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再会马天明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弄潮时代正文 第十五章 再会马天明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日子就在这样忙碌而又充实的生活中过去,赵红兵这些天可谓忙得不可开交,成天到处跑,时而会去别墅看一下装修的进程,偶尔去办公楼和铺面看一下进度,还要忙着接听各种应聘diànhuà,刘鹏飞的办事效率很快,没过几天就帮赵红兵找了一处交通便利又非常大的仓库,赵红兵对仓库非常满意,请刘鹏飞好好**了一顿。

    这一天赵红兵正想下班回家的时候,接到了马天明的diànhuà。diànhuà里马天明邀请赵红兵一起吃个饭,话里话外好像遇到了什么麻烦,赵红兵对马天明感官不错,再一个马天明在台湾生意做的很大,有好几家服装厂和鞋厂,下一步赵红兵除了打算开店以外也打算经营自己的服饰品牌,跟马天明处好关系还是十分有必要的,赵红兵叫上李建军开车前往约好的酒店。

    来到马天明约好的大酒店,马天明已经在楼下等候赵红兵,看见赵红兵,马天明几步小跑来到赵红兵的面前,亲切的跟赵红兵握手说道:“赵总,一段时间不见看你红光满面,想来最近日子过的不错。”

    赵红兵道:“马总说笑了,每天就是瞎忙,按理说马总远来是客,应该我请马总吃饭才是。”

    马天明爽朗道:“看赵总你说的,咱们两兄弟谁跟谁,谁请不都是一样嘛,关键是要多交流感情。”马天明本就是自来熟,没一会儿就老弟老哥叫上了,说完马天明邀请赵红兵、李建军往包厢走去。

    酒过三巡,马天明也是个人精,虽然只有三个人,但桌上气氛非常好,马天明一口一个老弟叫着,也没有冷落李建军,不过李建军非常识趣就待在边上吃饭,没有插话。

    马天明看火候差不多了对赵红兵说道:“老弟啊,老哥我有件事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按道理咱们两认识没多久,老哥我也不好意思张这个口,但是老哥我在深市人生地不熟,想来想去,这件事也只有麻烦老弟你了。”

    赵红兵拿起酒**给马天明倒了一杯酒,说起场面话也是毫不含糊道:“老哥你这是打我脸啊,有事情就说,小弟能办就给你办,办不了找人给你办。”

    马天明又敬了赵红兵一杯酒说道:“还是老弟你够意思,情况是这样的,老弟你也知道我是搞服饰行业的,随着内地发展越来越快,老哥我也想过来分一杯羹,这不最近打算在深市开一家服装厂,要是做的好的话,下一步可能会再开一个鞋厂。最近我托人从国外引进一批设备,相关手续也都齐全,但是入关的时候被海关扣押下来,硬是说我手续不全,甚至还说我这一批设备国内禁止进口,话里话外也有要点好处的意思。”

    也许是说道烦心的事,马天明又喝了一口酒继续说道:“本来老哥我的意思也是花钱消灾,哪知道对方胃口实在太大,有点超过老哥我的承受范围,这不想起老弟你在深市比我吃得开,特意来问下老弟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赵红兵听完马天明的话陷入了沉思,这件事情说棘手也比较棘手,因为赵红兵在海关这一块也没有熟人,不过这件事情也不是解决不了,赵红兵听着马天明说要开服装厂心里一动,也许这是他布局的好机会。

    马天明看赵红兵一直在那思考,殷勤的给赵红兵倒酒、夹菜说道:“老弟要是为难就算了,大不了老哥多花些钱就当喂狗了。”

    赵红兵道:“老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刚才只是在想这件事情怎么运作,你放心老弟我明天帮你去试试,不过成不成我可不敢打包票,你把报关编号还有相关手续等下交给我,明天我就找人去问这个事情。”

    马天明举起杯子连喝了三杯高兴道:“那敢情好,老哥我就敬候佳音了。”

    赵红兵道:“马总你开办服饰厂现在进展到哪一步了”

    马天明道:“还只是初步开始,不过厂子是肯定要开的,这一次正好碰上一个好机会,有熟人帮我弄了一批设备,就是被海关扣押的那一批。不过其他进展就比较慢,现在正在考察选址阶段,老弟你是不知道,老哥我看中的厂址所在的那块地据说有几个人抢,正心烦这件事呢,要是谁能帮我解决那块地的问题,老马我愿意算他一股,怎么老弟你也对开服装厂有兴趣吗?”

