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数赢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弄潮时代正文 第十六章 数赢
(156166http://www.156166.com)    经过前一天晚上赵红兵的悉心照顾,第二天肖媚果然好了很多,整个人非常有精神,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赵红兵感觉肖媚对他更加依赖也更加亲密了,赵红兵十分享受这种感觉。

    赵红兵和王一栋约定的时间是晚上六点三十分,下班后赵红兵在去的路上买了几**茅台提前十分钟到达了请客的饭店。没等一会儿,王一栋和一位年纪约莫30多岁的男子说说笑笑就走了过来,此男子面相随和、五官棱角分明却隐隐带有一丝威严,赵红兵知道这一定就是王一栋口中的张mìshū。

    赵红兵三步并作两步走来到了张mìshū的面前,伸出双手握住张mìshū的手热情说道:“张mìshū,有失远迎啊。“

    张mìshū之前就从王一栋口中听过赵红兵,宋市长前段时间也告诉过他有一位赵姓的小伙子是他的远房亲戚,让张mìshū在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能照顾就照顾一下。

    张mìshū看赵红兵如此热情也不敢托大,自己也伸出双手紧握赵红兵的手,说道:“赵总真是年轻有为啊,我在你这么大年纪的时候,还在基层帮领导写文章呢。”

    赵红兵道:“哪里,张mìshū过奖了,都是小打小闹,上不得台面,哪比的上张mìshū在这个年纪就是市长mìshū了。”当官的人都不喜欢别人说他是副职,赵红兵一直非常注意这些细节,市长mìshū和副市长mìshū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

    王一栋这时候看不下去了,对两个人说道:”我说你们两可真有意思,两个都是我好哥们就忙着在那互相吹捧,也没有人管我,你们两的性格我知道,都很好相处也讲义气,不说这些虚头巴脑的话了,直接酒桌上比个高低。”

    王一栋这么一说,赵红兵和张mìshū心里都有底了,再也没有之前相互试探的客套,王一栋也是个妙人,一句话就让两个人放开心扉。

    王一栋平常喜好喝点小酒,但是在家有老婆管着,一进门看见赵红兵的几**茅台,哈哈大笑道:“今天可是不醉不归啊。”

    酒菜上桌,王一栋端起杯子说道:“今天我很高兴,大家都在百忙之中有缘相聚,说起来还真有点古代桃园三结义的感觉,我提议,为了我们之间的感情先干一杯。”

    赵红兵和张mìshū闻言也端起酒杯,几个人都非常豪爽,一杯酒一口就搞定了,赵红兵连忙给两位老哥添酒。

    王一栋对张mìshū说道:“老张,在这酒桌上我也不叫你官职,你也别叫我局长,今天我们聊聊心理话,赵红兵是我老弟,我们之间的感情一直非常好,你的性格我知道也是性情中人,所以我希望今后我们三个人能互相扶持,在不违背大原则的情况下给自己兄弟一点照顾还是可以的,老张你说呢。”

    张mìshū敬了王一栋一杯酒道:“就算王哥你不开这个口,我也会尽可能的照顾红兵,不瞒王哥你说,宋市长之前给我打过招呼,老弟我一直把这件事情放在心里呢,只是一直没有缘分认识红兵。”

    王一栋哈哈大笑,转头对赵红兵说道:“赵老弟你该罚酒,听见了没,你张哥在抱怨你没早点去拜码头。”

    赵红兵道:“老哥说的对,确实该罚!”说完赵红兵接连喝了三杯。

    张mìshū拍了一下桌子道:“好,赵老弟好酒量,都说从酒量中能看出人品,老弟确实是可交之人,来来,都先吃点菜,酒要慢慢品,感情才深啊。”张mìshū看赵红兵四杯白酒下肚面不改色,心中十分欢喜,他自己也是好酒之人,俗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有个好酒友实在是好酒之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三个人觥筹交错,气氛越来越好,王一栋看气氛差不多了,连忙给赵红兵使眼色,让赵红兵有事就直接跟张mìshū说。

    赵红兵敬了张mìshū一杯酒道:“张哥,小弟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你认识的人多,看能不能帮我解决?”

    张mìshū闻言道:“红兵你要说帮那你别怪老哥不管你的事情,咱们是兄弟,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但说无妨。”

    赵红兵闻言自罚了一杯酒道:“情况是这样的,我有个朋友,从台湾过来的,打算在深市投资一家服装厂,后续还有可能再开一家鞋厂,前段时间从外国订了一批机器设备,各项手续也都齐全,哪知道被海关扣在那里,话里话外想捞点好处。”

    张mìshū拍了一下桌子非常生气道:“还有这种事情?市委市政府一直让我们创造一个良好的投资环境吸引别人过来投资,更加别说还是台商,我看这群人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王一栋也帮腔道:“就是说啊,现在的公职人员不想着帮老百姓谋取利益,就只顾着自己这一亩三分田,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赵红兵道:“张哥,这事情你能解决吗?”

