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 朋友馈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弄潮时代正文 第四十三章 朋友馈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那是一个美好的夜,个中美妙只有赵红兵和阿芝两人能体会。

    当星空之下,阿芝躺在赵红兵强壮的怀抱里时,赵红兵问:“今天开心吗?”

    阿芝乖巧点头,傻傻地说:“我一辈子都没有今天这么开心。”

    赵红兵笑了笑,没有把这句话当真,过了半响,阿芝低声道:“你从来没有问过我的名字。”

    赵红兵道:“你不是叫阿芝”说到半途感觉不对,改口道:“名字重要吗,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

    阿芝欢喜道:“你真的这样想吗?”

    赵红兵笑道:“当然,要是不喜欢你,我会让你陪我一起过生日吗?”

    阿芝听了,欣喜之情溢于言表,赵红兵感觉她的身体都因为兴奋而有些颤抖,过了一会,阿芝柔声道:“我的名字叫董金芝,你记住了吗?”

    赵红兵感觉到了她的真情,但还是疑虑的,沉默片刻,说道:“记住了,我还是叫你阿芝吧。”

    那天夜里,他们说了很多,聊了很多,感觉彼此关系一下就亲近了许多,但是阿芝最想听到的话,赵红兵一直没有说出来。

    分别的时候,她有点失望,但还是强颜欢笑,柔声道:“兵哥,祝你生日快乐。”

    赵红兵有一句话想说,但犹豫半天还是没有说出来,最后道:“谢谢,也祝你每天快乐。”

    和阿芝看了半晚上星星,赵红兵回到家里好好睡了一觉,第二天上班后,赵红兵安排好工作,坐下来继续调整核定经营部的有效库存。有人敲门,赵红兵说:“请进!”

    前台xiǎojiě进来,诚惶诚恐地说:“赵总,有几个鬼佬和一个xiǎojiě找您!说是从香港来的。”

    赵红兵愣了一下,随前台xiǎojiě走到公司门口,意外地发现竟是布兰妮和约翰,还有一个外国男人和一位年轻亚裔xiǎojiě。

    赵红兵很惊奇,也很高兴,说道:“约翰,真的是你们,我以为你们早就回法国了。”

    布兰妮和约翰看到赵红兵,喜不自禁。布兰妮叫道:“,rrns赵,我亲爱的朋友!”拥抱着赵红兵,亲着他的脸颊。约翰也拥抱了赵红兵,脸贴过了脸。

    约翰介绍道:“这位是尤利西斯先生,她是珍妮xiǎojiě!”

    赵红兵与尤利西斯和珍妮xiǎojiě握了握手,说:“欢迎,非常欢迎你们来到深市!”

    布兰妮说:“他们在香港工作,经常来深圳。”

    赵红兵说:“请进,请到我办公室!”赵红兵对有些战战兢兢的前台xiǎojiě说:“你倒几杯水过来。”

    赵红兵带着布兰妮、约翰等人走过办公大堂,员工们都站了起来。刘总正好从财务部出来,看见赵红兵领着这么几个人,惊异地睁大眼睛。赵红兵说:“这是我的几个朋友,刚从香港过来。”

    刘总对这几人笑堆脸上,点头相迎,却不知道说什么,语言不通就是这么尴尬。

    来到赵红兵办公室,几人坐下。有人敲门,进来的是mìshū张倩和前台xiǎojiě。

    前台xiǎojiě手里端着一个圆托盘,上面用一次性纸杯装着几杯水。张倩将水杯绕几一杯一杯放到茶几上,笑着一一说到:“请喝水!”

    约翰和布兰妮等人都欠身道:“谢谢!”独珍妮xiǎojiě用粤语道:“吾该晒!”

    前台xiǎojiě出去了,赵红兵介绍说:“这是我们公司的大měinǚ张倩xiǎojiě,负责文秘行政。”对张倩说:“约翰、布兰妮、珍妮、尤利西斯,都是我的朋友!”

