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 朋友家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弄潮时代正文 第三十六章 朋友家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赵红兵让大国把车直接开回他们住的地方,然后道:“晚上我要去一个朋友家里,车我来开,你不想自己做饭了就在外面吃点。”

    大国道:“我买点菜自己做,外面好贵。”

    赵红兵说:“我已经和人才市场章主任说了,让他物色一个精干利索的保姆,给咱们做做饭洗洗衣,这些琐事太烦人,以后你有了时间就好好琢磨业务上的东西,多跟着刘总、飞仔那些老销售学习。”

    大国道:“兵哥,你放心吧,我一定努力和他们学,以后为你分些担子。”

    赵红兵驾车先去了商场,给王一栋的妻子买了一副玉镯当礼物,再回到人才市场,时间刚刚好,差十来分钟到五点钟,等了一小会,王一栋也忙完了自己的事,过来说:“都安排好了,去我家吧。”

    赵红兵说:“你怎么过来的,坐我的车吧。”

    王一栋道:“我有车,你开车跟着我,半个小时的路程。”

    赵红兵说好,走出人才市场,赵红兵上了普桑车,看王一栋招招手,上了一辆黑色丰田车。

    两车一前一后来到一个宿舍大院,门口有军警站着岗。那军警看到王一栋的车,立正敬了个礼,王一栋打开车窗和他说了一声,军警点点头,打开电动不锈钢栅栏,将两车放行进去。车开到一栋楼前停下,王一栋和赵红兵下了车。

    王一栋说:“这里是市政府机关宿舍,你以后到我家来,要在岗亭按一个密码,我家的密码是35035,很好记的。”

    赵红兵开玩笑道:“老王,你这车不错嘛,比我们当老板的都高级。”

    王一栋自嘲:“靠我的那点工资哪儿买得起四个轱辘的,这是我丈人的车,今天有急事借来开的。”

    一边聊天,王一栋领着他来到楼上最高一层,掏出钥匙,开门进去。房子是二房二厅,比赵红兵和大国租住的房大一些,房间布置比较简洁,看来王一栋来深市不久,也没钱把房子装修一下。

    听到开门声,厨房走出一个大腹便便的小个子孕妇来。王一栋介绍道:“这是我妻子莎莎。这是我朋友赵红兵,在深市一家实业公司做老总,阔气得很。”

    赵红兵道:“嫂子你好!怪不得王老师一提起你就眉飞色舞,原来嫂子这么美丽。”

    莎莎清痩的脸上戴一副眼镜,气质文雅淡定,听了奉承也神色淡然,说:“赵老板这么年轻就开公司了,真是年少有为,怎么从没听你说起过还有这般出色的朋友?”

    王一栋说:“谁知道呢,他还是我的学生,上中专那时他穿的黑棉袄打着个补丁,土里土气的,并不觉得他长的还这么英俊,脑袋瓜子也没觉得多灵光。这两年没见,鸟枪换大炮,不可同日而语了!”

    赵红兵笑道:“你还说我呢,你那时一身旧西装洗得发白,裤子上补丁像枪靶,人瘦得猴似的,现在见了面都快认不出来了,完全变了个人。”

    王一栋感慨说:“是啊!我们都是农村出来的,那时家里穷,很艰苦。”

    赵红兵说:“国家每月补贴十块五毛钱,再从家里拿十块,每个月最多吃十十五块钱,还要留下几块钱去买书。王老师还好,你们工资高一点,我记得有两次我吃得馒头都快吐了,只好去你那里蹭菜。”

    王一栋说:“就是,就是!那时候太艰苦了,但是精神面貌很好,我现在还不时怀念。”

    莎莎听不得王一栋老说些以前怎么怎么寒酸,便招呼说:“都站着干什么!来来来,坐下说话!”

    三人在沙发和椅子上坐下来,赵红兵拿出买的礼物,王一栋见了,不满道:“来我这里还带什么礼物,太见外了吧。”

    莎莎倒是很喜欢玉镯子,拿在手中爱不释手,白了丈夫一眼道:“你从来不会给我买这些。”

    赵红兵笑道:“那让王老师给你攒着,以后让他买个名贵的。”

    王一栋道:“得了吧,我那点工资也就够买点菜钱。”

    莎莎哼了一声,不说话,赵红兵见莎莎身子粗重,没话找话问:“嫂子快生了吧?”

    王一栋说:“也才六七个月,她个子比较小,显得肚子特别大,很多人都问是不是快生了,其实还有三个月呢!”

    赵红兵说:“那你没把你爸妈接过来照看一下?”

