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9、终见人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219、终见人
(156166http://www.156166.com)    铁索桥高高的悬在半空,因着有风吹过,那铁索桥也摇曳起来,乍一看好似随时都能断开似得。

    明卫脚下无声,踩踏着那铁索桥,快速的朝着崇祖大殿而去。

    崇祖大殿,是这墨崖山宫殿之中最高的所在,也距离所有的宫殿最远。诚如楚璃吻所说,若是她杀完人想藏尸体的话,除了抛下这险峰,那就是藏在这崇祖大殿里了。

    藏在这里,不止隐蔽,而且还会浪费寻找之人的时间,一举两得啊。

    随着明卫越过了铁索桥,楚璃吻与燕离也朝着走了过去。踏着摇晃的铁索桥,两个人一前一后,清晨的风几分清凉,也吹得人心底清凉无比。

    “看,明卫从崇祖大殿里出来了。”走到中途时,就瞧见了进入崇祖大殿又出来的明卫。

    明卫出来后,便朝着燕离这边打手势,报告在里面的发现。

    “没有找到任何东西,人或尸体都不在。”燕离看了一眼,随后道。

    “那真是奇怪了,这帮人跑到哪里去了?这里找不到的话,就只能去下面的地道去找了。但是,外人是进不去地道的。”往尽头走,楚璃吻一边叹道。

    “先别管那么多了,进去看看再说。”楚璃吻摇摇头,脚下加快,终于离开了铁索桥。

    踏着石阶,走上崇祖大殿,大殿的门已经敞开了。

    走进大殿,看到的便是倒了一地的牌位,而且大部分牌位都碎了,显然是被刻意践踏的。

    视线从那些牌位上掠过,最后定在了之前摆放牌位的高台上,那高台多处被砸烂,眼下破破烂烂的。

    “看来,来过这里的人,是在找什么东西。”燕离环视了一圈,随后道。

    “找东西?那找的就应该是那宝藏了。可是宝藏在地下,这个众所周知。”楚璃吻皱眉,跑到这里来翻,是什么意思。

    抓着楚璃吻的手,燕离一步步的朝着摆放牌位的高台走过去,踩过满地的牌位,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

    “兴许,他们是知道有捷径通往地下藏宝的地方。”燕离看着那些被砸烂的地方,都有深挖的痕迹。

    “捷径?唯一的捷径就在长公主的住所,在这儿怎么能挖得到?”楚璃吻哼了哼,说完这话却脑子里一闪,扭头看向燕离,他也正好低头看向她。

    四目相对,两个人的眼睛里的语言是一样的。

    “走。”抓着她,两人转身快步离开崇祖大殿。

    明卫聚集,飞跃铁索桥,直奔长公主原来的住处。

    明卫速度极快,越过数道铁索桥,很快的踏上了那宫殿。宫殿之前被修葺了一番,眼下是这所有宫殿之中最新的。

    那碧绿的琉璃瓦,在阳光下泛着光,略先刺眼。

    明卫迅速的将宫殿围住,互相掩护,配合默契。

    楚璃吻和燕离站在石阶下,看着明卫闯进去,两个人也不由得眯起眸子。

    明卫进去后,以极快的速度占领了宫殿一楼的所有有利位置。他们都知道那通往地下的捷径在哪儿,攻击的方向自是也十分统一。

    随后又进入一批人,直奔二楼,眨眼间这宫殿被占满了。

    楚璃吻和燕离也随后走进来,看向那宫殿边角处,原本后期严丝合缝被挡住的通往地下的入口,如今已经打开了,且很明显是暴力破坏掉的。

    露出的洞口黑黝黝的,看不见下面,但也听不到任何的动静,不确定里面有没有人。

    明卫迅速的集结至那洞口的边缘,查看了一下后,便一个接着一个的跳了下去,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缓步走过去,楚璃吻微微侧耳倾听,下面没有任何的动静。但是这下面只是存放棺材的,距离地下宝库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在这上面是听不到声音的。

    “幸亏咱们快了一步,将所有的金子都运走了。不然的话,还真被他发现了。这人啊,果然得有目标,万一成功了呢。但同时也得有运气,运气不好的话就是眼下这个结果了,费劲千辛万苦找到了地方,可什么都没有,注定一场空。”楚璃吻边说边摇头,语气之间淡淡的讽刺。这楚真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惦记这墨崖山的宝藏,但他还是没这个命,老天都不帮他,怪谁呢?

