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7、有孕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207、有孕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太阳从天边跳出来,照亮了墨崖山。

    两个队伍汇聚于此,正在等待进山的队伍回来禀报初步的勘察结果。

    只不过,这个时辰了,人还没有回来,楚璃吻不由得几分焦急。

    长孙于曳看起来倒是淡定,在这附近走了一圈后又回来,他面上诸多轻松之色,看起来就好似来游山玩水的。

    “无需焦急,这墨崖山南麓地势复杂,进去再出来,需要时间。”看着楚璃吻,长孙于曳轻声道。

    若是能够忽略其他,他的脸和他的声音,都没有任何的杀伤力,就像一个老好人,让人不禁的想靠近,再与他聊聊,应该会使心头的苦恼消散掉。

    “楚真躲在这里,很聪明,又很糊涂。有多少人马是未知,楚真是否在这里也是未知。此番咱们若是进去了,不管能不能杀了楚真,此地必须清剿。将这里翻了,接下来,不知他还能藏到哪里去。”楚真的窝点太多了,不知除了这里,还有哪儿。

    “他若真逃了,那就接着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能藏到哪里去?我们有很多的时间,你就别再纠结了。若是晌午之时你的人还没回来,咱们便进山。此次就算这山中有陷阱,也不能退缩。”长孙于曳是下定了决心。他的这条路是楚真逼迫的,若是没有他,说不定他会和楚璃吻在墨崖山中一同长大,而不是分散各处,互不相识。

    看着他,楚璃吻莫名的察觉到了他对楚真的恨。

    她不恨楚真,只是他的存在让她觉得坐立不安,必须得杀了他才解恨。

    时近晌午,昨晚进山的钟将军等人仍旧没有回来。

    楚璃吻和长孙于曳做好了准备,在原地各留下一小队人马守着,其余的人开始进山。

    山林茂盛,山势复杂,刚刚进山没走过多远,眼前的路就变得极其难走。

    身后的队伍也没办法只能分成了几队,开始缓缓的前行。最前方几拨探子来来回回,他们瞧见了昨晚队伍走过的踪迹。

    “这种地势,即便我们有再多的人也无法聚在一起,早晚得分成几队。”踩着湿滑的石头攀登而上,楚璃吻一边说道。

    长孙于曳走在她身后,看了一眼走在前头的人,“由此更得小心才是,在这种地方布置陷阱,我们一旦掉进去,就很难出来。”

    “说的是啊。”楚璃吻叹了一口气,但即便如此,她也不打算回头。

    墨崖山的南麓实在险要,队伍行进深处时,就更难走了。

    一直紧跟在楚璃吻身边的李护卫看起来也几分艰难了,不过他仍旧时时刻刻的注意着楚璃吻,生怕她会一个不稳出现意外。

    对于李护卫,长孙于曳在最开始的时候是好奇的。不过墨崖山宫殿走了一遭之后他就清楚了,这李护卫是何许人也。

    这些人,于他来说似乎都有些不同了。

    登顶了一座横生的险峰,众人开始向下,前方的探子身影若隐若现,走在这后面也能清楚的看见他们。

    本以为这段路不会发生意外,却不料想,走着走着,后面的众人就忽然发现一直在视线之中晃悠的探子失去了踪影。

    后面的众人也缓缓的停下了脚步,楚璃吻和长孙于曳站在一起,而李护卫则站在楚璃吻的另一侧。流荷在后面,一直抓紧了手中的弩机。

    “忽然之间不见踪影,莫不是这前头有迷踪阵?钟将军不在这儿,这事儿无法得知。”楚璃吻皱眉,若是迷踪阵倒是好说,就怕有别的什么。

    “迷踪阵?确实很厉害。”长孙于曳长叹口气,这个他亲身体验过。

    “再等等。”楚璃吻不敢轻易的往前走,若是所有人都散开了,那么相当危险。

    她确信楚真的队伍里有高手,来自墨崖山,前朝的那些人才。

    太阳愈发偏西,这山中的光线也愈发的暗淡下来,等了将近一个时辰,探子居然仍旧没有回来。

    同时,他们也认定了,前头那片山林里有问题。

    “改变路线。”下了决定,众人开始转移方向。

    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进发,同时也失去了钟将军等人的踪迹。由此看来,钟将军等人可能也进了迷踪阵里。

