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声色场所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弄潮时代正文 第二十九章 声色场所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从上海宾馆一直往东,深南大道两旁灯火璀璨,霓虹闪烁。人行道上人头攒动,一家挨一家的商场店铺生意红火。宽阔的大道上车流如织,比白昼更显繁荣。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只有夜里能够放松下来,逛街购物,约伴猎奇,情侣相会。看着这现代都市日新月异的兴盛景象,赵红兵由衷感慨:这座新兴的城市包容了多少不安分的人啊!

    车开过人民南路、东门中路,过了广深宾馆才略显冷清。进入文锦中路,林总车速慢了下来。来到一座崭新的阶梯状圆柱形大厦前,门前停车场车已爆满。保安仔引领一辆辆车鱼贯进入地下车库。众人下车后,在林总带领下从车库底楼电梯,一直来到顶层。

    一出电梯,就觉四周装饰得金壁辉煌,迎面赫然入眼五个大字“燕皇娱乐宫”,镀金字体,占满整壁墙面。大字下是花草和一个小型低矮喷泉池,完全是苏州园林那种巧夺天工的布置。清清的泉水从水底鹅卵石上汨汨流过,曲折通向后面幽静之处,只觉脸上扑来一股清凉湿润的气息。好些个身着旗袍,身段窈窕的高个女孩站在迎宾台前。

    迎宾小姐问:“先生要什么房?”

    林总说:“三楼中房。”

    迎宾小姐说:“对不起!三楼中房已经客满,只有二楼大房和一楼小房了。”

    林总说:“那就二楼大房吧,要中间一点的位置!”

    那迎宾小姐将几人带往里边,只见通道装饰着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一些著名壁画,大多是些裸女。雪白的穹顶错落有层,暗藏灯光,转弯处半圆型的罗马柱美仑美奂。宽阔的楼梯两旁铺满鲜花,香气袭人。通道两边全是一间一间的包房,里边隐隐约约传出歌声,隔音效果非常好,没有一般娱乐场所惯常的嘈杂喧闹。走道里三三两两有些漂亮女孩穿过。

    进到包房里,足有三十多平米大。迎宾小姐顺手打开一台四十五寸的索尼彩电,音响是全套的健伍。靠墙有一套摆成凹型的浅棕色真皮沙发,中间是一个褐色大理石茶几。电视与茶几之间空地很大,便于跳舞,卫生间在进门处。电视柜那头有一扇门,推开门,却是一个精美的观赏台,坐在观赏台上,大厅和舞台尽收眼底。舞台上正表演着舞蹈。赵红兵站在观赏台上,发现二楼三楼的观赏台形成一个巨大的弧型,恰似欧洲歌剧院的包厢。

    黄老板在观赏台那端发现有一暗门,忙招呼鲨佬和赵红兵。这暗门在黑暗处,不留心真不易看到。推开门进去,是一个小房,只有一张宽大的三人真皮沙发和一个茶几。墙上布置着一幅提香的《维纳斯诞生》,房间里喷撒过一些香水,显得温馨雅致。不用说,这里正是客人寻春处。

    黄老板与鲨佬观看着舞台上青春少女跳着热舞,目不转睛,脚都挪不开,赵红兵觉着让林总和超哥两人留在包房不妥,进到包房里说:“这里真大,布局也是独具匠心啊!”

    林总正和超哥正谈着什么,两人神情严肃,被赵红兵打断后,林总明显松了口气,说:“这是深市目前最高级的娱乐城,刚开业不久,生意好得很!”

    超哥嘿嘿道:“和港岛那边可差远了。以后一定带你们开开眼界。”面上倒像是冷笑。

    这时,服务员端来果盘、瓜子、八爪鱼、凤爪、卤水拼盘等小食,摆在茶几上,将一桶冰镇罐装喜力啤酒放在茶几旁。一个二十大几岁,穿着黑色西装西裙,样子干练的妈咪进来,直截了当地说:“几位老板喜欢什么样的小姐?”林总说:“我们五个人,你找些年轻一点的靓女来我们挑挑。”妈咪欢欢喜喜地去了。

    黄老板推开门,立刻有歌声传进来。他很猥琐地探了半个脑袋,叫道:“你们快来看,这个歌星**得很,穿着三点式!身材真棒!”

