯独良娣不惧,毕竟老爷是太尉。奴婢想,那信的真实度很高,可即便有真实度,在他人手里也根本无用,用不好还会变成催命符。所以,才会送到良娣这里来,是想借着良娣的手除掉齐良娣。”侍女在分析,且分析的倒是有条有理。<p>楚璃吻盯着还捂着自己嘴的男人,不知他是哪头的。不过,他能弄到那种属于机密文件的东西,想来身手不凡,又干嘛把弄来的东西送到这儿来。<p>听起来,外面那位良娣也大有来头,太尉?太尉掌管兵权,所谓三公九卿,那就是三公之一啊。<p>家世不一般,所以也能够和齐良娣分庭抗礼。但这三年来,楚璃吻只听说齐良娣怎么嚣张了,外面这个人,她倒是没听说过。<p>不过,齐良娣有个哥哥也是将军啊,不知外面这位的太尉爹爹能不能管得着齐良娣的哥哥。<p>真是复杂啊,门阀时代,寒门士子别想出头,单单这些所谓的士族就把朝堂搅和成一团了。<p>外面的人应当是在沉思,一时之间没有声音。<p>纱幔后,楚璃吻也一动不动,盯着眼前的男人,这近在咫尺的,他看起来不太自在,因为头上都流汗了。<p>缓缓地,楚璃吻动嘴,因为她嘴里还有食物没吃完呢。<p>嘴巴一动,捂着她嘴的人自是感受得到,皱起眉峰不眨眼的盯着她,显然是告诉她不许动。<p>但楚璃吻却恍似看不懂一般,咀嚼过后,将嘴里的食物咽了下去。<p>就在这时,外面的人离开了,随着她们走开,这偏殿陷入寂静。<p>男人微微偏头,仔细的听外面的动静,楚璃吻一动不动的看着他,虽说鬼鬼祟祟的,但是脸不错,做起这些动作来倒是还算好看。<p>确定了外面的人都已出去了,男人撤开了自己的手。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心,上面沾了些口水。<p>把最后一口糕点塞进嘴里,楚璃吻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虽是光线昏暗,但也足以看清他了。<p>“你我都在做见不得人的事,所以,下次若有幸再碰见,无需再捂我的嘴,我不会发出声音的。”边吃,楚璃吻边说道。<p>“你是谁?”男人转过头来审视她,她的打扮不是侍女,可是,又实在没见过她。<p>“还不明显么,我是来找东西吃的。”这都看不出来,那双眼睛是摆设不成?<p>但男人显然不信,“东宫之中岂容你乱行,跟我走。”说着,他再次伸出手,要抓她。<p>楚璃吻无声的笑,随着他手过来,她蓦地曲起膝盖,一击便顶在了他的下盘要害。<p>攻击过于突然,男人随即疼的弯下身子,楚璃吻单手扯住他后颈的衣服,身体一转,便将他按在了刚刚自己靠着的墙壁上。<p>另一手反握着匕首,锋利的尖端抵在他颈侧。匕首锋利,逼近之时皮肤便已破开,流出了血。<p>“你一个男人半夜闯入良娣的宫内,按理说,要抓也是抓你才对。只不过,姑奶奶我今日心情好,便不与你计较了。往后别再碰见我,碰见了也要当做不认识。否则,姑奶奶我就把你的命根子割下来喂狗。”手腕一动,那匕首尖端便刺进了他的皮肤之中,更多的血流出来,不过倒是死不了人。<p>见他不吱声,楚璃吻哼了哼,下一刻收起匕首,便转身钻出了纱幔。<p>临走时又顺走了几块糕点,然后顺着偏殿的窗子翻了出去,眨眼间便没了影子。<p>附近的宫殿被围在青草花丛绿树之中,而且,各个建筑之间的排列大概是有什么讲究,所以清风阵阵,比之西南角舒坦的多。<p>楚璃吻挨个宫殿见识了一番,又顺了些糕点水果,装在一个同样是顺来的食盒里,这才返回。<p>后半夜了,守卫不如上半夜那般森严,但仍旧是不能掉以轻心,谁知哪个暗处是不是藏了人。<p>小心翼翼的回到东南角,楚璃吻才算放下心来,拎着食盒,脚下无声却又几分欢快的返回半湖。<p>顺着小桥往湖心小屋走,在即将走到小屋时,楚璃吻蓦地停下了脚步。<p>天地寂静,一根针落在地上都听得到。<p>看着小屋的方向,楚璃吻缓缓扬起眉毛,有人!<p>这个时辰,碧珠向来睡得昏天黑地,而且她睡觉时会磨牙,声音不大,但她足以听得到。<p>可是现在,没有碧珠的磨牙声,更没有她放肆呼吸的声音。<p>想了想,楚璃吻拎着食盒走进小屋,客厅里只有一盏昏黄的油灯,光线完全可以忽略。<p>转身,楚璃吻径直的进入卧室,果然,人在这里呀。<p>碧珠跪在地上,身体轻微的发抖,显然已经跪了很久了。<p>而靠窗的软榻上,一个人倚靠在那里,一条腿伸直一条腿支起,红色的华袍挂在他身上,墨发如缎,凤眸溢彩,他什么都不用做,坐在那里就像个妖孽。<p>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楚璃吻走过来,路过碧珠时顺手把她揪起来,“吃东西去吧。”将食盒也塞进她手里。<p>拿着食盒,碧珠看了看燕离,不过他在盯着楚璃吻。想了想,碧珠就退了出去。<p>走到软榻前,楚璃吻抬脚将他那条伸直的腿踢了下去,然后坐在了软榻另一侧。<p>“这次太子爷驾到,居然没有兴师动众,真是让人惊奇。那管事姑姑怎么没来,按理说,太子爷驾到之前,得给我洗澡褪毛什么的才对。”看着他,楚璃吻边说边顺着自己的长发,大半夜的忽然跑这儿来,目的可疑。<p>“太子妃在夜晚之时一向这般忙碌么?”单手撑着头,燕离的姿势略懒散,可就是这样,才显得更迷人。<p>“那太子爷在这时候来是想做什么?若是想侍寝,我倒是不会拒绝。”他这个姿色,还是不错的。<p>扬起眉,燕离笑了,听她这话的意思,是让他给她侍寝。<p>

    <>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