    张mìshū道:“你放心,等会你把这批设备的过关编号和手续给我,明天一早我就跟宋市长汇报这个事情,说起来这个事情还要谢谢红兵你,宋市长本来就是负责招商这一块的全面工作,本来就对这一块的人浮于事非常不满,出了这样的事情,是给宋市长整顿工作作风的一个好机会。”

    张mìshū顿了一顿继续说道:“红兵,你跟你的朋友说,让他放心在深市投资,保证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赵红兵道:“那我就替朋友谢谢张哥了。”

    张mìshū道:“是我们工作没有做好,就不要说谢了,红兵你港台朋友是不是很多?”

    赵红兵道:“确实认识一些人,张哥有什么事情吗?”

    张mìshū道:“红兵你是不知道,随着国家从计划经济开始向市场经济转变,深市又是作为改革开放的先锋之地,一直对招商引资这一块非常重视,尤其是港商、台商还有外资,能拉到这样的投资对宋市长的政绩非常有帮助。”

    也难怪张mìshū如此问道,一直从八十年代末到二千年出头,全国各地都兴起一股招商风,尤其是港商、台商还有外资颇受各级政府的喜爱,后世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骗子能够欺骗到政府,也都是打着港商、台商还有外资的牌子进行诈骗,偏偏各级政府对这些打着牌子的人趋之若鹜,不得不说是只注重政绩这种思想的悲哀。

    赵红兵道:“眼前不就有一个现成的嘛,我们可以把我朋友的投资算到宋市长身上,还可以稍微运作一番,突出宋市长的功劳,至于其他的投资商,我确实认识一些想在深市投资的港商以及外资,这些还需要我进一步去询问他们。”

    赵红兵就是这样,能敏锐抓住每一个对自己有利的机会,借助马天明这件事情,马天明解决了现实问题,赵红兵卖了人情,宋市长有了政绩,小小的一件事情赵红兵实现了数赢。

    张mìshū闻言非常高兴道:“红兵你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确实能够把这件事情好好运作一下,宋市长不辞辛苦拉到投资结果被人破坏,宋市长严肃整顿纪律,台商在宋市长的挽留下继续投资,妙,实在是妙!”

    王一栋也拍了一下赵红兵的肩膀道:“真不知道你小子这脑袋瓜子是怎么长得,偏偏这么小一件事,能被你玩出这么一大花样。”

    赵红兵道:“两位大哥过奖了,这其中还有一件事情希望张哥能帮着斡旋一下。”

    张mìshū道:“你直说就是。”

    赵红兵道:“情况是这样的,我那朋友看中一块地想用来建厂,传言那块地有几个人看中,张哥看能不能在里面出点力,把这块地批给我朋友,这也是照顾外资嘛,说的过去,不过最好再批地给他的时候说一下是我帮忙运作的,说实话小弟我也很看好服装行业,自己也想插一脚进去。”

    张mìshū道:“这个事情不大,我估计应该能解决,再说老弟你借口都想好了,不过这件事还是要请示一下宋市长,再说批地手续复杂,不是一下能解决的事情,等老哥我捋清楚再跟你细谈。”

    赵红兵道:“这样最好,还可以敖一熬我朋友,先让他等着。”

    王一栋和张mìshū齐声道:“你这个小滑头。”

    一顿饭吃得三人尽兴不已,饭后赵红兵提议去泡脚ànmó放松一下,王一栋因为要回去照看老婆孩子就先行告辞了,张mìshū本来也想去放松一下,但是考虑到明天一早要把赵红兵的事情好好跟宋市长汇报一下,也就婉言谢绝了,只说兄弟感情,来日方长。

    赵红兵也没有勉强,现在熟悉了以后有的是时间相聚,还是正事要紧。

    赵红兵酒量虽然非常好,但今晚跟王一栋和张mìshū确实喝了不少,导致赵红兵也有些微醺。回到家里,果然客厅的灯又亮了起来,肖媚正在沙发上看电视等着赵红兵,看起来恢复的不错。

    看见赵红兵回来了,肖媚起身来到赵红兵身边,帮赵红兵脱去外套,温柔的问赵红兵道:“老板,你吃饭了吗?”

    赵红兵揉了揉太阳穴说道:“已经吃过了,晚上有应酬,你自己感觉好些了吗?。”

    肖媚把赵红兵的衣服挂好道:“我感觉非常好,谢谢老板昨晚照顾我。”

    赵红兵说道:“大家都在外面打拼,相互帮助是应该的,不要说谢谢。”

    肖媚从赵红兵身上闻到一股酒味,关切的问道:“老板你喝酒了啊?”