    那么就说明,钟将军并不知道这里有迷踪阵,所以这迷踪阵有很大的可能是楚真的人设下的。

    众人在山中小心前行,天色越来越暗,前路的脚步也越来越慢。

    “这样在山中,愈发危险了。”长孙于曳忽然道。尽管带了很多的人手,但这心里仍旧没有底。这里太险峻了,而且不了解,没有一个人了解。

    “我们进山之后,大卫的军队就会将这墨崖山四周封住。即便我们被困在这里,他们也别想逃出去。”楚璃吻淡淡的说着,脚下却格外小心。

    太黑了,天上没有星辰,他们前行时又不敢点燃火把照明。

    “你得知道,大卫的军队对我反而是一种威胁。”长孙于曳笑了一声,他又不是大卫人。

    “你若真害怕,那就跟紧我。只要有我在,你就没事儿。”楚璃吻哼了哼,知道他害怕什么。

    “你太自信了。”她的真实身份燕离都知道,谁知道他到底怎么想的呢。

    “信不信由你。若是你现在想和我分道扬镳,或是想撤离这里的话,随你。不过,到时抓了楚真我肯定不会杀了他,反而会把他送到大鑫去。”让他头疼。

    “我又没说会离开。小心些,这脚下的石头长满了青苔,太滑了。”说着,长孙于曳在后面抓住了她的腰带。

    “别牵着我,我又不是你的宠物。”反手打了他一巴掌,楚璃吻十分自信。

    “别乱动,接着向前走。”长孙于曳却没松手。

    绕过了这条险峻的路线,前方倒是开阔了些。而且依稀的,居然瞧见了星星点点的亮光。

    众人停下脚步,那亮光到底是真实的还是个陷阱,眼下是未知,并且决不能轻易的靠近。

    停在原地,长孙于曳派出了一小队人马先过去探探。

    那亮光的所在地四周山势复杂,那亮光更像是一个陷阱了。

    静静地等待着,楚璃吻双臂环胸靠在那里,心下诸多计较。

    许久过后,探子回来了,并且禀报了一个不错的消息,那里有人,而且在自如的活动,并不是陷阱。

    根据初步的估算,那里大约百多人,但并没有看见楚真。

    看向长孙于曳,尽管光线黑暗,但仍旧看得清对方的脸。

    “怎么样,是视而不见,还是过去把他们都灭了。”楚璃吻看着他,一边说道。

    “总算碰见了人,视而不见怎么行。”长孙于曳认为,该杀就全部都得杀了。

    “走。”楚璃吻弯起红唇,她也是这么想的,都杀了。

    整队,随即出发,因为有探子先行探路了,众人的速度也极快。

    接近了,也看清了,那是一个临时的根据地,就建在险峰之下。

    的确有人在活动,帐篷十数顶,能藏不少的人。

    围拢,随后进发,众人速度极快,眨眼间便包围了那处。

    厮杀,从帐篷里冲出了不少人,手起刀落,众人大概是憋屈的太久,杀的极其尽兴。

    楚璃吻和李护卫始终在一处。手砍在对方的脖子上,便响起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人倒在眼前,楚璃吻轻松的抬腿踢开,蓦一时看向左方,却发现长孙于曳正在与一个身形极像楚真的人在缠斗。

    眉头一动,她脚下一转便直接奔了过去。哪知那头与长孙于曳缠斗的人却寻到机会跑了,长孙于曳立即去追。

    紧追长孙于曳的脚步,楚璃吻的速度也极快,眼看着他们两个人过了前头的一个转弯,然后身影便消失了。

    楚璃吻也追过了那个转弯,抬眼看到的便是一个险峻的高坡。

    而此时此刻,长孙于曳和那个人正在高坡上交手。

    她立即冲过去,还差一步之时,那个人从高坡上掉了下去。尽管只是一瞥,但看得出那个人不是楚真,却和楚真极像。

    那个人很明显是跳下去的,长孙于曳却不知怎的也身体一歪,跟着掉了下去。

    楚璃吻身体向前一扑,准准的抓住了长孙于曳的手。

    大半个身体悬在外,楚璃吻也看清了高坡的另一头,是个深涧,根本看不到底。

    长孙于曳悬在那儿,仅仅一只手被楚璃吻抓住。而他的下方,那个人居然抓着他的脚。

    “把他踹下去。”她看了看那抓着长孙于曳的中年男人,的确很像楚真。

    “他应该是楚真的表兄弟,左膀右臂。”长孙于曳低头看了一眼,显然是想把那个人抓住。

    “管他是谁,把他踹下去。”楚璃吻冷斥,死了拉倒,死一个少一个。

    长孙于曳沉吟片刻,随后另一条腿一动,一脚便踹到了抓着他脚的那只手,随后那个人便掉了下去,没发出一点声响。

    抓着长孙于曳,楚璃吻松了口气,“你说,我把你也扔下去怎么样?”

    “难不成你抓不住我了?”长孙于曳倒是面色轻松,楚璃吻的力量,他是极其清楚的。

    “哼,把这山挖开的力气我都有。只不过,这个机会很难得就是了。”嘴上这么说,楚璃吻手上却开始用力,要把长孙于曳拽上来。

    “知道你力气大,但没事儿挖山岂不是浪费了?还不如、、、”话没说完,却惊觉抓着他的人力量一松。长孙于曳本能的更用力的抓紧她的手,以为她是要把他扔了。

    哪想,他看向她时却发现,她脸色煞白,并且身体在朝下坠。

    “你怎么了?”话音刚落,她整个身体就从上头滑了下来,两个人朝着深涧掉了下去,毫无声息。

    高空坠落,途中楚璃吻一再的想要施力,却根本使不上力气。

    长孙于曳抱紧了她,不断的试图想要抓住途径身边的东西,可是下坠的太快,根本抓不住。

    很快,又好像过了很久,长孙于曳感觉到应该是到底了。他尽力的要抓住摸到的东西,绝对不能就这么跌落,冲击力太大,他们会被摔成一滩泥。

    终于,一根树干被他抓住了,手剧痛,但他却死死的抓住,另一手抱着楚璃吻的身体。手臂的力量没有那么大,楚璃吻也从他手臂之中脱落下去,不过幸好她及时伸手,准确的抓住了他的手。

