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意外见面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弄潮时代正文 第十五章 意外见面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其次,“罗奇堡”是一个全新的品牌,不是老名牌,没有市场号召力,让大家去接受一个新品牌如此高的价格,这确实有难度。

    第三,新床垫的适用人群其实并不是所有人群,主要针对的是一些变动比较多的人,这些人由于要经常搬家,或者因为床铺不适合放传统的席梦思才会对新款床垫有所需求。

    这部分人才能勉强算做新床垫的刚需人群,而只有很少一部分年轻人会为了图新鲜才去购买。

    既然这样,为什么价格还要定那么高?

    这是赵红兵的建议,赵红兵认为,既然走的是潮流路线,打造潮流品牌,那么,价格上就一定不能与常规品牌保持一致,必须突出,却又不能让人觉得高高在上。

    所以,两千元就是一个临界点,高于两千元的,必然会给人一种价格偏高的感觉,而一千五百元以下又难以与其他品牌区分开来,所以,一千九百这个价格就正处在一个消费心理临界点上。

    其次,新款床垫的主要消费人群是哪些人?

    他们把目标放在华夏上,华夏目前还不算是经济大国。但是活了两世的人,赵红兵自然知道,华夏人的潜力有多大。

    华夏的经济潜力有多大,然而,华夏人至今还是只有在过春节时才拿钱不当钱用,日常生活中还是秉承了勤俭节约的好传统的。

    这种床垫,满足了两种心里,又贵又节约的心理。

    它单独看起来价格很高,但是算上它的利用率,和质量,绝对是很划算的。一块床垫多种用途,容易拆分,容易拼接,甚至容易携带。

    第四,还有一个潜在的购买诱因,那就是整套价格为一千九百,整套适合的是两米的大床,而一般生活的人是不会用这么大的床的。

    通常情况下会只买一套b型的床垫或拼接其他组合买,这种组合的售价就低于一千九百元,那么这又会激发消费者的购买**,觉得占了便宜了。就好像多年之后,一款手机要出好几个型号一样。

    不用花最高的价格,就能够买到自己所需要的潮流品牌的床垫了。

    第五,也是因为上面一个原因,因为现在市场上的所有商品,可供自由组合的太少了,而自由组合之后又能够实实在在省下费用的那更是几乎没有。

    虽说没有整套销售的价格高,可是,各种组合在整套价格的基础上是可以适当加价的,不是简单的一千九百除以相对的数字,不是这么算的,而这种加价,实际上比整套的销售利润更高。

    基于以上几点,赵红兵很容易就说服了孙田园,孙田园甚至都觉得一千九百的价格定的有点儿低了。

    赵红兵那时候连忙摆手,赶紧拦住他:“我说田园啊……”

    这段时间以来的相处,赵红兵与孙田园还有花仁山的关系亲近了许多,也不再赵总孙老板的叫着了。

    “我说田园啊,眼光要放远一点,我们这次推出新产品才用了多久?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吧。而这种东西,咱们能生产,别的厂家也能生产,说实在话,说不定明天就有厂家仿造出来了,你信不信?”

    孙田园其实也大概知道,说:“我信,最多比我们的质量差点而已。”

    赵红兵对这种情况,只能摇摇头:“是啊,所以这种便携式床垫不是我们的主打产品,这只是我们树立品牌形象的第一步,那我们就得赶紧抓紧时间多卖出去点,为后面的新产品积累资金,现在定的价格非常吸引消费者,所以,咱们不能涨价。”

    孙田园对于赵红兵算是很服气了,但是还是有自己的想法:“那你又有什么新的想法了没有?

    我先跟你说好了,不管你有什么新的想法,都不能偏离原本的席梦思太远。我这些设备,还有即将入库的设备,都为的是席梦思准备的,不能砸在手里啊。”

    赵红兵几不可见的撇了撇嘴,要说这孙田园一直以来发展不大,果然是有原因的:“这个你放心,呵呵,我的想法现在倒是有了,等华夏三角区的代理商把销售情况回馈过来之后我才能静下心来想,现在我的注意全放在眼前了。”

    孙田园想到什么事儿似的,拍了一下脑门:“说到代理我想起来了,‘蒙贝’的那个梁老板,梁费凡,他跟我说有人要全包他所有的新款床垫,但是希望价格上能够有优惠。”

    赵红兵一下子也被惊到了,道:“全包?什么意思,这个人要是想做代理直接来找我们啊,怎么会去找梁费凡呢?”

    孙田园说道:“是啊,我也纳闷呢,想做代理该来找我们,买梁费凡的算怎么回事?”

    赵红兵坐着想了半天问孙田园道:“梁费凡答应了没有?”

    孙田园摇头道:“还没呢,只是这几天我们送过去给梁费凡的货已经全部给那人买了,梁费凡只在店里留了一床样品。”

    赵红兵眉头皱了起来,说:“那好,你联系一下梁费凡,让他约那个要全包他货的人,明天我们俩去找那个人,看看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这不是什么好事儿,这太不正常了。”

    孙田园之前吃过一次亏了,赶紧点头道:“好,我现在就打,我也觉得挺不正常的,梁费凡也说过让他直接来找我们谈,可那人就是要在他那儿买,你说怪不怪?

    就是送钱也没有这个送法的,还不如拿着钱满大街去撒呢,呵呵,不是脑袋有什么毛病吧?真奇怪!”

    赵红兵可没有他这么乐观,只能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那咱们明天过去看看,要是他真是送钱的,咱们看看也能不能捡到。”

    孙田园掏出手机给梁费凡打了电话,让他约那个人明天去他店里谈。等了半个小时电话才回过来,梁费凡说那人同意了,明早九点,“蒙贝”店面里见。

    顺便说了一下他这段时间的铺货情况,已经联系到了十几家店铺愿意出售新款床垫,相信会很快多起来的。

    赵红兵见到谢天赐的时候着实吃了一惊,更令赵红兵想不到的是,谢天赐居然就是那个要全包“蒙贝”所有新款床垫的人。

    谢天赐也一样,见到赵红兵的时候除了吃惊还有一丝愧疚。

    前面说过,谢天赐被抓的时候,父亲拼了家底为他请来了律师,这才让谢天赐有了与外界联系的机会,而父亲的这种举动让谢天赐对父亲也是改变了态度,格外地孝顺起来。

    赵红兵在通货膨胀的时候,提点了谢天赐的父亲,终于在最后的关头,谢老逃过一劫,现在也在逐步上升,算是救了他。

    之后谢天赐也试着找赵红兵,却再也没联系上,这让谢天赐想报这恩也没地方报去。

    可是无巧不成书,偏偏这次自己的另一个恩人王梓奇让自己作对的恰好是赵红兵,这个父亲的救命恩人,这让重义气的谢天赐心里觉得怪怪的。

    赵红兵对谢天赐的印象还不错,而且在见到谢天赐的那一瞬间脑子里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虽然有些不切实际,但他却很想试一试。

    免去了梁费凡的介绍,谢天赐抱怨道:“怎么是你?你知不知道我找你这么久了,居然在这儿碰到了,还哦真是……真是……”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弄潮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弄潮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弄潮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