    林总说:“我让妈咪带小姐去了,你们不挑靓女啦!”

    黄老板一听,高兴说:“要挑要挑!”忙叫了鲨佬进来,关好了观赏台的门。

    鲨佬打开啤酒,倒了五杯酒后问超哥:“今天喝不喝一点?”

    超哥说:“喝一点吧,润润嗓子!待会让妈咪给老子拿瓶洋酒,啤酒喝得不来劲。”

    赵红兵知道林总爱唱歌,说:“这里的音响很好,等一会林总点几首好歌,一展歌喉。”

    林总说:“我特别满意这里的设备,碟子也多,什么歌都有。赵总,告诉你一个秘密,超哥是我们当中的歌神,他的嗓音能让港岛的歌星甘拜下风。”

    超哥有些得意道:“老了,老了,现在的嗓子比不上年轻时候,待会你们都唱,一起玩玩。兵仔,会唱老歌吗?”

    赵红兵说:“什么老歌?”

    超哥说:“六七十年代的那些歌,都是经典。”

    赵红兵说:“那些老歌我基本上都会唱,样板戏里的唱段也能来几句。”

    鲨佬一旁说:“我也会唱!”

    林总说:“我们都是同时代的人,会唱不奇怪,没想到赵总也会唱。”

    超哥说:“兵仔不错,对我胃口。今天把这些老歌都唱一遍,过一过瘾,好些年没唱这些老歌了。”

    正说得兴高采烈,那妈咪招呼门外小姐道:“进来,都进来!”

    十来个小姐鱼贯走进来,在客人面前站成长长一排,视觉冲击力非常厉害。

    再仔细瞧,这里的小姐无论衣着装束,还是长相气质,明显比不夜天酒楼那些小姐高出一大截。不夜天那边的女子浓妆艳抹,穿着暴露,只会抛媚眼拉客,一看就知是农村出来的女孩,没什么涵养。而这里的女子身上的那种傲气,只有长期生活在城市里才能磨砺出来,假如走在路上,绝对不敢相信她们竟是做这种生意的。

    黄老板是炮场老将,岂是不识货的人,指着一个最漂亮的嚷道:“我喜欢这个,我要这个小姐!”妈咪拍着那小姐的肩头说:“你去陪这个老板。”

    鲨佬恶了黄老板一眼,暗示他张狂忘形,超哥和林总都还没挑,哪里轮得到你!但这点了的小姐如何好转让?超哥沉着脸挥了挥手,让剩下的小姐都下去。这一拨小姐走出去,妈咪招了招手,又进来七八个,虽是个个羞花闭月,各有千秋,却都不及黄老板点的这个靓丽,超哥摆了摆手,这一溜小姐又出去了。妈咪耐心得很,朝门外又招手,让另一拨小姐进来,站成一溜。

    超哥看了一眼,脸露不屑,说:“就这些了吗?”

    妈咪明白这个老板不太满意,陪着笑脸说:“我们这里的小姐大把大把,在深市绝对一流。老板们稍等片刻,我再去叫。”说着领着一帮小姐走了。

    等她们出去,鲨佬骂道:“你他吗是不是昏了心啦,这里轮得到你先说话?”

    黄老板尴尬万分,恨不能抽脸上两个嘴巴子。心里暗骂自己太放肆了,假如超哥挑不到靓过自己这个的姑娘,这面子可没处搁。

    林总打圆场道:“这里小姐很多,老黄这么一搞,没准她们把镇场子的派出来。”

    一会儿,妈咪又带来一批小姐,也是如前一辙,一轮一轮站成排让超哥林总等人挑选,其中有一两个身材相貌不比黄老板挑的这个差,可超哥一心要挑更漂亮的,还是摆手不要。

    妈咪有些挂不住了,林总忙拦了一个下来,说:“这个靓女我要!”