    赵红兵点点头道:“今天晚上几个朋友非常尽兴,多喝了一点,这不脑袋稍微有点晕。”赵红兵走到沙发边上,打算躺一会儿。

    肖媚闻言说道:“老板,我会一点ànmó手法,我帮你按按吧。”

    赵红兵笑着说道:“我怎么还不知道你有这手,那我今天可要试试。”

    肖媚羞红着脸坐到沙发上对赵红兵说道:“老板你枕在我腿上面,我帮你按按。”

    赵红兵看着肖媚的纤纤**,以及那宛若天成的魅惑,肖媚本就漂亮,今天又用了赵红兵买的化妆品,再加上赵红兵喝了酒,只觉得一股原始**在心中积蓄着,赵红兵点了点头把头轻轻放在肖媚的**上,肖媚今天身着一身居家短裙,并没有穿sīwà,赵红兵这一枕直接睡在了肖媚的měituǐ上,赵红兵直感觉到肖媚的měituǐ一股滑嫩,心中颇为惬意。

    肖媚的双手开始轻轻按压着赵红兵的太阳穴,肖媚在ànmó方面还真有两把刷子,手上动作轻重合适,穴位拿捏到位,赵红兵有些昏昏沉沉的大脑随着肖媚的ànmó逐渐舒爽,赵红兵闻着肖媚身上若隐若现的香味,看着肖媚娇媚的脸庞,赵红兵趁着酒劲颇为恶作剧似的将头转了一个方向,直接面向那桃花山谷,一缕黑边丝在赵红兵的眼中若隐若现,山谷中仿佛有一丝气息扑鼻而来,一时间赵红兵的呼吸急促起来。

    肖媚本以为赵红兵枕着不舒服想翻身换一个姿势。哪知道赵红兵翻身直接面向自己的桃园,望着赵红兵无赖的样子肖媚心中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有点羞涩又有点欢喜,只觉得自己所有的秘密都暴漏在赵红兵眼前。

    气氛逐渐暧昧,“嗯……”一阵若有似无的声从肖媚的嘴中传出,肖媚本就天生媚骨,这一声yòuhuò的更是要了赵红兵的老命,两目相对,赵红兵再也不想压抑自己心中的**,正想化身为狼扑向小白兔时,赵红兵的大哥大响了起来。

    肖媚慌的跟兔子一样连忙起身,帮赵红兵从公文包里面拿出大哥大递给赵红兵,紧接着飞快的跑向自己的房间,赵红兵看着肖媚的背影苦笑的摇摇头,天公不作美。

    赵红兵拿起大哥大一接,马天明有些急切的声音从大哥大里面传来,马天明道:“老弟,不好意思,老哥我又打搅你了。”

    赵红兵心里道你也知道你打搅我了啊,嘴上却说道:“马哥你又说见外的话,咱们两之间哪有打扰不打扰的。”

    马天明道:“老弟,我那设备的事情你今天托人问了吗?不是老哥想催你,,实在是心里着急啊。”

    赵红兵本来想明天再打diànhuà告诉马天明事情已经解决了,没想到马天明这么按捺不住,赵红兵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老哥,事情都解决了,不出意外的话,明天你就能去海关提货。”

    马天明十分惊喜的说道:“老弟你是真有本事,本来我老哥我只是想问问你进展情况,没想到老弟你给了我一个天大的惊喜,老弟你自己说打点了多少,告诉我,老哥绝对不皱一下眉头。

    赵红兵轻描淡写的说道:“不需要打点什么,我就跟朋友提了一句,他就答应帮我去处理好这件事。”

    马天明颇为感叹道:“老弟,没想到你在深市吃的这么深,老哥我真是心服口服,这样哪天你和你朋友有时间,我马胖子摆酒向你们致谢。”

    赵红兵哈哈大笑道:“这个没问题,哪天得空一定叫老哥来喝酒。”

    马天明有些欲言又止,稍微带着点结巴问道:“老弟呀,那我服装厂土地的事情怎么样了。”

    赵红兵顿了一下吊足了马天明的胃口说道:“这件事情还需要我去斡旋一下,你知道土地审批流程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需要打通的环节太多了,而且小弟可能要借用一下老哥你台商的身份,只要老哥你配合,小弟我心里还是有一定把握的。”

    马天明连忙保证道:“红兵你说怎么搞就怎么搞,老哥时刻等候你的调遣。”

    赵红兵道:“有老哥这句话我就好办事了。”

    马天明道:“那老哥我就敬候佳音了。”

    挂掉马天明的diànhuà,赵红兵摇了摇头,心中升腾的**也熄灭下去,都说酒色不分家,赵红兵今天可是深切体会到了这个说法。

    明天就是招聘会开始的日子,这些天赵红兵也接了许多应聘的diànhuà,办公楼层以及铺面的装修大部分已经完成,投入使用已经问题不大,赵红兵打算明天亲自主持招聘,毕竟公司各个职能部门都没有搭建起来,随着公司的不断发展,赵红兵还是希望多招纳一些人才,等以后公司部门齐全,招聘的事情就可以由人力资源部门直接负责。

    房间里面肖媚心情复杂,自己只是一个农村来的寡妇,实在有些配不上赵红兵这样的青年才俊。不过想起赵红兵面对她呼吸急促的模样,肖媚照了照镜子,特意挺直腰杆看了看自己挺拔的大白兔,心里闪过一丝窃喜,肖媚在心里说道自己还是有本钱的。

    肖媚从房间里面出来打断了赵红兵的思考,这小女人真是yòuhuò死人不偿命,短短的时间里面又换了一身突显身材的衣服,肖媚给赵红兵拿来换洗的衣服说道:“老板,给你洗澡准备的。”

    赵红兵点了点头,不敢再面对肖媚,拿着衣服往浴室走去。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弄潮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弄潮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弄潮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