    “也得仰仗皇后眼睛好用,藏在那么隐蔽的地方都被你发现了,注定属于你,落不到别人的手上。”想她有过那么离奇的经历,好不容易又回到这里来,兜兜转转,谁能想得到最终这些钱是落在了她手里。

    “说的没错。陛下,咱们下去吧。总算能了结了,我这心底反而踏实了。”等这一天,等了太久了。

    “走吧。”燕离低头看了她一眼,不由得弯起如血薄唇,他也等这一天很久了。待得把这楚真解决掉,这个小人儿也就没有惦记的了,更不会整天的想着离开盛都。

    盛都太大,皇宫也太大了,她若不在,他孤身一人实在孤单。

    人啊,一旦尝到了甜头,便再也不能吃苦了。

    两个人顺着那入口处跳下去,入眼的便是已经被弄烂了的棺材。这都是极好的棺材,那时整整齐齐的摆放在这下面,以便将来暴毙的晁氏盛做尸骨之用。

    那时大卫军队来回运送黄金时,把这些棺材都摆放在了一处,并没有损坏过。在撤出墨崖山的时候,又将这些棺材放回了原处。

    而通往地下的那条路,虽是被扩宽了,可扩宽的很有技术性,没有破坏,又能顺利的运送盛放黄金的麻袋。

    而再看那条通往地下的捷径,入口处被刻意的砸开过,但是深处倒是依旧平滑完整。

    明卫靠近,先是查看了一番,随后各自俯身,身体极轻的顺着那地道滑了下去。

    他们好像身上抹了油似得,滑溜溜的,并且没发出一丁点儿的声音来。

    眼看着他们一个一个的下去,楚璃吻也不由得眯起眼睛,“咱们也下去吧。”

    “走。”燕离抓着她的手,随后跳入地道。

    以前的地道只能在里面爬行,军队运送黄金时扩宽了一些,使得如今人下去的时候,不会受到丝毫的限制和碰撞。

    顺着那通道往下滑,几乎没费什么力气,但这条通道的确很长,花费了好些时间,才终于接近尽头。

    尽头处有个缓冲,燕离带着楚璃吻掠过缓冲,直接顺着那出口跳了出去。

    然而,还未站稳,便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氛,光线幽幽带着凉色,更带着一股杀气。

    双脚落地,楚璃吻和燕离便看向了前方。

    前面,是先行下来的明卫在挡着。视线掠过他们,入眼的是无数被捆绑的人。

    男女老少皆有,无不是被绳子结结实实的捆绑着,嘴被也堵上了,看起来就像是待煮的粽子似得。

    他们被扔到四角,情绪低迷,因着楚璃吻等人的忽然到来,他们看起来很是激动。

    而这正当中,则被挖开了,破烂的棺材,成了白骨的尸体扔的到处都是。

    这些棺材,在黄金被挖走之后,这里所有的棺材都被埋在了下面。如今它们都被翻出来了,显然之前藏黄金的地方已经被发现了。

    而就在这些废墟之后,一行人站在那里,杀气浓厚。

    大约五六十人,各个不凡,可不是之前那些被宰了的人,原来真正的高手都在这儿。

    正中间,一个人十分眼熟,楚璃吻亦是在第一时间看到了他,楚真!