    约翰赞道:“这位xiǎojiě真是美丽极了,简直是东方的维纳斯!”

    张倩听不懂,但知道是在说自己。赵红兵说:“谢谢!”对张倩说:“你坐我身边。”张倩在他身旁坐下。

    布兰妮问:“赵,这间公司是你们开的吗?”

    赵红兵摇头笑道:“不是!我只是一名股东,张xiǎojiě是这里的职员。”

    布兰妮很有点八卦,眼睛在赵红兵身上转转,又在张倩身上看看,问道:“我想你们一定是恋人吧?”

    张倩看她暧昧的表情,虽不知说什么,但也猜到一点,脸上红红的,赵红兵看她娇羞的表情,故意说道:“你为什么这样想?”

    布兰妮笑道:“她看你的表情,充满了崇拜和仰慕,这是àirén的目光。”

    约翰道:“这家公司允许恋人在一起工作吗?不会影响工作吗?”

    赵红兵明白西方人说话直截了当,不似中国人那么含蓄,便澄清道:“我和她不是恋人,我们只是普通的上下级关系,张xiǎojiě工作很认真,我很欣赏。我的恋人在异地,暂时无法见面,我只能每天给她打diànhuà,以解思念之情。”

    布兰妮十分欣赏地赞叹:“赵,你真浪漫,一点也不比西方人差!”

    赵红兵说:“追求爱情,追求理想是人类的天性。为了爱情和理想,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约翰说:“赵,你是一个品德高尚的人,因为你,我对中国人有了全新的认识。再次感谢你在海城救了我!”

    赵红兵说:“约翰先生千万别再称赞我了,每一个有正义感和善良的人都会那样做!在上海那么多人围着你们,都是想帮助你们,只是由于语言和能力不够。而我刚好有这个能力。”

    约翰从一个包里拿出一摞崭新的带华盛顿人头的钞票,放到赵红兵面前,说:“这是一万美元,是我付给你的酬劳和你垫付的医药费!”

    赵红兵忙道:“约翰先生,我给你垫付的医药费和住院费只有一千多元人民币,还不到二百美元。我不能”

    约翰打断他的话,说:“我知道,你在那种情形下帮助了我,你应该得到这么多报酬。”

    赵红兵坚持不受,说道:“这实在太多了。我根本没想到你们特意到深市来还我垫付的钱,我收下二百美元好了。”说着抽下两张一百美元的钞票,将剩下的钱推到约翰跟前。

    约翰十分不解,说:“你这个人真的很奇怪,你救助了我,我愿意付给你这么多,难道你不愿意吗?”

    赵红兵说:“我只垫付了这么多,就只能收下这么多!”

    约翰说:“难道你很富有,不缺钱吗?”

    赵红兵说:“我不富有,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国人,现在正投资做点小生意,正是缺钱的时候。但我帮助你是应当的,不能计报酬的。”

    约翰说:“你救助别人,难道没有价值吗?你救我的价值何止这区区一万美元,在我看来,十万、二十万都不止!”

    赵红兵说:“约翰先生,我们中国人救助别人也是有价值的,但这价值是情意!中国有句古老相传的话叫情意无价,情意是不能用金钱来计算的。”

    布兰妮说:“你们中国人帮助别人都不计报酬的吗?”

    赵红兵肯定地说:“是的,这是中国人的传统美德,能帮助人的时候绝对会伸出援手。所有的中国人真心帮助别人,都不会计报酬,只求留下情意,灵魂得到升华。中国有句成语叫助人为乐!”

    约翰说:“这简直太神奇了!你们这个民族是个非常奇特的民族。”

    布兰妮说:“赵,你帮助了我们,我们也非常愿意帮助你。你现在投资做生意,急需要钱用,正是我们帮助你的时候,你会拒绝我们的帮助吗?这一万美元虽然不多,但兑换chéngrén民币是十万,很多中国人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

    赵红兵哈哈大笑,说:“谢谢你们夫妻的好意!我愿意接受你们的帮助,但不愿意接受你们的钱,这会破坏我们之间的友谊。”

    布兰妮、约翰和尤利西斯被他这话弄得莫名其妙,分不清他到底是接受了,还是没接受。珍妮毕竟是香港人,能够理解赵红兵的意思,解释道:“rsnprnnprrnsp赵先生不接受你们的钱,收下了你们的友情!”