    王一栋脸上闪过一丝烦绪,顿了顿,说:“我妈身体不好,家里地里都是我爸一个人,我妹今年又要高考。岳母在上班,还没退休。到时候没办法,只能把我妈先接过来,多少能帮点忙。”

    莎莎说:“接你妈过来干嘛!我是学医的,心里有数,会照顾自己。搞得那么紧张兮兮,好象天大个事!要生的时候,我让我妈请一个月假,照看一段时间就可以了。你妈身体不好,那时候别让我小的也要照看,老的也要照看,本末倒置了。”别看莎莎文质彬彬,说话却挺冲的。

    王一栋见她当着老朋友的面,又为这事与自己发生争执,愤懑地说:“好吧好吧!就听你的,到时候接你妈过来!什么都由你!”

    赵红兵心想可能孕妇脾气都有点反复无常吧,后悔不该提这不合时宜的事,搞得他们两口子意见不合。

    王一栋问莎莎:“厨房准备得怎么样了?”

    莎莎没好气地说:“菜都理好了,我闻不得油烟味,你自己去炒吧!”

    王一栋黑着脸,进厨房去了。

    赵红兵脱了西装对莎莎说:“嫂子你休息一下,我到厨房去帮忙!”

    莎莎不好意思地说:“哪能让你动手做事呢!”

    赵红兵说:“我与王老师几年没见,可以边做事边聊一会。我们这种关系,不用讲究这么多!”

    赵红兵推开门进到厨房,王一栋说:“你怎么进来了!这多不好。”

    赵红兵道:“没什么,两个人做事快一点。”

    王一栋说:“你别见怪,她就这大小姐脾气,也不分什么场合。我现在是又气又无奈,实在是看在孩子的面子上,否则我绝不迁就!”

    赵红兵说:“都怪我,不该提这事。”

    王一栋说:“这哪能怪你呢!她从小娇生惯养,只会读书钻研业务,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

    赵红兵说:“你是个大男人,不要与嫂子计较这些小事,何况她身子这么沉重,你要多忍耐一些!”

    王一栋说:“不怕你笑话,她是觉得我妈是乡下人,这不卫生,那不干净,从心里瞧不起农村人,成心不让我妈过来,不然我早就把我妈接过来了。我妈现在肩周炎,在家里胳膊抬不起来,觉也睡不着,早就想把我妈接过来治治。据说深市这气候对肩周炎的病人特别好,人一过来症状就会轻一些,时间一长,自然就会好。你看她就是不通情理,不答应我妈过来。你说气人不气人!”

    赵红兵感觉他们夫妻有一点矛盾,有心化解,便说:“唉!你我都是从农村出来的人,最知道父母的艰辛困苦。条件好一点自然想接父母出来,享享清福。但这不能急,首先你们之间意见要统一,没什么矛盾,才能把父母接过来。你们之间意见不合,老人们即使勉强过来了,成天看你们吵架,也没什么意思,也过不下去,还会影响你们夫妻感情。父母受了一辈子苦,也不在这一时半刻。我看嫂子也是一个有知识、有文化、高素质的人,又出身高级干部家庭,没有不通情理之说。你要想办法让她心情愉快,多陪几个不是,让她有时也站在你的角度来思考问题,这叫换位思考,多让她换位思考几次,她就能理解你的心情了,自然就会同意你把母亲接过来,也不会产生什么矛盾。不要总是针尖对麦芒,方法不正确!”

    王一栋扭头对赵红兵说:“哎呀赵同学,你这话说到我心里去了!你在哪里学到这些东西?我记得课堂上可没教你。”

    赵红兵说:“你呀!多读了几年书,脑子进水了。你从学校出来,又回到学校教书,接触了多少社会世俗的事情呢!我这一年做生意,每天都在琢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经历得多了,自然知道怎么处理这些事情。这也是一门学问,很深的学问呢!你按我说的方法,不断地与她换位思考,什么时候她能站在你的角度,你们就会过得十分和谐幸福了。”

    王一栋说:“你小子这几年变了,变圆滑了,这方面经验很丰富的。老实说,到底骗了几个好姑娘?”