    鲨佬也挑了一个,赵红兵没多少兴趣,打定主意等着超哥说话,自己再随便挑一个。

    妈咪脸上刚由阴转晴,超哥说:“大名鼎鼎的燕皇宫,就这些货色吗?也太一般了吧!”

    妈咪说:“这位老板的眼光也太高了,这么好的小姐都不满意吗?”

    超哥说:“我不相信你们这里就这些,我要更好一些的!”

    妈咪说:“更好一些的不是没有,只是台费高一倍,八百一个!”

    超哥笑了起来,说:“早一点说嘛,钱不是小意思吗!”妈咪听对方如此说,喜道:“原来几位是大老板,怠慢怠慢!我这就去叫,包您满意!”

    赵红兵开口道:“我就不要了,就这批随便挑一个。”

    超哥拦住他,说道:“不急,你和我下一批选。”

    妈咪很快就带来五六个女孩子,走进来就觉得眼前一亮。其中一个肤色雪白,秀气异常,眉眼有九分像极了赵红兵的初恋刘秀英,赵红兵心里激动,差点站了起来。

    妈咪说:“这些可是我们这里顶儿尖儿的姑娘,个个天姿国色!”

    超哥站起来,仔细地看着这些小姐,说:“不错不错,确实都是美女!”赵红兵心里惋惜道:“多么好的姑娘啊!怎么做了这一行,让人糟贱了!”

    超哥从这些姑娘面前走过去,又走过来,不知挑哪一个更强。赵红兵心里有些发紧,生怕他挑了那个秀美女孩。只见超哥挑了另一个美艳动人的长发女子,赵红兵才松了一口气。赵红兵指着那美得水灵灵的女孩说:“你过来,陪我吧!”

    妈咪说:“两位老板好眼光,把我们这里最好的姑娘挑走了,她们可不光漂亮,唱歌跳舞也都拿手哦!”

    林总掏出三百块钱,递给妈咪说:“妈咪辛苦了,等一会过来喝杯酒!”妈咪喜滋滋地接过,说:“谢谢老板,我忙过这一阵,一定过来敬几位老板一杯!”又对几位姑娘说:“你们把老板们陪好,这里的主子正点,大方得很,亏待不了你们!”说完领着剩下的姑娘走了。

    赵红兵牵过这秀美少女的玉手,真是葱嫩细白,柔若无骨。赵红兵问:“小姐如何称呼?”

    那小姐似乎是个生手,很是害羞,一直垂着脸,都不敢看赵红兵,这时见他询问,软绵绵答道:“我叫阿芝。”

    赵红兵见她穿着一件湖兰色针织连衣裙,衬得她肌肤更是白晰,柔声又问:“小姐哪里人啊?”

    阿芝感觉这个客人应该是个温和之人,鼓足勇气抬头看了他一眼,英俊帅气的赵红兵给了她惊喜,阿芝闪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面若桃花,白里透红,好似水做的人儿,弹指欲破,她看着赵红兵说:“我是杭州人。”

    赵红兵说:“江南出美女,名不虚传啦!你真是个浣纱的西子。”

    阿芝见他相貌英俊,谈吐文雅,心想今天头次坐台遇到的老板并不像姐妹们说的那样粗蠢凡夫,真是幸运,满心欢喜道:“老板贵姓?”

    赵红兵想也没想,说:“我姓赵。”看着阿芝,越看越像刘秀英,心里柔情涌起,轻轻拉了她一下。

    阿芝顺势依在赵红兵身上,说:“原来是赵老板!”她身子有些僵硬,但闻着赵红兵西装上好闻的味道,再结合他英俊的长相,心里并无反感。

    赵红兵感觉阿芝身子柔软纤细,皮肤润腻,说:“可惜,可惜!”阿芝说:“可惜什么?”赵红兵搂着她的肩头,说:“没什么,我只是感叹而已!”

