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烫手红包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弄潮时代正文 第二十章 烫手红包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赵红兵的拖延战术果然有用,五金厂的几个领导先等不及了,很快就来希尔顿酒店拜访赵红兵。

    其实谈到着急,赵红兵心里比他们更急,毕竟鹏程公司等米下锅严重缺货,但是他表现的一点都不着急,很有些风淡云轻的样子。

    赵红兵以非常友好的态度接待了他们,完全是对待朋友的方式,一点不提生意上的事,不过侯厂长等人反而更急躁。

    侯厂长给业务副厂长打了个眼色,这个胖乎乎的手下马上会意,说道:“赵总,您看咱们之间的合作,什么时候再磋商一下……”

    “不急,不急,今天你们来我这里,就是我的尊贵客人,今天只谈友谊,不谈生意。至于买卖,改日再谈。”赵红兵不急不缓,微笑说道。

    侯厂长咳嗽一下,清了清嗓子,说道:“赵总是大忙人,事业那么大,怎么敢耽误你的宝贵时间。今天既然大家聚在一起,我看改日不如择日,就选在今天把具体合作事宜谈一谈。”

    赵红兵笑了笑,有些无奈道:“既然侯厂长这么着急,那就谈一下吧。但是先说好,中午谁也不要走,我请大家吃饭。”

    侯厂长等人高兴地纷纷点头,他们还没有在这样高级的地方吃过饭,如果今天既能谈好生意,又能过一把酒瘾,那倒是挺好。

    不过再次谈判只谈了一会,就进行不下去了,双方的条件相差太大,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五金厂要求签长约、预付现款,价格也有点偏高。

    刘鹏飞说了几句硬话,副厂长又不知该如何决断,只把可怜兮兮的眼神看向侯厂长,场面陷入尴尬。

    侯厂长心里骂了一句废物,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能发表任何建议,否则容易谈崩,再次磋商就艰难了。因此他一声不吭,把目光转开,装作欣赏豪华房间内的装饰。

    副厂长吭哧了半天,说不出一句整话,刘鹏飞愤然道:“我看贵厂根本就没有合作的诚意。就连那些声名赫赫的老厂大品牌都没有说要签长约,贵厂一开口就是三年长约,还要预付款,一付就是三个月的,这完全就是把我们鹏程公司当凯子,傻子才会和你们签这样的不公平合同!”

    付书记看场面要陷入僵局,干笑了两声,说道:“这位小同志不要激动嘛,互相合作就是这样,你提你的想法,我提我的要求,大家可以相互交流沟通,谈不拢不要紧,可以再谈,可以慢慢谈,条件也不是死的,灵活变通嘛。来来来,大家说了半天也累了,歇一歇,喝点茶,喝点这个咖啡。”

    侯厂长也道:“赵厂长,不是我批评你,你看你这把年纪,和一个小同志争执什么。不要谈了,今天既然有分歧,那咱们就暂时搁置,暂时搁置,改日再谈,哈哈。”

    赵红兵这才笑道:“侯厂长、付书记说的不错,相互沟通嘛,有分歧的地方这是正常的,只要我们合作的大方向一致,有些不同意见没什么大不了。刘经理,给赵厂长道个歉,我待会要你罚酒三杯,给侯厂长、付书记、赵厂长都敬一杯。”

    刘鹏飞原先还铁青个脸,赵红兵一说,马上变了脸,谦恭地道了个歉,胖乎乎的赵厂长看起来是个实在人,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连连道:“不用,不用,我也有错,我也有错……”

    赵红兵说:“国家的干部素质就是高,刘经理你以后要多学着点,这叫涵养。”

    刘鹏飞唯唯诺诺,只是点头,一点都没有先前的强硬形象,侯厂长等人心中有数,看来这个赵总确实是主事之人,只要能让他同意,这次的合作就算成了。

    中午,赵红兵在希尔顿酒店的三楼大餐厅宴请了五金厂几名领导,这顿饭侯厂长等人可谓大开眼界,中西大餐,山珍海味,琳琅满目,吃了个满意,喝了个尽兴,同时赵红兵付出的代价也不小,光红酒和高档白酒就喝了七八瓶,一顿饭消费七千多块,赶得上普通工人家庭三年的收入。

