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3、养胎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213、养胎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卫露宫中静谧无声,宫女内侍来回过往亦是小心翼翼,不发出任何的声响来。

    于他们来说,此时的卫露宫比之那上书房长卫宫还要森严,因为眼下这卫露宫的主子有了身孕。

    自从皇后回宫,严令下达,使得整个皇宫都开始紧张起来。因为不只是皇后有了身孕,还因为她身体不适,需要静心养胎。

    后宫之主,并非哪妃哪妾,若真是出了差池,说不准儿所有人都得跟着送命。

    以至于,在这卫露宫服侍的奴才们更是谨慎小心,不敢出半点差错。

    相较于在墨崖山时,楚璃吻已经好很多了。她能够自如的活动,只不过不能走的过多,也用不得力气。

    而且,大多数时间,她都得躺着才行。

    想想那时金妃的做戏,楚璃吻就觉得这是报应。

    金妃是假装的,但她仍旧在床上躺了几个月,把她也折磨的够呛。

    如今轮到了她,这回是真的了,可她也大多数时间在床上躺着,这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产生了关联,说来说去还是报应吧。

    衣裙宽松,即便她的肚子还是那般平坦,但燕离明令禁止她穿过紧的衣服。可是他也不瞧瞧她这身体,本就娇小,如今更是很瘦,这宽松的衣裙穿在她身上,反倒像是偷穿谁的衣服似得。

    他太紧张了,或许也是想的太多。

    金先生和金央已经给她看过了,金央倒是什么都没说,金先生则告诉她,安心养胎便是,不能再乱动了。

    或许是因为这身体,也或许是因为她吃的那个药,所以这胎有些脆弱。她若是不安心养胎的话,将来这孩子可能会体弱多病什么的。

    当然了,最坏的结果就是,会小产。

    他如此说,楚璃吻自是也清楚明白,反正她这肚子里的孩子并非是‘正常途径’而来,总之得小心养着,若不然她这希望就可能会落空。

    倚靠着软榻,楚璃吻静静地躺着,姿势虽是仍旧肆无忌惮,但却不如以往那般嚣张恣意。她也在控制着自己,时时刻刻。

    宫女捧着新鲜的水果走过来,尽管有很多忌口不能吃的东西,但眼下能够吃得上一些水果,楚璃吻已经很满足了。

    不过片刻,一个红色的身影进入视线当中。

    看着他走近,楚璃吻不由得眯起眼睛,尽管无数次的看到这妖孽的脸,可他每次忽然出现,她都觉的十分晃眼,太好看了。

    “食欲如何?”走过来,燕离在软榻边缘坐下。现下,他也不会和她争抢软榻的位置。

    “继感觉如何之后又一个问题,食欲如何。很好,但凡我能吃的,全部都吃了,绝不挑食。”楚璃吻十分郑重,若是不这般说,他定然不会放心。

    抬手捏了捏她的脸,其实在他来看,她这小脸儿如此精瘦,实在是让他放心不下。

    “都下去吧。”捏着她的脸颊,燕离忽然道。

    宫女立即撤下去,眨眼间,偏殿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有话说?”他屏退所有人,楚璃吻也差不多知道他什么意图了。

    看着她,燕离几不可微的眯起凤眸,捏着她脸颊的手转到她的下颌,托住,随后道:“金央说,你身体很奇怪,似乎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而正是因为吃了那不该吃的东西,才导致现下许多食物不能食用。尽管我不想怀疑你,但是鉴于你多次前科,你是不是又瞒着我做了什么?”

    缓缓眨眼,楚璃吻倒是没想到金央这厮居然连这个都检查出来了。

    看着燕离的脸,他明显很想知道,但是又没有把语气放得过重,许是也担心她会因此而不高兴。

    想了想,楚璃吻点头,“大概是吃错药了吧。”

    “你故意吃的。”才不信她的话,她如此平静,显然就是自己吃的。若是被人算计或是谁强迫,她根本不会这么镇定。

    他过于了解她,以至于现在连谎话都说不下去了。

    翻了翻眼睛,楚璃吻倚靠在那儿,“就是吃错了呗,但是不会死,也算不上什么大事儿。陛下日理万机,这种小事就不要再追问了。有这时间,还不如陪我睡一觉。怎么样?咱们就寝?”

    “不要岔开话题。你到底吃了什么?”她这般躲避,燕离就更想要清楚知道了。

    叹口气,楚璃吻坐起身,他顺势将她拽起来,省了她许多力气。

    “也没什么,只不过是一些不想让你知道的事罢了。但眼下你知道了,我似乎无法隐瞒了。这是晁氏的秘辛,我那时和长孙于曳探墨崖山地下宝藏时发现的,晁氏从还未亡国之时就出了问题,无法生育。”告诉他,楚璃吻语气平静。

    扬起入鬓的眉,燕离的视线落在了她的腹部,“所以,晁氏有自己的秘药。”

    “嗯。吃了这药,就能生育了。但是对身体损害极大,所以晁氏的人没有活过不惑之年的。这一点你想必也知道,那些玉简你都看了,晁氏的人都死的很早,死因不明。”那些玉简都被燕离拿回来了,他似乎有时间就会看看。

