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八章 全部坦白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弄潮时代正文 第八十八章 全部坦白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赵红兵心里估计**不离十了,就是这个大妈做的,于是让沈三打电话给另一位大妈,问她是否知道她家地址。

    沈三也开始起了疑心,几打电话给另一位大妈,另一位大妈不知道具体地址,说是就去过她家一次,应该还能记得怎么走,只是多少栋多少号说不上来。

    赵红兵让沈三跟大妈说在家等着,他们很快就到。

    之后赵红兵就趁沈三还在问大妈家庭住址的时候打电话给许莽,说有人往“大拇哥”的卤大肠里投毒导致大批食客中毒,现在已经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后果。

    不过已经找到了线索,很有可能查出这个投毒的人是谁,现在需要许莽以警察身份去调查,这样才有威慑力。

    许莽也听说了这件案子,现在粗略估计有一百五十人左右已经中毒,这可是一起大案,正在研究部署,下一步准备将沈三请回局里喝茶了。

    赵红兵的一个电话让许莽立刻带上了施红和另一名男刑警赶到赵红兵说的指定地点,大妈家里。

    然后大妈和沈三坐上了许莽的警车在前面指道,车上还有一名男刑警,而施红则被安排上了赵红兵的车。

    赵红兵一路无话,施红也是冷着张脸,因为施红对赵红兵并没有什么好感,在施红看来,赵红兵即便不是**老大,可也差不多。

    能让谢天赐那种人为他出头,这种人好得了吗?

    施红将警匪关系对立得非常明确,所以恨屋及乌,自然不会对赵红兵有什么好脸色。好在赵红兵现在一脑门子官司,也压根没心思去关注身边这位美女警察的脸色好不好看。

    在另一位大妈的指引下,一行六人,来到了称病要请假的孔大妈家门口,许莽上前摁响了门铃,就听见里面传来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谁呀?”

    许莽变了一点音调:“你好,请问是孔有琴家吗?”

    里面的声音回答道:“是啊,你是谁啊?”

    许莽听到对方答应了,就换回自己的声音:“我们是公安局的,来调查一起投毒案,请您……”

    许莽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屋里“哐啷啷”几声脆响,是瓷器跌在地上碎裂的声音。

    许莽以多年的办案经验几乎可以认定,里面这个叫孔有琴的,如果不是因为手滑而失手打碎了瓷器,那就是心寒手抖抓不住了。

    许莽冲身后几人点点头,屋里打碎瓷器的声音大家也都听见了,几乎所有人都已经认定投毒的那个人就是孔有琴。

    可是好端端地她为什么要投毒呢?这样做对她有什么好处呢?

    磨蹭了好半天门才打开,开门的时候孔有琴连正眼都不敢去看许莽和另外两名警察,沈三和另一名大妈则回避了,就剩下三名警察和赵红兵四人进了屋。

    孔有琴看上去确实挺慈眉善目的,只是赵红兵没想到一个面相这么好的人居然能做出这种下三滥的事儿,动机到底是什么?

    这要是让赵红兵自己去问的话恐怕问到天亮也问不出什么来,可许莽是专业干这个的,什么人用什么办法对付。

    不出十分钟,孔有琴就跟竹筒倒豆子一样把自己投毒的动机,过程和做坏事时的心理斗争等等全都说了出来,一点儿都没藏着掖着。

    孔有琴也是受人指使的,而指使她做这件事情的人却不是赵红兵想象中的王梓奇,而是另有其人,可那个人姓什么叫什么就连孔有琴也不知道。

    那个人给了孔有琴两样东西,一沓钱和一**水,让孔有琴在清洗大肠的时候趁人不注意将这**水倒进大肠堆里就行了。

    而且那人一再保证,这**水绝对吃不死人,只是普通的泻药,他和沈三有仇,沈三抢了他的生意,所以他想让沈三的名声变臭。

    看在那一沓抵得上自己两年工资的钱的份上,孔有琴趁沈三和另一名大妈不注意的时候,将那一**“泻药”倒进了大肠堆里。

    可她却不知道,自己倒进去的,是有人用死老鼠、蟑螂等泡在一起,整整发酵了一个月的脏水。

    孔有琴被许莽带回了局里,孔有琴吓得差点没失了禁,跪在地上求许莽饶了她,将那一沓钱交了出来,两万块一分不少,孔有琴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存进银行。

    许莽接过钱交到施红手上,这是证物,嘲笑道:“你也活了这么大岁数了,不该拿的钱不要拿。

    贪心惹祸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难道还不知道吗?这次你犯的事可大了,上百人食物中毒,这可是恶性案件,你觉得你还能逃得了吗?

    你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找出那个给你钱的人,这样你的罪会小点儿,如果找不到,那你就得一个人承担这次事件的后果了。所以,合作一点,赶紧将那人找出来吧,带走。”

    说完,施红上前一步就要给孔有琴上手铐,孔有琴见到手铐的时候彻底失禁了,瘫倒在地。

    许莽皱了皱眉,沈三毕竟与孔有琴也相处过,见孔有琴这个样子也有些于心不忍。

    上前劝道:“许警官,你看能不能别戴手铐了?你们看她这个样子,她也跑不了,就这样带走吧,行不行许警官?”

    许莽看了看已经瘫软的孔有琴,点头同意了,施红收起手铐,伸手将孔有琴从地上拉了起来。

    没有了手铐,孔有琴稍微好了一点,从地上站起来,只是还不停地抽抽。

    施红提醒道:“你要是不想让街坊四邻看出你是被我们带走的,你就别再哭了,镇定点儿,你一直这么哭着,就算不给你戴手铐别人也知道你犯了法被公安带走了,你自己看吧。”

    这句话一说果然有效,孔有琴在这里住了大半辈子了,街坊四邻的也都认识。

    而且自己的老公和儿子现在一个在上班一个在上学,都不在家,要是回来后听街坊说他们的老婆和妈哭哭啼啼被警察带走了,那还不知道急成什么样,而且也会觉得脸上无光。

    所以拼命止住哭,还用手不停地揉眼睛抹脸,想把脸上哭过的痕迹给清除了。

    从家里出来到上警车之前,路上有碰见的熟人,孔有琴还笑着打招呼说身边的这些都是朋友,一会一起出去吃饭。

    孔有琴的话还招来街坊的羡慕,这年头,有个警察朋友办事方便多了。

    投毒的孔有琴被带走了,可是幕后指使还没有逮到,孔有琴也仅仅只能够描述出那个人的身高、外貌特征,叫什么名字孔有琴也没问,即便问了那人也肯定不会回答。

    给孔有琴做完笔录,拿着孔有琴的口供出来,施红找到了一同来的赵红兵和沈三。

    问他们认不认识一个个头不高,大概在一米七,年龄不超过三十,牙齿不整齐,长相丑的出奇的这么一个人,本地口音,据孔有琴交代,指使他投毒的就是这个人。

    施红让沈三好好想想,自己的竞争对手里有没有长成这样的。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弄潮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弄潮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弄潮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