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七章 再遇刘秀英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弄潮时代正文 第五十七章 再遇刘秀英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赵红兵逃难似的离开了自己的家,直到车子慢慢远离家门口才长舒了一口气,赵红兵绕了绕路,跑到大国家接上大国。

    上次深市就是由大国接待的李伟,两个人居然在游玩中接下了深厚的“战友”?情,大国这小子一听李伟相邀,差点口水就流下来了,看来他与李伟两个真是臭味相投。

    赵红兵想了想,又叫大国开车来到铁蛋家,铁蛋名叫李铁柱,叫上铁柱自然是为了带他去见见世面,学会与人相处。无论是大国还是铁蛋,赵红兵都有意培养他们,要知道随着赵红兵的事业越做越大,他一个人不可能事事都亲自去办,底下必须要有绝对信任的人。大国和铁柱都是赵红兵带出去的,忠心自然没有任何问题,对于做大事的人来说,底下的人可以不聪明,但是绝对不能不忠心。

    走在半道上,赵红兵叫大国开车去往商场,铁柱这傻小子还穿着一身土里土气的衣裳,一看就是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人靠衣装,佛靠金装”不管什么时候,一身得体的衣服永远是对自己以及他人的尊重。

    赵红兵给李铁柱买了一套西装,李铁柱穿上以后,别说还真有几分硬汉味道,赵红兵对铁柱说道:“记住,刚出去外面首先要少开口,多听、多学、多做事。”

    铁柱点了点头道:“兵哥,我知道了。”

    来到文河县最好的酒楼,赵红兵把diànhuà打给李伟道:“你在哪呢?我到了,顺便带了个朋友给你认识一下。”

    李伟支支吾吾有些尴尬道:“兵哥,我有点事耽误了,等会就过去,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计较,包厢我已经订好了,888号房,您老先上去喝杯茶,我叫上几个哥们马上就到。”

    赵红兵被李伟弄得哭笑不得,还好他们两够熟悉,赵红兵也知道李伟不靠谱的性格,要换了其他的人,指不定别人怎么想,赵红兵调侃道:“你小子请我吃饭,结果自己没到,你可真够诚心的,你有事你先忙,我先上去坐坐。“

    “就知道兵哥不会跟我计较,等着我哈,我待会就到。”李伟听赵红兵没有生气,松了一口气,他心里还是挺尊重赵红兵的。

    赵红兵招呼大国和铁柱下车,赵红兵在前,大国和铁柱在后,向着包厢走去,没有注意到角落里一个人正盯着他看。

    盯着他看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不同意赵红兵和刘秀英在一起的刘秀英的母亲,她看着赵红兵熟悉的背影嘴里喃喃自语道:“不会是那穷小子的,那混蛋小子怎么会穿的起西装,开的起小车,边上还有两跟班。我一定是眼花了,呸,我管他是谁,今天可是我女儿跟教育局牛副局长儿子订婚的日子,得叫老公和秀英下来,亲家应该快到了。”说完,刘秀英的母亲还拿出镜子照了照自己那张得意洋洋的老脸才满意的笑了。

    酒店门口,刘秀英一家人正在等待即将成为亲家的牛副局长一家人,没过一会儿,牛副局长带着夫人和儿子来了,刘秀英母亲赶忙迎了上去说道:“亲家来了啊,听说亲家最近要高升,我们两家这可是双喜临门啊。”

    牛副局长还没说话,牛副局长的夫人摆了摆手道:“还没有影的事情,亲家别乱说。”虽然说着不要传,可眼里的得意劲怎么也掩饰不过去。

    牛副局长站在一边没有吭声,其实他心里不太同意儿子与刘秀英在一起,他觉得刘秀英性格太胆小、怯弱了,做人没有一点主见,配不上自己的儿子,再加上刘秀英的父母又是一副势力眼,典型的小市民,牛副局长打心眼里看不起他们一家,但是挨不住儿子的一再要求,自己老婆也觉得刘秀英长得好,带出去也有面子,牛副局长只能忍下这口气,同意今天前来订婚。

    这时候一阵刺耳的轮胎摩擦声响了起来,一行人从车上赶忙下来,领头的是正是李伟,旁边跟着物资局马局长,教育局蒋局长,卫生局陈局长、公安局李副局等一些文和县guānchǎng的重要人物。只见李伟咋咋呼呼地对着众人嚷:“你们都快着点,我可已经迟到了,待会我哥们生气了。”