    “你疯了。”抓紧她的手,燕离神色凝重。

    “我没疯。没有确凿的把握之前,我怎么可能吃那个药。金先生给我配出了另外一种药,不会让我死的那么早,但是吃了他的药就得忌口,很多的东西都不能吃。我现在怀孕了,说明晁氏的秘药的确好使。接下来,就得看金先生是不是吹牛了。我若是有一天忽然暴毙了,你别忘了把他也宰了。”楚璃吻语气淡淡,似乎并不在乎的样子。

    握紧了她的手,燕离接连深呼吸了几次,随后将她揽入怀中,“你胆子太大了。这些事情,你应该提前告诉我的。总是言而无信,我们之间的约定似乎只有我在遵守,你却一直在犯规。”

    任他抱着,楚璃吻轻笑,“给你生孩子你还不满了?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让我信任的人少之又少,金先生就是其中之一。暂时来说,我还是相信他的。吃了那一颗药,应该能生两次,一男一女。所以,这辈子我也只能生两个,生不了太多了。你想枝繁叶茂,我也帮不上忙了。”环住他窄瘦却充满了力量的腰,她边说边笑。

    “拿你没办法。”燕离歪头亲了亲她的耳朵,无法再说多余的话。她如此执拗,又总是自作主张,他即便是想拦着,也根本是防不胜防。

    “少得了便宜卖乖。”歪头躲避他搔痒似得亲吻,一边捏他的腰。可是她没有太多的力气,掐他也是毫无反应。

    “不过,你若是吃了那些需要忌口的东西,会如何?”稍稍退离,燕离看着她的脸,问道。

    “会暴毙吧。”楚璃吻猜测道。

    “这么严重!既然如此,那么接下来,你不能吃的东西,整个皇宫都禁了,免得你一时嘴馋再偷吃。”燕离想了想,这样最为彻底。

    看着他,楚璃吻不由得发出一声嗤笑来,“陛下,你太聪明了。无缘无故的禁了那么多可食用的东西,就不怕别人在背后骂你。骂我就算了,反正我是妖后。你就不想当明君,流芳千古什么的。”

    “顾不上那些了,保住你的小命才是要紧。”燕离在她额头上戳了一下,她总是阳奉阴违,他已经怕了她了。

    “我现在是没有力气,但也不代表你可以这般欺凌我。燕离,你再动手动脚,别怪我不客气。反正这里没别人,扒了你的衣服强暴你。”她无力反抗,他倒是欺负她很是来劲。

    “为了你的小命,即便你用强的,我也会反抗到底的。”燕离正了正自己的衣襟,一副她别想得逞的模样。

    “装纯。”撇嘴,一直猴急的也不知是谁。

    抱着她,燕离一手缓缓抚上她的小腹,“只不过,你眼下力气全无又是怎么回事儿?”这事儿,金央可没给出答案来。

    “谁知道呢?金先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他保证,我不会暴毙而亡,所以眼下也就不管了。一切,待得孩子出世再说吧。”这事儿,金先生也不知,那她就更不清楚了。只不过,心里仍旧有些没底罢了,毕竟她这身力气是因为当初吃药才来的。

    “让人不得安生。”拍了拍她的小腹,因为这个小东西,出现了这么多的意外。

    燕离说到做到,因为她吃不得很多东西,又担心她瞧见了会嘴馋,所以就一了百了,严令禁止那些她不能吃的东西进入皇宫。

    一时间,御膳房也忙碌了起来,改菜单,又不得不开发新菜式。

    楚璃吻估摸着,御膳房那边肯定都在骂他呢,总是给别人添麻烦。

    只不过,这是他的天下,他想怎么做便怎么做,一切随他高兴。

    金先生给她开了安胎药,方子金央也过目了一番,证明绝对有用,燕离才放心的让她喝。

    而且很明显,因为金先生和楚璃吻共同隐瞒,眼下燕离已经不信他了。

    瞧着又准时出现的人,楚璃吻没什么多余的表情,眼下这金央就是小奸细,她这边什么事儿他都会告诉燕离。明明以前还不是这样的,但自从金先生回来后,他就变成这样了,已经彻底倒向了燕离那头。

    “我近些日子好得很,你也无需日日都过来。从金家进宫,再走到卫露宫,很长一段路,你就不嫌累?”看着他那冷漠的样子,楚璃吻一边淡淡道。

    “眼下宫中人少,我也轻松了许多。所以,每日进宫也并不耽误我多少时间。”将软枕放在软榻边缘,金央一边将楚璃吻的手拿过来放在软枕上,切脉。

    看着他,楚璃吻懒懒散散,“如何啊?金央大人。”

    “很好,看来你没有乱吃东西。”片刻后,金央放开手,一边正经道。

    无言,“现在这宫里也没有能供我乱吃的东西了,我要是真的乱吃,也只能去外面吃吃草或者吃吃泥土了。”

    “若是闲来无事吃些泥土倒是也有益健康,某些病,吃了泥土就会好了。”金央淡淡道。

    “那还是金央大人享用吧,我没有那个福气。”和他说不上三句,楚璃吻就不禁想动手,但奈何现在毫无力气。

    隐有笑意,金央将软枕收起来,一边道:“我曾被囚禁的地方,眼下可以随意出入了么?”