    临来的时候,侯厂长等人带来的礼物是新出的西湖龙井茶,走的时候,赵红兵一人给他们一条金利来领带,外带一只红包,侯厂长等人早已喝得醉眼惺忪,毫不犹豫便接了下来。双方热情而友好,宾主尽欢。

    等到侯厂长回到家里,老婆给泡了浓茶,美美喝了几口,这才酒醒了一半,他躺在沙发上舒服了出了几口气,脑子里还有些回味希尔顿酒店那金碧辉煌的豪华餐厅。

    老婆忽然惊喜地叫了一声:“老侯,你借到钱啦,这么多钱你从哪借来的?”

    侯厂长循声望去,只见老婆一只手拿着他的公文包,一只手拽着一叠钞票,看样子还都是崭新的新百元大钞,侯厂长吓出一身冷汗,说道:“这,这钱从哪儿来的?”

    老婆嗔怪地瞪了他一眼,说:“死呀,这不是你包里的?说呀,从哪儿借来的,难道是老郑那个吝啬鬼借给你?”

    侯厂长一把抢过钞票,仔细点了点,整整一百张,那就是一万块,他半响作声不得,老婆先还嚷嚷,后来看他表情不对,也知道有问题,小声问道:“怎么回事,难道这钱不是你借来的?”

    侯厂长握着钞票,感觉就像握着烧红的炭火,想要扔掉又有些舍不得,最后叹了口气道:“这是……客户给的,今天一位大老板请吃饭……我喝多了,迷迷糊糊就收了。”

    老婆喜道:“给你就收了呗,这可是一万块,好多钱的,比你一年工资还多。”

    侯厂长骂道:“放屁,头发长见识短,这钱是好收的吗,这叫受贿,抓住是要坐牢的!”

    老婆拍了他一下,没好气道:“你才放屁,人家给你你已经收了,天知地知还有谁知?只要没人知道,谁能抓了你?我可告诉你,侯庚民,你儿子马上要结婚了,一家七口人还挤在这个破屋里,你当爹的有没有本事,也得给他们找套房子住。”

    “行了行了!”一听到房子侯厂长就头疼,他家七口人还挤在老式公房里,自家人倒罢了,眼看大儿子马上结婚,要娶回媳妇,儿子媳妇再和公公婆婆挤一个屋子就不像话了。可是现在厂子里没有分房,要出去买一套的话,至少要几万块,这可不是小数,侯厂长觉得这个难题简直比让五金厂发展壮大还棘手。

    老婆看他皱眉,换了副语气,说道:“那个客户有要求你办什么事吗?有没有违反原则?”

    侯厂长摇摇头:“那倒没有,这位赵老板为人很和气,也没有提什么过分要求,和我很谈得来,也许……这钱只是他的一个心意,那些深市的大老板很有钱,估计这点钱在他们眼里不算什么。”

    老婆亲昵地摸了一把侯厂长的肩膀,笑道:“那还怕什么,人家的一片心意,你拒绝了反而不好。有了这一万,咱们再借两万,差不多就能给孩子买套旧房子,到时候志军两口子不知要多感谢你这个父亲。”

    侯厂长心里很挣扎,叹气道:“可能赵老板也给了老付和老赵,他们应该没有我多,但应该也都收了。我……我担心他们说出来。”

    老婆是个智多星,经常给侯厂长出谋划策,眼珠转了转道:“我看这样,你明天去了厂里,探探他们口风,如果他们不主动交钱出来,证明他们也想要,这样的话也不用担心他们说出去,反正大家都收了,谁怕谁。”

    侯厂长想了想道:“哎,那就先这样吧,不过这钱先不要动,如果赵老板后面提出过分要求,钱是要还人家的,这是原则。”

    老婆又重重拍了他一下,骂道:“没胆鬼!”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弄潮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弄潮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弄潮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