    两个人吊在那儿,那根树干显然也撑不了多久了。

    楚璃吻边深呼吸边往下看,“三四米左右,松手吧,掉下去也摔不死。”

    闻言,长孙于曳随即松开手,两个人便从那儿落了下来。

    摔倒在地,撞到了碎石上疼痛无比,但刚刚的缓冲的确提供了很大的帮助,否则他们俩就摔成泥了。

    躺在那儿,楚璃吻连连深呼吸,好疼。

    长孙于曳就躺在她身边,身上的疼痛倒是可以缓解,只不过手在流血,而且应该已经皮开肉绽了。

    用另外一只手撑着身侧的碎石坐起身,长孙于曳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便看到了不远处一滩肉泥。

    摔得不成模样,但身上的衣服却还在,看的出,就是刚刚被他踹下去的那个人。

    他是楚真的表兄弟,长得很像,据他所知道的,楚真的身边没有多少还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了,这个表兄弟一直跟随他,可谓忠心耿耿。

    深吸口气,他看向躺在身边的人,不由得皱起眉头,“你到底怎么回事儿?怎么忽然之间的就没力气了?”这很不寻常,她力气超级大,他深知这一点。明明前一刻还在吹嘘着说能挖开一座山,可眨眼间居然就没力气了。

    “我也想知道怎么回事儿,已经不止一次了。不过,前几次是很久之前了,这段时间一直很好。哪知道忽然间的,就这样了。”楚璃吻接连深呼吸,而且她现在试图施力,可是居然一点力气都使不上了,太奇怪了。

    “你是不是吃过什么?”长孙于曳看着她,也不禁皱眉,在这个地方,她这种情况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说对了,我的确吃东西了。那个药,我吃了。”看向他,楚璃吻脸色苍白。

    “你吃了?你真是疯了。”长孙于曳脸色一沉,那个药就是催命符。

    眨了眨眼睛,楚璃吻深吸口气,“你不是也一直都想吃却不敢吃么?我敢吃,就是有把握。我身边有个医术超群的先生,他给我配制了另外一种药,尽管需要一生都吃,但是可以确保不会因为那个药而突发疾病而暴毙。作为同样血脉相连的人,这个药给你吧,你不放心的话可以拿回去让大夫查一查。同样的,吃了这个药,还得戒了很多食物才行,我已经坚持了一段时间了。”把随身的一个瓷瓶递给他,她没有私藏。

    “正是因为如此,你这一把子力气才出了问题?”接过来,长孙于曳差不多知道怎么回事儿了。

    “或许吧。只不过,前几次都是一瞬,很快就恢复了。但是现在,我却始终调不上力气来。”撑着地面坐起身,楚璃吻想要调动力气,但是根本没用。

    “副作用已经来了。”长孙于曳微微摇头,作为晁氏余脉,身体里流着的这些血,实在让人恼火。

    有时一个选择,就会带来更多的危害。但是,又不得不选择。

    “管不了那么多,得赶紧离开这儿。他们发现我们不见了,会很快的来找我们。但是这个深涧太深了,刚刚我们俩掉下来就用了很长的时间。不能依靠他们,我们俩得自己上去。”站起身,身上很疼,而且没有力气。

    看着她,长孙于曳微微摇头,“你还真是为了燕离不惜拼命。”

    扫了他一眼,楚璃吻哼了哼,“我自愿的,他根本不知道这件事。这药你愿意吃就吃,不愿吃就算了。需要戒掉的食物清单在媚儿那里,你若真想吃的话,到时回去了你可以去她那里取。作为兄妹,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了,感动不?”

    “谢了,我会考虑的。”把那瓷瓶放进怀中,长孙于曳随后站起身。

    扯了扯唇角不禁笑,他是想生儿育女,但是又的确害怕。估摸着到了一切尘埃落定之时,他肯定会吃的。

    看向四周,这深涧狭窄且幽长,无论左右哪两个方向好像都很长。

    再向上看,更是漆黑无尽头,黑漆漆的,好像连天都看不到。

    “往哪个方向走?”长孙于曳观察了一圈,随后道。

    楚璃吻站在那儿,片刻后却又坐了下来,“没有力气,我缓一缓。”

    长孙于曳顿了顿,随后在她身边蹲下,抬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背,“不着急。”已到了这个地步,不急于一时。

    楚璃吻没有言语,她并不是没有力气,而是觉得肚子有些疼。

    疼的不是很明显,甚至还不如刚刚的摔伤。但是,疼的地方有些不对。

    一瞬间的深思熟虑,再想一想时间线,她忽然发觉,自己的月事迟了很久了。她、、、好像怀孕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