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0、弑父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220、弑父
(156166http://www.156166.com)    37 om

    跳过废墟,直奔楚真。

    对面楚真亦是提剑而来,他满目杀意,若是不杀了她,想必他是难解心头之恨。

    长剑带着劲风直逼面门,楚璃吻侧身闪过,右手探抓出去,手中铁刺寒光闪闪,许久没见血,它似乎也极度的兴奋。

    楚真早就吃过楚璃吻这手上武器的亏,闪身躲过这一击,手中的长剑却同时一拐。那锋利的剑如同长了眼睛一般,直奔楚璃吻的后腰。

    一只脚踢过来,带着千钧力道,踢飞了那长剑。

    燕离加入战局,他与楚璃吻的配合是最默契的,无需提前用语言交流,当下双面攻击,楚真也有些应接不暇。

    就在这时,另一个人从旁边跳过来,直击楚璃吻后背。

    有所感觉,她身体轻灵,迅速转身,朝着来人攻击。

    双方交手,对方力量极大,打的楚璃吻也不由后退。

    她没有内力,唯有如山般的大力,抬手硬拼,另一手则趁机攻击,那人闪躲的很快,但她的速度显然更快,手背上的铁刺顺着那人的腰侧划过,明显能感受到皮肉被锋利的铁刺豁开了。

    一脚飞起,径直的踢到那人受伤的腰侧,大力之下,那内功身后的人也被这一脚踢得踉跄。

    然而,这踉跄几步不要紧,他整个上半身便探出了地宫入口。

    只是在那一瞬间,无数流箭从两侧飞过来,眨眼间将他的前胸和后背穿透,像个刺猬。

    没有一丝挣扎,那人直接倒地,死了。

    这是楚璃吻第一次见到这地道机关的厉害,她那时和长孙于曳在这里面行走,畅通无阻。

    当时军队挖这里的黄金时,倒是也实验过,楚璃吻也是知道的。可是,都不如亲眼见到来的震撼。这些机关果然是识人的,可到底是怎样的原理,她还是不明白。

    失神只是一瞬间,楚璃吻脚下一动,转身看向不远处正在缠斗的楚真和燕离。

    燕离武功很不错,虽算不上天下无敌,但也是十分上乘的。他为了保命,当年习武之时可是极为用功的。

    当下与楚真缠斗,不见败势,但楚真也没那么容易对付,若是他们俩一直打斗下去,胜负难分。

    四周,明卫与楚真的人已打得分不清彼此,明卫不断的从那唯一的入口处下来,当下的情况似乎真如楚璃吻那时所说,以人多为胜。

    不再管明卫们的战争,他们人数多,即便技不如人,但也不会输。

    当下,重要的是楚真。

    朝着楚真与燕离快步挪移过去,手上运力,披荆斩棘,直奔楚真空出的后背心。

    楚真有所感觉,一手抵挡燕离,另一手握着长剑,则朝着身后的楚璃吻划了过来。

    他的长剑不一般,但楚璃吻并不惧怕,直接用手握住。掌中铁刺与长剑相撞,发出刺耳的声音。

    抓住那长剑,手上用力,成功的将长剑从楚真的手里拽了出来。

    甩开长剑,她右手迅疾而上,一掌便拍在了楚真的后肩上。

    锋利的铁刺进入皮肉之中,楚真身形踉跄,对面燕离找准时机,一脚踢中了楚真的心口。

    腹背受敌,楚真即便内功深厚,但也承受不住,一口血便喷了出来。

    可即便如此,他却依旧没停下,反手抓住楚璃吻的手腕,一双眼睛被愤恨与绝望充斥,但杀意却在沸腾。

    被他抓住,楚璃吻却不挣脱,盯着他的眼睛,弯起红唇,脚下快速后退,她要退出这地宫入口,顺便将楚真也拖出去。

    靠近地宫门口,楚真自是有所察觉,随即松开手。楚璃吻却死死地扣住他的手臂,运足了力气把他往外拖。

    两人推拉制衡,楚真极力的想逃脱,脚下攻击,楚璃吻迅速跳起闪躲,同时身体翻起,直接将楚真按在了地上。

    左手掐住他的颈项,右手抬起,铁刺寒光闪闪。她咬紧了牙齿,右手向下,直奔着楚真的脸拍了下去。

    只差分毫,那铁刺就刺入了楚真的眼睛,可楚璃吻却莫名的停下了。

    盯着那已满脸视死如归的人,楚璃吻心绪难平。尽管一直想杀了他,可是事到如今,却反而有些下不去手了。

    就在她迟疑间,楚真显然也察觉寻到了机会,运力于手掌,朝着楚璃吻的太阳穴劈了过去。

    电光火石间,一柄纤细的长剑凭空而下,直接落在了楚真的脖子上。

    剑扫过,鲜血喷出,楚璃吻也在同时被拽了起来,躲过了热血的喷洒。

    看着那身体颤抖了几下就没了动静的人,尽管血还在往外喷溅,可他已经死了。

    盯着他,楚璃吻无端的松了一口气,“总算了结了。”

    揽着她,燕离的视线也从楚真的尸体上收回,随后低头看向怀中的人,“没事吧?”她在停手的时候他就知道她可能是下不去手了,所以当机立断,代她下手。

    “没事。这个小人,早该得到这样的下场。只不过,我的脑子可能在那瞬间进空气了,但现在已经恢复正常了。”楚璃吻不甚在意的哼了哼,她不知自己为何停手,似乎只是单纯的下不去手。