    牛副局长一看,是县长儿子还有这一大票各个局的局长忙着不知道去见谁,要说县长公子李伟,文和县guānchǎng的人基本没有不认识的,这小子仗着当县长的父亲宠着他,平时可嚣张得很。

    牛副局长连忙拉着自己的上司蒋局长问道:“蒋局长,你们在哪个包厢,我等会上去敬杯酒。”

    蒋局长只觉得特别恼火,谁这么没眼力,没看我正忙着吗,蒋局长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今天县长公子相邀吃饭,蒋局长为了自己即将踏入仕途的儿子有个好前程,特意来结交县长公子,突然被拉了一下落在后面,自然异常恼火,仔细一看原来是传言可能会接替自己的牛副局长,蒋局长脸色恢复了一些道:“原来是牛局,我们在三个八,待会你自己上来,我先走了。”说完火急火燎的向着包厢赶去。

    “亲家,刚才那一大群人是谁啊?这么急急忙忙的。”刘秀英的母亲有些好奇问道。

    “那是李县长的公子,还有各个局的一把手,可能县里来了什么大人物,他们前去接待吧。”

    “还真是可惜了,这么多领导还没有来得及结识就走了。”刘秀英的母亲懊恼道。

    “亲家母,没事,你要真想见识一下,等会叫老牛带着我们一起上去敬杯酒。”牛副局长的妻子接话道。

    “那敢情好。”

    “你个女人懂什么,上去敬领导酒带着你们像什么话?”牛副局长有些生气。

    “上去见识一下有什么关系,再说你不也快和他们平起平坐了吗?”牛副局长的夫人加大了声音说道。

    牛副局长有些怕老婆,没有再言语,当然他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大家都是局长,带几个人过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三个八包厢,李伟带着众人一路小跑来到了包厢,看见赵红兵一行三人正在聊天,李伟走上去给赵红兵一个热情的拥抱,歉意的说道:“兵哥,我真是有事耽搁啦,别怪罪小弟。”

    赵红兵道:“我还不知道你小子,我要是跟你生气,我得把自己气死,你小子这么个性子怎么总是不变啊,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大国就不用说了,你的好战友,这个是铁柱,我发小,这次也准备带他去深市发展。”

    李伟跟铁柱打了声招呼,接着对赵红兵说道:“真羡慕他们啊,能时刻陪着兵哥在深市这花花世界遨游,我可就没有这福气了。”

    跟着李伟一行进来的众人有些傻眼,谁曾见过嚣张跋扈的县长公子这么低姿态,除了物资局马局长、教育局蒋局长认识赵红兵之外,众人无不对赵红兵的背景有些好奇。

    李伟给赵红兵一一介绍来的官员,赵红兵跟这些领导一一握手,姿态放的很平和,一行人非常有讲究的落座,坐位子可是一门非常有学问的事情,一般来说,座位是按照辈分大小、年龄高低来排座,坐在主位通常是年龄大辈分高的人,但现在这个情况明显这种坐法明显不合适,在座的都是官员自然不能按年龄来排座。

    在这种场合讲究面朝大门为尊,经过一番客套以及在李伟的强烈要求下,赵红兵坐在“主位”上,李伟坐在他的旁边坐主陪位置,其余一行人由于级别相差无几,最后按照年龄依次坐下来,大国和铁柱坐在靠近大门的位置,由于这个位置是上菜的位置,大国和铁柱的定位是负责酒桌上接待的任务,赵红兵带他们来的目的也在此,有意锻炼一下他们待人接物的礼节。

    赵红兵酒量非常不错,而且见多识广,在他调节下,气氛逐渐热烈,酒桌上各官员都向赵红兵和李伟敬酒,赵红兵来者不拒,一行人都十分尽兴。

    李伟酒量不行,带着些许醉意搂着赵红兵的肩膀对大家说道:“在坐各位领导,赵红兵就跟我亲哥似的,兵哥的事就是我的事,如果以后赵红兵需要大家帮忙,请大家务必给面子,李伟会记得大家的好。”众人纷纷拍着胸脯答应道说没问题。

    就在这时,包厢门响起了敲门的声音,牛付局长一家人以及刘秀英和她的母亲端着酒杯推门而进,看样子是准备向包厢内的人敬酒。只见突然之间,刘秀英的母亲就跟见了鬼似的,连杯中的酒都洒了出来,这一下她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她昔日口中的穷鬼正坐在主位上,边上陪同的是县长的儿子,她一时精神有些恍惚,手指着赵红兵嘴里口无遮拦道:“赵红兵怎么是你这个小子,你怎么会在这?”

