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章 扬长而去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弄潮时代正文 第六十四章 扬长而去
(156166http://www.156166.com)    王梓奇狞笑道:“我实话告诉你,甜甜现在已经是我的了,虽然她曾经跟过你,可是我不介意,因为未来的几十年她都是属于我的,我一个人的!

    而且我要从她的身上得到很多很多,这足以弥补她曾经跟着你所带给我的遗憾。赵红兵,识相的,就别再纠缠,否则,不会放过你的人是我!”

    赵红兵已经气得没有话去回王梓奇,眼看着王梓奇的背影走到了病房门口。

    王梓奇忽然转身,笑眯眯地说道:“还记得我曾说过的话吗?总有一天,我要和甜甜一起从你面前离开,两个人一起走,现在我做到了,哈哈哈!”

    说完,大笑着扬长而去!

    赵红兵不知道冯田甜为什么会离开自己,只是他确信一点,冯田甜一定是受到了王梓奇的某种威胁,可这个威胁到底是什么?

    赵红兵猜不到,他也不想再打电话给冯晓刚去诉苦,或者说是告状,没有丝毫的意义。

    赵红兵很想再打电话给冯田甜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当赵红兵再一次打通冯田甜电话的时候,冯田甜的情绪已经稳定了下来。

    淡淡地对赵红兵说道:“也许我们真的不适合在一起,如果仅凭你自己的力量,没有我爸的帮忙,也许你一辈子也就只能像现在这样。

    做一些在你自己认为很了不起,其实非常微不足道的事情,像你这种人,这个世界上太多太多了,王……梓奇比你优秀。

    我觉得和他在一起才能让我得到我真正想要的快乐和幸福!对不起,也许之前是我太年轻了,还不懂得自己需要什么,只是现在我想通了而已。

    我想,我将我的第一次给了你,你也不至于太恨我吧?好了,就这样吧,再说下去梓奇会不高兴了,我们,到此为止吧!”

    赵红兵抓着大哥大,听着电话里传来的盲音,只剩下了无可奈何!

    赵红兵决定等自己的伤完全养好之后再去找冯田甜好好谈谈,这件事情一定与王梓奇有关,等自己身体好了再慢慢查吧。

    现在趁自己住院,赶紧先想办法将沈三和何青的事情处理好,尽量早点上轨道,到时候自己才有充足的时间去找王梓奇的晦气。

    “自打认识开始,你王梓奇就一直和我作对,我如果再不反击的话,也太对不起自己的身份了。”

    赵红兵下了决定,做起了帐中诸葛,运筹于病榻之上,这可把身边的这些人忙活坏了。

    沈三的事情相对来说还稍微好操作一些,只是一些前期的准备工作,加大猪大肠每天的生产量,同时寻找合适的店面准备租下来做专营店,最忙的还是沈三,洗肠卤肠的,每天忙得是脚打脑后跟,起的比鸡早睡得比鸡晚。

    可何青这事儿就比较麻烦了,首先得与制片人联系,看看何青的手艺上什么节目比较合适,之后还要与节目组的编导进行商量。

    看人家愿不愿意让何青上,什么时候让他上,答应上了之后还有没有什么条件等等,并不是钱金橙还在主持电台节目的时候了,小电台在钱金橙到了“深市台”之后就停播了。

    现在台里没有一档节目是与之类似的贴近老百姓生活的栏目,这让制片人很是伤脑筋,到底该怎么让何青在电视上路面呢?

    这还仅仅是电视台一个方面,马克勤被赵红兵安排寻找民间艺人,而华夏的民间老手艺现在基本集中在香港或者水西一带,特别是香港,那里会有比较完整的民间手工艺的一些保护措施。

    而且手艺人之间彼此间也有交流,渐渐地形成了一种小气候。

    而且锔瓷这种民间手工艺者也曾经出现在电视上过,那美轮美奂的锔瓷工艺着实让人看了就想把家里的碗砸了让人家去修补一下。

    而水西呢,则是一些适用于家庭的手艺,譬如说剪窗花、绣鞋之类的,一辈一辈传下来,流传很广,却不以此谋生,更像是一种生活技能。

    只是这种生活技能正在随着社会的进步与发展逐渐灭绝,只有那些上了岁数的老人还会这些。

    现在的年轻人已经无心再去学习这些了,在他们眼里,这些东西太土,太浪费时间,钱才是一切,等我有了钱,我买就好了,我干嘛还要去学?

    不过现实往往是打脸的,一个有着华夏传统剪窗花能力的老太太,一个名校生,同时申请美利国绿卡,是谁得到了通过呢?

    是老太太。

    这是真实的故事,毫无杜撰。美利国移民局的人原话是:“哇,这个窗花太精美了,简直就是一件艺术品,她就是一位艺术大师!”

    我们知道,西方人赞美一个人的时候是不会吝啬一些夸张的赞美之词的,但是也足以证明,窗花在一些人眼中的价值,丝毫不逊色于那花花绿绿的钞票。

    我们的民间艺术往往在国内是被忽视的,但在外国人的眼中却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当我们的社会在金钱的侵蚀下逐渐失去了古老相传的一些精髓的时候。

    我们别忘记了,五千年的文明,五千年的华夏,这深厚的历史积淀,是多么的辉煌!我们拥有的这一切,在世人的眼中是多么的荣光!

    赵红兵也正是因为怀揣着一颗对古老文明的向往之心才决心帮助何青,甚至没有提出任何金钱上的要求,他觉得,不仅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文明的传承,同样匹夫有责。再从更深的层面上来说,只有将国人身为炎黄子孙的荣誉感激发出来了。

    才能更好的为了华夏不会如同古罗马,古埃及,古印度一样,在华夏的前面加上一个古字而努力,民族责任感,民族自豪感是一个民族长盛不衰的基础。

    无可否认的是,大和、大韩民族,虽然只是古老华夏的分支而已,可他们的民族责任感和自豪感却远远超过了我们,而正是因为他们如此的团结,经济的繁荣才日新月异。

    这难道不值得我们去借鉴吗?将权谋之术用在民族的振兴上吧,而不是想着如何踩着别人的肩膀,让自己成为巨人!

    赵红兵很清楚,仅凭何青一个人是无法让民众对古老的民间艺术产生过于浓厚的兴趣的,可是何青却可以成为民间某一项艺术的代言人,或者以他为契机带动民间艺术的繁荣。

    这所需要花费的时间、财力、精力,并不是赵红兵现在就能够解决的问题。

    但是,行动起来,摸索经验,用邓爷爷的话说:“摸着石头过河!”总比空想要实际一些。

    马克勤北上去了香港,临走的时候赵红兵说:“克勤,这件事情如果做好了,那就是咱们联合商会的一块儿金字招牌。

    你别想着咱们是在做公益,你想着这就是咱们联合商会在全国乃至全世界打出去的一张名片,你就会有干劲了,呵呵!”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弄潮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弄潮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弄潮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