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四章 相信政策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弄潮时代正文 第七十四章 相信政策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几个老板纷纷表示挽留他在坐一会吃点东西,赵红兵摆摆手示意大家不要挽留,依厉旭东意思,让他先走。

    赵红兵知道,这种场合厉旭东不宜长呆,就没有多留他一会的想法。他站起身将厉旭东送出了饭店。

    赵红兵表示用车送他,厉旭东拒绝的很干脆,直说不用,自己打了一辆出租走了。

    赵红兵回到包厢刚坐下,钱老板就开口说道:“赵老板,没想到你今天真的将财神爷请来了,可让我们大家开了眼,不过,这财神爷的架子好像有点大呀。”

    钱老板说的是实情,这两位老板虽然都是深市的有钱人。可是那个时候,他们要想结识厉旭东,本钱还是不够的。

    而谁都知道厉旭东是香港省的半个财神爷,在坐的几位都是做生意的,谁不想认识他?他们两个人中就有人想尽办法也没能见到厉旭东一面。

    赵红兵说道:“钱老板,你的话说对了前一半。你有所不知,其实我和厉厅长并没有很深的交情,更没有任何利益输送关系。他今天能来,除了是给我个人面子外,更重要是还是出于他工作上的考虑。”

    钱老板有点不解地问:“工作考虑,这我就不懂了。你们今天可是一句市场问题也没谈呀。我还以为他既然来了,多少会给我们透露一点内幕信息呢。”

    赵红兵哈哈一笑道:“钱老板,你这人整天想的都是歪点子。你也不想想,这么多人在场厉旭东会透露什么消息吗?别说大家都在场,就算是单独和我在一起,如果有内幕的话,他也绝对不会给我透露半个字。否则,他就不是厉旭东了。”

    钱老板更加不解地问:“小赵兄弟,他连半个字都不肯给你透露,那你请他来干什么?”

    赵红兵见钱老板还是不明白,就面带笑容地说道:“钱老板,有些事是不能言传的,有些事又是不需要言传的。今天的事,只要他厉旭东肯来,我对这次国债市场异动的处理决策就已经有了一大半定数了。”

    钱老板道:“哦?你已经定下这次异动的操作策略了?那还不快给我们哥几个说说,是做多还是放空?”

    赵红兵收起笑容道:“钱老板,不急。我还没最后下定决心。还需要晚上打个电话确认一下。晚上大家等我电话通知吧,明天我们好统一行动。来来来,喝酒,喝酒,闲话少说。”

    赵红兵一声招呼,这两个人立刻你推我让地喝开了,刚才的拘谨一扫而光。

    再回到家的时候,赵红兵看了一下手表是晚上十点,正好是可以打电话。于是,他拿出手机拨通了华夏国财务部副部长周峨的手机。

    周峨很快就接了手机,赵红兵说道:“周副部,我是赵红兵呀。还在忙工作吧?”

    联合商会成立仪式结束以后,赵红兵一直保持着经常和周峨的电话联系,经常请教些政策上的问题,有时也拉几句家常。所以,两个人已经很熟悉了,说话也比较随意。

    周峨回应道:“是的呀是的呀,正在修改一个政策性文件,明天要开会讨论定稿。”

    赵红兵道:“周副部,你长年这样开夜差,可要注意身体呀!”

    周峨说:“嘿,小赵,你知道的。干到我这个位置,那还有什么身体不身体的,想锻炼一下身体,也没有时间啊!华夏国现在正处在发展的关键时期,要做的事太多,缺少时间啊!我可比不了你赵红兵啊,做老板的现在这个时间早都不知道去那儿在潇洒了。”

    周峨说完是哈哈一笑,他是在拿赵红兵开玩笑。他其实清楚,赵红兵是个很勤奋的私企老板,也从不花天酒地地胡来。不然,他也不可能和赵红兵长期保持联系的。

    赵红兵说道:“周副部,这您可冤枉我了,要是花天洒地,我还会现在给你打电话吗?我是有问题不明白想请教你,才万不得已打电话骚扰你呀。”

    周峨说道:“小赵,你小子又有什么问题?长话短说,我这还忙着呢。”

    赵红兵赶紧说道:“周副部,是这样的。我现在在深市操作国债。这两天市场上有传闻说华夏国原定的发展国债市场政策将有变化。我心里没底,想请教请教你会变吗?”

    赵红兵一提出问题,周峨马上就明白赵红兵为何打这个电话了。

    他略沉思了一下说道:“小赵,我知道你担心什么。这个问题,也不是什么机密,和你谈谈也无妨。我曾经告诉过你,搞金融炒国债,必须要多看官方的报纸和宣传,紧跟官方观点,才是唯一正确的炒作手法。千万别听什么小道消息。我可以明确地跟你说,远的不敢说,华夏国近几年的经济政策是不可能变的。”

    周峨的话不多,得说得斩钉截铁。

    赵红兵道:“周副部,你一直教导我要相信政策,我也一直是这样做的。操作的结果也还不错,至少还没有亏损过。可是,人家都说,咱们国家政策在去年就经常变动,这是事实,所以我还是有点担心呀。”

    周峨说道:“小赵,去年的政策是有点多变。不过,那是以前。你也不看看现在是谁当政。以我的了解,邓先生这次做的决策,不可能轻易改变。邓先生这个人,经历过几起几落。现在看,每次被打下去时,他都在认真思考华夏国到底要走什么样的发展道路,才找到了今天的方向……”

    “好了,小赵,要是没其它事我就挂电话了,我这还有不少事要处理呢。”

    周峨说到邓先生时,显然有点动感情。

    放下电话,赵红兵陷入了沉思。他将这几天收集到的市场信息,特别是周峨的电话讲话,以及与厉旭东接触的情况,做了认真仔细的分析,并且反复检查了分析中的逻辑过程是否合理,最终得出了针对这次国债市场异常波动的操作策略。

    得出结论以后,赵红兵马上打电话将李国文叫到了他家。然后将自己的分析逻辑说给他听,让李国文看看还有什么漏洞没有。

    李国文听了以后表示,逻辑链条很完整,没有缝隙。分析所依据的市场信息也完全真实,没有虚假成份。因此,得出的结论一定是可行的。

    赵红兵说道:“国文,既然你也认为分析合理,没有漏洞,那我们从明天起,就开始执行新的非常平衡市操作方针了。”

    说完,他拿起手机第一个打给了钱老板。赵红兵知道,钱老板的问题最多,但是,一旦你说服了他,执行起来也毫不含糊,其他人喜欢跟他的风。

    “钱老板吧?睡了没有?”赵红兵在电话里问道。

    钱老板答道:“赵老板,还没睡呢。这两天波动太大,我正在研究盘面呢。怎么样,操作策略定了吧?”

    赵红兵答道:“定了,就是来通知你的。八个字‘坚信政策,彻底做空’。”

    “什么?什么?赵老板,你没搞错吧。现在虽然有波动,可总体还是往上走的,趋势没变呀!怎么让我们做空?”钱老板果然在电话里喊叫了起来。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弄潮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弄潮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弄潮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