    刘秀英顺着母亲的目光忘过去,惊讶的捂住小嘴,她看见了往日熟悉的身影,现在的他一身精致的西装,依然是那么帅气,在酒桌上谈笑风声,一时间过去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复杂的表情浮上脸庞。

    牛副局长看到这个情况想要发作,但是现在这个场合又不好做声。李伟啪的一声拍的桌子直响,李伟性格本来就嚣张,只是在赵红兵面前有所收敛,李伟一看牛副局长是领头的,对着牛副局长嘴里骂道:“哪里来的神经病女人?你是哪个单位的?”

    蒋局长铁青着脸道:“老牛,这是怎么回事!”

    牛副局长心里把刘秀英的母亲骂了个遍,只能赔笑道:“李少,我是教育局副局长老牛啊,以前还shàngmén拜访过李县长”

    李伟嘴里依然骂骂咧咧说道:“我管你是谁,今天是给我老哥接风的日子,你带个疯女人上来是来打我的脸吗?我不管,叫那个疯女人立刻跟我老哥道歉,否则我看你这官也混到头了。”

    牛副局长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连忙道:“是,李少,我就叫她道歉。”接着转身对刘秀英的母亲命令道:“快给李少的朋友道歉。”

    刘秀英的母亲依然处在懵逼的状态,她无法想象昔日看不起的穷小子,今日居然和县长的公子坐在一起,似乎还是以赵红兵为主,听到牛副局长要她道歉的话语,性格要强的她一时不能接受地楞在了原地。

    牛副局长一看刘秀英母亲的表现非常愤怒,大声对着刘秀英的母亲道:“有我在,你女儿别想进老牛家的门。”接着对他的夫人和儿子说:“看你们给我找的好亲家,是要把我气死!”

    刘秀英看见这情况,昔日的情郎现在已经飞黄腾达,她走到赵红兵面前道:“赵红兵,我,我代我的母亲向你道歉,对不起。”说完,拉着自己的母亲掩面而去。牛副局长的儿子冷眼看着她跑出去没有丝毫反应,对他来说,他父亲的官位显然更加重要。

    赵红兵看着离开的刘秀英表情有些复杂,没想到再次碰到了昔日的恋人,她还是那么没有主见那么怯弱,赵红兵一时觉得有些意兴阑珊,以前自己怎么会喜欢这样一个女孩子。

    在刘秀英母女离开后,牛副局长一家人赶忙像赵红兵道歉,赵红兵知道不关他们的事,也没有继续为难他们,只是李伟还不依不饶带着醉意道:“我记住你了牛副局长,你爹还真没给错你姓,你是真牛,连我的朋友也敢得罪。”吓得牛副局长一家人脸都面如死灰,进步是不敢想了,能保住现在的位置就不错了。

    当然这只是酒桌上的一点小插曲,现在赵红兵的眼界也不一样了,今天李伟好心为自己接风,再说在座的都是以后的人脉,保不齐哪天就有用上的时候。赵红兵看着酒桌上气氛有些冷淡,又发挥了他能言会道的本事,气氛又逐渐热烈起来。

    李伟笑着调侃赵红兵道:“你和刚才跑出去的那个女孩子有故事哦。”

    赵红兵已经把李伟当成朋友,苦笑着告诉他实情:“读书的时候谈过几年,后来她父母嫌弃我家穷,不准她跟我来往,她性子没有主见,我们两就这样分了。”

    李伟被赵红兵的话逗得哈哈大笑说道:“没想到兵哥你还有这种黑历史。”接着话头一转:“那是他们瞎了狗眼,狗眼看人低的东西,现在后悔也没用了,要不晚上哥们带你去乐呵乐呵缓解一下。”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弄潮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弄潮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弄潮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