    阿芝知道他是在说自己,心知这人是个怜香惜玉的主子,越发的娇羞温柔,用牙签刺了个葡萄,递到赵红兵嘴唇边。

    赵红兵有心试这女子,说:“我们一人吃一半好不好?”阿芝未置可否,赵红兵将葡萄衔在嘴上,用牙齿咬破葡萄凑到阿芝嘴边。阿芝伸唇接过,两人嘴唇轻轻碰了一下,赵红兵咬下一半,用舌尖送入阿芝唇中,便离开了她的嘴唇。阿芝见他并不趁机揩油占荤,心有好感,将身子更紧地贴在了赵红兵身上。

    此时,林总、鲨佬和黄老板都与相伴的女孩有说有笑,或搂或抱着,已是熟络。

    超哥急不可耐道:“又不是谈情说爱搞对象,唱歌唱歌!”他身边那长发女子将电视调到视频,拿着摇控器说:“老板们喜欢唱什么歌,我帮你们点。”声音却似外国人讲中国话,看她样子也象个混血儿。

    超哥说:“我们今天一人一首轮流唱,都唱老歌,谁接不上来,罚酒一杯!”他是泡卡拉OK的老手,相较其它人,已是立于不败之地。林总平日也爱唱歌,自然敢于接仗;赵红兵和鲨佬无所谓,反正唱歌喝酒他们都行。

    黄老板却示弱说:“我不会唱歌,老歌更是不知道。你们唱歌,我玩骰盅。”

    超哥骂道:“滚蛋,老他妈扫兴。”

    林总说:“那我们四个人来。”

    超哥对那长发女子道:“我先唱一首你们那里的歌,你帮我点一首《阿拉木罕》,你跳个新疆舞!”原来这姑娘来自西域,难怪长得不同汉人,美艳异常。

    阿芝问赵红兵:“你点什么歌?”

    赵红兵说:“我也唱一首你们那里的歌,来个反串,唱《茉莉花》!不可辜负了你。”

    阿芝帮赵红兵搜索歌,音乐响起。那西域女子果然走到前面,跳起正宗的民族舞蹈来。超哥站起身,激情迸发地唱到:“阿拉木罕怎么样,身材不肥也不瘦……她的眉毛象弯月,她的身段象水柳,她的小嘴很多情啦,眼睛能让人发抖……”

    只见那姑娘一招一式莫不撩人心弦。动的那颈子,耸的那肩,眉眼那顾盼,转的那圈,浑身都是活的,让人想起那边能歌善舞的民族。林总歌唱得好,她舞跳得更好。可惜没穿民族服饰,不然这舞跳得绝了。

    超哥一唱完,众人拍起掌来,黄老板拍马屁似地连声叫好。

    赵红兵见她汗都跳出来了,说:“要不要喝点饮料,我去叫!”那女子说:“不用,我就喝点冰冻啤酒。”

    赵红兵看着她,发现她眼珠都是褐色的,和汉人截然不同,但是很漂亮,像褐色的玛瑙。

    阿芝凑到赵红兵耳边说:“你唱《茉莉花》,我也跳个舞!”

    赵红兵说:“好啊,今天有点意思!”《茉莉花》本是女声唱最合适,赵红兵也只是好玩,没把唱歌当回事。柔美的乐曲飘来,阿芝走上前去,袅袅婷婷。赵红兵唱道:“好一朵茉莉花,好一朵茉莉花,满园花开谁也香不过它。我有心摘一朵戴,又怕看花的人将我骂……”

    阿芝的舞蹈跳得又软又柔,曼妙轻盈,就似那随风摇曳的花朵,完全不同域适才热情奔放的舞姿,却表现出柔媚温情,婉约含蓄的江南风骨,又是一种迥然不同的美态。加上她人又白又嫩,弱质如柳,清馨若兰,不动亦是娟秀俏丽,跳起舞来更是将她阴柔之美展露得淋漓尽致,惹人爱怜。她人长得象极了刘秀英,跳起舞来姿态更象,赵红兵一阵阵心痛,应着那歌里的词,唱得如醉如痴,直把阿芝当了初恋女友。

    唱完歌,众人鼓掌,才把恍若梦中的赵红兵惊醒。

    超哥大笑道:“今天这钱花得值,我采了一朵玫瑰,你摘了一朵兰花!”