    “怎么,你还想故地重游?”楚璃吻挑眉,倒是不知金央还有这个心思。就不怕看见了之后,会回忆起那些恐怖的事情,再吓着自己。

    “总是会想起,积压在心里就变成了疙瘩。所以,的确是想去看看。”金央也不遮掩,如实道。

    “过些日子吧,起码把楚真抓住之后。眼下上官将军带着军队都在墨崖山,如同铁桶,包围的密不透风。你手无缚鸡之力,还得抽出人保护你,浪费人力。”说起这事儿,楚璃吻就不由得几分焦急。这个楚真,大概真的藏在哪个别人都不知道的角落了。

    她对墨崖山宫殿并不熟悉,尤其地下地道错节,有些是只有晁氏之人能进的,有些则不然,外人也能进入。

    这一生都没离开过那儿的徐川文英等人,也未见得知道所有秘密之地。

    “既然如此,那么便待得楚真落网之后我再过去吧。”金央倒是不追问太多,若是能改掉这冷漠的毛病,他看起来可能就会更有些人味儿。

    “你都不想知道楚真是谁?”楚璃吻也实在无言,他实在太另类了。再配上他这外形,说真的,若不是有燕离那个妖孽在,楚璃吻还兴许阵会被他迷惑住。

    “应该是你的亲人吧,毕竟同姓。”金央看着她,如是道。

    “说的没错。算了,我也不问了,你回府吧。我好得很,整日吃了睡睡了吃,猪一样。明日无事,你也不用再进宫了,我不会做任何出格的事儿,也转告陛下让他把心放下,最好放到膀胱里,别再提上来了。”放松身体,楚璃吻说完便闭上了眼睛,睡觉。

    金央什么都没再说,只是看了楚璃吻一会儿,便背着药箱离开了。

    时间过得很快,一日一日,楚璃吻整日的待在卫露宫之中,待得墨崖山那边的消息再次传来时,秋天都要过去了。

    整整两个多月,上官扶狄带着大军将整个墨崖山都搜查了一遍。而且山外军队驻扎,严密防范,根本是连一只鸟都飞不出去。

    可就是这种情形下,却没发现楚真的影子,他好像真的蒸发了一样。

    得知这个消息,楚璃吻闭上眼睛缓了好一会儿,真的让这个老东西逃跑了,他实在太贼了。

    不愧是多吃了几十年的盐,贼的让人不知说些什么好。

    靠着腰后的软垫,楚璃吻的脑袋向后,放松自己的身体。

    只不过,并没有什么用,因为她眼下的肚子实在拖累的她时时刻刻觉得疲乏。

    五月有余,她的肚子已经很大了,但奈何她身体仍旧纤瘦,所以这肚子看起来就显得更大了。

    她坐在这儿还好,但若站起身的话,她的肚子就显得很吓人,好像随时都能把她压倒一样。

    也正因为此,燕离更加明令禁止她往外走,即便身边跟随着宫女和内侍也不行,除非是他陪着她时,她才能走出这卫露宫散散步。

    闭着眼睛计算着这些事儿,楚璃吻一时倒是也忘记了沉重的肚子,直到肚子里的小东西猛地踹了她一脚,她才回神儿。

    睁开眼睛,楚璃吻抬手抚上自己的肚子,“混蛋,又踢我。你的力气这么大么?不然你出来,咱俩比划比划,看看到底谁的力气大。”自言自语,却也不由得笑,由此看来,肚子里这家伙还是很健康的,很有力量。

    蓦地,一个人从偏殿门口走进来,楚璃吻看过去,随后就玩起了眼睛,“陛下,得空闲了?”他是真的很忙,一整天里,几乎只有晚上才能见到他。今儿倒是稀奇了,时近下午,他就过来了。

    “一些杂事,处理的我脑子疼。”燕离走过来,旋身在她旁边坐下,手自动的抚上了她的肚子。轻轻地抚摸着,动作很轻。

    “这就是做皇帝的好处呀,万人之上,但也得整天头疼。”斜睨着他,楚璃吻倒是觉得他暂时还没失了兴致,这位置坐的热乎着呢。

    “看我头疼,这么开心么?你是我的皇后,我是你的丈夫,这般对待我,不会良心不安么?”近距离的看着她的小脸儿,虽是苍白,但依旧甜美。而且从她的眼睛能看得出来,她精神不错。

    “的确良心不安,我的丈夫几个月来像个和尚似得,我心里难过极了。”靠近他,楚璃吻仰脸儿盯着他,一边轻笑。

    他实在煎熬的辛苦,每日同床共枕,她自然感受的清楚。

    本以为他坚持不住了,哪想这妖孽意志力坚强,好像往时那色鬼上身的不是他。她还真不知,他原来这么能坚持,刮目相看。

    “又来这招?坏蛋。”燕离无语,捏住她的下颌,然后低头咬在她的鼻子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