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五章 不遗余力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弄潮时代正文 第六十五章 不遗余力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赵红兵了解马克勤,无利可图的事情他是不会挖空心思去做好的,可如果这件事关系到联合商会将来的发展,马克勤没别的话说,一定不遗余力!

    马克勤在香港联络民间艺人暂且不提,沈三在本地的生意逐渐火爆起来,雇了一名小工帮忙清洗大肠,家里二十四小时在卤大肠,日产量达到了五百斤。

    在没有任何广告推动的前提下,五百斤几乎每天都能销售一空,这让赵红兵对未来开专营店后的销售前景增加了信心。

    老卤现在已经比之前多出了一倍,不过最多也只能满足每天卤六百斤的量,而想再增加老卤量,那就必须再等等了。

    等这两锅卤完全煮熟煮透入香入味之后再说,操之过急的话老卤的质量下降,口味也就不地道了,那就是在砸自己的招牌。

    新的店址也已经选好,正在进行简单地装修,无非就是将墙刷白一些,再弄一个大的玻璃橱窗,很简单,不过刷墙的涂料一定要求环保,刷完之后还要再吹一吹风,一定要让操作间里没有一丝装修后的味道才行。

    “老沈头”的商标去注册的时候才知道已经被人抢先注册过了,虽然说华夏现在的商标注册的意识已经有所提高了,但是很多注册的并没有人使用,就形成了一种浪费。

    就比如现在这个,可是这个商标是不能再用了,乔恩娜做的商标图形也只能弃用。

    与赵红兵重新商议了一下,觉得还是做好准备,一下子整理三个,到时候要是不行,就有备用的。

    分别是“卤香肠”“香漫街”“大拇哥”,结果这三个商标却没一个被人抢注的,沈三在电话里和赵红兵商议了一下,最后选中了“大拇哥”作为商标注册名。

    注册完商标之后,乔恩娜抓紧时间做商标图案,要将新商标图案做到门头上,今后无论开多少家分店,门头必须统一,这就是“大拇哥”的门头广告。

    门头的图案也很有意思,“大拇哥”三个字占了半幅门头,另外半幅却是一幅画,一个洋人,手拿吃西餐时用的叉子,叉头上挑着一根猪大肠。

    另一只手则竖起大拇指,眼睛瞪得溜圆,一副垂涎欲滴的样子,配的语言不是什么“大拇哥”“真好吃”之类的,却是一句“我要留在华夏!”

    专营店在紧张的筹备之中,沈三每天还需要卖大肠,所以专营店的所有工作就落到了乔恩娜的头上。

    每天定时去监工,仔细的审查,进度如何,用时用料如何等等。半个多月过去了,马克勤也从香港回来了,赵红兵这次也基本上算是康复出院了。

    马克勤一从香港回来就很兴奋地向赵红兵描述自己在香港所见到的那些民间手工艺的手艺人们,用马克勤的话说:“天哪,他们哪里是手艺人啊,一个个分明就是艺术家啊,咱们老祖先可真是太幸福了。

    他们简直就是生活在一个艺术的世界里啊!”赵红兵饶有兴致地听着马克勤的介绍,他对华夏的这些老手艺也有着相当浓厚的兴趣。

    马克勤介绍了许多他亲眼目睹的那些老艺人们的手艺展示,马克勤越说越兴奋,弄得赵红兵也恨不能马上飞到香港去亲眼目睹一下。

    马克勤介绍了几十种老手艺,就拿锔瓷来说,类似的还有铜匠,锡匠,补锅等等。

    这些老手艺人们,用纯手工做出来的东西,其精美度,精确度,丝毫不亚于现代技术所产生出来的效果,而且做出来的东西艺术欣赏价值比之模具加工出的东西更高。

    赵红兵听得上瘾,让马克勤详细说说,马克勤就举了个磨剪子戗菜刀的例子:“这个东西咱们小时候听到过吧?

    都是觉得不起眼,小孩子就更加没兴趣。可是这次我看了那些老手艺人的表演才知道,别看就这么简单一活儿,那可是真下功夫,磨刀咱们自己在家都磨过,可是你知道什么叫戗吗?”

    赵红兵摇摇头,他还真没见过刀是怎么“戗”的,在他的印象中,磨刀是常事,家里如果要剁排骨之类的硬的东西的时候,通常剁前和剁后都要磨一磨刀,以保刃口的锋利,可是什么叫戗,却是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马克勤:“告诉你,为什么叫戗,那是有一种东西叫戗刀,是一个约摸一尺来长的扁铁杆子,两头都装有木头的把手。

    手艺人就竖着坐板凳,两只手一起用力,唰唰的铲着。一会儿工夫,那钝钝的菜刀,就显露出了明晃晃的‘锋芒’。把菜刀的两面都戗完以后,这才是能开始磨剪子磨菜刀。

    一边磨,还一边往上面倒点儿水,直到菜刀刀刃变得锋利,闪闪的发着寒光,不敢伸手摸,这才算是完成了工作。”

    马克勤像说书似的描述着他见到的老手艺人们戗菜刀的过程,赵红兵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菜刀还要用一种叫“戗刀”的东西去戗,不是简单的磨一磨就好的。马克勤说的兴起,随口问道:“那你见过磨剪子的吗?”

    赵红兵摇头,马克勤笑道:“那我再跟你说说磨剪子,磨剪子不是光磨,但是也不能戗,剪子的刃口本来就很短,一戗就没了,所以只能磨,不能戗。

    但是剪子与刀的用途是不一样得,剪那些坚硬的东西很少,所以只需要磨就可以了,可是磨完了之后还要用一把小榔头敲敲打打,将两个尖对齐,刃口对齐,这全凭手艺人的经验了。

    要是手艺人讲究的话,或者大方的话,还会给剪子上点儿油。剪子刃口锋利光亮,剪子轴活络,用起来顺手,这才算是磨出来好剪子。”

    赵红兵感叹道:“真没想到,单单一个磨剪子戗菜刀就有这么多讲究,亏了咱们小的时候还听过有这么一个行当,也见过,那些咱们听都没听过的,岂不是更有意思?”

    马克勤:“是啊,我这次可真是开了眼了,我再给你说说砖雕……”

    赵红兵与马克勤就这么聊着,不知不觉聊到了凌晨三点多,二人却丝毫没有困意,赵红兵被马克勤所描述的那些老的民间手工艺深深地吸引了。

    同时也更加深了他要弘扬和保护这些手工艺的决心,决不能就此失传!

    赵红兵与马克勤商议着下一步应该做些什么,现在已经与一些老手艺人取得了联系,接下来就该将这些老手艺人们尽可能的聚合在一起为这些老手艺去造势寻找传人了。

    其实只是赵红兵做的被别人看到了,华夏一直都有默默寻找华夏传统手艺的人,只可惜,寥寥无几。

    而这些人中,也有耐心不够,或者放不下手头工作的,于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剩下的,也就真的没有几个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弄潮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弄潮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弄潮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