    终于瞧见了本人,楚璃吻不由得发出一声轻笑来,“这速度还真是够快的,居然找到这里来了。到底是千年的狐狸,我们还真不是对手。”

    隔着废墟,楚真看着那笑得得意的人,面上的阴郁已不想再掩饰。

    “到底是我的骨血,先一步将所有的宝藏都拿走了。老夫真是不知该夸赞你,还是宰了你。若知有今日,在你出生之时,老夫就该把你掐死。”楚真的恨可不是一星半点儿,栽在了自己的女儿手上。

    “所以,你这是承认你输了。你下手晚了,无论是在我出生之时,还是在这宝藏上头,你都输了。这次,想必你不会再逃了吧?离开这里只有一条路,你身后无路可走。今日,咱们便分出生死。只是可惜了,你的儿子不在,他也很希望能亲手杀了你,连做梦都在想。”楚璃吻轻笑,看着楚真这走投无路的模样,她真是觉得好笑。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就是这么回事儿。

    他在离开的时候将这里的人带走了大半,在他眼里,他随时都能回来取这里所有人的性命。

    只不过两个孩子都太小了,无法为他探路,也无法深入这地下来。

    所以他在等,一直等到了这一天。

    可谁想到,等来这一天,事情却变成了这样,他灰头土脸,想必内心是无比的受挫。

    思及这些,楚璃吻更想笑了,这便是报应啊。

    “知道你如今春风得意,但也无需在老夫面前这般招摇。若是没有老夫,哪里还会有你?晁氏之人无一长命,这是诅咒,几百年前就有了。不过,若是不生育的话,这诅咒倒是可以避过。但是你既然下来过,又拿走了放在这里的药丸,如今又生下孩子,想必是吃了那药。你可知,你活不了多久了。”楚真笑看着她,对于晁氏的秘密,他知道的一清二楚。

    “看来,你知道的还不少。都是当初从长公主那里骗来的吧?一个男人,可以为了阴暗的目的使出任何招数来,甚至不惜以情深相骗,你还真是小人的让我刮目相看。不过,这些事情无需你挂心,就算我会早逝,但也不是现在。你注定会死在我的前面,就是当下。”话落,楚璃吻看了一眼燕离。

    燕离另一手微动,下一刻,汇集的明卫便迅速的出动,越过废墟,直奔对方而去。

    同时,楚真身边的人也迅疾而上,他们离开了那地宫的入口,后面也进入了视线当中,都是尸体。

    那些尸体被乱箭插得形同刺猬一般,横七竖八的躺在那里,这都是墨崖山宫殿的人。

    而他们变成这个样子,显然是因为进入了禁区,只要踏出这个地宫的大门,非晁氏之人就会引得机关开启,无论武功多高强的人,都不会躲过。

    瞧着那些尸体,楚璃吻几不可微的皱眉,随后看向身边的燕离。

    “其实也根本不用和他们火拼,只要调来军队就行了。人太多,这里装不下,就把他们都挤出去了,必死无疑。”楚璃吻笑了一声,笑的却满是杀意。明卫在和楚真身边的人打斗,见了血,这气味儿还真是熟悉。

    她已经许久没见过血了,如今闻到了这气味儿,还真是想念。

    “这个时候,皇后还有时间逗笑?你的父亲,看起来是想在今日杀了你,以报这宝藏被抢夺之仇。”燕离一直都在盯着楚真,他手上拿起了一柄细如柳的长剑。

    看向楚真,楚璃吻抬手把自己手腕上的镯子拿了下来,戴在右手上,她双眸流光,脸上甚至带着笑。

    “那么今日,咱们便会一会我的父亲吧。哎呀,说起来,这还是你的岳父大人呢。陛下,咱们今日就看看,到底是谁的手比较快,输了的人,便把赢了的人背出墨崖山。”楚璃吻歪头看向他,提议道。

    满目笑意,燕离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好,一言为定。到时皇后若是输了,可别耍赖。”

    “你以为我是你么,人品堪忧。”楚璃吻哼了哼,鄙视他人品。

    听到这种话,燕离笑的更开心了,“皇后人品好,我信你。”

    “切。”翻了翻眼睛,楚璃吻脚下一动,跳过废墟,直奔楚真。

    燕离紧随其后,虽和楚璃吻打赌,但实在担心她不及,毕竟自从恢复力气之后,她没有动过手,难免会有意外。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