    赵红兵不理他胡搅蛮缠,说:“你要记住,女人都是需要哄的。不管她学问多少,地位高低,都是一样。你哄得她开心了,你会少很多烦恼。”

    王一栋哈哈大笑起来,说:“我明白了,我唯一的烦恼就在这里。原来她想她的,我想我的,话总说不到一处去。我哄着她来想我的想法,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赵红兵说:“果然是聪明人,一点就通。有时候善意的谎言还是需要的,如果人与人全部坦诚相对,所有思想都毫无保留,这个世界肯定大乱。”

    王一栋说:“工作上也是一样的道理,不要与人争个输赢,不同的意见不去反驳,先不正面对抗,想办法让他站在我的立场,工作就能很好开展了。”

    赵红兵说:“这就更深一层了!你在官场混,更应该注意这些细节,不要与人结诟,树敌太多,对你前程不利。”

    王一栋说:“他妈的,这么简单的道理,我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呢?难怪有人说我盛气凌人,不讲情面,有些事情太认真、太计较。原来不认真、不计较,哄着别人来为我所用也是一门学问。”

    赵红兵说:“你以为社会上与大学一样搞学术争辩啊?这叫退一步海阔天空,要学会退让。这样别人就觉得你雍容大度,心胸开阔,能为别人着想。别人就会帮着你,为你说话。众人抬,火焰高!领导就会看重你,提拔你。你的学历、智慧,条件足够好了,可能就是缺少这点社会经验。”

    王一栋道:“你这一番话算是解开了我工作以来的一个心结。老朋友,谢谢你给我上了一门新课,今天我想和你好好地喝一盅。他妈的,太痛快啦!”

    “哈哈哈哈!”两人在厨房里大笑不止。

    莎莎本来在客厅里生闷气,听见他们在厨房有说有笑,笑声震天响,推开厨房门,看他们在干什么。

    王一栋对莎莎说:“老婆,我错了!以前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我以后再也不会犯这种错误了!我以前真是太傻了,自己还不知道!哈哈哈哈!”

    莎莎见他没来由不断认错,开心大笑,惊异不已,说:“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也知道认错?”

    王一栋说:“对对对,我知道我以前的错误了,真是大错特错,哈哈哈哈!”

    莎莎说:“你们这么开心,我来做菜吧!”

    王一栋说:“不用不用!还炒两个菜就完了。别把你的手又弄脏了,我的乖老婆可要好好心疼。”

    莎莎欢喜道:“见到老朋友,开心了,话也说得好听了!”

    王一栋与赵红兵对视一下,两人又哈哈大笑起来。

    一会儿,几个菜做好,端上桌来,王一栋拿出一瓶贵州茅台酒。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王一栋与赵红兵谈到学校里的各种趣事,谈到工作事业上各自的经历,谈论起天南海北的各个同学,不觉喝了一杯又一杯。

    莎莎对赵红兵说:“你给他吃了什么灵丹妙药,好久都没见他这样开心了!”

    王一栋说:“这不能告诉你,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莎莎说:“赵同学,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不管你用了什么法子,让王一栋变回我以前熟悉的王一栋了!感谢你!来,喝一杯。”

    赵红兵说:“谢谢嫂子!”与莎莎喝了这杯酒。

    莎莎说:“我们家一栋到深市以来也没谁这样与他说说知心话,经常的与我生闷气,我甚至有点后悔将他调过来。你有空时常过来与他聊聊,开导开导他。”

    赵红兵说:“我以后会经常过来的。我这里既无亲戚,也没朋友,只有这个老朋友,嫂子你别嫌我来多了就是!”

    莎莎说:“你看人家红兵多会说话,嫂子前嫂子后的,把我心里叫得喜滋滋的。你什么时候也能嘴巴甜一点,我就去烧香拜佛!”

    王一栋说:“老婆,以前都是我没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太书呆子气。从今往后我要彻底改正,好好爱护老婆,关心老婆,让老婆心情愉快,给我生一个漂亮的宝宝来!”

    莎莎听到这话,激动得热泪盈眶,心里似枯草逢降甘露,真是甜美无比。又端起茶杯道:“来,我敬你们两个,今天真高兴。”

    王一栋也说:“来,红兵,为了我们今天的重逢,为了我们幸福的小两口,不,应该说三口,来,我们再干一杯!”

    赵红兵酒量很大,再加上今天高兴,只觉得这茅台酒越喝越香醇,豪气道:“来,干杯!”两人喝完了这杯酒,莎莎也干了茶水,王一栋拿起酒瓶,却再也倒不出一滴酒来。原来一瓶茅台两人全喝完了。

    王一栋还要去拿酒,莎莎说喝多了,不能再喝了,语气坚决,虽然不是有心,但还是有一点颐指气使的味道,王一栋不免尴尬,赵红兵忙说自己喝多了,想喝下次再喝。王一栋这才下了台阶,闷声说下次一定喝个够!

    赵红兵看看手表,已是晚上十点多钟。便向王一栋夫妻告辞,然后开着车回花园小区,这个时代还没有交警查酒驾,路上也空荡荡的,很快他就回到住的地方。;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弄潮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弄潮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弄潮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