    紧接着马天明一拍大腿道:“我怎么把老弟你忘记了,要是老弟你能帮我解决土地的问题,老哥我给你算一成干股。”

    赵红兵闻言心中一动,要知道厂址的选择还是非常重要的,需要兼顾交通、职工上下班是否方便等各方面因素,看来马天明选的厂址非常好,要不然也不会舍得给一成干股,赵红兵想了一会说道:“兴趣是有的,不过具体情况要等我问过才知道,不知道老哥服装厂的股东都有哪一些人。“

    马天明道:“暂时就我一个人独资,不过老弟你要是参与的话,我举双手赞成,老弟你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就成,来,不说这些了咱两继续喝酒。”

    饭后马天明邀请赵红兵、李建军去泡脚ànmó放松一下,赵红兵笑着拒绝了,他跟马天明说要想想看这件事情怎么操作,马天明想着还是解决问题要紧也没有勉强。

    赵红兵坐在车子里面本想打diànhuà给王一栋,看能不能让王一栋出面找人解决这个事情,但仔细考虑了一下,赵红兵又把diànhuà放了下来,赵红兵清楚王一栋的性格,只要赵红兵开口,王一栋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把事情解决好,但是赵红兵估计王一栋对海关这一条线不一定熟悉,最大的可能王一栋还是要找他岳父去办这件事,毕竟王一栋的岳父是副市长,打个招呼有的是人往前凑。

    为什么我不亲自去找宋市长去办这件事呢?赵红兵心里突兀的闪过这个想法,送莎莎去医院以后宋市长对他说的话,宋市长当时说如果赵红兵遇到问题可以去找他的mìshū小张。当然,大人物可能只是随口一说,但这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拉近彼此关系的机会。

    赵红兵拍了自己脑门一下,一条这么好的关系线自己没有好好维护,实在是考虑太不周到了,不过现在也不晚,宋市长身居要位平常太忙,自己可以从他的mìshū小张入手,不过考虑到自己直接给张mìshū打diànhuà太过突兀,还是要靠王一栋引荐一下才好。

    赵红兵拿起大哥大拨给王一栋,没一会儿diànhuà接通了,赵红兵笑着道:“王局长,一段时间没见,没把小弟忘了吧?”

    王一栋道:“你小子也学别人挪揄我,讨打了是吧,最近你嫂子还总是念叨说红兵怎么都不shàngmén了你说你小子是不是该罚。”

    赵红兵道:“这一阵子真是忙糊涂了,改天一定登门给老哥和嫂子赔罪。”

    王一栋道:“你小子有心就好,今天打diànhuà有什么事情吗?”

    赵红兵道:“是这样,我想认识一下宋市长的mìshū小张,不知道老哥能不能引荐一下。”

    王一栋故作生气道:“是张勤吧?我说你小子有什么事情直接跟我说不就完了,认识他干嘛?”

    赵红兵道:“老哥,我也不可能每件事情都麻烦你呀,你现在才上任,正是出成绩的时候,小弟实在不好意思跟你开口。”

    王一栋道:“就你小子心眼多,成吧,明天晚上你安排个地方,我帮你约他出来。”

    赵红兵道:“那就谢谢老哥了,替我向嫂子还有小侄子问好。”

    赵红兵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叫李建军把他送回家里。

    赵红兵回到家里发现灯都是黑的,赵红兵心里不免感到奇怪,平常肖媚一般都会把客厅的灯开好,坐在沙发上等赵红兵回家,赵红兵一回来肖媚就会问赵红兵吃过饭没有,然后帮他去准备晚饭。赵红兵每次看到这一幕都会觉得心里暖暖的,每个在外打拼的人都希望回家的客厅里面有一盏灯在等着自己,那是家的温暖。不知道今天肖媚是个什么情况,人都没看见。

    赵红兵敲了敲肖媚房间的门,门直接被推开了,赵红兵发现一个人影躺在床上,时不时的咳嗽两声,房间里面有一股刺鼻的味道,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堆呕吐物,赵红兵顿时觉得心里不妙,跑过去一看只见肖媚脸红的异常,把手放在肖媚的额头上,居然是滚烫的。赵红兵连忙推了推肖媚说道:“肖媚,你没事吧?额头怎么这么烫。”

    肖媚用力睁开眼睛,软弱无力的说道:“老板,你回来了,还没吃饭把,我去给你准备晚饭。”肖媚作势就要起来,没想到一下没有撑稳摔倒在床上。

    肖媚上身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贴身毛衣,下身一件短短的皮裙,配上这虚弱的模样,以及魅惑的容颜实在是惹人犯罪。

    赵红兵只觉得此刻的肖媚更加诱人,紧接着呸了自己一下,都什么时候了,自己还想着这些,赵红兵把肖媚扶着坐好,紧接着一个跨身把肖媚背了起来,赵红兵道:“走,我带你去医院,这样下去会把人烧坏的。”

    肖媚有气无力的回答道:“老板,不用了,我不喜欢去医院,我休息一会儿就好。”

    赵红兵无视了肖媚的回答,背着肖媚就往楼下走去。

    在赵红兵背上的肖媚看着霸气又十分紧张的自己的赵红兵,只觉得赵红兵的背在这一刻是那么的温暖,想到了自己在婆家的待遇,肖媚轻轻的啜泣起来。

    赵红兵温柔的说道:“是哪里疼的难受吗?”