    约翰耸耸肩,一副不可思议和无奈的样子,摇着头将美金装进包里。

    珍妮xiǎojiě用粤语道:“他底被你弄糊涂着啦!”

    赵红兵有些听不懂,张倩说:“他听毋明粤语。”珍妮xiǎojiě笑起来。赵红兵说:“珍妮xiǎojiě,我只能讲普通话和yīngyǔ。”珍妮xiǎojiě一字一顿地用普通话道:“我的国语讲不好。”赵红兵说:“你的yīngyǔ很标准,我们用yīngyǔ交流还方便一些。”珍妮xiǎojiě笑着说:“这非常有意思!”

    赵红兵松了口气,说:“布兰妮xiǎojiě,约翰先生,请你们不要误解我的意思。见到你们,我今天非常高兴,这已经足够了!”

    布兰妮说:“赵,你的为人让我敬佩,我们一定会成为非常好的朋友。如果你日后生意上遇到困难,需要资金周转的时候,请你告诉我们,我们会尽力支持你!”

    赵红兵说:“我现在投资的生意,目前还不存在问题。如果日后周转困难我会请求你们帮助。”

    布兰妮道:“我们知道你现在从事金属制品生意,你有没有兴趣投资服装业?”

    赵红兵笑道:“衣食住行,这是所有人都离不开的东西,我们国家正在大搞改革,经济正在飞速发展,人们在解决食物的问题后,自然会有更高的追求,我很看好服装业,也有这方面的兴趣。”

    赵红兵本是说的客气话,哪知布兰妮和约翰等人一听,眼睛一亮。布兰妮问:“赵,你是说有兴趣投资做服装生意?”

    赵红兵说:“是啊,我的女朋友很爱逛街,十分喜爱服装,我也有一定关注,觉得服装业,尤其是女性服装,以后会有很大潜力。”

    约翰非常感兴趣地问:“赵,如果你投资服装,你准备做什么风格的品牌?”

    赵红兵说:“什么风格我不太懂,就以价位来说吧。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们没能力做华伦天奴、阿玛尼这种顶jípǐn牌,但也不愿做很低档的服装,应该会寻找一个主体价位水平在三百到六百元人民币之间的品牌做。根据我的观察,我们国内的城市,这种价位水平购买力最强。”

    一直默不作声的尤利西斯高兴地说:“太好了!我们做了几十年服装,正是这种主体价位。”

    赵红兵惊诧地问:“你们是做服装的吗?”

    约翰哈哈笑:“亲爱的赵,你算问对人了,用一句你们中国人的话来形容,尤利西斯正是这方面的大行家。”

    珍妮xiǎojiě跟着解释道:“尤利西斯的祖父从1945年在米兰开始做服装,经营了两代人四十多年,约翰先生的公司一直帮助运营品牌,现在全世界尤利斯店有一千多家,已经是国际著名时装品牌。尤利西斯先生是亚太地区的负责人,我是香港的主管。我们在香港、新加坡、东京、大阪、汉城、台北、曼谷都经营得非常好。深市我们已经留心好久了,觉得这是一个非常理想的城市,购买力正适合发展尤利斯店,这次来深市,我们一方面是带着约翰先生一家人来游玩,一方面也是来考察深圳市场的。”

    布兰妮娇笑道:“这也是今天我们来找你一个主要目的。”

    珍妮介绍的时候,外国人真性情,约翰得意洋洋,摇头晃脑,象个小孩子那样开心,意思:怎么样,我终于可以帮到你了吧!布兰妮也是笑逐颜开。等珍妮解释完,布兰妮娇笑道:“这也是今天我们来找你一个主要目的。”

    赵红兵喜上眉梢,说:“那真是太好啦!我能看看尤利斯服装的画册吗?”

