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七章 大换血了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弄潮时代正文 第六十七章 大换血了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可她对王梓奇的态度也更冷淡了,钱金橙觉得,王梓奇将这些事情告诉自己,让自己心里添堵。

    就算他是无意的,可是自己心里不爽了,都是他这张嘴惹的祸,这个人长得挺好,嘴却那么讨厌,说的都是人不爱听的话!

    可当王梓奇看出钱金橙开始对赵红兵有了恨意之后,却在心里打起了自己的算盘,梓奇决定将钱金橙这张牌留着,利用钱金橙对赵红兵的这股恨,只要一有机会了就让她给赵红兵制造麻烦。

    赵红兵不知道这些,等将手头上要紧的事情忙得差不多的时候,刚准备与马克勤一起去香港,谢天赐的一个电话打乱了赵红兵的计划。

    谢天赐的电话内容非常简短:“哥,我把刀疤吴给办了,从昨天开始他就已经是华夏最后一个太监了。

    没别的事儿,就是打个电话让你高兴一下,我已经顺利完成了任务,呵呵。好了,就这样,我得出去躲躲,以后再联系。”

    说完谢天赐就把电话给挂了,赵红兵甚至连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来得及说。

    赵红兵内心百感交集,既有对刀疤吴终于受到了惩罚而高兴,也被谢天赐的义气所感动,更为谢天赐今后开始逃亡而担心。

    没错,谢天赐是犯了法,可是谢天赐的两次对人身的直接伤害却都是因自己而起,尽管自己一再阻止谢天赐的行为,可是事情毕竟还是发生了。

    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置身事外,别的不说,保住谢天赐不被“青龙帮”的人报复是最重要的,可是谢天赐也不知道躲哪儿去了,这可该怎么帮他呢?

    赵红兵想了一夜该怎么帮助谢天赐,没有丝毫头绪,天刚亮,警察却找上门来了。

    亮明了**件之后,警察将赵红兵请进市局协助调查,请他来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昨天谢天赐与赵红兵的通话录音不知道怎么到了警方手上。

    而且警方早就接到举报,说本市有一黑势力团伙,在夜场兜售违禁药品不说,上次震惊全市的医院致人伤残案就是这伙黑势力团伙所为。

    表面上这股黑势力的头目是谢天赐,其实真正的幕后老大就是赵红兵。

    昨天的这个电话可以作为证据证明赵红兵指示谢天赐对一名外号刀疤吴的人进行了某种人身伤害,可能导致其终生残疾。

    现在警方已经根据来电号码所显示的地区通知当地警方协同调查,尽快找出受害者,如果证实这个电话的内容,那么,赵红兵很有可能成为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

    对于这个案件来说,如果在谢天赐负案在逃的情况下,赵红兵很有可能坐实这个罪名,而这一切,却仅仅是因为谢天赐那一句玩笑话,“我已经顺利完成了任务”。

    市镇府主要人物受时局影响,早在三个月前来了次大换血。

    所以,赵红兵现在也只是有着联合商会会长的名头,背景却大不如前了,要不然也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赵红兵再一次见到了许莽,可这回却是在审讯室里,许莽正气凌然地坐在审讯桌后面,面无表情地看着赵红兵。

    许莽,正是现在大换血中,替换了原本警察局里一员的黑马。

    显然,不管赵红兵曾经是不是受害人,他已经因为时局的原因,不得不经历这些,哪怕他是深市著名的联合商会会长。

    现实,往往就是这么戏剧性。

    就在许莽进审讯室之前,市局接到电话,黑省边境有一名叫吴剑,外号刀疤吴的,也是一名在逃犯,昨天被人带到一处荒郊给弄成了太监,也算是为民除害。

    他目前的状况不太好,现在在当地的医院治疗,只要一出院,立马就得进去蹲。

    不过即便刀疤吴是在逃犯,那也轮不到谢天赐去动用私刑,华夏没有这种刑罚吧?

    罪犯也是有人权的,谢天赐滥用私刑就是犯法,而赵红兵指使谢天赐将刀疤吴整成了东方不败更是罪不可赦。

    许莽对赵红兵与刀疤吴之间的恩怨可以说是了如指掌,所以他更容易相信是赵红兵指使谢天赐去做的这件事儿,赵红兵嫌警方的抓捕速度太慢,所以自行解决。

    不过许莽也有一丝汗颜,道上的恩怨那么快就能解决,可是警察抓捕一名逃犯却这么困难,拖了这么长时间,到底是警察太无能,还是混混们太厉害,这还真不好说。

    “姓名……年龄……”

    老套的问话之后,许莽切入正题:“八月二十五日晚间七点左右,边境一名男子被人用利器将下体阉割,这件事,你知道吗?”

    常规性的抵赖,赵红兵可不傻。

    “这名被阉割的男子叫吴剑,外号刀疤吴,是一年前一起案件的主犯指使人,而当时那起案件的受害者阿芝正是你的未婚妻,这个你总不会忘吧。”

    赵红兵身体前倾咬牙切齿吼道:“我当然不会忘,我的记性,可远比警察你的好多了。

    不过提醒你一下,你还少说了一名受害者,我的儿子。真是报应不爽,看来他一辈子也别想有儿子了。

    警察先生,请问,你有儿子吗?”

    许莽一拍桌子厉声道:“赵红兵,注意你的言辞,你当这儿是什么地方?问你什么回答什么,不用那么多话!”

    赵红兵冷笑了一声坐直了身体,闭上眼睛沉浸在一年前的痛苦之中,许莽还算不错,给了赵红兵一分钟的时间让他从痛苦的回忆中收回思绪。

    见赵红兵的气喘匀了眼睛睁开了才继续开口问道:“很抱歉,提起了你的伤心事,可现在是在进行案件的调查,请你配合。

    而且,由受害者转为施暴者的我们也不是没见过,目前这个情况,对于你来说还是很不利的。如果你想澄清自己,那就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们会还你一个清白,但是……”

    许莽语气陡然一冷道:“我们也绝不会放过一个坏人,所以,你必须如实回答!听懂了没有?”

    许莽的声音很严厉,可赵红兵却恍惚感觉到许莽冲自己眨了一下眼睛,赵红兵直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许莽那张土匪脸,眨起眼睛来却让人觉得很喜庆,赵红兵差点没笑出声来。

    不过这是许莽故意眨的还是无意中闭了一下眼,又或者他原本眼睛就有这毛病,赵红兵也不知道这一眨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多了个心眼继续接受许莽的审问。

    总之许莽说什么赵红兵抖不可能承认,什么黑势力的幕后黑手,指使谢天赐为自己两度寻仇等等,这些打死打不死都不能承认。

    直至许莽出示了昨天赵红兵与谢天赐的电话录音,录音中有一段“我已经顺利地完成了任务。”

    赵红兵一听这话头就大了,这还真没法解释,说是朋友之间开玩笑的话,谁信?

    “阿赐啊阿赐,你拿我当哥也别这么说,这下就算我有通天的本事,也没法了。”

    赵红兵语塞。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弄潮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弄潮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弄潮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