    肖媚道:“老板,没有,只是觉得你对我太好了心里十分感动。”

    赵红兵道:“傻瓜,你对我也很好啊,都在异乡打拼,我们要相互扶持才对不要说话了,医院很快就到了。”

    赵红兵把肖媚放在车子的后座上面,让肖媚舒服的躺在后座椅上,开着车就往医院疾驰而去。

    车子在赵红兵的驾驶下很快就来到了医院,赵红兵一把抱起肖媚就往急诊室赶去。

    值班的是一位女医生,赵红兵对医生说道:“医生,这个病人发烧呕吐,麻烦你赶快看一下。”

    医生开了一堆检查单对赵红兵说道:“先去抽个血,再去量一下体温,病人如果烧的厉害,先拿一块湿毛巾给她物理降温。”

    赵红兵连忙跑到缴费窗口把检查费用交齐,就带着肖媚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检查,检查完以后,赵红兵叫医生给肖媚安排了一个病床,赵红兵则去等候各项检查结果。

    没一会儿,医生拿着检查结果找到赵红兵,医生说:“病人白细胞异常增多,初步诊断是水土不服,继而感染病毒或细菌引起的感冒发烧,先吊水治疗吧,这是我开的药方,你去缴费等会会有人过来打针。”

    赵红兵道:“好的,谢谢医生了。”

    赵红兵再次跑到缴费窗口,想了想,又到医院外买了一条毛巾,把毛巾打湿,轻轻的敷在肖媚的额头上,肖媚看着赵红兵跑前跑后连汗珠都有了,心里暖暖的,嫣然一笑帮赵红兵擦着额头上的汗珠。

    没一会儿,护士拿着药**就进了病房,肖媚的手用力抓着赵红兵可怜的说道:“老板,我怕,我从小就怕打针。”

    赵红兵摸了摸肖媚的秀发道:“乖,一会就好了。”

    护士将针头刺入肖媚的手臂里,肖媚用尽所有力气抓着赵红兵的手,把赵红兵的手都抓出印子了。

    护士的打针技术还是非常好的,轻易找准了血管,赵红兵安慰肖媚道:“你个傻瓜,是不是一会就好了。”

    肖媚轻轻的点点头,看着赵红兵手上的被她抓的印子,抱歉的对赵红兵说道:“老板,对不起。”

    赵红兵道:“没事,你好好休息一会儿,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肖媚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说道:“老板,你不要走,我一个人好害怕。”

    赵红兵点了点头,安静的陪着肖媚,没一会儿肖媚睡着了,赵红兵起身准备去外面买些吃的。

    赵红兵买了一碗鸡肉粥,一笼饺子就回了病房,刚推开病房就看见肖媚孤独的身影在轻轻的抽泣。

    赵红兵心疼道:“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肖媚委屈道:“老板,我以为你抛下我一个人走了。”

    赵红兵晃了晃手中的食物对肖媚说道:“别胡思乱想,这不给你去吃的吗?吃一点东西好的快。”

    肖媚破涕为笑道:“老板,你对我真好。”

    大约过了两个多小时,三**药水全部打完了,肖媚脸色逐渐恢复正常,整个人精神状态也不错,肖媚乞求的对赵红兵说道:“老板,我不喜欢待在医院,我们回家吧。”

    赵红兵道:“你等会,我去问下医生。”

    医生给肖媚重新测了一下体温,叮嘱赵红兵道:“烧已经退了,回去记得多喝水,多休息,如果有呕吐、腹泻的话再来就医。”

    赵红兵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接着把自己的外套批在肖媚的身上,搂着肖媚就往车的方向走去,肖媚脸色微红的把自己的头轻轻靠在赵红兵的胸膛。

    回到家里,赵红兵把肖媚扶到床上休息,把肖媚的房间的窗户开了一条缝,然后自己拿着拖把把肖媚的那一堆呕吐物清理干净。

    赵红兵温柔的对肖媚说道:“窗户打开一点给你透透气,好好休息,明天肯定能好。”

    肖媚看着赵红兵忙碌的身影,听着赵红兵暖心的话语,心里非常开心,从来没有人对她这么好,这种有人关心自己的感觉真好。肖媚心里不由自主的想到要是赵红兵能是她的丈夫该有多好,紧接着肖媚用被子捂住自己的头部,好像因为自己有些异想天开的想法而脸红。

    赵红兵洗漱完以后回到自己房间,关于开办服装厂的想法有些思路需要捋一捋,原本赵红兵是打算在服装店取得成功以后才转向经营自有品牌的,但是现在马天明那边有这么一个好机会可以插足进去,赵红兵的心又动了起来,不过在股权划分这一块赵红兵还是有自己的想法,他需要一定控股权,否则自己的经营理念、经营方式将会受到别人的制衡,这是他不能接受的地方,不是每一个人都像林总、刘总那样对他有无限的支持。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弄潮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弄潮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弄潮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