    尤利西斯和珍妮从身旁拎出四五个精美的纸包装袋放在茶几上,绿色的是男装,粉红色的是女装,非常精美。尤利西斯和珍妮从纸袋内拿出大大小小十多本画册,新加坡、东京、香港等地的一大本店相册,以及十多件女式恤,夏季衣裙来。画册分门别类十分齐全,连色谱册都有。

    张倩惊喜地拿起两件衣衫,说:“哎呀!好漂亮,好漂亮啊!这就是我最喜欢的服装啊!”

    赵红兵欢喜道:“可以让我们美丽的张xiǎojiě试一下吗?我相信她一定能体现这套服装的完美价值。”这句话他用yīngyǔ说了一遍,又用汉语说了一遍,张倩听后脸色泛红,看向赵红兵的目光不觉有些异样。

    约翰说:“当然可以!张xiǎojiě身材肤色非常好,穿着一定美极了!”

    赵红兵对张倩说:“你去试一下,看看感觉怎么样!”张倩拿起衣衫到她办公室去了。赵红兵看了一些相片,又翻看着画册。新加坡、东京、香港的店装饰都是统一风格,美仑美奂。春夏秋冬各类服饰以休闲款式为主,美不胜收。包括各种鞋、包类、配饰。还有雨伞、匙扣和胸花、肩花等,上面用英文标注着赠品非卖。

    过了一会,张倩走进来,让人眼前一亮,实在是太漂亮了!张倩喜不自禁道:“这是正宗的意大利货,非常舒服,非常漂亮,我太喜欢啦!”

    赵红兵问:“这套服装多少钱?”

    珍妮xiǎojiě说:“恤是五百六十八港币,下裙是四百八十八港币,一共是一千零五十六,折合人民币差不多八百八十元。”那时人民币比港币值钱。赵红兵见这种质地,这么漂亮的一套服装只要八百八十元,心想在国贸最少卖到一千五以上,忙说:“这正是我要寻找的价位!尤利西斯先生,我可以经营你们的服装吗?布兰妮,还有约翰,你们帮我说一下情。”

    尤利西斯看着约翰,微笑不语。布兰妮与约翰张开手臂,异口同声道:“当然,我的朋友!”赵红兵激动地拥抱了布兰妮和约翰。

    赵红兵不曾想相貌平凡的尤利西斯竟然是拥有一千多家连锁店的太子爷,心里感叹不已。有意笼络,和他说了几句话,尤利西斯不善言辞,但很尊重约翰,认为他的朋友一定值得相交,于是和赵红兵热切相聊,几人谈得开心,不知不觉下班时间已到。

    刘总在门口探了探头,问赵红兵午饭怎么解决,赵红兵说:“刘总,你不要走了,一会咱们一起去吃饭。”

    刘总因为语言不通,最怕和香港人外国佬打交道,摆手道:“你们去吃,我还有事,下午我帮你请假,你带你的朋友到处转转。”

    赵红兵表示感谢,然后又邀请张倩,张倩的表情有点渴望,但想了想还是拒绝了,她是个头脑清醒的姑娘,知道和赵红兵这种老板不是一个阶层的人,终不会走到一条路,忍住心中jīqíng,失落地离开。

    赵红兵便带约翰夫妻和尤利西斯、珍妮下楼,问过他们的口味后,开车带他们来到林总的酒楼,吃了一顿海鲜。

    约翰、布兰妮和尤利西斯赞不绝口,说味道好极了,比香港和东京还好。吃喝之间,赵红兵和尤利西斯、珍妮交换了diànhuà号码,约好以后常联系,等到合适时间,再谈连锁店加盟事宜。吃完后,赵红兵又带着他们在深市各大景点、著名地标游玩,第二日再陪玩了半天后,将约翰、尤利西斯等人送到罗湖海关,一一拥抱吻别,目送他们进到海关大厅。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弄潮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弄潮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弄潮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