    抬手拍了拍她的头,燕离看向身后,已经差不多了,楚真的人所剩无几,尽管还在负隅顽抗,可翻不起浪花了。

    楚璃吻盯着楚真的尸体,他半个身体都被自己的鲜血糊住了,看起来很是狼狈。

    从与长公主结为夫妻开始,他便一直在为自己的野心服务,做出了诸多阴暗之事。他觊觎天下,觊觎这地下的宝藏,费尽千般心思,最后却以失败收场。

    其实若认真说起来的话,她和楚真倒是有诸多相似之处。有了目标,便会不择手段,但同时也庆幸,她没有欺骗爱自己的人。

    身边之人对她的爱无法言说,她知道,也在回报。她永远不会为了自己的目的而去伤害欺骗他,这便是她和楚真的区别。

    长公主爱错了人,以至于抑郁而终,如今这个爱错的人死在了晁氏祖辈长眠的地方,相信他们都能安息了。

    她不惧鬼神,但此时却心生一股难以言说的感慨,无法形容。

    身后,所有的叛逆尽数被斩杀,血流了满地,流进了正当中的地洞里。一些白骨也被鲜血染红了,乍一看很是慑人。

    明卫联手,将四周那些被捆绑起来的人松绑,内伤严重的徐川花白的胡须都成了红色的,那是他自己吐出来的血。

    “公主。”脚下不稳的走过来,徐川面色复杂,亦是感慨万千。若说起来的话,楚璃吻此行径,是为弑父,天理难容。

    可这楚真作恶多端,楚璃吻此举又不得不说为是大义灭亲。但不管如何,她做了这一切却是救了这所有人。

    前朝余脉仅剩他们,若是都没了性命,这世上便再也没有人记得前朝晁氏了。

    “徐老先生,你没事吧?”看向走过来的徐川,楚璃吻淡淡道。

    “老夫无事。只不过,这晁氏祖辈长眠之地被毁坏成如此模样,老夫愧见地下列祖列宗。”看着那满地的碎棺材和碎尸骨,徐川只觉得眼前发黑。

    “这里我会处理的,徐老先生带着所有人从密道出去吧。只有这条密道能出入,但以前只有晁氏族人才知道。如今众人都已知晓,不能再留了。我将这里修缮完好之后,便会封死那密道,往后不会再有人闯进来了。”楚璃吻看了一眼徐川,他倒是第一时间担心这地宫,并没有问她宝藏之事。

    “有劳公主了。还有崇祖大殿,祖辈的牌位都被践踏,逆贼心狠。”想起崇祖大殿,徐川单手抚着自己的心口,一边朝着密道的方向走,他心急去那里。

    看着众人跟随徐川往密道的方向走,楚璃吻几不可微的叹口气,“若他们真的向你讨要被运走的黄金,我接下来还真可能来个一不做二不休。”

    “皇后如此六亲不认,为夫实在开心。”她说出这种话来,燕离首先便笑了。

    看向他,视线顺着他的脸下滑,然后落在了他的腹部,却发现幽幽光线之中,他腹部的衣服颜色很深。

    抬手摸了一把,湿乎乎的。再次看向他的脸,他还在那样笑,楚璃吻不由得皱眉,“你受伤了。”

    燕离低头看了一眼,面上依旧带笑,下一刻身体却朝着她砸下来,同时闭上了眼睛。

    “燕离。”一把抱住他,楚璃吻大喊一声,燕离却没给任何的回应。全身的力量都压在她身上,他已昏过去了。

    管不得地宫,楚璃吻将修缮这里的任务交给了一部分明卫,其余人则协助她带着燕离顺着密道返回了上面。

    他腹部被剑刺中,伤的多深不知道,可是的确流了很多的血。

    地宫之中血味儿漫天,所以楚璃吻也根本没注意他身上是否有血。

    用自己的腰带将他腹部的伤口紧紧地捆住,明卫抬着他一路回到上面,天色已暗,宫殿之中亦是黑咕隆咚。

    把他放在软榻上,明卫迅速掌灯,楚璃吻这才开始查看他腹部的伤口。随着把腰带解下来,伤口四周没了束缚,鲜红的血再次顺着那伤口流了出来,刺的楚璃吻不禁眼睛发疼。

    ------题外话------

    亲们,听风请假码结局喽!

    同时记得关注听风新文稚妻可餐:世子爷请放过

    镇疆王府的世子爷元极高洁俊美,风度翩翩。然,他利益至上,无利不起早。

    但不知何时,这个曾弃她如敝履的‘老男人’居然开始‘禽兽不如’了。

    “自从解除婚约,我整个人都精神多了。反倒世子爷怎么想不开了?不过,我可不吃回头草。”

    “既然你不吃回头草,那就只能由我来‘吃’了。”俊美的人淡漠的开口,一本正经。

    “我不着寸缕身体不适,但,你也躺在这儿貌似不太合适。”

    “你受伤了,我不会碰你的。”停顿一拍,道:“尽管我很想。”

    一句话简介

    腹黑冷血世子爷狂吃回头草的故事。

    回头草真好吃

    ——双洁——忠贞——一生一世一双人——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