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六章 上门拜访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弄潮时代正文 第七十六章 上门拜访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是,我没当真,可是我又当真了,因为这是事实,是甜甜可以作为借口拒绝我的一个很好的理由,那么,我为什么要给甜甜这个理由呢?

    我希望我能够杜绝这个盲点,也不会太久,也就大半年的时间,而这大半年时间里,正好可以让甜甜的心态平和一些,到那个时候再和她谈不是更好吗?

    冯叔叔,当我再次去找甜甜的时候,我就一定要让她回到我的身边,让她再也没有任何理由拒绝我,而不是留在这里去缠着她,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恐怕甜甜真的会有一天看不起我。

    您知道,甜甜也是一个事业心很重的女孩子,如果她看见我无所事事,成天黏着她,您说她会怎么看我?”

    冯晓刚听得头都大了,连忙摆了摆手说:“哎哟,你们年轻人怎么谈个恋爱也这么费事,明明相互之间感情很深,却还要弄个大半年的缓冲期,我看你呀,说了那么多就是放不下你那边的事情。”

    赵红兵正色道:“冯叔叔,您说的也对,我的确放不下那边的事情,不过与钱无关。

    贾士渡贾书记刚刚替我联系上了我们市文化局的毕局长,我做的民间老手工艺的推广活动刘局长也表示一定大力支持,并且作为今年的一个工作重点来做。

    冯叔叔,这么好的一次机会,我是真的很想做下去,别的不为,就为将咱们老祖宗留下来的好东西发展传承。

    这些东西,比我的金钱宝贵。

    让所有人看到,知道,咱们的老祖先是多么地富有智慧。我觉得我们现在的社会缺失的就是一股民族凝聚力,大家的信仰就是钱,再也没有其他的了。

    所以,我希望我可以尽我所能的改变这个现状。只是这至少也是一种尝试,通过这些老手工艺,让浮躁的人们,能够获得好的营养。

    我们国家不比其他国家差到哪里去了,这一点,我最清楚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情值得我去做,我应该去做。”

    既然赵红兵把话说成这样了,冯晓刚哪里还有拦着的道理。

    只能点头道:“嗯,你说的话也有一定的道理。”说完看了看表道:“好吧,今天我就先和你聊到这儿,你走之前我再抽空和你谈谈,现在我有事先走,你自己也好好考虑考虑甜甜的问题。”

    冯晓刚离开了赵红兵住的宾馆,赵红兵就去找马克勤商量第二天的行程,先从哪几位老手工艺手艺人开始造访。

    香港做为华夏最后一个收复的土地,并且是新华夏的政治文化中心,对一些物质或非物质的文物、文化保存较为完好,也有一个相对别的城市更为集中和交流的一些地方和组织。

    距著名的孙家花园不远的地方就有一处两进的四合院,这里就是一些老手艺手艺人们的活动中心,那些老手艺人们有事儿没事儿就会到这里来侃侃大山,打发一下时间。兴致好的时候彼此间也学个一两手,权当是娱乐项目。

    院子的倒座房里堆放着各种老手艺的工具,据说泥人张的传人也在其中,算是这些老手艺人里最有名的一位,虽然没有什么正式的任命和组织,但是他隐约是这群手艺人的头,并且这座四合院里的一进全部是他的。

    这些老手艺人也是他多方查找到并邀请来的。不过他本人由于经常参加一些授课、演讲或者学术交流,很少出现,不过将这座四合院留给这些老手艺人们做为交流学习的地方。

    赵红兵这次来有幸见到了这位其先祖在古龙笔下已经出神入化、在现实生活中也已经被尊为泥塑艺术第一人的泥人张第四代传人——张天平。

    张天平已然七十开外,用鹤发童颜来形容他却也不确切,头发明显是染过的,所以看起来要年轻些,精神很好。赵红兵到的时候老先生正在练五禽戏,一招一式有板有眼。

    赵红兵很自觉地站到一边看着老先生练拳,却发现老先生练的五禽与自己以前学过的有些微的不同,不知不觉也跟着学了起来,一趟拳打完,虽然只是学形,却也感觉到周身舒爽,不觉对老先生的这套五禽戏感起了兴趣。

    张天平收势之后拿起毛巾擦了擦汗,然后对赵红兵和马克勤笑道:“呵呵,小伙子,你们来找谁?”

    此时赵红兵与马克勤并不知道面前的这位老人就是张天平,以为他只是住在这间院子里的一位老香港人,却没想到一口的京片子。

    刚才走了一趟拳感觉还不错,萌发了学五禽戏的想法。赵红兵恭敬地回答道:“老先生,我们来这里是想拜访一些民间手工艺的手艺人,请问,他们一般什么时候会到?”

    张天平面带微笑问道:“哦?你们找这些人做什么啊?拜师?”

    “不是说来话长,我们两个主要是想结识一下这些先生们,想为弘扬咱们的民间老手工艺做点贡献。”赵红兵实话实说。

    张天平指了指院子里的一张小石桌和四张石凳子对赵红兵与马克勤说道:“他们要来还有一会儿,咱先坐下来聊会儿,你说的那个弘扬民间手工艺听起来有点儿意思,你们要是愿意的话就说说,就当是聊闲天儿了,怎么样?”

    人与人之间,需要必要的沟通,赵红兵道:“好,我刚才跟着老先生耍了半套五禽戏,我总觉得与自己之前学的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而且现在觉得浑身舒坦,正想向老先生您讨教讨教,能不能教教我,我回去后也好自己练练,健健身。”

    说着话,三人已经来到石凳跟前坐下,张天平操起石桌上的茶壶倒了三杯凉茶,赵红兵与马克勤欠身接过,开始了与张天平的闲聊。

    张天平说道:“小伙子,学戏不急,刚走完一趟,歇会儿再学也不迟,还是先聊聊你刚才讲的为弘扬民间老手工艺做点儿贡献的事儿,我听着有点儿意思。

    具体的说说,我这院儿里啊,天天都有你们说的这种老手艺人儿,我看他们的手艺还真的都挺好的,可惜啊,没有找到合适的传人,就怕这些手艺要没落咯。唉,现在的年轻人啊,都太浮躁了。”

    看来老先生对这些老手艺还是有感情的,毕竟他们小的时候经常与这些老手艺接触,见到曾经的记忆渐渐淡出日常的生活,甚至有灭绝的可能,多少还是会感慨一下的。

    赵红兵理解这种心理,就好比自己工作一辈子了,临了了被开除了,公司也倒闭了。心里多少会有些触动,那些曾经相见时的场景肯定会浮现在脑海里。

    更何况这些老手艺都是这些老香港们小的时候每天都能接触到的生活,当然会有感情。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弄潮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弄潮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弄潮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