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联合炒作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弄潮时代正文 第四十五章 联合炒作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赵红兵也知道孙田园情绪不好,赶紧说道:“田园,你先别急,听我说完。

    我的意见是,他怎么做,我们怎么做,他派人堵我们的门,我们也去堵他们的门。

    要不做生意大家都别做,这样,新型床垫都销售不出去,把消费者的胃口都吊着,你买不着我的也买不到‘旋飞’的,等双方撤退的时候,咱们的品种多,质量好,肯定会比他们占便宜,销量立刻就上去了。你觉得这个办法怎么样?”

    孙田园还在生气刚才赵红兵没有同意他的意见,语气不善:“不怎么样,我得和他们耗多久?还要出钱去找人,这不是浪费钱吗?”

    赵红兵只当是没听到:“可现在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还有几天就要开庭了,这也是最快保住我们在各地的市场占有率的方法,我们让各地的代理商先自行找人去办这件事。

    所花费用咱们之后再细谈,我想他们会答应了,保住市场不被‘旋飞’抢走,他们会积极响应的。我这也是一个建议,你们大家商量商量。”

    孙田园接口道:“还商量什么,这里面,甜甜和灵芝是你的铁杆粉丝,克勤听老婆的,乔恩娜对你也是推崇得不行,就剩我和花仁山,现在对你也是言听计从。

    还考虑个屁啊,就照你的来呗,真是的。我发牢骚归发牢骚,让我说出来我就痛快了,呵呵!”

    孙田园翻脸的功夫让人见识了,前一秒还不乐意,满腹的牢骚,下一秒就笑着通过了。

    于是众人也就是笑笑,那一点点的不愉快,也都不见了。

    就这样,“罗奇堡”与“旋飞”开始了对峙,电台也将这件事情炒得沸沸扬扬,几乎所有的主流报社在新闻板块中都能看见这两个品牌的名字,有所谓的专家或者是评论家甚至指出,这是两家联手在进行炒作。

    赵红兵与王梓奇现在也正是这种心理,既然已经开始炒了,那就干脆一炒到底,总而言之,现在无论官司结果如何,两个品牌的受关注度已经超越了“冯氏涉外”的家具品牌。

    只要今后质量上不遭人诟病,那么,这次的品牌推广就达到了一个很好的效果,半年之内,将两家默默无闻的小厂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也许有好事者,将这整理成为一次经典营销案例,但具体是两家早已预谋的联手炒作,还是各家在事态的进展过程当中做出的调整现在还不得而知。

    王梓奇在此次事件中的受益最大,因为“旋飞”不仅仅是单一的新型床垫的销售,而是整体的家具,床垫不过是作为搭售的品种。

    而“旋飞”即便在床垫的官司上受到了连带责任,可是“旋飞家具”已经成功地借着本次事件上位。

    况且王梓奇还是很有眼光和能力的,让高明进了一批好木料,并亲自参与设计了几款新式的高档组合家具发往华夏的一线城市。

    结果这几套高档家具受到了很大好评,订单络绎不绝,配以这次炒作,“旋飞”也一下跻身于一线品牌的行列。

    迄今为止“旋飞”家具已经完成了八百万的销售额,剩下的一千二百万,在这种情况下,几乎已经可以认定,远超预期目标。

    “罗奇堡”由于专注于新产品的开发推广,在席梦思这一块的影响力空前膨胀。

    在几乎没有专门的席梦思品牌在电视上打广告的前提下,价格大众化,产品时尚化,“罗奇堡”几乎就成了国内席梦思产业的第一品牌,是行业专精的典范,前途一样无可限量。

    “罗奇堡”状告“旋飞”的官司如期开庭,矛盾的焦点已经不在是否剽窃创意,恶意收购等等这些事情上了,现在已经成功造势,纠结于这些没有丝毫实际意义。

    “罗奇堡”的代理律师着重于“旋飞”私换商标,以次充好,严重损害“罗奇堡”在消费者心目当中的形象,提出索赔。

    原本以为“旋飞”会就此事进行狡辩,可谁知道“旋飞”很大方的承认了这件事情确有其事,而现在“旋飞”床垫的生产方早已经将产品质量完善。

    并出示了检验合格证。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是原先股东谢天赐的个人行为,“旋飞”在发现了谢天赐的这种行为之后,立即与其解除了合作关系,并付给谢天赐一笔数额不菲的补偿金。

    当律师在法庭上出示一份份由谢天赐亲笔签名的合同原件之后,法庭以此案行为主体发生改变为由,传谢天赐到庭,择日再审。

    可怜的谢天赐,当法庭宣布传谢天赐到庭的时候,他还在为了所谓的义气,为了供自己的小弟在外地的开销,他已经连着吃了一个星期的残渣剩饭,陪他留守在家的两个小弟兄不时回家弄些好吃的好喝的过来给谢天赐打打牙祭。

    谢天赐没有张口问房奋或者王梓奇要过一分钱,所有的钱都是自己的,没有那么多小弟,手上的货就卖不掉,仅凭自己和这两个小弟每晚卖出去的那点,远远不够,他已经快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可他却不知道,王梓奇和房奋,已经把他给彻底卖了。

    谢天赐接到传票的时候傻了,他实在没想到“仗义”的房奋会给自己使下这么大一绊子,手下两个小弟也是提着刀就要去找房奋,被谢天赐给拦住了。

    谢天赐的心已经死透了,因为他知道,这不是房胖子的主意,而是王梓奇,就算把房胖子给卸了又能怎么样,真正的罪魁王梓奇一样逍遥,可自己现在斗得过他吗?

    谢天赐实在想不通王梓奇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难道自己对他还不够忠心吗?

    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他呢……

    无暇再去多考虑什么了,先把弟兄们撤回来再说吧,也无需再去找王梓奇对质,王梓奇要么抵赖,要么不屑,去了又有什么用。

    现在唯一能够帮自己的,只有一个人——赵红兵!

    “枉我对他那么忠心,念着他把我从里面弄出来的恩,没想到他这么对我,阿兵,对不起,是我他奶奶的眼睛瞎了,阿兵,我现在该怎么办?”谢天赐面对赵红兵的时候眼泪几乎没下来。

    赵红兵拍了拍谢天赐的肩说道:“阿赐,下面的事你就别管了,按时到庭,法院该怎么判就怎么判吧,我会劝田园不要你的赔偿款的。”

    谢天赐眼泪啪嗒啪嗒的流着:“阿兵,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仗义,什么叫真正的兄弟!

    阿兵,以前是我对不起你,你打我也好,骂我都好,今后我谢天赐要是再像以前那么犯浑,我……我……”

    谢天赐四处看了看,见桌上有一花**,伸手就将花**里的花拔出扔掉,将花**往自己脑门上一砸,顿时花**碎裂,谢天赐的光头上也出现了几道血槽,鲜血顺着眼角淌了下来说:“我就是畜生。”

    赵红兵面对这么冲动的谢天赐,不知道是好笑还是好气。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弄潮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弄潮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弄潮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