    林总说:“我比不得你们闲情雅致,与我这姑娘合唱一首《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阿芝坐到赵红兵身边,赵红兵忍不住真情流露,亲了阿芝一下,说:“你真是跳得美极了!”阿芝柔情似水,靠在他身上。

    林总这时拿起话筒唱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为什么这样红?哎——红得好象燃烧的火,它象征着纯洁的友谊和爱情!”

    他身边那女孩接唱道:“花儿为什么这样鲜,为什么这样鲜?哎——鲜得使人不忍离去,它是用了青春的血液来浇灌!”这音响效果极好,那女孩的声音也很甜美,这首歌唱得确实不错。

    阿芝问:“你们经常来唱歌吧?歌都唱得这么好!”赵红兵说:“有时生意忙完了,出来玩玩。你会不会唱歌,我与你合唱一首怎么样?”阿芝说:“我不太喜欢唱这些歌的。”赵红兵以为她只会跳舞不会唱歌,也不勉强,点了一首《掀起你的盖头来》。

    林总唱完后,鲨佬唱起《大板城的姑娘》:“大板城的石头平又圆啊,西瓜大又甜。这里的姑娘辫子长啊,两只眼睛真漂亮。你要是嫁人不要嫁给别人,一定要嫁给我。带上你的嫁妆,陪着你的妹妹,坐着我的马车来……”

    鲨佬一边唱着,一边还摇头晃脑,配合那颗硕大的光头,很有喜感。

    鲨佬唱完,超哥又唱了首革命歌曲,铿锵有力,很有声势。

    超哥唱完,赵红兵唱道:“掀起你的盖头来,让我看看你的脸,你的脸儿红又圆啊,好象那苹果到秋天……掀起你的盖头来,让我看看你的眼,你的眼儿明又亮啊,好象那秋水一模样……掀起你的盖头来,让我看看你的眉,你的眉儿细又长啊,好象那树上的弯月亮……”

    接着,林总兴致盎然唱《渔家姑娘》:“大海边,沙滩上,风吹椰林沙沙响,渔家姑娘在海边,织呀织渔网,织呀嘛织渔网……”

    超哥听林总唱到海边,也点了一首《西沙,我可爱的家乡》:“在那美丽富饶的西沙岛上,有一颗明珠闪耀着光芒。雨水洒满座座岛屿,古老的家乡繁荣兴旺。西沙啊西沙,祖国的宝岛,我可爱的家乡……”

    赵红兵见他们都唱海边的歌,心想你们那里有海,我这里有水,点了一首《洪湖水,浪打浪》:“洪湖水呀,浪呀嘛浪打浪,洪湖岸边是呀嘛是家乡。清早啊船儿去呀去撒网,晚上回来鱼满舱……”

    鲨佬唱《翻身农奴把歌唱》,林总唱《牧歌放羊》,赵红兵唱《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超哥与那姑娘又唱《草原情歌》,林总与他的姑娘唱《敖包相会》,赵红兵没阿芝陪着唱,不甘示弱,唱了一首难度较大的《黄羊扁担》。

    阿芝说:“你们今天来比赛的吧?”赵红兵说:“说好了今天把老歌都唱一遍,现在摽上劲了。”只听鲨佬唱起《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超哥连呼过瘾,接唱了一首《红梅花儿开》,赵红兵也唱了《白桦林》。

    林总又唱《卡秋莎》,超哥兴致勃勃对赵红兵说:“我们目前不分伯仲,要提高点难度才行。唱京剧好不好?我想唱《红灯记》李玉和的《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赵红兵说:“超哥想唱我当然奉陪。”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弄潮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弄潮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弄潮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